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趙淑俠:納蘭性德與曹雪芹

2017/7/21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趙淑俠:納蘭性德與曹雪芹

中華文化裡有許多優美的東西,譬如說古典詩詞。經過千年百年歲月的篩選與淘汰,如今我們得見的,都是最佳的精品,可惜去讀的人並不多。余光中教授呼籲在校學子們要讀古文,真是卓見。我在初中時代就喜愛詩詞,讀多了便能記住一些經典名句。而事實証明,對我這個非文學科班出身的文學工作者來說,在後來的寫作生涯中獲益匪淺。

雖說古典詩詞的讀者少,但情況亦有例外,有位距離現代已很久遠的作家,或許稱他為詩人更恰當些,至今仍有〔粉絲〕散佈各處,光是北京就有六、七千人。他們為他設立網站,冬天給做冥壽,初夏在祭日追憶亡靈,秋天要去故居欣賞海棠花,當春光明媚時,免不了要藉他的名辦郊遊,在山巔水涯詠讀他的作品,述說他的生平。他就是被稱為清朝第一詞家的納蘭性德。

清朝乾隆年間,〔紅樓夢〕的初刻本已經出現。當時的軍機大臣和珅,忙不迭迭的奉呈給乾隆皇帝,乾隆讀後淡然說道:〔此蓋為明珠家事作也。〕

〔明珠〕就是納蘭性德的父親納蘭明珠,根據乾隆的這句話,道光年間的學者俞樾,在他所著的《小浮梅閒話》一書中,說賈寶玉就是納蘭性德的原型。後來研究《紅樓夢》有此論調者,即由俞樾的說法而來。乾隆和俞樾的說法也非空穴來風,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與性德同任康熙皇帝的貼身侍衛八年,交誼深厚。因此有一臆測說法:曹雪芹幼年時〔侍其祖父〕,聽過有關納蘭家的故事,後來就寫成小說〔紅樓夢〕。這話說得彷彿有道理,不過曹雪芹1715年才出生,曹寅1712年就去世了,他是無緣〔侍其祖父〕的。

從乾隆說那句〔明珠家事〕的話開始,有關納蘭性德和和紅樓夢的關係就被討論,後來考証出紅樓夢的作者是曹雪芹,兩人的名字更是常常的被劃上等號,多年以來討論的文章甚多,直到今天仍是熱門話題。有關他們的各種說法也是層出不窮。歸納起來,最主要的議題無非是:〔紅樓夢〕是曹雪芹在寫自傳?還是用賈寶玉的名字,寫納蘭性德的傳記?

年前因我要動手寫一本叫〔淒情納蘭〕,以納蘭性德為主角,歷史人物的傳記性小說。因大事,年代,人物之間的關係等必得有依據,所以找了許多資料,足足看了好幾個月。只〔迴廊〕一項就把我折騰個夠。

小說的主人公日日夜夜不忘迴廊:〔曾是向他春夢裏,瞥遇回廊〕,〔回廊一寸相思地〕〔到更深,迷離醉影,殘燈相伴,依舊回廊新月在〕,〔猶記回廊影裏誓三生〕、、、我總得摸清那迴廊到底是何等模樣。

雖然〔紅樓夢〕是我讀過多遍的一本小說,卻沒研究過納蘭性德與作者曹雪芹的異同之處,而且覺得近年來研究〔紅學〕的風氣太過,甚至有點走火入魔,便沒去跟著湊熱鬧。粗淺的印象是:兩位都是才子,作品都流芳百世,也都活得相當的不快樂。

但這次從看過的的資料中,我不得不承認曹雪芹寫〔紅樓夢〕時,一定受到納蘭性德的影響,例如〔紅樓〕〔瀟湘〕〔蘅蕪〕〔葬花〕、、、、等字句的靈感皆是源於性德的詞句。並非是他的原始新創。試舉幾闕性德的詞作:

〔減字木蘭花──新月〕

妝欲罷,更把纖眉臨鏡畫。准待分明,和雨和煙兩不勝。
莫教星替,守取團圓終必遂。此夜紅樓,天上人間一樣愁。 

〔一叢花──詠並蒂蓮〕

闌珊玉佩罷霓裳,相對綰紅妝。藕絲風送淩波去,又低頭、軟語商量。一種情深,十分心苦,脈脈背斜陽。
色香空盡轉生香,明月小銀塘。桃根桃葉終相守,伴殷勤、雙宿鴛鴦。菰米漂殘,沉雲乍黑,同夢寄瀟湘。                                

