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普世的生存價值與意義的探討。--《孤寂的名字》

2017/5/18  
  
本站分類:創作

對於普世的生存價值與意義的探討。--《孤寂的名字》

因為無法扭轉自己的現況,只好假想出另一種生活,重新活過一次。
只是每次的重生,都必然會伴隨有人犧牲。蝴蝶效應,息息相關。
究竟那種狀況比較好?是父親活著照顧母親?還是我活著照顧久病的母親?
所以我的愛是虛偽的。否則怎麼可能心裡一邊說愛,一邊卻幻想他的辭世。
那種痛徹心扉的難過,在記憶中無法抹滅,應該是事實。不是我的幻想。

  一個長期照顧母親的兒子,一個因為戰爭而被迫與家庭分離的兒子,一個一生都奉獻在家庭的母親,一個追求平等愛情的兒子,一個遠嫁他鄉的女兒,這些人看似平常的生活,卻都有難以言喻的無奈與痛苦。五個人的生命歷程,點出這個時代所經歷過的各種無奈的面相。
  生命中每個看似無關的片段,都因某種神祕的力量讓彼此交織在一起,或許無奈,或許荒謬,但最終都找到生命的出口。

這股神祕的力量,究竟是什麼?
它能讓無常的變化、反覆不變的日常生活、走不出的痛苦思緒都得到解答。


--各 界 好 評 聯 名 推 薦--

☆偶像劇教母「金牌監製」 柴智屏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 王志錚副司長
☆中廣幸福DJ 林威

立即訂購《孤寂的名字》

 

