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充滿對社會問題反思的小說!--《鬼打棒》

2017/9/21  
  
本站分類:創作

一本充滿對社會問題反思的小說!--《鬼打棒》

暢銷輕小說作家值言、風聆、DARK櫻薰、資深編輯陳正益,一致好評推薦!

「《鬼打棒》是一本帶有奇幻風格的少年小說,描繪出傳說與鬼怪等台灣本土風情。以輕鬆流暢的筆觸,展現出新住民少女自我探索與成長的過程,值得一讀。」
──暢銷輕小說作家/值言

「這是帶著青春氣息卻一點也不恐怖的故事(怕鬼的都可以看!)」
──暢銷輕小說作家/DARK櫻薰

「虛幻得有如泡沫的願望,真實得宛若在你我身邊的人物,這本書描寫出了一個新時代台灣樣貌。」
──資深漫畫與輕小說編輯/陳正益

立即訂購《鬼打棒》

 

內容試閱

【一、結局】

  好痛。
  我躺在客廳的角落,額頭痛得像要裂開,耳朵嗡嗡作響。
  一朵朵的黃色紙蓮花,雜亂地躺在我眼前的地板上。
  討厭的紙蓮花。
  我摀著額頭站了起來。月光從窗戶照進昏暗的室內,時鐘指著凌晨兩點。
  喪禮用的金紙、銀紙與紙蓮花串散落客廳。
  怎麼會弄得這麼亂?
  我走向紙蓮花,伸手想要把它收拾整齊。
  「——!」
  手指從紙蓮花上穿了過去,就像我的手沒有實體一樣。
  心跳嚇得都要停了。
  為什麼我碰不到紙蓮花?
  「咿啊——啊啊——」
  一陣男孩的吼叫聲從窗外傳來,我向鐵門走去,竟然輕飄飄地穿過了鐵門。
  我走下樓梯,來到破舊公寓的大門外。
  豌豆大的雨滴從夜空傾盆而下,寒風夾著雨點從我的身體穿過,卻打不溼我的衣裙。大門上貼著一張白紙,「喪中」兩字被雨打溼,糊成一團難認的墨漬。
  門前狹窄的巷弄裡,一座用藍色塑膠布與竹竿搭成的簡陋靈堂淒然樹立。
  靈堂門口的喪燈被寒雨打得不停搖晃,昏黃燈泡時明時滅。
  那是……誰的靈堂?
  我打了個哆嗦,走到靈堂門口。靈堂中央掛著一張模糊的照片,黃布桌上擺著幾盆菊花,還有一台播放佛經的舊播放機。
  頭髮半禿的中年男人像是睡著了,低頭坐在桌前的鐵椅上。
  他的雙眼紅腫,鬍渣爬滿臉上,臉色灰敗而淒涼。
  我記得那個人是我的爸爸。
  那我是誰?
  我怎麼都不記得了?
  「咿啊——啊啊——!」
  剛才的吼叫聲從靈堂後面傳來,
  叫聲惶急、焦躁,又好像很傷心。
  我走上大雨傾盆的馬路,朝著叫聲的方向走去。
  巷內深處的黑暗如同墨汁,把我整個人吞沒入內。
  無邊黑暗中,幾絲微弱光芒,從一個在雨中揮舞球棒的大男孩身上發出。他有一頭淋溼的亂髮,汗衫與籃球褲都溼透了。
  大男孩左右跳躍,用一根舊球棒向黑暗裡揮舞,就像在打鬥。
  他……是和什麼在打鬥?
  男孩的臉轉了過來,把我嚇了一跳。
  他的雙眼如銅鈴圓睜,哀傷與絕望在五官間糾結,鏤刻出深刻的悲痛。
  「咿啊——小湄——!」
  小湄……是靈堂中的死者嗎?
  「小湄——!」
  他的吼叫聲讓我心慌,頭又開始痛了起來。
  一股溫熱的汁液從額頭流下,我伸手一摸,鮮紅的血液沾滿手指。
  我慌張地把鮮血往衣服上抹去,我看到自己胸口學生制服上繡的姓名。
  「林曉湄」
  小湄就是我。
  這間靈堂是我的靈堂?
  我——死了?
  頭痛得快要裂開,我摀著頭倒在地上。
  「小湄——!」
  逐漸矇矓的視野中,男孩好像看到我,朝著我跑了過來。
  我朝他大聲喊叫,雙手張開,但是他卻直接從我的身體穿越。
  他的臉上滿是汗水、雨水與淚水,我也是。
  如此絕望。
  夜雨不停落下,靈堂的燈光明滅,男孩與我在黑暗中互相叫喚,卻無法觸碰到對方。他和我就像分隔在鏡子的兩面,只能相見,不能相擁。
  「咿啊——!」
  男孩大喊一聲,用球棒指著漆黑巷子的深處。
  那裡有著什麼東西,正在呼喚著我。
  一股莫名的衝動讓我開始奔跑,向著黑闇深處奔跑。
  我不知道那裡有什麼。
  但是我必須去。
  我忘記一切,專心地奔跑。