〔沁園春──代悼亡〕

夢冷蘅蕪,卻望姍姍,是耶非耶?悵蘭膏漬粉,尚留犀合;金泥蹙繡,空掩蟬紗。影弱難持,緣深暫隔,只當離愁滯海涯。歸來也,趁星前月底,魂在梨花。
鸞膠縱續琵琶。問可及當年萼綠華?但無端摧折,惡經風浪;不如零落,判委塵沙。最憶相看,嬌訛道字,手翦銀燈自潑茶。今已矣,便帳中重見,那似伊家。                                

〔金縷曲──亡婦忌日有感 〕

此恨何時已。滴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料也覺、人間無味。不及夜台塵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釵鈿約,竟抛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我自中宵成轉側,忍聽湘弦重理。待結箇、他生知已。還怕兩人俱薄命,再緣慳、剩月零風裏。清淚盡,紙灰起。 

從曹雪芹引用這些字彙看來,他必然曾熟讀〔飲水詞〕。納蘭性德的作品以真情淒豔著稱,〔飲水詞〕裡能夠讀出他深沉的人生遭遇和心情。像曹雪芹那樣才情絕代的小說家,自會藉靈感編故事。〔紅樓夢〕中未必沒有性德的影子。但若說性德完全是賈寶玉的原型,可能就太牽強了。

納蘭性德與曹雪芹之間確有許多相同之處,譬如同屬〔旗籍〕,都富有文才,都是明朝滅亡後,跟隨多爾袞到北京的第一批滿族人,與清朝皇室都有過密切關係,曹雪芹的祖父曹寅與納蘭性德同時擔任康熙皇帝的侍衛,且為好友等等。但在許多相同之中,也存在着許多相異之處。

〔納蘭〕就是〔那拉〕,是滿文翻譯過來的同音字。葉赫那拉氏最早的祖先可以追溯到海西女真。他們的始祖由蒙古來到扈倫部落,被招贅在那裏,改名〔納蘭〕並獲得廣闊領地,日漸發展壯大成為一個有規模的國家。因為是在葉赫河邊建立的,所以國名叫葉赫,國王是葉赫那拉氏。

努爾哈赤以數十年的時間,南征北討統一了東北所有的女真部落,唯剩下強悍的的葉赫。最後經過激戰,終被努爾哈赤滅亡。當努爾哈赤打敗葉赫時,站在城樓上高叫:〔葉赫那怕只剩一個女人,也要滅掉你們愛新覺羅氏。〕的葉赫國主金臺石貝勒,便是性德的曾祖父。金台石死後,他的兩個兒子,德爾格勒和尼雅韓,就帶著大多數的葉赫人民遷到建州。努爾哈赤與葉赫本是親戚,他的大妃是金台石的親妹納蘭孟古。努爾哈赤對葉赫人採懷柔政策,成年男丁全編入八旗軍,葉赫那拉氏為正黃旗,列為滿族八大姓氏之一。

後來納蘭孟古的獨子皇太極即位為清朝的開國皇帝,便追封其父努爾哈赤為太祖皇帝,其母為孝慈高皇后。還把父親努爾哈赤與母親孟古合葬在福陵地宮。

投降後的葉赫那拉氏表現良好。金台石的次子倪迓韓在清朝入關的戰爭中,屢立功勞,被封為騎都尉,得以太宗皇太極之母為其姑母的身份,隨同清廷到北京,還得到廣大的封地。他的兩個兒子鄭庫和明珠就在北京長成。明珠為人精明強幹,滿漢文俱佳,居然從一個小小的鑾儀侍衛,做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武英殿大學士,人稱〔明相〕。納蘭明珠的墓誌銘上說葉赫那拉氏〔世為國王〕,乃是事實。納蘭明珠的長子就是納蘭性德。性德字容若,號楞伽山人。

曹雪芹雖也是〔旗籍〕的滿族人,身世背景和納蘭性德可就大不相同了。曹寅的先祖曹錫遠,原為明朝派駐瀋陽的地方官員。努爾哈赤統兵伐明時被俘虜,成為滿人八旗正白旗的包衣(滿文〔包衣〕即世代為奴)。曹錫遠的兒子曹振彥後來成為多爾袞的家奴與家臣。滿清入關後,任過大同府知府、兩浙鹽運使等職。多爾袞死後,他所統領的正鑲兩白旗由順治皇帝直接掌管。曹振彥長子曹璽、做過順治的侍衛,他妻子孫氏是康熙皇帝小時候的褓母。兒子曹寅曾入宮做康熙的侍讀,長大後又成為侍衛。性德也就是在這時侯透過好友,也是正白旗包衣出身的張純修認識曹寅的。初識時張曹兩人礙於自己的身份,口口聲聲稱性德為〔公子〕。性德大不以為然,叫他們要平等相待。從此三人交成好友,後來性德還與張純修結為異姓兄弟。

