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川華文輕小說大賞銀賞作家Killer,久違青春新刊暑期爆笑甜蜜獻映!--《完全省錢戀愛手冊》

2017/6/13  
  
本站分類:創作

角川華文輕小說大賞銀賞作家Killer,久違青春新刊暑期爆笑甜蜜獻映!--《完全省錢戀愛手冊》

完全省錢秘訣二:永遠不要放棄免費的贈品!
秘訣六:為了免費的食物,必須要有上刀山下油鍋的覺悟!

  我愛存錢,存款數字就是我的人生!每天晚上我都會把存摺拿出來,深情款款地看著上面的餘額,每個數字似乎都變成了粉紅色的小花,一閃一閃地對我微笑,真是百看不膩~每晚把存摺墊在枕頭下睡覺,我的每個夢都超級浪漫~
  某一天在公司大樓躲避同事的紅色炸彈攻勢時(誰要包紅包啊!),意外撞見了英俊瀟灑的天菜阿海──只有鉅額鈔票能夠帶給我同樣的心動感!不,他有超越十個五百萬的魅力!幸運的是,阿海也對我一見鍾情,我們很快成為了男女朋友。
  怎也沒想到──浪漫又專情、溫柔又體貼的阿海,竟然因為家庭破碎的因素而「跟錢有仇」,只要手上有錢,就非全部灑出去不可!光是看到他誇張的揮霍方式就讓我心臟病上身,他根本是全宇宙跟我最合不來的男人!偏偏愛情教我喪失了理智,只好表面上假裝跟他「志同道合」地一塊花錢,回家再努力開發各種瘋狂省錢+打工絕招把存摺數字補回來……洗大體也要硬著頭皮去!
而我的死對頭,拜金女Elle也看上了阿海,無所不用其極地扯我後腿、破壞我們的感情。我該選擇天菜還是存摺?該捍衛的是愛情還是錢包呢?


前輩翻了個大白眼,指著檯子上的大體說:「妳看看這個客戶,他本來是個大老闆,隨便一條領帶就要上萬,現在還不是光溜溜地躺在檯子上?妳進來這幾天,難道沒有一點領悟嗎?」
「有啊。我領悟到人要先存夠錢才能死,葬儀社的費用真的好貴哦。」
她的臉開始抽搐,好奇怪,跟我說話的人常有這個毛病。
「反正妳給我記好,像妳這樣只顧省錢不尊重往生者,總有一天會遭報應的!」
「妳不是說往生者不在乎這些東西嗎?」
看到她的表情,我決定今晚千萬不能再開口,否則就會換我躺在冰櫃的檯子上。


「看似幽默淺顯的筆風,像雪一樣慢慢堆積、落下,直到精心設計的橋段引發雪崩般的強烈共鳴--才發現任何情緒都逃不出作者的掌控。--浪漫甜心教主凝微

立即訂購《完全省錢戀愛手冊》

 

