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得主胡杰全新系列作品。--《密室吊死詭:靈異校園推理》

2017/7/13  
  
本站分類:創作

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得主胡杰全新系列作品。--《密室吊死詭:靈異校園推理》

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得主胡杰.突破極限新系列展開!
華文推理界首創.校園學子最期待的恐怖X推理新型態小說!

外貌俏麗、正義感強烈的大二女生程伊玲,她的好友游慧妤,與同年級的古瑄慈、高年級的學姐范苡薰兩位外系女室友合租在學校附近的13號4樓公寓同室三房裡。其中,古瑄慈住的房間曾有知名的鬧鬼傳聞:三十年前住過的女學生戴秀真大著肚子在房內上吊後,陸續入住的女學生不時目睹駭人的紅衣女吊死鬼……包括今日的古瑄慈。
某夜,古瑄慈果真按照噩夢中吊死鬼對她下的詛咒,被吊死在上鎖的房門內。當時公寓中只有來作客的程伊玲與范苡薰兩人在客廳可相互作證。警方從現場環境條件的物理證據推斷,兇手不可能是活人……
不久,曾與古瑄慈祕密交往的已婚中年男子蔣俊生,也在相同的環境條件下吊死於那間房,現場留有他懺悔犯罪的遺書。真相是否已經解答?悲劇是否已然落幕?在程伊玲的調查探索之下,發現這間公寓三十年來持續發生未婚懷孕女大生的上吊事件,她能夠找尋到一切人倫慘劇的根源、終結冤魂的作祟嗎?最重要的,究竟「它」是「人」還是「鬼」……?

渾身發寒的閱讀體驗、膽大妄為的密室詭計,「靈異校園推理」第一彈驚悚上市.帶給你膽量與智性的雙重考驗!

立即訂購《密室吊死詭:靈異校園推理》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教室
1
「我現在住的房子,是一間鬼屋。」
程伊玲的視線只在游慧妤臉上停了半秒鐘,只停了半秒鐘,就「噗哧」笑出聲來。
「屁啦。」
一聽見程伊玲透過娃娃音蹦出不雅字眼,游慧妤就面紅耳赤。
「拜託,我騙妳幹麼?」
游慧妤愈是正經八百,程伊玲就笑得愈放肆。再加上其他同學的音量一波強過一波,教室裏頭人聲鼎沸。
幾分鐘前,大家坐著滑了一上午的手機,肚子都餓了,爭相討論午餐要吃些什麼。
有同學說要吃排骨飯,也有同學說要吃牛肉麵;有同學說要吃簡餐,也有同學說要吃水餃……
人多嘴雜,完全沒把臺上的三角眼教授放在眼裏。三角眼教授不斷拉高分貝,要求台下稍安勿躁,但無濟於事。
最後,除了教授自己,整間教室裏沒有半個人在聽他講課。
有同學說要吃小火鍋,也有同學說要吃潛艇堡。說著說者,大家都快流下口水了。
游慧妤在這種節骨眼上冒出來攪局。她特地繞到程伊玲的座位後方,附耳說道:「程伊玲,我要告訴妳一個秘密。」
「說!我這人最喜歡聽秘密了。」
程伊玲精神抖擻起來。游慧妤扶正眼鏡鏡框後,說:「這是我昨天才知道的。昨天,上午,不對,下午才知道的,有人好心跟我講的。」
「嗯,怎樣呢?」
程伊玲坐直上半身,洗耳恭聽。
「是一個很可怕、很可怕的秘密。」
「嗯嗯嗯……」
「都怪我消息太不靈通。要是能早一點知道的話,我就可以……」
「喔!別賣關子啦,快說吧!」
「好啦,我說。」游慧妤被程伊玲兇得畏首畏尾:「這個秘密就是……」
「快說快說!」
「我現在住的房子,是一間鬼屋。」

2
「屁啦。」
「拜託,我騙妳幹麼?」
一陣訕笑後,程伊玲揉揉眼角,挺起灰色連帽T恤下的胸膛。
「別傻了。」她對蹲在她座位後方的游慧妤猛搖手掌:「本姑娘是不會上當的!」
「幹麼這樣啊?」
「什麼鬼屋?我不信。」
「我是說真的!」
「喂,妳現在住的地方我又不是沒去過!」程伊玲鼓起她厚實的香腸嘴:「那裏怎麼看,也不至於到鬼屋的地步吧?」
她的強勢,迫使游慧妤愈蹲愈低。
「可是,妳只有在樓下晃晃而已,又沒有進去過,怎麼知道那不是鬼屋呢?」
游慧妤此話一出,倒讓程伊玲呆了呆。

