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對生命之美的思索文集。--《天使臉上的口水--井迎兆幻異詩文集》

2017/7/24  
  
本站分類:創作

一本對生命之美的思索文集。--《天使臉上的口水--井迎兆幻異詩文集》

▍以視像文學為取向,專注生命與現實深層意義的思考,一本對生命之美的思索文集。

喜歡思索人生中各種荒蕪的場景,有著超自然的性格,隱藏在堅實的外貌之下。詩是真實視像的註解,散文是清明心思的夢囈,小說則是一夢醒來記憶猶存的對白。這是一本對於超自然、文化與文學的思索,以詩和散文,以幻異情境的文字加上超現實的影像,編織出生命的奇幻與美況!

立即訂購《天使臉上的口水--井迎兆幻異詩文集》

 

內容試閱

【金碧的光閃──教書有感】

知識大樓的外牆
閃耀金碧懷舊的光斑
揮灑幾十年的讀書聲響
是累代學生的記憶
凍結而發亮的色彩

每天有排隊回家的雲
帶著驕陽的心態
開懷展露夢的前景
拋擲青春的歲月
享受悅動的心情

黑髮連綿與白冠交織
原是不悔的豪壯
宛歷世紀的波折
日日灌溉的雲雨
煉淨百年的樹人

天地花朵的飛揚
豈止單一的夢想
委身教學的相長
濯足萬里的徜徉

舉目望天的胸膛
光照小我的肚腸
天天上學下學的憂苦
翻轉乾坤的思想

------

【疆界的思索】

  時間沒有界限,既是開始,又是結束。看是結束,竟是開始。
  在時間裡,我們如走在沒有疆界的境地裡,我們成了無疆界的國民。過去的事情像逝去的風景,落在視線所及的範圍外,好像落在我們個人的疆界外,我們再也摸不著它。然而風景並沒有消失,仍然存在於它原來所在之處,只是我們離開了,我們移動了。因此,帶來了新的距離,有了新的接觸、親近和新的疏離。風景沒有改變,只有四季的更替,足跡的堆疊。景物依舊,人事常非。移動的主體定義了不動的客體,而客體也不是永遠不動,客體只是在看似恆常不變的時間裡緩慢移動,用我們看不見的速度,以及無法等待的靜默。距離因移動而產生,瞭解也因移動而獲致。當移動時,新的疆界和新的關係就自然產生了。
  我寶貝偶爾的移動,強迫我改變我的觀看視野和內涵。在移動裡,感覺足跡的深度與泥土的溫度,想像行者的遭遇與心境,體會飄泊與安定,消失與存在,衝突與融合,成長與落寞,生命與死亡的諸多意義。偶爾改變疆界,在原本沒有疆界的範疇裡,思索疆界的定義,重新定義自己、世界、土地和意義,會給自己更寬廣的心。真實的存在是一種沒有疆界的國度,而有限的存在在於國民的畫地自限。但存在給了我們找尋疆界的動力,並徜徉在無疆邊土的權利,存在給了我們找尋意義的機會。我們存在,所以我們創造疆界,進入疆界,並活在疆界之中。
  動者恆動,靜者恆靜。動靜之間,在乎一心。但是,歷史有它自己的動向與恆變定律。人就像一個大旋風裡快速飛行,環繞著一個大核心旋轉的沙礫。遠看,整體像是個靜止不動的蜂巢。近看,它是個正在高速行進的子彈。當我們坐在飛機上時,感覺平靜安穩。但若頭探出窗外,勢必身首異處,粉身碎骨。因為速度改變了時間與空間的質量,我們若能以光速旅行,我們將一日千年,活在更長久的疆域裡。
  過去,我們可以緬懷,但已不屬於我們。未來,雖屬於我們,但我們難以預測。在時間裡沒有疆界,卻有基點。基點就是移動的現在,近的感覺猶如靜止狀態。而從遠觀之,比如從今年看去年,又恍如一瞬。決定者是你自己,定位者是你自己,定義者也是你自己,疆界的產生在於你自己。
  你我都活在疆域裡,也活在時間空間裡。時間與空間是我們存在的坐標,但意義卻是我們存在的高度。我們都在一定的疆界裡創造意義,也在一定的疆界裡體驗時間與空間的意義。意義需要對比,需要互動,使其豐富、飽滿並美麗。因此,移動是必需的,東方文明若不遇見西方文明,如何使其特點顯現出來?同時,又如何暴露其短缺之處?動其實能產生價值,使不同文化與個體的優勢與弱點都能顯現它的價值。
  意義不需要敵視、仇恨與侵吞,意義需要包容、理解與接納。當你自詡為三隻小豬的時候,請不必把所有的敲門者都當成大野狼看待,必要烹煮其肉,食之而後快。我們也許需要初步接觸時的戒慎恐懼,但不需要因此而永遠把自己封鎖在單一的疆界裡。當衝突來臨時,要讓智慧、容忍與犧牲的美德得勝,而不要讓野蠻、愚蒙與殘酷得勝。要讓文明的磬鐘敲響,而非自私與屠殺的喪鐘亂鳴。

------

【和詩人的對話】

  「你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嗎?」
  「不知道,對什麼事情的感覺?」
  「有人跟你說了一段很長,很有意義的話,但你只有點模糊的印象,覺得那是很重要的的話,但你一句都想不起來那樣的感覺。」
  「喔!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那正是我想告訴你的感覺。」
  在我心中有一段奇怪的對話,那似乎是別有所指,但又像是我的心在對我的人的自我對話,為要開啟我的智慧,除去我的愚昧或遮蔽。不過,遮蔽就像一塊大布遮住了整個天空,在它底下沒有光線,一切顯得昏暗。甚至在你眼前,又有黑紗遮罩你的視線,使得前面的所隱藏的真相更為模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景象產生?不知道,這正是我要去探尋的。
  我依稀記得,我去拜訪一位詩人。為什麼要去找他,他又是誰?不知道,這似乎並不重要。照道理,應該是想加強我寫作的能力吧。因為他對我所說的話是重要的,至於怎麼個重要法,對不起,也不知道。我只感覺,從他的話中我得到了啟示。雖然我記不得確切的內容了,但是他給了我一個方向,一種感覺,一種開啟,好像把眼前的黑紗揭開了,我突然領悟到什麼,頓然看見了什麼,既簡單、純粹又令人興奮的創見,或真理,足以叫你立即從座位上站起來鼓掌叫好。
  我有印象,他穿著銀白並閃耀著金黃色亮邊的西裝,下半身著銀白泛著紫色光芒的長褲,跟我解釋關於我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他說,我在家中,或在眾人中,好像一朵心型的,且左右心瓣大小不同的花。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