內容試閱

前言:在學校裏裏,要怎麼證明自己是個優秀的學生?靠成績單上的數字。出社會後要怎麼證明自己是個優秀的人?當然是靠存摺上的數字嘍。

秘訣一:每天詳細紀錄自己的花費和存款,還要計算距離目標多少錢,來激勵自己。

車費:40元,午餐:炸醬麵25元〈麵好少,騙錢!〉;晚餐的青菜一把和豬肉半斤,合計85元〈殺了半天才讓菜販減5元〉;不小心掉到水溝裏裏被沖走:2元〈幹!〉今日總支出:152元,收入:一天一千元的薪水,存款結餘:1235.83元……等等,怎麼會有.83?哦,不小心按到小數點。結餘123,583元,離目標還有4,876,417元。
我很清楚,目標設五百萬實在太小兒科,這年頭五百萬買間小套房就沒了,搞不好還會買到兇宅。不過我喜歡腳踏實地,與其誇下海口「我要賺幾百億!」卻光說不練,還不如先設個有可能達到的目標,然後卯起來賺錢。存到五百萬以後,還是可以朝第二個、第三個五百萬邁進,這才叫做積極又燦爛的人生。
不過現在連達到第一個五百萬都有困難了。昨天科長宣布,因為經濟不景氣,公司的盈餘連著四個月下滑,為了減少開支,從下個月開始停止付加班費。他還語重心長地說:「同仁們,時機歹歹,大家要共體時艱啊!」
艱個頭啦,要不是為了一個月四十八小時的加班費,我犯得著把辦公室其他人的工作都攬過來做,讓她們整天閒著聊天納涼嗎?看來我也只好學她們,五點半一到馬上消失了。
真討厭,提早回家,開燈的時間就會變長,電費又要增加了。
但是能怎麼辦呢?總不能辭職不幹。開玩笑,失業率6%耶!
年初一的時候,我一大早就出門散心,免得親戚帶小孩上門討紅包。上了公車,我很客氣地跟司機寒暄,「過年還要開車,真辛苦啊。」
猜他怎麼回答?「不會啊,我比較幸福,還有工作可以作。」
這……是有沒有這麼辛酸啊!
所以啊,唯今之計就是要抱緊飯碗,待遇再不合理都要忍。離目標更遙遠也沒關係,我還年輕,總有一天會存到。
每天晚上我都會把存摺拿出來,深情款款地看著上面的結餘金額,每個數字似乎都變成了粉紅色的小花,一閃一閃地對我微笑,真是百看不膩。由於把存摺墊在枕頭下睡覺,我的每個夢都超級浪漫。
從今天起,我要每天把我領悟出來的節約秘訣一條條記下來,等我存滿五百萬,就可以把這些妙方拿來出書,為所有和我一樣努力儲蓄的人打氣,順便再賺一筆。
我用來記錄的筆記本是三十二開大小,封面底色是螢光粉紅色,印著一個男人的照片,他穿著燕尾服〈乾洗費一定很貴〉,襯衫的前襟完全敞開露出六塊肌。看不清楚他的臉長怎樣,因為四個螢光綠的大字「夜戀天堂」遮住了他的臉,旁邊還有一行小字:「夜晚的帝王帶妳上天堂,服務電話:xxxxxxxx」。
要讓我上天堂非常簡單,只要給我一大疊小朋友就夠了。
得到這本筆記本的經過非常曲折。由於樓上漏水,客廳的窗簾長了霉,毛茸茸地像地毯一樣,房東又擺爛不肯處理。沒辦法,要房租便宜就得忍受房子爛。我本想放著不管,但是佳莉嫌它噁心,一直吵著要換。
佳莉向來很聽我的話,但她這回非常堅持。要是她真的受不了搬走,我還得另外找室友,也吃不到她帶回來的免費麵包,損失更大。因此,我一打聽到便宜的窗簾店,就乖乖花了三十元車費,大老遠跑過去。
去了才發現,那家店的窗簾花色都很醜,而且可惡的店員還不肯給我打折。然後我忽然想到,幹嘛要買窗簾呢?老家的櫃子裏裏還堆著十幾條參加告別式拿回來的毛巾,拿來縫一縫當窗簾就好了嘛!可惡,要是我早點想到就不用白費車錢了。
等我走出窗簾店,天已經黑了,那邊的路又很複雜,我兩下就迷路了,只好在巷子裏裏亂走。
附近的氣氛很奇怪,一堆詭異的店,門外站著一堆詭異的人,女人的胸前一個比一個露,裙子一個比一個短〈是很省布沒錯啦〉,男人一個個賊笑著瞄我,還動不動攔在我面前。我只好緊抓著皮包——要是有人敢碰它,我一定會大開殺戒——快步往前走。
這時路旁有人遞了個東西給我,我接過來,看也不看就趕快低頭走開。
等我好不容易上了公車,想把拿到的東西丟掉,才發現是本筆記本,把裏裏面那些亂七八糟的照片彩頁撕掉,內頁還有三十幾頁的空白頁。
我真是後悔,早知道就該折回去跟那個人多拿幾本。

