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絕對讓妳對吸血鬼怦然心動的戀愛小品!--《血族育妻條約》

2017/7/26  
  
本站分類:創作

一本絕對讓妳對吸血鬼怦然心動的戀愛小品!--《血族育妻條約》

※秀威書店會員獨享優惠※
即日起於秀威書店購買《血族育妻條約》,即贈送由人氣繪師多玖實繪製「血族人物立牌:迭戈款」,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啊~~~肚子又餓了!
還好隔壁的鄰居總是會準備好食物餵食我!
我的鄰居呀~是個頭腦好、廚藝好的大帥哥,而且還是不吸人血的吸血鬼哦!!!」

一個可怕的夢境伴隨著溫祈悅十八年,某一天,被稱為白色獵捕者的可怕吸血鬼突然向她襲來。
就在危及時刻,突然出現一位銀髮美少男將吸血鬼擊退,拯救了她,而這美少男居然是常常煮飯給她吃跟教她功課的隔壁鄰居?!而且他的真實身分竟是十四世紀西班牙的貴族吸血鬼?!究竟隱藏在溫祈悅身上的驚人身世祕密為何?吸血鬼為什麼要攻擊她?隔壁的鄰居又為了甚麼要保護她?

溫祈悅發現自己漸漸愛上相處十年的鄰居迭戈,但每當她想靠近迭戈,她的心就會嚐到椎心蝕骨般地刺痛,彷彿被下了一個詛咒。而邪惡吸血鬼──赫爾締芬的復活,讓溫祈悅明白,原來無法愛迭戈的原因,出自於一份來自與血葬花定下的古老契約……

立即訂購《血族育妻條約》

 

