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湖科學園區中某辦公大樓裡都會舉行連續殺人魔團體治療會。--《台北殺人魔》

2015/3/26  
  
本站分類:創作

內湖科學園區中某辦公大樓裡都會舉行連續殺人魔團體治療會。--《台北殺人魔》

每週二晚上,內湖科學園區中某辦公大樓裡都會舉行連續殺人魔團體治療會。成員包括有霸凌割喉手之稱的媒體寵兒「瘋狂」、矢志掃蕩詐騙集團的「騙徒」、隨機開車撞人的「車手」、痛恨宗教神棍的「太子」、為了金錢與歡愉而殺害男人的「魔女」、以及將這群魔頭聚集在一起的「治療師」。
他們各自為了不同的目的而參與聚會。有人為了炫耀戰績、有人為了抒發心情、有人冷眼旁觀一切、也有人想戒殺人。除了禁止交流殺人心得外,他們幾乎無話不談。幾個月下來,他們幾乎成為朋友。一群頭戴滑雪面罩,不知彼此姓名的朋友。

直到有人想要退出為止……

 

內容試閱

序章

「你撿起一把槍。面前站著一個搶匪跟一個警察,地下躺著一袋錢。」蔡子傑說。「我問你,你會開槍打誰?」
王卓文揚起一邊眉毛。「打誰?」
「你可以幹掉搶匪,變成救警察的英雄。或是殺死警察,讓搶匪離開。」蔡子傑解釋。「甚至你可以把他們通通殺掉,獨吞贓款。」
王卓文想了一想。「我有什麼理由要殺死警察?」
「可能的理由很多。或許你認識搶匪,或許你手頭緊,或許他是個壞警察,或許你有反社會人格,純粹討厭執法人員。你是總編,每天都在看小說。這點理由並不難想。」
王卓文又想了一想。「不管殺搶匪或殺警察都是會有後果的,我必須擔心這些後果?還是只要擔心良心?」
「不用擔心後果的話,問這種問題就沒有意義了,不是嗎?」蔡子傑說。「不想擔心後果的話,就把他們兩個都殺了。」
王卓文搖頭。「為什麼非殺人不可呢?我把槍再放回原位,行不行?」
「得了,那我不就白問了?」蔡子傑兩手一攤。「做人要有擔當,遇到事情不可一昧逃避。你把槍一放,就此走人,說不定這輩子你都會懷疑自己如果當初沒有這麼做的話,如今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不管會是什麼樣子,」王卓文理所當然地道。「我認為一輩子沒殺過任何人應該就是所有可能的生活裡面最好的生活。」
蔡子傑搖頭嘆氣。「廢話那麼多。選吧。」
王卓文無奈思考,緩緩說道:「殺搶匪吧。我想不出任何殺警察的理由。」
「想當英雄?」蔡子傑問。「還是不願承擔殺警察的責任?」
「每個人都想當英雄。」王卓文答。「每個人也都不想承擔殺警察的責任,就算是黑道也不想。」
蔡子傑沈吟片刻。「這麼說也有道理。」
「不然你會怎麼選?」
「我?」蔡子傑微笑。「看情況。如果我認為當時情況有可能逃過法網的話,或許我就會選擇動手。」
「殺警察?」
「當然是兩個都殺。」蔡子傑說。「不想擔心後果,就得兩個都殺。」
王卓文默默看他,片刻過後才道:「好吧,我開始覺得有點害怕了。」
「說說而已,怕什麼?」
「這不是你第一次說,」王卓文道。「上次那個殺人狂互助團體的點子就讓我有點不安了,雖然我當時覺得或許有搞頭。」
「不安?」蔡子傑問。
「我覺得你花太多時間在思考殺人的事情了。這樣不健康。」
「放心。會說出口,就表示我只是想想。」蔡子傑微笑道。「等那一天我不說了,才是真正需要擔心的時候。」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