秘訣二〈以親身血淚經驗得來的〉:永遠不要放棄免費的贈品。

※※※

秘訣三:避免無謂的交際應酬。不‧擇‧手‧段。

車費:路上撿到的悠遊卡,0元;午餐:昨天晚上的剩飯帶便當,0元,晚餐預定:佳莉店裏裏賣剩的麵包:0元。結餘:123,583元〈這幾天都沒增加,真難過〉。
不過呢,只要沒有意外,我今天一毛錢都不用花,真是太好了啊!這種幸福的日子多來幾天吧!
坐我對面的Elle原本整個早上對著鏡子化妝,這時總算收起鏡子,問:「怎麼啦,可可小姐,什麼事笑得這麼開心?」
我收起笑容,非常自然地回答:「沒事,只是想起一個笑話。」
這個女人才沒那麼好心關心我開不開心,她根本就希望我越痛苦越好。
果然不錯,她的下一句是:「笑話?妳是指妳的髮型嗎?」
我笑靨如花,「差不多啦。我看到妳的頭皮屑撒在黑衣服上,好像下雪,好有氣質哦!」
她白我一眼,「這不是頭皮屑,是最新流行的刷白效果!」
「哦,用來幫最新的洗髮精打廣告嗎?」
Elle狠狠瞪我,哼了一聲,「SPP土包子!」
這我倒是沒什麼意見,SPP土包子又怎樣,反正我不會花幾千塊去買一件頭皮屑洋裝。
順道一提,Elle的真名叫林美惠,她死也不肯用這名字,堅持要別人叫她Elle,你喊她美惠她絕對裝聾。她說取這個英文名字,是因為「Elle」代表的是女性的魅力和優雅,最適合她;我看她是記不得超過三個不同字母的單字。
「哇,Elle,妳買新手表啊?好漂亮哦!」
工讀生小愛走過辦公桌旁,立刻抓著Elle手上那個閃閃發亮的東西大呼小叫,沒幾秒全辦公室的女人都圍過來了。
「厚,Dior的經典logo表耶。」
「我在店裏裏看過,要十幾萬,高檔的哩。」
Elle很謙虛地說:「沒有啦,老闆跟我很熟,打折算我八萬而已。」
「哇,真划算。」
笑死人,八萬塊買一支表?這樣她的時間就會比較多嗎?我這支路邊攤買的唐老鴨表,雖然花了三百多塊很心痛,整整用了五年,這才叫划算!不過當時實在應該再多殺一點價的。
Elle討厭我的最大理由,就是我從來不會像其他人一樣,邊流口水邊聽她炫耀身上的奢侈品。不但如此,我還常常把不屑寫在臉上,她一定覺得很礙眼。沒辦法,實在控制不住。
我一定又露出了讓她不爽的表情,她很快地把矛頭指向我。
「哎呀,妳們不要這樣誇我啦,我花這麼多錢有什麼好,像可可這樣勤儉持家的女生才值得佩服呢。可可,妳這件花上衣是去哪邊撿來的?樣式好特別,好像丐幫背的布袋哦。」
說到這件上衣我就來勁了。
「這件啊?是我自己做的呀。我上禮拜回家去拿毛巾縫窗簾,剛好我媽的床單破了要丟掉,我就跟她要來改一改做成T恤,剩下的還可以做好幾條抹布,很划算吧?」
全部的人盯著我瞧,活像我頭上長出兩支角。Elle一臉厭惡地說:「妳要不要去看醫生啊?這種丟臉的事還講得這麼高興!」
「為什麼丟臉?這是我發明的節約法耶,我以後還要申請專利的。」
Elle翻了個大白眼。沒能如願刺激到我,她顯得非常遺憾,卻還是再接再厲。
「對了,會計部的凱蒂要訂婚了,妳知道嗎?」
會計部的凱蒂?哦,就是那個跟她一掛的拜金女嘛。這兩個人每天進公司都一副大明星走紅地毯的架子,鼻孔朝天,頭抬得老高,生怕別人一擁而上跟她們要簽名,其實根本沒人要看她們。
原來凱蒂釣到凱子了,可喜可賀。