內容試閱

日三

  母親某一年看過黃曆後,信誓旦旦說,他不會活過那個農曆年。我斥之荒謬,要他不要亂想。母親說我不懂,他自己知道。
  那天過後,我發現母親面對著神桌念經的時間愈來愈長,同時伴著神桌上一台蓮花造型的音樂盒,反覆頌唱著阿彌陀佛的咒語,隨著一大圈線香燃起的煙,緩緩地有節奏性地在客廳內環繞。
  母親念經的時間內,我儘量躲的遠遠的。因為我受不了那線香的味道,聞著令人頭暈。
  有次看著被煙燻黑的天花板,我對母親說,你看天花板都可以這麼黑了,可見吸到我們肺裡,一定也是黑了一大片。母親皺起眉頭說,胡說八道。
  我尊重母親的信仰,只是偶爾他迷信過了頭的時候,我們就會有口角。
  「這書內有寫,你今年年底有婚姻緣,只要把握就一定可以成功。」
  「胡說八道。」我冷漠以對。
  「真的。這本書說得都很準。就像我上次不是跟你說你的工作運會很好,還會加薪,結果就真的發生了啊。」
  「我沒有加薪,我是換工作了。」
  「可是職位更好了啊!所以就算是加薪啊!」
  「不一樣。」
  「一樣。」
  我在內心嘆了一大口氣。不想多說。
  「反正你今年年底有結婚緣,你要好好加油!」母親就是不想放過。
  「那也要有人啊!沒人結什麼婚!」我實在很無奈。
  「你別騙我了,你的事我都知道。你只是不想帶回來給我看。」母親斬釘截鐵地相信我。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母親。究竟該佩服他的想像力?還是該對我實際上真的沒人感到悲哀?
  思漢曾經問過我,未來會不會想要結婚?
  「找到人再說吧!」
  「我會。我一定要結婚。而且要兩個人都穿著燕尾服結婚。」這就是思漢。絕對的浪漫主義者。
  「可是,這樣就要出櫃了。你做得到嗎?」
  「只要兩人相愛,我就敢出櫃。」思漢臉上肯定的神情令人感到驕傲。
  「我應該不會。」相形之下,我顯得懦弱不堪。
  「為什麼不?難道你不想兩人廝守到老?」思漢臉上出現與之前那個外國人臉上一模一樣的表情。
  「我爸媽年紀都大了,他們不可能會接受的。我不可能將我的快樂,建築在他們的痛苦上。」
  「這是藉口吧?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會祝福你?」
  「祝福?我怕他們會氣死。」
  「好啊!有人我就帶回來給你看。」忽然有股衝動想對母親這樣說。但是我說不出口。於是我們這一類的爭執最後都是以沉默結束。母親不懂我在堅持或隱藏什麼?我卻知道母親身上背負對父親的虧欠以及一個交代。
  我的堅決及母親的不解會在那幾天演變成一場冷戰。我們兩會安靜用餐,一句話都不說。
  每次最後都是我先示好。我會說些無關痛癢的話題,例如天氣好熱?或者水果都不甜之類的。然後母親也會順著台階下,給我們彼此一點面子。
  不過那一次在母親密集地唸了幾天經文之後的一個晚上,母親坐在沙發上怎麼也叫不醒。我原本是要母親到房裡睡,怎知母親不管我如何叫他都沒有反應。
  還有呼吸,像是昏迷了。
  一緊張,先撥了電話給住在附近的姐姐。同時叫了救護車。
  救護車抵達時,姐姐與我都在家裡準備好了。尤其是母親平日所吃的各種藥物,全部裝在一個大提袋內。
  救護車快速送往最近的醫院,急診室內的醫生問發生什麼狀況,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莫名其妙昏迷了。醫生接著問了當晚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吃了什麼?最近用藥狀況等等。醫生與護士也嘗試要叫醒母親,但是他完全沒有反應。
  醫生說,雖然目前血壓與心跳都正常,但是要安排檢查。所以緊急排了各種檢查,X光、電腦斷層、抽血等等。
  然後只能靜候報告結果。
  姐姐與我坐在急診室內一臉茫然,也不知道究竟怎麼了。凌晨一點左右的急診室內,竟有為數不少的病患,我很訝異每個晚上這個世界究竟都在發生什麼奇怪的事。
  姐姐雖然表面冷靜,還是會拿出佛珠手串開始為母親喃喃祈福。
  我仰著頭盯著冰冷的天花板及日光燈發呆。燈光下每個人臉上都慘白無色,整個空間有種莫名的協調感,人與物以一種機械般的沉穩節奏互動著。
  「媽咪說,他覺得他跨不過今年的農曆年。」我忽然想起母親的危言聳聽,當玩笑話說出來。
  姐姐與我的反應一樣,嗤之以鼻。
  沒多久,醫生拿著報告過來,表示一切正常。他們查不出任何原因。現在只能等他自己醒過來。有個護士幫腔說,之前有個老太太也是這樣,在醫院昏迷躺了兩天,之後醒來像沒事一樣,就回家了。
  所以只好等。現在的醫學還是有很多解釋不了的地方。
  急診室內的冷氣格外地冷,姐姐與我坐著直發抖。不時地會輪流站起來走動一下。
  每隔一小時病患就會少一些。姐姐開玩笑說,應該大家都覺得急診室不好睡吧。
  大約凌晨五點鐘左右,母親醒了。
  醫生過來檢查後,認為沒有任何問題,應該可以回家了。
  母親在計程車上開玩笑說,我們姐弟倆被他罰睡在醫院一個晚上。
  沒事就好。姐姐說。
  醫生懷疑是母親自己用藥過量。
  母親說是觀世音菩薩救了他。
  我們發現母親的眾多藥物中有一種藥是治療母親胸悶的情況。其實是抗
憂鬱的安眠藥。醫生提醒說這種藥只能晚上睡前吃一顆。我索性將這個藥沒收,每天只配給一顆給母親。母親對此感到不滿,說我要害死他。還說其實這是他們家族的遺傳,他有幾個姐妹也曾這樣,莫名其妙昏迷不醒。
  醫生解釋不了的,或者醫生說得與他想得不同,母親總有辦法解答。
  抗憂鬱的藥?母親其實也不快樂。
  中國人不懂看心理醫生,只以為是身體的痛。
  思漢說他看過心理醫生,在他第一次分手之後。我當時看過他如何將自己折磨得不成人形,我的確也擔心他會想不開,還好他願意去看心理醫生。也還好心理醫生有一點幫助。
  思漢說他吃了一陣子抗憂鬱的藥,但是後來還是沒有喝酒來得有用,加上看心理醫生不便宜,索性就不去看了。繼續每天晚上獨自將自己灌醉,他說這樣才能睡得著。
  不管我們朋友怎麼約他,思漢都不願意與我們外出走走。也不管我們怎麼勸,思漢還是繼續每晚的酗酒。他說他不會自殺,要我們不用擔心。
  就像母親在第三次昏迷之後醒來,怨我們為何要救他。
  同樣讓人心痛。
  生命,只剩下苟延。還有什麼好期待。
  沒有期待後,身體就會接受到訊息,出現變化。
  與小黑分手後,雖然痛苦,我以為我依舊過得很好。只是不敢一個人在外面用餐,不經意會落淚。如此而已。
  我每天繼續上著課,繼續努力想要完成學業。生命找到出口,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直到有人提醒。
  像比干被挖了心還能活著的傳說,直到被菜販提醒,沒有心的菜怎能活呢?
  我多年不見的好友某天突然來訪,見到我吃驚地問,你怎麼變這麼瘦?我才驚覺我已經行屍走肉了一年,那一年沒有心的身體不懂吸收,我已經瘦到不成人形。我卻沒有察覺。
  比干吐出一口鮮血後倒地不起。部分的我也是。決定分手後的我故作堅強,畢竟是我提出的決定。我必須成全小黑,讓他走陽關道。祝福他與他在新學校認識的學妹。
  「為何我們不能繼續?」小黑不想分手。他認為他可以同時照顧他的學妹與我。
  我不知如何回答。是我自私吧。是我天真吧。就這樣吧。
  朋友不知道我究竟發生何事,不放心地只好一再叮囑我要多保重。那一夜,我終於哭了。
  原來痛苦所需要的出口是被了解。
  如果當初父親沒有死……,一切都會不一樣吧。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