的確。兩個月前的開學第一週,游慧妤邀請程伊玲去新居參觀時,程伊玲只有在樓下晃晃而已,並沒有進到屋子裏去。
因為,一彎進兩側停滿汽車與機車的狹窄死巷,走近那老朽的公寓外牆,程伊玲就翻起白眼,十足興趣缺缺。
「好可惜。本來,我們還可以在這裏重續舊緣的……」
一旁的游慧妤望向公寓外牆,幽幽地說。
這喚起了大學一年級時兩人在校內宿舍同居一室的美好回憶。對程伊玲而言,體型袖珍的游慧妤個性低調,做人既不張揚,遇事也沒什麼主見,正好與性子急、自我意識強而情緒又陰晴不定的自己互補,是絕佳的室友人選。
那一年裏兩人相安無事,從未因意見不合而拌過嘴、吵過架。
但校規明定,校內宿舍僅限大一新生入住。同時,程伊玲又基於私人因素決定搬回家住。
所以升上二年級後,這對好室友不得不分道揚鑣。儘管捨不得,兩人幸好還是同班同學,彼此見面的機會還是很多。
程伊玲心想,如果她們還能繼續當室友,當然不賴;可如果是要在這棟老公寓裏繼續當室友,她就要考慮考慮了。
起碼也挑個時尚一點的學生套房嘛!游慧妤也真是的。
「那是因為,這裏的房租很便宜啊。」
游慧妤辯解道。程伊玲反唇相譏:
「是能便宜到哪裏去啊?」
「我已經上網查過學校附近所有的空房,也問過不少人了。這裏我敢說,是最最便宜的。」
「是嗎?」
老家在南投市區開小吃店的游慧妤手頭並不寬裕。私立大學每學期的學費,以及臺北昂貴的生活開銷,教會她能省則省。
這一點,程伊玲也不是不能體諒。
「好吧,妳住得高興就好。」
說完她轉身跨步,準備離開,左手腕不意被游慧妤一把拉住。
「喂!妳不進去看看嗎?」
「進去啊?下次吧。」
這自然是推託之辭。游慧妤歪著嘴角苦笑:「幹麼這樣啊?」
「我們還有重要任務在身咧。」
「重要任務?」
「我們要趕去五分埔掃街啊。妳忘啦?」
容易失憶,也是游慧妤的罩門之一。她蠶豆般的小眼目光一亮:「啊。對喔,我都忘了。」
「全臺北最物美價廉的衣服,都在那邊等我們唷。」
「真的是!」
「走吧走吧,沒時間了。」
「沒時間了……」

「幹!都十一點五十五了,還不下課!」
後排的男同學這一暴喝,程伊玲才在亂哄哄的教室裏回過神來。
更有些男同學忍無可忍,拿起包包,就這麼大喇喇地行經三角眼教授的面前,從教室落跑。
教授不為所動,繼續氣定神閒地偏離講題,向台下炫耀他的寶貝獨生子一路在美國出生、求學與謀職的豐功偉業。
並且雞婆地在白板上精算出他培植獨生子的成本與效益……
程伊玲嘆了口氣,幫蹲著的游慧妤身上的格紋襯衫翻好衣領,說:「所以,鬼屋的事,妳不是在唬我的囉?」
「好好地我幹麼唬妳啊?」
「那妳是怎麼知道的呢?」
「我剛剛說啦。昨天上午,不對,下午,有人好心跟我講的。」
「那人是誰?」
「賣蚵仔麵線的老闆。不,正確地說應該是老闆的兒子。那間蚵仔麵線店,就在我住的房子的斜對面樓下。」
「那間店開很久了嗎?」
「……也許是吧,我也不知道。」游慧妤抓抓髮根。
「麵線店老闆的兒子跟妳講,說妳住的房子是鬼屋?」
「對。」
「那妳自己有見過鬼嗎?」
「我?」
「妳有在妳住的房子裏頭親眼見過鬼,或是親身經歷過什麼靈異事件嗎?」
「這個……倒沒有。」
「沒有就好啊!」
「可是……」游慧妤吞吞吐吐:「老闆的兒子掛保證說,千真萬確,我住的房子是鬼屋。」
「哎唷,妳幹麼自己嚇自己啊?」
「不是我自己嚇自己。他有說,在那裏的鬼,是一個吊死鬼。」游慧妤的聲音細如蚊蠅。
「吊死鬼?」
「聽到這三個關鍵字,妳不覺得有點耳熟嗎?」
「耳熟?有嗎?」程伊玲眨動長睫毛,嘟起香腸嘴搜尋記憶:「我沒有印象咧。」
「完蛋,妳被我的失憶症給傳染了。」
「一定是!」
「妳還記得彭威愷學長吧?」
瞬間,程伊玲面色一沉:「妳沒事提他的名字幹麼?」
「別氣嘛。」游慧妤安撫程伊玲道:「妳忘了嗎?那個﹃本校學姊的吊死鬼詛咒﹄,不就是他告訴我們的嗎?」
因為在臉書上封鎖了彭威愷這個人,所以一併把他曾轉述過的吊死鬼詛咒,也暫時塵封在自己的記憶深處了。
多虧游慧妤提醒,程伊玲這才想了起來。
妳們倆把耳朵豎起來,聽好囉。
如果妳們住在學校附近的話,可要當心啦。因為,夜裏睡到一半的時候,會有穿紅色衣服的吊死鬼身影飄浮在妳們的頭上。
長髮覆面的吊死鬼會一邊飄浮著,一邊嘴裏不斷碎念,對妳們施下可怕的詛咒喔,呵呵呵。
那可怕的詛咒就是……
兩人對望了十秒之久。其間,游慧妤噤若寒蟬;程伊玲也沉默不語。
要不是十秒過後下課鐘聲終於在教室外的長廊響起,她們可能還會這樣僵持下去。
「那麼,我們今天就上到這裏。下禮拜我還會點名,請同學準時出席……」
三角眼教授話還沒講完,台下的學生就已紛紛站起來,一面收拾東西、一面喧鬧不已。
混亂中,程伊玲將她不算大的雙眼瞇得更細,伸了個懶腰,以掩飾內心的不安。
這回,換她對游慧妤附耳道:
「妳該不會認為,那位學姊當年上吊的地方,好死不死地,就在妳現在住的房子裏吧?」
游慧妤慘白著一張臉,點頭如搗蒜。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