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各自表述的明朝歷史!--《是誰在抹黑明朝?》

2017/7/21  
  
本站分類:創作

一段各自表述的明朝歷史!--《是誰在抹黑明朝?》

明朝真的如金庸所說,是「中國歷史上最專制、最腐敗、統治者最殘暴」的朝代嗎?
──看你讀的是哪款「明史」。明史其實有四種版本,大多數人讀的都是武英殿本《明史稿》。這個版本中,明朝的皇帝最昏庸、也最混帳……

這是一本替明朝翻案的書,作者跳脫傳統談明朝史事時常僅用單一來源的謬誤,透過時人所整理的檔冊、公文、閱件、評論,並同步參考正史與野史等多方材料,帶領讀者一件件剖析大明朝歷史中的刻板印象,用不同的角度看待這段精彩的歷史。

立即訂購《是誰在抹黑明朝?》

 

內容試閱

【到底是誰在抹黑明朝的皇帝?】
清承明制,後人研究歷史,就往往把明史和清史合在一起,稱「明清史研究」。
研究明清史的人,會驚奇地發現:明朝的皇帝個個都是奇葩,不是殘暴變態,就是昏庸荒唐,什麼「和尚皇帝」、「道士皇帝」、「蛐蛐(蟋蟀)皇帝」、「荒唐皇帝」、「色魔皇帝」、「春藥皇帝」、「木匠皇帝」、「蛤蟆皇帝」……放眼看去,就沒一個是正經人。而清朝皇帝,除了後面的同治帝鬧出過點緋聞外,其他個個都是英明神武、遠見萬里的聖明天子。
也難怪歷史學家蕭功秦說:「明朝皇帝的道德素質、責任感甚至智商整體上都比清朝皇帝差很多。」
難道,明朝的皇帝都是惡魔轉世,而清朝皇帝都是天神下凡?
顯然不是這樣。
出現這種現象,最根本的原因是明朝的政治環境太寬鬆而清朝的政治環境又太嚴酷。
明朝的政治環境寬鬆到什麼程度了呢?明朝的言官可以毫無來由地對皇帝展開人身攻擊:明孝宗病倒了,不能上朝,言官就罵他怠政,是要做周幽王、漢靈帝的前奏;明武宗想到江南看看自己國家的風土人情,群臣前堵後追,罵他是隋煬帝、宋徽宗;到了嘉靖時代,海瑞更是抬著棺材痛罵嘉靖施行了惡政,搞得「家家皆淨」;後來的萬曆帝被言官罵怕了,乾脆躲了起來……
當著皇帝的面罵都沒事,那背後說皇帝壞話,甚至胡亂編排皇帝醜聞、緋聞的現象就見怪不怪了。
在大家印象中,明太祖朱元璋就是個超級殘暴的嗜血惡魔。
究其原因,是因為朱元璋大力反腐,清查了大批貪官汙吏。明明被殺的人沒有一個是乾淨的。可是, 這麼一來,觸及到有話語權的文官階層的利益,那麼朱元璋的反腐行動就被惡意描繪成殺功臣、搞文字獄之類的惡行了。
明朝有很多這類野史,說朱元璋性格兇殘,稍不如意,就要殺人施暴。比如說,《閒中今古錄》、《翦勝野聞》、《朝野異聞錄》、《傳信錄》等等書都記有這樣一個例子,說:杭州教授徐一夔給朱元璋上賀表,裡面有「光天之下,天生聖人,為世作則」等語。朱元璋看了,勃然大怒說:「『生』,和『僧』同音,分明是譏笑我曾經出家為僧。『光』就是光頭,可惡!」命人把徐一夔殺了。
其實,這事根本就是瞎掰的。只要查一查史料,就可以查到,徐一夔一直活到建文二年,自然死亡,年齡八十多歲。
可這類故事被編排得有鼻子有眼、活靈活現,老百姓愛聽,流傳很廣。傳來傳去,傳了幾百年,後人就很難分辯其真假了。
還有,明朝滅亡以後,那些投降了滿清的明朝人在編修明史時,一方面大量採用明朝書商用來吸引讀者目光的各種野史文獻,大力抹黑明朝皇帝,另一方面又要推卸亡國的責任,著力證明是皇帝「用人不識」、「殘害忠良」、「剛愎自用」,才導致了朝廷的傾覆現象。
對比一下,清朝文字獄之極嚴酷堪稱中國古代歷史之最,誰要說出對皇帝稍有不敬的字眼,不管是平民還是貴族,一律是誅九族、凌遲處死。所以清朝前期和中期的皇帝個個都是完人、聖人,也就是民國時期民間才有一些對同治、光緒帝的花邊舊聞,但也不足為史家取信。