Elle看我搖頭,說:「她昨天來發帖子,妳不在。」
「沒差吧,我跟她又不熟,沒有理由發給我。」
她掩嘴輕笑,順便再秀一下閃得讓人頭痛的水晶指甲,。
「她本來也是這麼說,可是我跟她說,我們家可可小姐最熱情了,要是不能去祝福她,妳會很失望的。所以她今天會補一份帖子過來。」
什麼?
我差點打翻茶杯,「妳幹嘛牽拖我啊!」
她一臉無辜,「人家是為妳著想啊。妳總是一下班就回家,從來不跟同事一起出去玩,也不參加聯誼,我怕妳乾成魚干,才想讓妳多參加社交活動啊。」
謝謝妳的雞婆!我真想破口大罵。一旦收了帖子就得包紅包,如果不去吃喜酒就會白費紅包錢,去了又得花車資,還要準備衣服,荷包會開多大的洞啊?這女人真是太陰狠了!
不行,不可以慌亂,要冷靜,想辦法脫身要緊。
但是我還來不及想辦法,就聽到有人說:「凱蒂在外面耶,快要進來了。」
Elle露出得意的笑容,讓她剛上完口紅的嘴顯得更大。不過我沒空理她,用最快速度跳了起來,衝向門口。
一出辦公室就看到凱蒂,穿著一身紅滋滋的洋裝。
「嗨,可可,我正好要找妳……」
我假裝沒聽見〈裝聾也是節約的必備技能之一〉,視而不見地從她身邊跑過去。
「可可?喂,可可!」
背後喀喀的腳步聲,告訴我她追上來了。該死,她穿高跟鞋怎麼還跑這麼快?
我衝到電梯門口按下按鈕,誰知那他媽的死電梯卡在十三樓就是不下來。
電梯門上映出凱蒂越來越接近的倒影,我只好放棄電梯,轉身跑進樓梯間,幾乎是用跳的逃下樓。
樓梯間裏裏只有我一個人的腳步聲,看來凱蒂放棄了。我鬆了口氣,走到一樓大廳,坐在沙發上休息。真是累死我了。
問題來了,要是凱蒂直接把帖子往我桌上一放怎麼辦?
沒關係,到時我就神不知鬼不覺用一堆文件蓋住帖子,再藉著送公文的機會把帖子夾在文件裏裏帶出辦公室,丟進垃圾桶。這樣就不能證明我有收到帖子,既然沒收到,又怎麼能要求我包禮金呢?
我想像著在凱蒂訂婚第二天,我一臉無辜地對她說:「帖子?妳有發給我嗎?我沒看到耶。哎呀,搞不好是被雜物蓋住,清桌子的時候一起丟掉了。誰叫Elle老是把她的垃圾堆到我桌上來呢?不能去喝喜酒真可惜,不過我會在心裏裏祝福妳的!」
沒錯,就這麼辦,我真是太聰明啦!哈哈哈!
對了,待會記得用最大的音量告訴Elle,銀行打電話找她,她欠了三期卡費,再不還清就要停卡了。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一個紅色人影走了出來,我差點心臟麻痺。凱蒂居然搭我沒搭上的電梯來追我!一點運動家精神都沒有!
我跳起來,想趁她還沒看到我之前從走廊逃走。
「嘿,可可!妳在這裏裏呀?」
幹,被發現了!我這白痴,為什麼要走這邊,直接從大門跑出去不就好了嗎?
我只好繼續逃命,可是到底要跑到哪裏裏才能擺脫她?
這棟大樓裏裏,她絕對不會去的地方是……
眼前出現一道門,簡直就像天國照下來的拯救之光。沒錯,就是那裏裏!
我飛快衝進門裏裏,把門緊緊關上,背靠著門板,喘得像網子裏裏的魚。房間裏裏有四五個人,個個都瞪大眼睛看我。他們全是男人。
沒錯,這裏裏是男廁。男廁又怎麼樣?至少這裏裏面沒有萬惡的紅炸彈。
我小心地把門打開一條縫往外瞄,想看看凱蒂走了沒。縫太小看不清楚,但是門開太大又可能被抓到,真是麻煩。