內容試閱

【第一條 吸血鬼公爵的飼養】
  西元二○一七,T鎮,盛夏。
  夕陽的餘暉將整片天空染紅,瑰麗的紅橙色光輝透過四格窗稜折射進來,將偌大的房間照得朦朧。
  傾刻後,殘陽漸漸沒入地平線,大地被罩上一層昏暗的天色,幾顆星子浮現,夜色漸濃。
  位於一處民宅內,橫躺在床上睡覺的女孩似乎夢到美麗的場景,粉色的唇瓣彎起幸福的弧度。
  她發出呵呵笑聲,嘴裡喃喃道:「花生蛋捲、巧克力奇派、芒果冰、芋頭煉乳……」
  只有在自己家裡才能睡得如此無防備,全然沒有察覺到有個男子站在窗台邊輕輕敲打窗戶,露出十分無奈的表情。
  「小悅、小悅,溫、祈、悅!」敲打的力道逐漸變重,他改拿起手機撥打電話。
  女孩放在床邊的手機持續震動,終於在第三通電話通了。她伸手抓住手機,胡亂按下通話鍵, 放到耳邊。
  「誰?啊,好飽……花生蛋捲。」半睜眼的女孩邊說夢話,發出滿足的嘆息聲,令人不禁好奇她究竟醒來了沒。
  男子唇邊的笑容漸大,忍著笑意說道:「眼睛睜大,往左邊看。」
  順著對方的聲音朝左邊一看,模糊的男性身形落入眼底,女孩頓時精神都來了,頂著一頭茶色亂髮從床上坐起,打開窗戶。
  「迭戈,你什麼時候來的?」溫祈悅張開兩臂,愜意的打個哈欠,無視房內還有一個男人,將自己的醜態表露出來。
  迭戈靈活地翻入進來,把手裡拎的袋子放到桌上,「來很久了,還順便帶妳愛吃的花生蛋捲。作業有把不會的先做記號嗎?」
溫祈悅開心地跳下床,衝到桌旁拆開花生蛋捲的盒子,拿起花生蛋捲卡滋卡滋吞下肚,邊吃同時還開口講話。
  「不小心睡著了。」言下之意沒有把不會的題目做記號。
  迭戈抽幾張衛生紙,把掉落在地上的碎屑撿起,「吃慢一點,袋子裡面有很多盒。」
  今天在學校,他和溫祈悅約好下課在她家討論作業。高三的課業壓力很大,雖然結束大學入學考試,但鄰近畢業,還有一個畢業考。
  他對畢業考十分有把握,畢竟高中已經讀太多次,漫長的歲月不曉得經歷多少次的學生生涯。
  較讓人擔心的是溫祈悅的畢業考啊!
  「覺得好餓,怎麼吃都吃不飽。」溫祈悅嘴巴裡的花生蛋捲還沒吃完,手中已經拿了下一塊預備放入嘴裡,猶如餓死鬼投胎。
  迭戈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看她吃東西,腦海思緒紛亂。
  他知道她時常肚子餓,正常女孩一日三餐,偶爾會吃下午茶,然而溫祈悅每隔一小時都想吃東西,胃彷彿是無底洞,那些吞入肚的食物沒有增加她的體重,而是全部都消化給她體內的神祕契約。
  「謝謝你的餅乾!」她滿意地咂了咂嘴。
  溫祈悅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迭戈回過神,看她吃得餅乾屑掉到地上都不知道,嘴巴沾著奶油。
  他起身去趟浴室。不一會兒,再次進來,手裡捧著一條熱毛巾,臉上掛著無奈的笑容。
  他將熱毛巾蓋在她的臉上,輕柔的手勁彷彿帶著春風融化冬雪的溫暖,擦淨她剛睡醒的容顏, 接著又幫她把衣襟的鈕扣扣好。
  「妳啊……在家裡連衣服都不穿好,好歹我是個男生,該不會妳沒把我當男生吧?」
  每次來這裡都會看見她不修邊幅的一面,或許以外人眼光來看她很邋遢,但對他來說並不會, 因為他打從心底認為她是可愛的。
  迭戈此刻低垂著眼簾,溫祈悅只看見纖長又翹的睫毛、堅毅完美的下顎,以及略顯蒼白的面色。
  凝視著那張令人為之驚嘆的容貌—和尋常人完全不同的銀色短髮,黑色眼瞳似是蒙上一層妖嬈的霧氣,攝人心魄。
  當他冰冷的手指無意間擦碰到她鎖骨處,溫祈悅沒來由打個寒顫,心底深處彷彿有什麼無名火燒上臉頰,頓時心癢癢,接踵而來心頭一陣劇痛,似乎空了大塊,有些難以呼吸。
  這種感覺不深刻,只是讓她好困惑。
  「小悅?」低沉又帶點幾分誘惑的聲音喊著她的名字。
  溫祈悅回過神來,迎上那雙充滿誘惑的黑色眼睛。
  他身上的香味逐漸朝她接近,心跳沒來由的亂了秩序。屏住呼吸,她撇頭避開灼熱的視線。
  呃啊啊啊!怎麼回事,居然對搬來隔壁的鄰居有心動的感覺?
  一年前,迭戈搬來她隔壁棟的租屋處,轉學進入與自己同一所Y學校,年紀大自己兩歲,理論上他是高年級的學長,但由於外國的學籍在Y校並不被承認,迭戈只好降級就學,剛轉來的他馬上成為Y校的校草。