編修《清史稿》的趙爾巽等人,大部分都是滿清遺民,對滿清有著濃厚的忠君思想,在滿清嚴酷的思想專制下,滿腦子的復辟想法,所採用的修史材料又全都是來自清朝政府的官修材料,那麼清朝歷代皇帝自然都是勤政愛民的好皇帝了。
當然了,《明史》是滿清統治者主持編修的,滿清統治者是完全有能力抹黑明朝以證明自己取代明朝的合法性的。
負責修《明史》的編修班子心領神會,卯足了勁往這方面寫。
不過,出乎清朝統治者的意料,《明史》初稿把明朝皇帝醜化得不堪入目,竟然讓人噁心得讀不下去。
《清聖祖實錄》卷一五四記:康熙三十一年(一六九二年)正月,康熙皇帝讀了《明史》編修班子呈上的帝王本紀和列傳若干卷,非常不滿意,於二十七日諭曉負責纂修的大學士,說:「你們纂修的樣本, 朕詳細批閱過了,裡面對洪武、宣德的非議太多了!朕覺得,洪武是一代開基雄主,功德隆盛;宣德乃是守成賢君,雖治國的業績和施政方針不同,但他們都是勵精著於一時,功業垂諸後世,已經盡到了明君該負的責任。朕也是一代之主,銳意圖治,早晚不敢稍有懈怠,總理萬機。如果要專門搜索前代賢君的毛病和不足,對他們評頭論足,議論是非,朕不但沒有這樣的資格,也沒有這樣的才能,更沒有這樣的想法。朕常常自我反省、自我檢討,對於古代的明君、聖君,朕若不能超越,又豈敢輕抒議論?如果要表稱讚揚洪武、宣德,寫一篇宏文讚語,朕還可以指示詞臣,飾以華美的詞藻;如果要深入苛求不實之論,則不是朕所忍心所為的。本來嘛,大明帝業之開創,文武諸臣各著勳績,但列傳之中卻處處顯示出文臣的貢獻遠大於武臣,明顯是議論失平,難為信史。所以說,纂修史書,雖然是你們史官的職責,但《明史》既是在朕當政時撰寫成,一旦有地方沒協調好,後人就會歸咎於朕了。」
兩天之後,即二十七日,康熙又語重心長地對編修班子的成員說:「著史之道,務必要秉公持平,不能持有私心而作偏頗之論。」
康熙還特別提到:「《正德實錄》上面記載說,正德在午朝罷朝後,在御道收到了一卷匿名文簿, 於是傳旨查問,百官全部跪倒在丹墀兩旁,因為天氣炎熱,竟然有好幾個人中暑暴斃,還有多人病倒。這件事,太可疑了。想想看,打仗時,將士們都穿戴著厚重的盔甲,在烈日之下作戰,只聽說過有戰死沙場的,沒聽說過是在戰場上中暑暴斃的。怎麼可能在朝堂之上中暑死亡這麼多人!人們說的『盡信書不如無書』,說的就是這個了。」
對於明朝的滅亡,康熙的見解是:「崇禎誅鋤閹黨,是一大善政,但要說明朝之亡,亡於太監,朕殊不以為然。明末朋黨紛爭,朝廷大臣置封疆、社稷於度外,只以門戶勝負為念,有識之士都知道這是明亡的主要原因,要把明亡的責任全部推到太監身上,絕對是胡說八道。」
《清聖祖實錄》卷二七五還載,康熙五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康熙還對修史的官員說了一番意味深長的話:「明朝有些帝王年紀很輕就死了,史論一概是說他們生活不檢點、耽於酒色,身體垮了,早早死了。這些,全是書生之見,好為譏評。這些早死的明朝皇帝中,即使是全盡完美之君,你們還要雞蛋裡挑骨頭,硬加指責他們是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朕為他們辯白一下吧。天下事情紛繁複雜,做君主的勞心勞力,實是不勝勞憊,身體才垮掉的啊。」
說到動情處,康熙不禁嘆道:「朕已老矣,在位久矣,不知道後人會怎麼樣議論朕?而且以目前之事,不得不痛哭流涕,朕雖然預先寫有隨筆日記,仍然擔憂天下不知朕之苦衷也。」
從康熙這些言論中,我們不難看出,著力抹黑明朝皇帝的,倒不是清朝的統治者,而是那些生活在明朝年間的無聊文人和纂修《明史》的清朝史官。

