三百字到三千字不等的微小說或極短篇。--《海上的眼淚》

2017/10/31  
  
本站分類:創作

三百字到三千字不等的微小說或極短篇。--《海上的眼淚》

雲,飛下來
化成了雨
夢緩緩升起
黃昏的淚珠,開出
一朵朵
驕傲的,玫瑰
那是前世
每顆寂寥星球
水色裡,草原上
風一樣的芬芳
覆蓋,點亮我們
胸口
暗夜的光
──〈驕傲的玫瑰〉
---
本書取材於日常的吉光片羽,以或鄉野、或懸疑、或寓言、或奇談、或聊齋的筆法,將生活百態和人間情愛,轉化為三百字到三千字不等的微小說或極短篇。作者透過書寫,企圖將生命中種種的靈光乍現和悸動的記憶,藉由小小的故事,瞬間捕捉下來。

「雖是小說,但思維跳躍,彷彿是一首詩,而影像感十足,又彷彿是一幅幅畫的拼貼。」──郝譽翔
「用溫柔的筆觸,持續累績日常生活創作的成果,猶如滴水穿石般,穿透她心中暗黑的山洞,開創新天地。」──悠蘭‧多又
「她的故事,跳動著,不是書寫萬年舊景,確是抒發著雙眼裡的迷霧與霓虹,山林裡最耀眼的鑽石,滋潤著臺北文學的沼地。」──章家祥
---
當人們心無所依的時刻,只要來到我的「海上」,
便能將眸中的「眼淚」,化為閃亮如星的珍珠。

立即訂購《海上的眼淚》

 

內容試閱

│忘記│
一早醒來,他發現腦子空了。什麼都記不得。連老媽昨晚要他喝的雞湯,也放在桌上餿掉。
可手上卻平白多只昂貴的手錶。怪的很,是誰給的,他是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去上班前,打開衣櫃,又發現成排的收納架上,閃亮地掛著好幾件名牌的襯衫和西裝外套,全是價值不菲的高級品。以他微薄的薪資,是絕對買不起的。
起初以為是老媽的愛心,後來才知道,根本是自己從精品店添購的衣物。如果是這樣,又是哪來的財力?正當他百思不解,電腦即時傳來一張收據,明細寫著:「記憶已更新。再次感謝你提供新鮮的記憶,報酬已匯入你的帳戶,請查收。」
(人間福報,二○一五、九、一四)

│窗臺上的黑貓│
大清早,教室內跑來一隻黑貓,黑貓蹲在透明的窗臺上,瞪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緊盯著畫室裡的學生作畫。這時,正在教同學素描的美術老師見了感到十分有趣,不由得拿起炭筆朝著窗臺上的黑貓描繪了起來,幾分鐘後,一隻栩栩如生的黑貓,映入大家的眼簾。
畫室內的學生看了美術老師的作品,無不驚呼連連,讚嘆聲四起,即連窗臺上的黑貓窺見,也禁不住跳下窗,緊緊盯著自己的畫像,久久不肯離去。當美術老師憐愛的摸著黑貓的頭,撫著黑貓亮如星辰的毛髮,微笑地低頭探問,咪咪,你覺得像嗎?一瞬間,畫裡的素描,突地喵了兩聲,跟著窗臺上的黑貓,雙雙鑽出教室,在眾人的驚嘆聲中,溜的不知去向。
(聯合報,二○一四、一、五)

│海上的眼淚│
她站在港口,張望著。一艘又一艘的船,緩緩,駛了進來。不久,有人提著沈重的行李,走下船,轉過頭去,朝她望了兩眼,竊竊私語。
啊,剛剛,不知是誰說的,又有兩艘船,開進了港口,她無端聽見,嘴角跟著微微牽動了一下,彷彿是笑,也彷彿不是。
想起多年前,離開的那人說,船,是移動的牆,海,是我們之間的隔閡,雖然分離了彼此,卻分離不了對彼此的思念。瞬間,淚,竟從她冰冷的臉龐,滑了下來。
(聯合報,二○一五、九、一六)

│小王子│
她很安心。一打開門,就能看見他在沙發上,靜靜的望著她。每天,點亮書桌的燈,打開電腦,她收信寫作之後,總愛對著身旁的他,傾訴起生活的種種,快與不快。
親愛的他,每每聽了,如常望著她,溫柔的,彷彿她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可以輕易闖入他的心扉。她是他,驕傲的玫瑰,只活在他的星球上。
直到她離開,親友收拾她的東西,才察覺那隻貓,依然坐在沙發上,望著她的遺照,深情的守候,恍如過往,每一個淒清的寒夜,給她溫暖的擁抱。
(聯合報,二○一五、一、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