==========
   
【二十一、失恃】

  砰——砰砰!
  砰!
  不知在什麼地方,有一扇門沒有關好,被風吹得不斷撞擊門框。我被這惱人的響聲吵得睜開了眼睛。
  我站在一間寬大的病房裡,陰暗的室內排列著十幾張病床。
  每張病床前都放著一張矮桌,上面擺著白燭、線香與往生符咒。一股像是消毒水的味道瀰漫室內,還夾雜著陣陣難聞的屍臭味。
  屍臭味?
  十幾張病床上都躺著人,他們的臉上都蓋著白布。
  我的身體不自主地顫抖起來。
  「這裡……都是死人!」
  「小湄,鎮靜一點。」
  「白湄!」我驚慌地看著出現在身旁的白色少女。
  「這裡是什麼地方?」
  「醫院的太平間。」
  「太平間?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你看那裡。」白湄指著角落某張病床,有一個年紀幼小的男孩蹲在床旁,抱著一根金屬球棒。他的臉孔似曾相識,就像是……
  「白奕翔?」我不解的看著那個小男孩,他像是白奕翔的縮小版。
  「他怎麼會是個小孩?」
  「這裡是白奕翔的過去。來,我們要進去他的心。」
  「喂——」
  
  「啊咿……是誰?」
  我抱著鬼打棒,站起來左右張望。
  剛才我好像聽到女孩子講話的聲音,可是病房裡沒有任何人,除了床上躺的那些……
  「才……才不會!」
  我左右甩了甩頭,拋下那些恐怖的念頭。
  好不容易逃過醫院的警衛叔叔,躲到媽媽身邊來,可不能被人發現了。
  「媽媽……」
  我抬頭看床上的媽媽,她還是在睡覺,只是臉上多了一張白布。
  爸爸被怪鬼帶走以後,她已經睡了一年多,手腳都變得好瘦、好細。
  醫生昨天說她死了,我覺得她只是睡得比較沉,怎麼會死了呢?
  砰——砰砰!
  那扇門吵得我快要瘋了,我好想去把門關上,但是不行。不知道什麼時候那些怪鬼會出現。他們上次把爸爸抓走,這次一定也會來抓媽媽。
  砰——砰砰!
  好吵,像打雷一樣。阿公會發現我溜出家裡,沒有在床上睡覺嗎?
  砰——
  撞門的聲音忽然沒了,變得好安靜。
  太安靜了。
  走廊的燈光變得一下亮,一下暗的。
  我望著病房門口,忽亮忽暗的走廊上。
  噁心的叫聲,像會飛的蟲子般鑽了過來。
  「桀咭桀咭桀咭……」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就是爸爸喪禮時怪鬼發出的叫聲。
  我的臉上有好多汗,衣服也都溼了,這就是害怕嗎?不行,我要像桃太郎一樣,用爸爸送我的鬼打棒把怪鬼趕走。
  「桀咭桀咭桀咭桀咭桀咭……」
  叫聲離門口越來越近,我不敢呼吸,只怕怪鬼聽到。
  忽然一隻黑色的長腳跨進門口,緊接著是黑色的長手、身體,還有一張歪曲的黑臉。
  怪鬼走進來以後,長手往一張床上的人一伸,一個白色的人形被他的手抓住,從床上的人身體裡面抓了出來。
  那個白色的人形眼睛閉著,好像在睡覺。
  怪鬼轉身把他交給門外的另一隻怪鬼,又向門裡走了進來,手抓向另一張病床上躺著的人。
  我躲在媽媽的床下面,等著怪鬼過來。鬼打棒在地上發出咚咚的聲音,原來是我的手在發抖。
  我抓緊鬼打棒,沒有什麼好怕的,那些傢伙是鬼,他們打不過桃太郎。
  刷——!
  突然一隻長長的黑手朝著媽媽伸了過來,我在床下看得清楚,爬出來把鬼打棒用力一揮,把那隻黑手打了回去。
  「不要碰我媽媽——!」
  「桀咭桀咭……」
  怪鬼低頭看我,發出奇怪的聲音。我守在媽媽的床前,緊握著鬼打棒,眼睛緊盯著怪鬼。
  又有一隻怪鬼走進了太平間,這隻怪鬼的身材比剛才那隻矮得多了。
  一高一矮兩隻怪鬼走到我前面,四隻手朝著媽媽伸過來。
  「怪鬼!走開!」我用鬼打棒左右揮舞著,不斷把他們的手擋開。可是怪鬼的動作實在太怪了,有一隻手穿越了鬼打棒,抓住了媽媽。
  「媽——!」
  我看到一個白色的媽媽,從床上她的身體裡面被抓了起來!
  「放開我媽媽!」
  我急得快要瘋了,用鬼打棒拚命敲著怪鬼的腳,忽然一個黑影閃過。
  「嗚啊!」
  我摔在後面的牆上,倒在地上起不來,鬼打棒掉在我的腳邊。
  剛才……剛才是怪鬼用腳……還是手打了我?
  我的頭好昏……可是……媽……媽媽……
  「媽媽——!」
  我爬過去握住鬼打棒,拚命地站了起來。
  我看到門口外面,怪鬼抓著媽媽還有其他白色的人,正在向外走去。如果讓他走掉,我就再也看不到媽媽了,就像看不到爸爸一樣!
  我用鬼打棒當作拐杖,向著怪鬼一瘸一拐地追了過去。
  我追出門口,有個黑影從旁邊揮了過來,重重的打中了我的臉。
  「啊——!」
  我摔在地上滾了幾圈,和鬼打棒一起倒在地上。剛才打我的是另一隻怪鬼嗎?我痛得連頭都抬不起來,看也看不清楚。
  「媽……媽媽……」
  怪鬼的腳步聲朝著我走了過來,我想救媽媽,卻連手指都動不了。
  忽然背後一雙大手將我抱了起來,不斷後退。有個男人對著我的耳朵小聲說:
  「不要亂動。你這個小鬼竟然和米瓦打架,不想要命了嗎?」
  「我……」
  原來我是被這個男人抱起來,向醫院走廊的另一端逃走了。
  我從他的肩膀上看到,媽媽的白色靈魂被怪鬼帶走,消失在黑暗之中。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3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