  溫祈悅一開始以為迭戈是不良小混混,誰叫他染了一頭很顯眼的銀色頭髮,對其他人都很冷漠。
  也許和他是鄰居的關係,每天上課一出門都能遇見,兩人認識後都相約一起去學校。
  久而久之,相處過後發現他是個很溫柔的男生,偶爾行為舉止會透露出超越現在年齡的成熟。
  她沒有覺得很奇怪,或許在國外生活的他一直都是這樣的性格。
  從他手中接過熱毛巾,溫祈悅揉揉鼻子,壓下不自然的聲線說:「怎麼可能不把你當男生,我只是對朋友比較隨性嘛!」
  若不把他當男生,她怎會對他突如其來溫柔的觸碰而怦然心動。
  「那麼,我們可以開始讀書?」迭戈忍著笑,從書包裡拿出教科書和筆記本,「這是我上課做的筆記,有貼紅色標籤的都是重要題目,我猜老師考這類型的機率很大。」
  看著桌上疊得高高的教科書和筆記本,溫祈悅嘟起嘴,伸手拿起雞汁餅乾往嘴裡放,「好餓喔,我能不能先吃東西再讀書?」
  迭戈故意把那包雞汁餅乾往旁邊一推,將教科書推到她面前,「邊吃邊讀好嗎?否則妳明天真的會考不及格。」
  溫祈悅按著咕嚕咕嚕叫的肚子,苦著張臉答應。
  翻開數學課本,心不在焉地轉動鉛筆,視線偶爾會偷偷朝被迭戈推到桌角的餅乾,不知道吞口水多少次。
  「再不專心,我就把這包沒收,只有答對題目才能吃!」迭戈指尖壓住餅乾封口,臉上泛出淺淺的微笑,可是在她眼裡就像是個強奪零嘴的大惡魔!
  「別別別別啦!」溫祈悅趕忙大吼,然後碎碎念,「真是的,被你抓到小辮子,每次都用零食威脅我!」
  她轉動鉛筆,認真地思考數學題目,但思緒神遊到剛認識迭戈的時候。
  迭戈剛轉來的第三天,那幾天連續下著大雨,家裡的屯積的食物都被吃光了。
  溫祈悅本想外出添購泡麵和餅乾,卻聞到隔壁棟飄來一陣濃濃的烤肉味,好奇的她跑到迭戈家門口討食物。
  在這一天,兩人終於第一次交談,同時也是溫祈悅對迭戈改觀的見面。
溫祈悅抬眸望向迭戈,發見他正看著自己,慌張地垂下眼專注計算試題。
  不一會兒,她把算好的試題推到他面前,讓他對答案。
  「妳為了吃,算數倒挺快的。」拿著紅筆的迭戈很阿撒力的打個大勾。
最初指導溫祈悅功課時,她的算術慢得跟牛一樣,直到他用零食誘惑她,平均一題完成速度快了三分鐘。
  溫祈悅得意地揚起下巴,瞳孔深處的玫瑰色澤十分顯眼。
  「這是當然的哦!那我可以吃餅乾了吧。」沒等迭戈說好,她已經伸手抓了一大把放入嘴裡。
  「都說幾次了,別吃得滿嘴都是。」迭戈撥掉她嘴角的碎屑,溫柔的手勁中帶著愛憐的力道。
  「頭髮也是。來,我幫妳綁起來。」拿起一條髮帶繫好柔軟的茶色長髮。
  溫祈悅努力把嘴裡的餅乾吞下肚,說道:「如果班上的同學看到你現在這麼溫柔一定很錯愕。」
  說來幸運,似乎只有她一人發現迭戈是位溫柔的男生,在學校她從來沒看過迭戈對其他女生溫柔細語。
  之前她有建議過迭戈不要對女生或男生那麼冷淡,多和班上同學交流,可是他仍然悶騷自閉, 習慣安靜的坐在角落的位置、習慣一個人吃飯、習慣一個人回家,連同學找他一起出去玩都不想要,對任何事情都泰然處之,簡直像脫離世俗的和尚。
  以上的習慣,唯獨對她不是這樣。偶爾上課時,他會默默地望著她的側臉、放學時會主動找她一起回家,三餐和她一起吃。
  「我不介意。」迭戈聳了聳肩。
  見她很隨興的抹抹嘴巴,然後又抹在衣服上,他抽出衛生紙擦拭她的手指,喃喃嘆道:「妳這壞習慣究竟從什麼時候養成?」
  溫祈悅沒有家人,她是孤兒,自從有能力打工養活自己後,便離開育幼院獨自生活,迭戈知道她對家事很能幹,煮菜打掃樣樣都行,唯獨吃飯、吃相難看,容易把家裡搞得一團亂,可是也能很快清理乾淨。
  「反正地板髒了再打掃就好啦!哈哈哈!」
  溫祈悅抬眸就見迭戈放大的俊顏,剎那心頭怦然心動,同時心臟像是被匕首狠狠刺進,用最鋒利的刀刃摩擦過,痛得她情急之下咬住唇。
  又來,她的心怎麼會突然痛了?
  察覺到她臉色上的怪異,迭戈動作一僵,緩緩收回手。黑瞳隱隱流轉著一抹晦暗。
  「我去拿掃把進來。」他匆匆轉身離開。
  迭戈一離開,胸口突如其來的痛減緩幾分,溫祈悅好奇地摸了摸心臟的位置,前陣子有去醫院檢查過健康檢查,心臟很健康,沒有任何疾病,抽痛的時點似乎都在和迭戈說話時。
  心,究竟怎麼了?