納蘭性德四歲會騎馬,七歲能射箭,十三歲通六藝會詩文,自童年時代就被認為是個天才。他的文學路走得也順遂。但天蹤英才也有他的青澀期,在納蘭性德二十歲之前,作品並不成熟。他在詞壇真正的成名作,是二十二歲那年,寫給顧貞觀寫的〔金縷曲‧贈梁汾〕: 

德也狂生耳。偶然間、緇塵京國,烏衣門第。有酒惟澆趙州土,誰會成生此意?不通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生未老,向樽前、拭盡英雄淚。君不見,月如水。

共君此夜須沉醉,且由他、蛾眉謠諑,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問,冷笑置之而已。尋思起、從頭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後身緣、恐結他生裡。然諾重,君須記。

納蘭性德二十四歲時,先出〔側帽集〕後出〔飲水詞〕,造成〔家家爭唱飲水詞〕的局面。這時他才被稱為詞壇一家。在這以前,朱彝尊、陳維嵩,顧貞觀等詩詞作家都比他有名。性德真正建立自己的風格,獨成一家的作品,就是妻子去世後,到他本人去世前的八年中,所作的那些至情至性,淒美優婉,率真自然的悼亡詞,和在塞外天高雲闊,萬裏風沙中的豪邁之作。

性德在不滿三十一歲的英年,就離開了人間,生命雖短,留下的編著作品卻極豐富。計〔通志堂集〕二十卷(含賦一卷、詩詞各四卷、經解序三卷、文二卷)、〔淥水亭雜識〕四卷,〔大易集義粹言〕八十卷,〔陳氏禮記說補正〕三十八卷;編選〔近詞初集〕、〔名家絕句鈔〕、〔全唐詩選〕等等。但他最大的成就無疑是在詞作方面。

性德去世前在文壇已享大名,與年長他三十來歲的朱彝尊、陳維嵩,併稱為〔 詞家三絕〕。而相比之下,又比朱陳兩家清新大膽有才氣,不像他們那樣〔泥古〕。這正是經過三百多年的考驗,納蘭性德被定位為滿清第一詞家的原因。

相比之下,曹雪芹的文學路就走得太悲苦了。

說到曹雪芹的生活背景,要從他祖父曹寅開始。曹寅於康熙29年,接蘇州織造,31年轉任其父親曾經掌管過的江寧織造,兼蘇州織造。康熙六次下江南,四次是曹寅接待的。曹寅的兩個女兒均被選為王妃。但他晚年負債纍纍而虧空公款,幾次被人彈劾,皇上都給擋下來。康熙對待曹家始終持包容態度。

康熙1722年去世,雍正即位,曹家隨即失寵。山東巡撫以〔送織物上京,勒索錢物〕等罪名參告,雍正御筆批道:〔本來就不是個東西!〕下令抄家,只將北京的房屋17間和三對家僕給曹寅之妻度日。曹雪芹隨著全家遷回北京。曹家從此衰敗沒落。

曹雪芹晚年移居北京西郊,生活極為潦倒,靠著賣畫和親友的接濟過日子。〔紅樓夢〕這部巨著,就是在這樣〔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的情況下創作的。最令人浩嘆的,是書尚未寫完他就丟下巨筆,〔淚盡而逝〕。死時雖不像納蘭性德那麼年輕卻也還不到五十歲。

曹雪芹與納蘭性德成長的環境完全迴異。曹雪芹自童年時代就家道中落,倍受生活煎熬。納蘭性德則自生至死都是烏衣門第的貴公子,但兩人在精神上痛苦的深度是同樣的。

性德的痛苦不僅因失去知己愛妻,也因在事業上的被壓抑。他是個才高八斗胸有鴻鵠之志的人,康熙皇帝卻總在防著他。首先是康熙十五年他考中進士:二甲第七名,故意把他置閒一年多不給職務,後來叫他做御前侍衛,從三等〔五品〕升到一等〔三品〕,一做八年,直到性德去世墓碑上刻的還是〔皇清通議大夫一等侍衛佐領納蘭君〕。

