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詩「呦呦鹿鳴,食野之苹」。--《陌鹿相逢》

2017/10/26  
  
本站分類:創作

其詩「呦呦鹿鳴,食野之苹」。--《陌鹿相逢》

「葉莎的詩可以說兼具理性、知性和感性三者,而前二者都為『感性』服務或鋪路,她的詩從而掌握了詩的本質:抒情,但不濫情。」──台灣著名詩人胡爾泰
  「她那簡潔、簡單又簡短的詩句裡總是隱含著深刻的詩意,讀者不能膚淺的只讀它表面的意思,需要經過一番思考才能真正進入她的詩裡。」──新加坡詩人卡夫
  「唯一令語言強大的,是意象。從《伐夢》、《人間》到這本《陌鹿相逢》,葉莎的詩植根於台灣這方沃土,一直在強大。」──香港著名詩人秀實

  《陌鹿相逢》共收錄兩個專輯〈整座海都在移動〉與〈若時間寬得像河〉,前者寫人世的變遷和變遷之後的衝擊,後者則是在這段時間之內發生的許多事,生活中的雲煙或水草,心情的痕跡。以「呦呦鹿鳴,食野之苹」形容葉莎其人其詩,貼切不過。

立即訂購《陌鹿相逢》

 

內容試閱

〈整座海都在移動〉

整座海都在移動
面對昨日崩壞的桑田
我也開始移動
以髮膚的速度
以齒的速度
以一根針線穿越
遲疑的速度
一株芒花觸摸秋天
無言。以對

───

〈之間〉

去年我在艷陽注視中
暗中進行一次掠奪
拍下一朵雲裡的向日葵
和四周的花影婆娑

今年一群人在夜裡
明目張膽進行一場建設
刨開安靜的土壤
埋葬一萬朵花的淚
再疊磚蓋一座夢中的大樓
沒有罪也沒有罰

───

〈尋人啟事〉

一樣一樣沿路拾起的
又一樣一樣丟棄

最後薄如一張紙
貼在月臺佈告欄裡

靜看鐵軌不時磨亮自己
卻想不起此生的名字

───

〈枇杷〉

這一次我不彈奏妳
只彈那個季節
化身一株小喬木
站在妳身邊
每一根枝枒長成阮咸的手指
一撥弄就是一次春天

春天有雨
四周都是濕濕的矮杜鵑
母親長咳,咳著咳著
黃昏和孩子都碎了

她不吃樂器,喜食葉子
說是能淘洗歲月中勞心的肺
和胃裡無法消滅的火

我摘葉子不摘枇杷
三月遂靜靜掛在樹上
一串一串寂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