【朱元璋真的有「火燒慶功樓」與「賜蒸公鵝毒殺徐達」嗎? 】
朱元璋出身貧寒,沒有門蔭可依,沒有背景可靠,卻以布衣取天下,誠為古代開基業帝王中最難者。而其親手創立的許多重要的制度的影響後世長達五六百年,可謂目光獨到、施政老練,連一向眼高過頂的清朝康熙大帝也不得不對這位勝國太祖說出了「治隆唐宋」之類的讚語。
可是,因為朱元璋力糾元朝之弊,大力反貪反腐,差不多得罪遍了整個文官士人階層,個人形象慘遭抹黑,「朱元璋」三個字也成為了蠻橫兇殘、且充滿了神經質的暴君的代名詞。
朱元璋的兇殘事件中,最出名的就是「火燒慶功樓」。
「火燒慶功樓」的故事流傳很廣,散見於《大明英烈》、《明英烈傳》等書,晉劇中也有《火燒慶功樓》的劇目。
故事講的是:朱元璋起兵推翻元朝,得了天下。為了坐穩龍椅,他準備清除掉那幫一起打天下的兄弟,為此,他建造了一座慶功樓,計畫在慶功當晚將功臣連人帶樓一把火燒盡。
軍師劉伯溫神機妙算,窺破了朱元璋的毒計,提前告老還鄉。
大將軍徐達相送十里,依依惜別。
劉伯溫不忍徐達喪生,好心提醒:功臣樓慶宴之日,務必緊隨皇上,寸步不離。
開慶功宴當晚,徐達依言緊緊跟著朱元璋。
由此,在滿樓功臣全部葬身火海時,徐達暫時保住了一命。
然而,受此一嚇,徐達驚嚇成疾,得了背疽(後背長了一個大瘡)。
得了背疽的人是忌口公鵝肉的。朱元璋卻偏偏賜了一隻清蒸公鵝給徐達。
徐達知道這是皇上賜死,只好含淚吃了公鵝。沒有多久,毒發身亡。
這個故事編造得活靈活現,像真的一樣,老百姓非常喜歡聽,聽了也都深信不疑。
但這個故事假得實在不能再假。
明朝開國大臣除了劉伯溫和徐達外,主要還有常遇春、李擅長、李文忠、鄧愈、朱文正、湯和、朱亮祖、胡大海、周德興、廖永忠、傅有德、馮國用、馮勝、沐英、藍玉等等。這些人和劉伯溫、徐達一樣, 辭世過程也歷歷見諸於史書,沒有一個是被燒死的!
「火燒慶功樓」很假,只能騙騙菜市場買菜的大嬸大媽。但徐達吃「蒸公鵝」毒發身亡事卻有相當大的迷惑性,不少史學專家也著了道,遭了騙。
比如說,大史學家吳晗就煞有介事地把徐達吃「蒸公鵝」毒發情節寫進了他的得意之作《朱元璋傳》中。
吳晗之所以被騙,是因為該事件在史料中還是有跡可尋的。
《明史‧徐達傳》就載有「(徐)達在北平病背疽」、「明年二月,病篤,遂卒」的記錄。而出現在明代中葉的《翦勝野聞》也有談到朱元璋在徐達患病期間曾有「賜食」行為,不過沒交代所賜的食物是蒸鵝。蒸鵝是清代趙翼在《廿二史劄記》中加進去的。趙翼原意是想講一個「傳聞無稽之談」,說到了朱元璋「賜以蒸鵝,疽最忌鵝」。
此說富於戲劇性,一經現世,便大行其道,深植民心。
曾有醫學人員出來闢謠:說背疽是背部出現了急性化膿性感染,與吃鵝肉與否沒有半毛錢關係。這則故事是假的。
史學專家也出來闢謠:說《明實錄》和《明史》都沒有「賜蒸鵝毒死徐達」的記錄,而且,即使朱元璋真要毒死徐達,宮中應該不乏上好毒藥,何必用人人均知的「疽最忌鵝」的鵝來實施如此無恥之毒計, 而授天下人口柄?
功臣之中,朱元璋對徐達賞賜最厚。徐達三個女兒,長女為朱棣的皇后,次代王妃,次安王妃。長子輝祖封魏國公、襲爵,幼子增壽後來也被追封定國公。一門二公,徐家榮盛一時。
徐達死,朱元璋停止上朝,備極哀榮,追封徐為中山王,諡武寧,賜葬鍾山之陰,配享太廟、功臣廟,位皆第一,親自撰寫長達兩千餘字「御制神道碑文」。
而且,神道碑通高八‧九五米,不僅是明朝功臣墓碑中最大的一塊,而比位於鍾山南麓、明孝陵重要組成部分的「大明孝陵神功聖德碑」還要高出十七釐米(「大明孝陵神功聖德碑」高八‧七八米,碑為朱棣所立,碑文為朱棣親自撰寫)。
本來,按明朝制度,功臣歿後封王者,陵前神道碑身高九尺(三米),廣三尺六寸。徐達神道碑的規格,不僅遠遠超過了這一標準,而且比朱元璋的還高,這已足以證明徐達在朱元璋、以至朱元璋兒子朱棣心目中地位的重要。
朱元璋毒害徐達之說,實難成立。
吳晗的《朱元璋傳》採用了「賜蒸公鵝毒殺徐達」的說法,只說明這這位著名的明史學家帶有明顯的偏見,又或者是治史的工夫下得不夠深。
話說回來,吳晗在《朱元璋傳》中把野史、傳聞當作史實來寫,可不是只有一處兩處。
其在《朱元璋傳》開篇第一章第一節寫朱元璋偷牛事便來自野史。
書中是這樣寫的:

小時候朱元璋經常替田主放牛看羊,愛玩愛鬧會出主意,也是公認的孩子王。有一天,忽然餓了,但天早又不敢回家,怕田主罵。同是看牛的小夥伴也是朱元璋日後衝鋒陷陣的大將周德興湯和徐達等許多孩子也都嘴饞起來,你一言我一語說得肚子咕嚕得越凶。這個說有一碗白米飯吃才好呢, 那個又提出真想吃一頓肉,一個又說肉是財主吃的,不知是什麼滋味。說得人人心慌,個個嘴饞。猛然間,只聽元璋大叫一聲:「有了!」大家齊聲發問:「什麼?」朱元璋笑說:現放著肉不吃,真是呆鳥!隨後牽過一隻花白小牛,用放牛繩捆住前後腿。周德興看了,抄起一把砍柴斧不管三七二十一,當頭就是一斧。徐達湯和趕緊幫忙剝皮割肉,別的孩子則揀些爛柴樹葉子就地生起火來。一面烤一面吃,個個眉飛色舞興高采烈。不一會兒就只剩下一張皮一堆骨頭一條尾巴。這時太陽已經落山,山腳下的寨子裡,炊煙嫋嫋在半空中,該是回家的時候了。大家這才猛然省悟:肉是吃了,饞是解了,卻怎麼向主人交代!一時面面相覷,想不起主意擔不起罪過,正在著急,互相埋怨,膽小些的甚至「哇」地哭出聲來。元璋一想:主意是自己出的,禍是自己闖的,責任也該自己擔當起來。於是一拍胸脯,吩咐夥伴們把小牛的皮骨埋了,把小牛尾巴插在山上石頭縫裡,說是小牛鑽進山洞去了只留下尾巴,拉了半天拉不出來。孩子們聽了覺得主意不錯拍手叫好。