==========

【第八條 如噩夢降臨的首領】
  不知道過了多久,溫祈悅因為彼岸花沉浸在深沉的夢境中,她知道自己並不是在熟睡中,而是專注在陌生、幻覺、可怕的回憶片段內。
  全身開始燥熱了起來,毛細孔都滲出了汗水,零零散散的記憶片段在腦海裡拼湊出完整的輪廓,令她心惶無助,呼吸急促。
  她不想死,不想要待在恐怖的地牢內!
  迭戈……
  她慌得想握住昏迷前緊握埃斯克的手,卻是摸了個空,身邊空蕩蕩的無助喚起體內深處的恐懼。突然間,她的手被一雙冰冷的手給緊緊握住,徹骨的寒冷緩緩向燥熱的四肢擴散。
  輕柔的安撫聲音緩模模糊糊飄進耳裡,她聽不到,卻能感覺到對方所給予的安心。
  漸漸的,她不再害怕,回憶又像水墨畫淡去,換上另一幅模糊的畫面。
  呼吸變為正常,身體的熱氣也散開來,不論回憶到什麼片段,她的手始終牢牢握住對方,誓死不放。
  時間滴滴答答的流逝,夢迴前世的記憶也告一段落,她的身體似乎又重回睡眠的狀態,沒有彼岸花的枷鎖,意識慢慢恢復。
  再次睜開眼,只感覺到眼眶泛著濕潤。額上掛著斗大的汗珠,溫祈悅顫著睫毛,視線慢慢地朝坐在床邊的身影飄去—
  竟然是迭戈。
溫祈悅張了張口,卻是什麼也沒說,看著佈滿溫柔之色的紫金色眼眸,眼眶像是被洋蔥燻過, 眼淚不受控制的溢出眼角。
  「迭戈,你這個自私鬼……」她發出沙啞乾澀的聲音。
  聽見她這麼一喊,迭戈開始驚惶起來,小心翼翼的用揣測的口吻說:「為什麼這樣說?妳都想起來了?」
  溫祈悅若有似無的點了一下頭,旋即搖搖頭,讓迭戈頓時不明白,又問了一次:「有?沒有?」
  微微瞇起眼睛,溫祈悅的神智陷入恍神的狀態,目光飄向窗外的明月,輕啟唇道:「亞莎•連恩死在城堡前的藍花楹花圃。臨死前,你在我耳邊說:『不論轉世幾次,我一定會找到妳。記住, 妳的新郎永遠是迭戈•烏爾塔多•德•門多薩。』」
  說罷後,被握住的手一緊,她愣愣的將目光轉回迭戈,在他一臉凝重的表情下,繼續說道: 「安娜塔西亞死前,沒有見到你,她是在哥哥的懷抱裡死去……」
  說著的同時,頭顱似是被蟲子啃咬過,一波波的劇痛浪潮襲來,她忍不住的咬住嘴唇。
  一股冰涼的觸感貼上額頭,伴隨著迭戈溫柔細膩的聲音飄進耳內,「對不起。是我的錯,沒能在最後一刻陪伴在妳身邊。」
  溫祈悅緊繃的情緒鬆了鬆,低聲說:「不是你的錯!迭戈,是我把你支開,是我不想要讓你受傷,由我獨自面對赫爾締芬。」
「記起妳對血葬花定下什麼契約嗎?」迭戈鬆開她的手,轉身將手伸入水盆裡,擰起一條乾淨的毛巾放在她額頭。
  溫祈悅沉默了一下,臉上露出愧疚之色。她只對安娜塔西亞的身世和死前的記憶有印象,其他很模模糊糊。
  埃斯克哥哥不是說彼岸花能喚起記憶嗎?可她怎麼才喚起第二世記憶而已,依舊對第一世的契約內容完全沒有印象……
  她的雙眸無神的望著桌上檯燈,迭戈湊近輕問:「小悅?」
  溫祈悅回過神來,激動的抓著迭戈的衣服說道:「對不起!我只記得我叫安娜塔西亞•西恩帕,是埃斯克的妹妹,擁有純正血統的血族,因為想與你在一起,偷了哥哥的血葬花……可是我記不得我們之間的約定、我們在一起的快樂記憶……」
  引起一切恩怨的血葬花是由埃斯克創造出來的,用許多的人類之血灌溉培養而成。
  無奈在紫金色的眼眸裡倏忽即逝,迭戈輕撫著她凌亂的髮絲,並沒有怪罪她。
  「沒關係,辛苦妳了。至少記起這些,華元老不會對妳怎麼樣的。」
  這抹無奈被溫祈悅捕捉到,她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騰出一股力氣抱住迭戈。
這一刻眼淚肆無忌憚的嘩啦啦流出,浸濕迭戈的衣服,她將臉枕在他的肩窩,哭訴的聲音帶著無盡的哽咽。
