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中國儒學哲思者,絕對必讀的經典作品。--《孟子的故事》

2017/6/13  
  
本站分類:創作

研究中國儒學哲思者,絕對必讀的經典作品。--《孟子的故事》

《孟子》為儒家最重要經典之一,與《論語》、《大學》、《中庸》合稱《四書》,於南宋時被列入《十三經》之一。《孟子》一書以語錄體的答問方式展開,主要透過駁論的論證方法,提出「仁政」、「王道」,主張「德治」。

  本書以東漢趙岐之分卷,將《史記》記載之《孟子》七篇,〈梁惠王〉、〈公孫丑〉、〈滕文公〉、〈離婁〉、〈萬章〉、〈告子〉、〈盡心〉等,各分上下,共十四卷。收錄原文,並重新校注、語譯、分析。作者以其獨到見解,並引述《論語》、《春秋繁露》、《詩經》、《莊子》、《淮南子》、語意學等,深入淺出、理明義盡地予以解說、重新詮釋。幫助讀者深入了解孟子思想、淵源、影響,實為一本值得一讀的國學入門書。

立即訂購《孟子的故事》

 

內容試閱

【梁惠王篇(上)】
[一]
  孟子見梁惠王❶。王曰:「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
  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❷』而已矣。」
  「王曰『何以利吾國』?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萬乘之國,弒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國,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為不多矣。苟為後義而先利,不奪不饜。
  「未有『仁』而遺其親者也;未有『義』而後其君者也。」
  王亦曰:『仁義』而已矣,何必曰『利』?」

{註釋}
❶周武王討伐殷商,統一天下。武王把他一個兒子封於畢,稱畢公高。以畢為姓。畢公高的裔孫之一畢萬,隨晉獻公伐滅了霍、耿、魏,獻公將畢萬封於魏,為晉國的大夫。晉國原有六位大夫:智、范、中行、韓、趙、魏。先是范氏和中行氏為四家所滅。四家中,智氏最強。智氏常欺侮其他三家,有併吞三家的野心。智氏乃連絡韓、魏,欲先滅趙。結果趙襄子反而說服了韓、魏,滅了智氏。三家又瓜分了智氏的地盤。三家日趨強大。晉烈公十九年,周威烈王封韓、趙、魏為諸侯。二十五年後,三家滅了晉,瓜分晉地。梁惠王便是畢萬的後代。 戰國時,諸侯互相攻伐兼併,周室衰微,無力過問。當時,兼併結果,只剩下齊、楚、燕、韓、趙、魏、秦。本來,只有周天子才能稱王。此時,七國的君主都僭稱王了。 梁惠王名子罃,其實是魏侯。僭稱王。魏建都大梁,故稱梁惠王。《史記•六國年表》:「魏惠王三十五年(西元前三三六年)孟子來。王問利國。」
❷孔子講「仁」,孟子講「仁義」。仁、積極作仁人應作之事。義、消極的限制自己不作與仁人不相合的事。子思作「中庸」。「中庸」中說:「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 孟子是子思的門人所教出來的,他相信人性都是善的,所以,「率性」而為便是道,也就是「仁」。但,萬一作過了頭呢?那就要「修」,要「節制」了。這節制就是「修」,「修道」就是「教」。也就是「義」。

{語譯}
  孟子到了魏的首府大梁,拜見魏惠王。
  惠王(早聽說過孟子是了不起的有道之士,便)脫口而出,問孟子:「你老人家旅行了上千里路來到敝國,將要帶給敝國什麼利益呢?」
孟子說:「大王何必開口便說利呢?只要有『仁』『義』便足夠了。
  「假如大王說『如何對我的國有利。』大夫說:『如何對我的家有利。』一般人民說:『如何對我個人有利。』上下都只求有利,那國家就危險了。
  「一個有一萬輛兵車的大國,弒害他的國君的,必須是具有一千輛兵車的家臣。一個有一千輛兵車的公卿,要想弒害他,必定要是擁有一百輛兵車的家臣。從一萬輛兵車中取得一千輛,從一千輛中擁有了一百輛,數目已經很大了。若是還把「義」拋在腦後,只想得到更多的利,不再爭奪,永遠也不會滿足呢?
  「一個人若懂得仁,知道仁,他絕不會遺棄他的父母或親人。一個人如果知道什麼是「義」,他也絕不會把國君放在第二位,置之不理!」
惠王聽了,覺得孟子的話很有道理。他說:「你老人家說得對,我們只要談仁義,不必提到利字。」