這段文字,把朱元璋、徐達等人寫得很不堪,首先是嘴饞,想了很久,才想到殺牛。但也只是僅僅想到殺牛而已,殺了牛會引致什麼後果,沒想到。直到填飽了肚子,才猛然省悟「肉是吃了,饞是解了,卻怎麼向主人交代」,這種智商,敢情殺牛之前壓根就沒有半點要承擔殺牛責任的意識!而朱元璋想出來插牛尾巴入石頭縫的主意又明顯是一個極餿的餿主意,孩子們居然拍手叫好。這則故事的可信度基本接近於零。
當然,這個故事並非吳晗原創,其最早見載於明人王文祿的《龍興慈記》,原文只有短短兩行字,也沒寫一起煮牛肉的群兒是誰,可吳晗卻指定是徐達、湯和、周德興。
其實,就在朱元璋親自為徐達撰寫的「御制神道碑文」上已交代得清清楚楚,他初次見到徐達是「歲癸巳,朕集義旅,王來麾下」,則那時的徐達已經二十二歲了。
王文祿的《龍興慈記》是一部什麼書呢?
王文祿在自序裡也說了:外公活了八十多歲,知道很多本朝初年事蹟和掌故,告訴了媽媽;媽媽又把這些事蹟和掌故告訴了我;我現在快五十了,也忘得七七八八了,還是把記得的用筆寫下來吧。
書名《龍興慈記》的意思就是「聽媽媽講太祖爺開業創基的故事」。
這種書,光聽書名,就知其可信度極低。
而且,書中內容,除了上面提到的朱元璋和小夥伴玩上朝的遊戲及偷殺地主家牛犢的故事外,還有:朱元璋的爺爺葬中了風水寶地,所以朱元璋後來做了天子;朱元璋出生時的種種祥瑞:朱元璋做沙彌的時候發配廟中伽藍神;劉伯溫被高人魂魄附體等等。
有趣的是,該書還寫了一個「朱元璋殺常遇春老婆」的故事。
故事說:朱元璋可憐常遇春久婚無子,不忍心看著他絕後,就賜了兩名宮女給他。但常遇春是個「妻管嚴」,對這兩個宮女碰都不敢碰一下。一日,常遇春早起,一個宮女端了一盆水來伺候洗漱。常遇春有賊心沒賊膽,只是幽幽誇了句:你的手好白!等下朝回來,老婆鄭重其事地送給他一個紅盒子。常遇春開盒一看,裡面裝的竟然一隻鮮血淋淋的斷手!常遇春驚悸不已。次日上朝,神色恍惚、舉止失措。朱元璋細加盤問,得之了實情,捧腹大笑。改天,朱元璋召常遇春入宮喝酒,暗中卻派宮中力士把常遇春的老婆肢解了,說是:「悍婦之肉」。常遇春再度受到驚嚇,從此得了癲癇。
事實上,常遇春是因病死於北伐途中,一生都沒患過癲癇。
也幸虧吳晗沒在《朱元璋傳》中加入這些佐料,否則,《朱元璋傳》就成了一部超級「神作」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