  「可是我不想要你一個人擁有痛苦的回憶、我不想要你獨自一個人面對與安娜塔西亞的記憶, 我想和你一起分擔。我是安娜塔西亞,卻沒有她的記憶。迭戈,這六百年來,你獨自面對一個完全對你沒有任何一絲記憶與愛的我,心不會痛嗎?!」
  心痛的感覺讓她像是被撕裂開來,為什麼迭戈要無怨無悔的陪伴在一個完全沒有過往記憶的她身邊?如果她沒有轉世,一直都是安娜塔西亞的話,是否會討厭迭戈癡心守候?
  畢竟六百年的時光太長了,沒有辦法想像迭戈一個人孤零零的走過上百年時光,連續目睹兩次她的死亡與轉世,成為沒有以前記憶的人。
  迭戈抬起兩手,放在她的背上,溫柔的帶入懷裡。他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我愛的那個人是會把我當成依賴、喜歡吃很多美食,二十四小時都是大胃王,貪吃時會露出撒嬌的一面、會關心我冰冷的手和健康狀況。這份愛不會隨著時間的移轉而有所改變,又怎會心痛呢?」
  「對我來說,只要看著妳的成長、擁抱妳的呼吸、感受妳的溫度、凝視妳的微笑,有妳的世界就足夠了。」
  他的聲音帶著溫泉的暖和,緊密包圍住她的全身,在心裡暈染出曖昧的情愫。
  他身上始終有她最愛的香味,彷彿有引力似的,眼淚毫無顧忌的傾洩而出。
透過乾淨的玻璃窗,溫祈悅看見兩人親密的擁抱,是那麼熟悉,可她卻對此感到陌生,恍若這才是第一次擁有的溫暖。
  「小悅,不管未來如何,我會永遠陪伴在妳身邊,妳不會像第一世,孤單的死去……沒有任何人能阻擋我愛妳的決心,沒有人能阻撓我尋找妳的決心。」
  迭戈輕輕的將她推開,指腹帶著疼惜的力道,為她拭乾眼淚,然後滑過佈滿淚痕的臉龐,眼底只有屬於她的身影。
  「妳睡了將近一天,肚子餓了嗎?我帶妳去市區吃東西。」他正要起身,猛地被人拉住。
  他面帶溫和的笑意轉頭,「怎麼了?」
  「沒事。只是想關心你,你身體沒事嗎?不是被華元老關著受刑?」
  溫祈悅笑著搖頭,鬆開手,為什麼心裡說不出的焦慮呢?
  當時回憶第一世的殘缺片段,腦子裡短暫掠過一個重要的畫面,那個畫面被一團黑氣籠罩住。
  剎那間,她隱約聽見充滿憎恨的男性嗓音—
  「安娜塔西亞,妳永生永世都不得與迭戈在一起,否則心上的窟窿會越來越大,我會讓妳生不如死!」
  感覺到有人拍拍她的頭,溫祈悅抬眸望著捧著衣服站在床前的迭戈。
  「華元老有手下留情,放心好了,只是小傷。小悅,換衣服了!」迭戈坐在床邊,唇角勾起一抹壞心眼的笑容,「還是說,妳想要我幫妳換?這倒可以,在妳昏睡期間,我已經用濕毛巾為妳擦拭過身體。」
  「什麼?!那你你你你你、有看看看過……」溫祈悅拉起棉被,害羞地露出一雙眼睛,羞澀地看著迭戈,「瞧你笑成這樣,在騙我的囉?!」
  迭戈正想回覆,門口傳來刻意的打岔聲,打斷兩人的濃情蜜意。
  「咳,兩位該停止曬恩愛囉!」
  溫祈悅比迭戈快一步喊道:「血蛭,你來做什麼?」
  亞特胡說八道,她跟迭戈八字真的還沒一撇啦,現在對他的感情很複雜,還沒完全理清楚。
  「暴力的藍花楹小姐,我不是來找妳的,而是妳的……老公?」亞特不知道這樣稱呼迭戈是否正確,不過兩人放閃光的景象他可見識到了。
  那聲老公若從溫祈悅的嘴巴講出來就更好了。迭戈的視線稍微朝身畔的女孩投去,發現她噘著嘴,一副想幹壞事的模樣。
  只見溫祈悅的目光望著亞特身後,突然大喊:「啊,華元老—」
  「什麼?!」聽見華元老三個字,亞特忙不迭地轉頭過去,身後卻沒半個人,才驚覺被溫祈悅設計,當下氣憤交加,又不能咬死她,一口氣憋在胸口,好不愉快。
  「呵呵……藍花楹小姐真頑皮。」亞特保持優雅的氣質笑了笑,才擺出一副正經嚴肅的表情, 對也正在偷笑的迭戈說:「現在馬上跟我走,埃斯克受傷。」
  迭戈聞言騰的起身。坐在床上的溫祈悅也隨之斂笑,心頓時亂了主張。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