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甜心教主凝微繼《薔薇鄰人》後第二部長篇純愛小說。--《思念未歸》

2017/5/22  
  
本站分類:創作

浪漫甜心教主凝微繼《薔薇鄰人》後第二部長篇純愛小說。--《思念未歸》

入圍尖端原創小說大賞,金石堂.博客來暢銷美少女作家
浪漫派甜心教主凝微──今年初夏獻給妳占據青春的動人想念
空靈系超人氣繪師哈尼正太郎特繪霧透卡「作戲」,夏日連袂獻映!
人氣網路作家東燁、戀愛遊戲「美男戰國」製作人Dennis動人推薦!

這些年來,他擅自帶走很多東西,
她無憂的笑容、他清晰的臉孔、他們共同的秘密。
可是,卻在同一片天空 把思念落了下來。

人們都說,她是高嶺之花。拒絕跟男生說話,甚至不承認在生命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哥哥。
是,她討厭男生。
是,她討厭男生,卻始終念著那個人。

「所以,妳喜歡他嗎?」
他太直接,讓未央一時不曉得該如何回答。
「別問我這個啦!」
「那他喜歡妳嗎?」
「這個問題不是一樣奇怪嗎?」
「喔,那……」他出其不意地靠近未央,「妳喜歡我嗎?」
她倉皇失措,江聿諾叛逆地說:「這也回答不出來嗎?那,換妳問我了。」
該問他什麼呢?
他融於燈光的笑顏,隱隱約約地凝出幾個字。答案,早已昭然若揭。
「你……」
你喜歡我嗎?

「會有那一天的。除了我,妳沒辦法再想著其他人。」
他說:「我正在等那一天。」

立即訂購《思念未歸》

 

內容試閱

Chapter 01 又見夏天

夏天到了。
閉上眼,她還能感受那年的溫度,和陽光曬過空氣的輕鳴。
那個人和她,都曾經好好地活過像那樣的夏天。
但是,她不常想起他。
這麼多年來,那個人的模樣,她也早就不是記得很清楚了。只是,在望見和過往相似的場景時,總是會被勾起一些零碎的記憶。
女孩睜開眼,濃密的眉睫無聲翹起。
她離開走廊,身姿輕盈地步下階梯。途中,很多人盯著她看,卻沒有一個敢上前搭話。
「我喜歡你!」
……似乎是個熟悉的聲音。
她愣一下,轉頭望向站在樓梯間的兩個人。
一個是她的好朋友,吳宛琪。
一個是系學會的公關長,江聿諾。
她沒看錯。現在的情況是,宛琪正在向暗戀已久的江聿諾告白。
「我知道。」
江聿諾眼中蕩漾的狡黠流光,讓他俊秀的外貌增添幾分桀敖不馴的氣息。他的唇角輕輕勾起,淺得不留痕跡,像在挑動對方忐忑的情緒。
「咦?」宛琪抬眼看他。
「妳表現得很明顯啊。」他的笑帶了幾分隨性,卻仍讓宛琪看得目不轉睛。
女孩靜靜地望著那兩人,對接下來的發展其實已經有了底。
「真、真的嗎?」宛琪慌亂地害羞起來,「那──」
「但是,」江聿諾的聲音變得深沉,像一陣淒冷的風,狠狠刮進宛琪心頭,「妳喜歡我什麼?」
宛琪被他的冷漠震懾,好一會兒才說:「你開朗,對所有人都很好。就連我這種不起眼的女生,你也願意跟我說話。」
瞅了她微胖的身材一眼,江聿諾思索幾秒,再度揚笑。
「除去開朗這一點,妳還會喜歡我?正因為對所有人都很好,這樣的我才顯得虛偽,不是嗎?妳喜歡我的表象,卻沒有真正了解我。這麼膚淺的喜歡,不如不要,我們都會比較輕鬆。」
他的拒絕之意,連天性單純的宛琪都聽得出來。她傷心地安靜下來,一秒、兩秒、三秒……
當夏日的風擾得女孩輕輕闔眼時,眼前的宛琪已經頭也不回地衝下階梯。她注視宛琪離去的方向,那位狠狠地拒絕別人的男孩一抬眼便看見了她。
他們對上視線。
江聿諾認出女孩的身分。應該說,這個學校沒有人不知道她。
空靈的眼神,彷彿什麼也不在乎。冰山美人,每一個人都是這麼說她的。
沒有注視對方太久,女孩輕快地離開。不一會兒,他也跟著離去,態度從容,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宛琪失戀了,晚上在宿舍抱著兩位好友大哭一場。個性直爽的京雅,還氣憤地罵了江聿諾好幾句髒話。
不小心撞見告白場面的女孩,什麼話也沒說,給了宛琪一個深深的擁抱。
「宛琪!妳不用理江聿諾那種人!」京雅還在罵,「我早就聽說他對告白的女生都很惡劣,才正想勸妳的,沒想到妳還是……」
「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他嘛!」宛琪邊哭邊說。
京雅沒轍,只好轉頭看女孩,「未央,妳也幫我說說她。」
「宛琪真的很喜歡他,說什麼都沒用吧!」
是、是沒錯啦……
京雅嘆氣。未央這傢伙,該說她性情冷嗎?但她平時明明很可愛,今天怎麼特別冷漠?
「未央、京雅……」宛琪又開始掉淚,「我真的好難過,但是又很喜歡他,怎麼辦?」
「唉,只能說妳沒救了。」京雅無奈地說。
深陷愛情的人,每一道傷痕都不會輕易痊癒。
隔天中午,未央拿錢包走近班上的學藝。一見來人是未央,他立刻對她揚起靦腆的笑。
「來繳書錢嗎?」是男人都會熱切地問她。
未央輕輕抬頭,將錢交給他之後,什麼話也沒說。
見對方一點也不搭理,學藝把熱情的笑容收回來。一旁的友人拍他的肩膀,嘲弄地說:
「別傻了,夏未央從來不跟男生說話。」
「我知道啦!」
所有人都知道。她很漂亮,氣質出眾,但是,她從來不跟異性說話。不驕傲,也不難相處,卻讓所有男性望之卻步,這就是夏未央。
回到座位,未央整理好背包,在京雅疑惑的注視下,開口解釋:
「京雅,我今天有事要去系辦,妳跟宛琪先回去吧。」
「咦?好吧!那要順便幫妳買午餐嗎?」
聽了,未央漾起甜美的笑,「不用了,謝謝。」
京雅忍不住喃喃自語:「未央真是禍水啊!如果我是男的,大概也會暗戀她。」
「妳在說什麼蠢話?」宛琪笑了起來,「走啦!回宿舍。」