有個男人熊熊在我背後出聲,嚇我一大跳。
「小姐,麻煩借過一下,我要出去。」
「哦,好。」我正要讓路給他,靈機一動又伸手抓住他,「先生,你頭探出去幫我看一下,有沒有一個燙米粉頭,穿全套紅洋裝的女人走過去?」
「呃,有,她過來了。現在走了。」
「真的?」
「真的,已經走遠了。」
太好了,警報解除!
不過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先生,我跟在你後面出去,你幫我擋住不要讓她看到。」
「呃……好。」
我緊貼在他背後走出男廁,心臟跳得快休克了。拜託拜託,千萬別又被她逮到,拜託,上帝阿拉佛祖觀世音土地公,你們千萬要保祐我啊!
話說回來,這個男人個子很高,背也很寬,躲在他背後應該很安全才對。
「放心,她真的走遠了。」聲音也很好聽。
我鬆了一大口氣,發現我的手正緊揪著人家背後的衣服,連忙放開。
「不好意思,真是謝謝你,幫我個大忙。」
他回頭對我一笑,「不用客氣。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在男廁裏裏遇到美女呢。」
我的媽呀,這男人長得實在有夠帥!又濃又黑的眉毛,眼睛深邃又溫柔,一笑起來好像連四周的空氣都會爆出火花。他長得有點像演蒙面俠那個人,叫什麼安東尼的。那次還是我抽獎抽到電影票,有生以來第一次進電影院看電影呢。
我盯著那張臉,心臟跳得好快,腦中一片空白,只覺得全身熱乎乎,輕飄飄的。奇怪,我向來只會對成堆的鈔票有這種反應啊,今天是怎麼了?莫非這個人身上藏著大筆鉅款,觸動了我的感應雷達嗎?
不對,應該說是他本身就散發著鉅款的味道。我指的不是鈔票的氣味,而且跟鈔票一樣,壓倒性的存在感和魅力。
看,那明亮有神的雙眼,充滿朝氣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個每天精神抖擻上班,快快樂樂賺錢的有為青年,就跟我一樣啊!
他看我半天不講話,向我伸手,「妳好,我叫阿海。」
「我我,我是可樂……不是,可可。」我跟他握手,只覺得雙腿發軟。
他的手好大,好溫暖,好舒服,就像剛拆封的新鈔一樣。
不行不行,不能只顧發呆,要展現我的禮貌和交際手腕。那個死Elle居然敢說我是魚干,干個頭啦!
「你也在這棟樓上班嗎?以前好像沒看過你。」
「哦,不是,我是來拜訪客戶的。」他遞給我一張名片,「我是汽車業務員,我們的展售場就在路口那邊,有空歡迎妳來坐。」
原來是汽車業務員,大概他常常經手客戶的訂金,跟鈔票非常熟悉,難怪會觸動我的雷達。我有時看到銀行員〈女〉會莫名地心跳加速,也是同樣的原因。
「好,我一定去,最近正好想買車。」買車?我在講什麼?難道是他身上的金錢氣質太強烈,讓我腦力下降了嗎?
他笑得更燦爛,那口牙齒真是漂亮,不知花了多少錢戴牙套。
「其實也不一定要買車,下次妳再被哪個紅衣服的女人追殺,記得打電話叫我來救妳。那,改天見嘍。」
我望著他離開,他還不時回頭對我微笑。直到走遠了,我還呆站在原地。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