{分析}
  在《論語註疏》〈里仁篇〉中,朱熹說:「義者天理之所宜,利者人情之所欲。」二者看起來是互相衝突的,但我們認為,二者是相通的。孔子說:「見得思義。」得便是利。荀子說得很好, 他說:「義者,宜也。」在《荀子》第四篇〈榮辱〉中,他說:「先王制禮義,(旨在)使人…… 各得其宜。」也就是管子所說的:「義者、謂各處其宜也。」(《管子》〈心術〉)「見得思義」,也就是顯示孔子的「不反對人情之所欲。」而是要求合於義而取之。
  在《春秋繁露》中,董仲舒說:「天之生人也,使之生利與義。利以養其體,義以養其心。心不得義不能樂。體不得利不能安。義者、心之養也。利者,體之養也。體莫貴於心,顧養莫貴於義。義之養生人,大於利矣。」(第三十一篇)董仲舒明白義和利都存在、對人都重要。宋朝時候的李覯,著有《李直講文集》。他說得非常坦直:「利可言乎?曰:人非利不生,曷為不可言。欲可言乎?曰:欲者人之情,曷為不可言?言而不以禮,是貪與淫,罪矣。不貪不淫,而曰不可言,無乃賊人之生,反人之情。孟子謂『何必曰利』,激也。焉有仁義而不利者乎?」(卷二十九)武王誅滅紂王,義也。立即發粟、散財,利天下也。百姓取之,宜也。所以我們對利、義的看法是:義就是利。利是合於義的得。合於禮的得。今人競選總統、競選議員,若他們不能端出有「牛肉」的政見,也就是有利於人民的意見,誰會投他一票?
  只是:有人對於「義」「利」的看法有若干差異。茲舉一個實例:在南斐,外交官進口一般人民須付百之二三百關稅的豪華汽車,如法拉利,保時捷,兩年後賣出,不必補稅,可賺上萬、甚至兩三萬美元。完全合法。一位外交官在南斐一任作了十二年,他每兩年換一次車,而且都是法拉利、馬色拉地等級的車,著實賺了不少錢。但是不義。一位外交官好福特野馬跑車,他買了野馬。四年後離任,他才賣去。我們認為合法,也合乎義。
  這便是義、利的分別。


[三]
  梁惠王曰:「寡人之於國也,盡心焉耳矣!河內凶,則移其民於河東,移其粟於河內; 河東凶,亦然❶。察鄰國之政,無如寡人之用心者。鄰國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❷, 何也?」
  孟子對曰:「王好戰,請以戰喻:填然鼓之❸,兵刃既接,棄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後止,或五十步而後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則何如?」
  曰:「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
  曰:「王如知此,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
  「不違農時❹,穀不可勝食也;數罟不入洿池❺,魚鱉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 材木不可勝用也。穀與魚鱉不可勝食,材木不可勝用,是使民養生喪死無憾也。養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
  「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❻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饑矣;謹庠序❼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❽, 頒白者❾不負戴於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饑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野有餓莩❿而不知發。人死,則曰:『非我也,歲也。』是何異於刺人而殺之,曰:『非我也,兵也。』王無罪歲,斯天下之民至焉。」