未央走進管理學院。推開門,身為系辦工讀生的江聿諾果然在那裡。
她揚起一弧輕淺笑痕。
「同學,有什麼事……咦?」看見是她,江聿諾愣了一下。
「能幫我印兩性講座的報名表嗎?」她笑。
「好。」
江聿諾下意識答應。但他轉身操作印表機時,卻猛然想起一件事!
她不是……從來不跟男生說話?
「怎麼了嗎?」未央的笑容不減。
江聿諾也不曉得該說什麼,轉身繼續幫她印東西。開了印表機,他俐落地在電腦前坐下。途中,未央輕輕走近他,看似不經意地湊向電腦螢幕。
清甜芳香,溫柔地自江聿諾的鼻尖穿過。他愣了一下,彷彿能感受到身後女孩的呼吸。他很不習慣,一向不接近異性的夏未央,居然靠他靠得那麼近。
難道今天這朵桃花是霸王級的嗎?
「不印嗎?」
江聿諾從茫茫思緒中清醒,轉頭看她,「喔,要印了。」
「好。」
望著她的笑容,江聿諾不得不承認自己也是視覺動物。只是,他對夏未央接近的動機仍舊存疑。她總不會跟那些女人一樣喜歡他吧?
心不在焉地將報名表列印好,江聿諾把紙給她,便走回自己的座位。
未央卻叫住他,「江聿諾。」
他抬眼,銳利的明瞳閃過一絲詫異。
「聽說,每節下課你都會被女生纏住。」
她說起這件事,讓一向聰穎的江聿諾完全摸不著頭緒。
「所以……」
「所以我來這裡找你。」
這一刻,江聿諾還以為他聽錯了。直到他望向她,他才在那一潭清澈的湖水中,看見無意間亂了方寸的自己。
她的坦白,讓他不知所措。
「妳想說什麼?」
下一秒,未央彎起多情的雙眸,「你真的不知道嗎?」
她的神色看起來那麼篤定,像是覺得江聿諾已經知道這個祕密。
江聿諾沒有回答,凝視她的目光變得深沉。
「我不想說得那麼清楚,不過……」她的樣子有點害羞,「我注意你一段時間了。身為公關長,你非常耀眼。你對所有人都很好,連不起眼的女孩也不例外。我,欣賞你這一點。」
未央的坦白,讓江聿諾忽然從溫柔中轉醒!
她,也跟那些女人一樣。
沒有分別。
「喜歡我的表象,妳覺得好嗎?」
「什麼意思?」
「妳根本不了解我這個人,為什麼會對我有好感?我對所有人都很好,這個特質有這麼吸引妳?」
他一連串的疑問讓她驚訝。她丟失笑容,雙瞳變得晦暗。
「意思是,你覺得我膚淺?」
江聿諾更冷漠了,「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他沒有溫度的話語是利刃,能輕易劃破一個女孩對愛情的想望。溫柔的勇氣,從她的瞳孔漸漸流失。
她傷心地安靜下來,一秒,兩秒,三秒……
「……是嗎?」
她美麗的雙瞳燃起陌生的火焰。狂烈,卻冰冷,像是無情的豔花。
他被那一秒的綻放震懾,忘了呼吸。
「別忘了,你也是個膚淺的男人。」她說。
江聿諾一愣,不明白她的轉變。
「我以為你有什麼難言之隱,才總是對那些女生那麼惡劣。但現在明白了,原來你也一樣膚淺,沒有資格說她們。」
「我不是也拒絕妳了嗎?」
「那麼,你敢說自己剛才都沒有心動?」
聽了,他下意識勾起嘴角。
說實話,他被夏未央的外表影響了,在看見她的那幾秒就是如此。
他不敢說完全不在意外貌,但被罵得這麼直接還是頭一遭。
「所以妳只是在測試我?」他挑眉。
他並不生氣,反倒對這個女孩有了一點興趣。
「當然。」
走過江聿諾身邊,未央輕盈的髮絲撞上他臂膀,讓他久久不曾躁動的心湖起了波瀾。
「我討厭男生。」她輕笑。
那個女孩,一下子就從他眼前離開了。
江聿諾靜靜凝視她離去的方向。
擾人的炙熱,在他黯無光澤的瞳底,逐漸點燃一股從未有過的戰鬥力。
「高嶺之花……原來一點也不冰冷,是嗎?」
他揚起熟悉的微笑。幾分銳利,幾分不馴,幾分閃耀的自信。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