在一般人的眼裡,每天圍繞在皇帝身邊是何等的光榮幸運,但性德卻深以為苦。他有無限的熱情與智慧想奉獻給國家。精明的康熙皇帝當然了解他的心願,偏就是假裝不懂,硬把他留在身邊。經分析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性德的父親納蘭明珠,賣官結黨權勢太大,身份又是降國葉赫王的後裔。做為一代君主,他不能不防父子聯手,至少得把明珠這個權臣的人傑狀的兒子看在眼下。另一個原因,是康熙皇帝不比一般帝王,他興趣太廣,知識的範圍也太淵博,從中國的易經談到西洋人的數學,由李白杜甫的詩忽然轉到圍獵老虎或黑熊,談文說武無所不通。身邊需要一個像性德這樣博古通今又忠誠的人。性德確是皇上最喜歡和最需要的陪伴。問題也就發生在他不能總做陪伴,而要做自己。他過得真不快樂。        

又到綠楊曾折處,不語垂鞭,踏遍清秋路,衰草連天無意緒,雁聲遠向蕭關去
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風,吹夢成今古,明日客程還幾許,沾衣況是新寒雨 

這闕出塞詞〔蝶戀花〕是納蘭性德在康熙二十一年,奉命與副都統郎坦等人遠赴梭龍途中所作的。那是二十九歲的他進宮工作以來,頭一遭不是隨扈皇上,而去獨立執行任務。在西風瑟瑟荒寂蒼涼的邊塞道上,〔不語垂鞭 ,踏遍清秋路,衰草連天無意緒〕性德的心情是淒悵的。〔只恨西風,吹夢成今古〕當然是一語雙關:他的故國原在塞外,如今只見空漠荒天。與他柔情蜜愛的妻子盧氏,原約好永不分離,現在,他卻一個人騎著馬孤零的獨行,而年輕美麗的她,竟已成了古人。西風無情,吹去人間好夢,叫他怎不愁悶憂怨!

離曹雪芹寫〔紅樓夢〕時,納蘭性德已死去六七十年。他與納蘭性德之間自然不可能有何直接往還。而事實證明,曹雪芹也並沒機會從祖父曹寅口裡,聽到任何有關納蘭性德的故事。但這並不就意味着曹雪芹與納蘭性德離得很遠,事實上,兩家曾走得很近的,從納蘭性德和曹寅留下的文字中可得證明。

康熙二十三年秋季,皇帝首次出巡江南,性德隨扈伴駕。到南京時,性德為曹寅的父親曹璽生前建置的〔楝亭〕,做了闕:〔滿江紅──為曹子清題其先人所構楝亭、、、〕

而康熙三十四年,也就是納蘭性德死去十年後,曹寅在他的詩中回憶說:〔、、、憶昔宿衛明光宮,楞伽山人貌姣好。、、、家家爭唱飲水詞,納蘭心事幾曾知、、、〕楞伽山人就是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死於1685,距今已324年,經過漫長歲月的篩選,目前見到的納蘭詞總共348首。這些詞,三百餘年來一直得到很高的評價。清末梁啟超曾說:〔容若小詞,直追後主〕,把他與南唐後主李煜並論。王國維對納蘭性德更是欣賞,在〔人間詞話〕中道:〔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由初入中原,未染漢人風氣,故能真切如此。自北宋以來,一人而已〕。當代學者也認為納蘭性德的詞獨樹一格,成就斐然,是五代李煜、北宋晏幾道以來的一位傑出名家。

於至曹雪芹就更不用說,他無疑是中華文學史上,一位最光輝璀璨的小說家。納蘭性德和曹雪芹,這兩位滿族最著名的才華奪目的慧星,最大的相同之處,是他們有一顆充滿靈性的〔詩心〕。〔詩心〕又是什麼?借用已去世的鄭騫教授,在〔詩人的寂寞〕一文裡的話說:〔以往的回憶,未來的冥想,天時人事的變遷,花開花落,暮雨朝雲,一切都像風吹水面似的,惹起人們心情的波動。這些波動,層疊堆積起來,就需要寄託,需要發洩。、、、〕他還說:〔千古詩人都是寂寞的,若不是寂寞,他們就寫不出詩來。〕

納蘭性德和曹雪芹都活得寂寞,卻給我們留下了珍貴的文學遺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