{註釋}
❶河內凶,則移其民於河東,移其粟於河內;河東凶亦然―這是文學上有名的例句。古文之所以發達,原因在省字。「河東凶亦然」五個字,應該是說:「河東凶,則移其民於河內,移其粟於河東。」
❷鄰國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上句不用減少,而一體用加字,也是文章的一項突破。
❸填然―填,鼓聲。填然,鼓聲咚咚。
❹不違農時―農忙之時,不可把老百姓叫去築長城,造宮闕。我國古來以農立國,是以「毋違民時」是當政者必須遵守的原則。否則,農忙時勞力不足,穀物欠收,人民要餓肚子。引起饑荒,後果將十分嚴重。
❺數罟不入洿池―數罟、非常細密的網。大魚小魚,一入網中,全跑不掉。洿池,不與外面相通的池塘。細密的網用在封閉式的池塘中捕魚,大魚固然被捕了,小魚還沒來得及長大也被捕了,結果是:池塘中再也無魚可捕了!
❻彘―豬。
❼庠序―鄉學。殷朝稱序。周代稱庠。
❽孝悌―善事父母稱孝,善事兄長曰悌。孝悌。孝順父母,敬愛兄長。
❾頒白者―老人頭髮半黑半白者。頒亦作斑。兩字古時可通用。
❿餓莩―餓死者叫莩。野有餓莩而不知發:野外餓死的人很多,當政的人卻不知道開倉發糧賑災!

{語譯}
  梁惠王對孟子說:「我對於治國,非常盡心。河內收成不好,我把人民遷去河東,把粟米運到河內。若河東是凶年饑歲,我也比照辦理。(意即移民河內,輸粟河東。)看看鄰近國家,他們治國遠不如我的用心,他們的人民並不減少,我的人民又不增加,這是什麼道理?」
  孟子答道:「大王是喜歡研究用兵作戰的,我現在拿兩國交戰來作譬喻:戰鼓咚咚響了,兩邊人馬近身以刀、刃接戰了,一方的人馬打敗了,丟掉盔甲(減輕重量,可以跑得快些。),拖著兵刃敗逃,有的人逃了一百步才停止。有的人逃了五十步便停住了。跑五十步停止的人譏笑跑了一百步才停步的人(不夠勇敢),怎麼樣?」
  惠王說:「不可以。都逃跑啦,只是他們沒有跑一百步而已!」孟子說:「大王懂得這個道理,那就不能希望自己國家的人民會比鄰國多了。
「不在農忙的時候徵調民工,那農民生產的米是吃不完的。不用細密的網在池塘裡捕魚,魚鱉也是吃不盡的。大小斧頭按時序入山伐木,材木也是用不完的。米和魚鱉吃不盡,竹木用不盡,那麼人民生的時候不愁吃,死也沒有遺憾。如此一來,正是王道的開始。
「每家都分到五畝多的土地蓋房宅,四圍遍植桑樹(以供飼蠶),五十歲的人便可以穿綢緞的衣服了。雞、狗、小豬、母豬,由他們順時生長、配種,七十歲的老者就有肉可吃了。一百畝田,依時播種採收,數口的家庭,便可以夠吃了。而後謹慎的辦理鄉校的教育,延伸到教孝、教悌,頭髮花白的人便可在家中享福,不必負戴重物奔走於道路上了。七十歲的人可以穿絲綢吃獸肉,一般老百姓不至於挨凍受饑,國家還能不成為王道之國嗎?
  「狗、豬吃人食,而不自檢察。野外有很多餓死的人民,卻不知道開倉發放糧米賑濟。有人死了,卻說:『同我無關,要怪只能怪年歲不佳!』這就好譬用刀刺死人,卻說『人不是我殺的,是刀殺的。』大王不把罪惡推給凶年饑歲,那天下的人自然會來歸順大王了。」

{分析}
  一、 對於文學系學生而言,這是一篇絕妙佳作。「河內凶」一段,計十六字。下句「河東凶亦然」,便把上面十六個字的意思全包涵了!「不加多」,和「不加少」相對,對得十分美妙自然。若用「不減少」那就平淡無趣了。
  二、 以「五十步笑百步」,是多麼巧妙的譬喻!不但寫作文的人要學,辦外交、任公關的朋友更要學。
  三、 談到政治思想,各家―包括孔子―都是談理論。孟子的「不違民時」以下三段,卻是給予統治者正確的作法,言淺意深,人人能懂。實在了不起。前兩段是「仁」,最後一段是義。仁,是要積極推行德政。義,非所宜的行為一定要改過,要自律。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8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