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等的動物,生命力都比較堅強,苦難的人又何嘗不是?--《春風野草》

2015/4/9  
  
本站分類:創作

低等的動物,生命力都比較堅強,苦難的人又何嘗不是?--《春風野草》

阿綢的童年是可悲的。阿綢和雙親、兩個姊姊、兩個弟弟,住在淡水河畔一間簡陋的小木屋裡,過著貧窮的日子。在九歲以前,一個字也不認識,以為人生除了吃飯、睡覺和玩耍以外,就沒有其他的意義。直至有一天,她幼稚的心靈才忽然甦醒。
貧窮的阿綢,因為爸媽反對,無法進入學校就讀。因緣際會下,認識了林老師,老師細心的教導,使得她能和同年齡的學生一起在教室中讀書。接受國小教育的阿綢,人生能否一路順遂?能否透過教育翻轉人生中的苦難?

 

內容試閱


林老師家裡的確有點錢,她父親是個有名的內科醫生,診所和住家都在一起,房子相當大。阿綢跟著林老師走進去,她看到坐在候診室裡的病人以及掛號處裡面穿白衣的護士小姐,不禁驚奇地瞪大了雙眼。
她扯了扯林老師的大衣袖子,悄悄地問:「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我父親的診所,我的家在樓上。」林老師回頭對她笑了笑。
上了二樓,又是另外一番境界。明亮的廳堂、發光的家具和發光的樓板,這都是阿綢從夾不曾看見過的。林老師領她穿過客廳,通過甬道,走進一個房間裡,床上鋪著淡黃色的床單,桌上擺著鮮花,架上插滿了書籍。啊!在阿綢的心目中,這裡簡直就是皇宮。
「這是我的房間。阿綢,你坐下來吧!」林老師微笑著說。
「老師,我的身上髒。」在這個雅潔的環境中,阿綢已懂得自慚形穢。
「不要緊的。」林老師說。「這樣吧!我帶你去洗洗臉和洗洗手也好。」
林老師帶阿綢去洗了臉和手,回到房間裡,就開始教她認注音字母。阿綢很聰明,也很專心,學習得很快,這使得林老師非常高興。
當她們上了差不多一個鐘頭的課時,一個胖胖的中年婦人走了進來,對林老師說:「淑惠,你們可以休息了吧?永華不是說好四點鐘要來的嗎?」
林淑惠的臉立刻飛上兩朶紅雲。「他來又怎樣?讓他等好了。阿母,你看我收的這個學生怎麼樣?」
林太太端詳著阿綢。「樣子倒還清秀,就是太瘦了。衣服穿得這樣單薄,怪可憐的。」
「阿母,她也姓林哩!」
「真的嗎?她是不是臺北人?」林太太高興地說著立刻絮絮的問了阿綢許多家裡的問題,伶俐的阿綢都一一作答。
「這孩子的確聰明,你夠眼光。我看,你們兩個大概都餓了,今天我煮了紅豆湯,你們來吃吧!」林太太又說。
「好啊!阿綢,我們有東西吃哩!來吧!」林淑惠笑著站了起來,拉著阿綢走出房間,走到飯廳裡。這時,林太太已盛了兩碗紅豆湯放在桌上,並且端來了一盤落花生。
「阿母,你也來吃吧!弟弟妹妹他們呢?」林淑惠問。
「我剛才已經吃過了。他們全都出去玩了,今天星期日嘛!有誰肯呆在家裡?」林太太說完了就是走開了去做她的家事。她是個舊式的女性,也有著舊式婦女的美德;雖然丈夫很有錢,但是她仍然親自操作。
當阿綢正帶著點靦覥而又相當貪婪地享用那碗又濃又香又甜的紅豆湯時,樓梯一陣咚咚的響,接著就衝進來一個高大的青年。
那個人一進來就大叫:「好呀!你們兩個在享受,為什麼不請我吃?淑惠,這就是你發現的小孤女是不是?」說著,他就坐在阿綢對面,裂開大嘴向她笑,嚇得阿綢連忙低著頭。
「永華,你別這樣瘋瘋癲癲的好不好?把人家小姑娘都嚇壞了。說話也不用點腦筋,人家父母雙全,為什麼無緣無故說她是小孤女呢?走!走開!你坐在這裡她都不敢吃了。到廚房去吧!媽在那裡,她會盛給你吃的。」林淑惠用手推著他。
「真是喜新厭舊,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好,我走開。可是,你得準備,別忘了五點鐘那場電影啊!」那個名叫永華的青年做了個鬼臉,站起來走開了。
林淑惠被他逗得啼笑皆非,只得喃喃自語:「別理他,是個大瘋子!」
阿綢低著頭抿嘴暗笑,她覺得那個青年人真有趣。
等她吃完了紅豆湯,林淑惠對她說:「你現在可以回家去了,明天晚上再來吧!」
阿綢站起身來,模仿著學校裡的小朋友的樣子,向林淑惠一鞠躬用相當準確的國語說:「老師,再見!」
林淑惠笑得合不攏嘴,她似乎已經隱約看到了自己辛勞的收穫。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