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詩的漫想,與您一起品味人生意趣。--《味蕾下的詩想--平民菜譜及其他》

2017/5/18  
  
本站分類:創作

透過詩的漫想,與您一起品味人生意趣。--《味蕾下的詩想--平民菜譜及其他》

詩,是生活的一部分。
作者徐望雲結合詩與小品文章,以新的視角,漫談飲食文化,追憶父母走過的大時代,分享旅居各地遊賞心境,品論古今歷史人物,吟詠季節風情,甚至是籃球世界。書分四輯:平民菜譜、無弦琴譜、山河畫譜以及歷史簡譜,既描繪大千世界的各種面相,也與您一同品賞人生。

立即訂購《味蕾下的詩想--平民菜譜及其他》

 

內容試閱

【煲仔飯】

「我以纖弱的皮膚承受生活的/坎坷與灼燒,為保留最好的內容/滋養你們,當一切走到盡頭/仍有餘香薄脆,那是最後的溫柔」

☉詩想
  很多年以後,我在北美的新家園為稻粱謀,為年幼子女籌措教育基金,忙著兼差幹活的時候,心思總會跋涉回那個天色赭紅的黃昏,我放了學,向母親告知新的學期,臨近畢業的學生需要繳交一筆校外觀摩費,這次觀摩對我們選填志願將有積極的幫助。
  母親聽了後,點點頭,頓了三秒鐘,就回廚房去準備晚餐。晚上就蹭到隔壁找鄰居起了個會,透過我們眷村那道隔音效果幾乎是零的超薄水泥牆,我隱約可以感受到母親在訴說如何需要這筆錢時的急切心情。
  當時父親人在花蓮,每月微薄的薪水全數交給母親處理,不夠的、或怎麼不夠的,父親不會去問,因此,儘管為我們學業而透支的家用,父親也無法感受。
  那些年的台灣正要奮起,政治環境開始有細微的變化,屬於本土的聲音逐漸躍上檯面,但屬於小康之家的軍公教家庭如我們家,多數仍在社會底層安安靜靜與生活搏鬥著,即使一點小小的透支都有可能將一個家庭擊倒。
  很多年之後,換我扮演母親當年的角色,開始想方設法提供給下一代比我當年更好的教育資源時,才隱約體受到,母親當年的心情,想必與我今天的心情相彷彿,然而,在台灣經濟面臨國際大局勢的衝擊(退出聯合國、石油危機、台美斷交……),而顯得搖擺不定的年代,想要保證我們兄弟姐妹能夠有安定的成長和受教育空間,那形勢顯然比今天更加險峻!
  一代一代啊,就這樣,以不同的角色和人選,幾乎相同的故事梗概,卻經過不斷改編演出的戲碼,迤邐過一個更大跨度的時空。
  而每每在反芻父母與我、我與子女的關係時,思想也總會竄進我最近常吃的港式煲仔飯,這種煲仔飯,是將煮好的飯(很多人選擇用泰國米這類長米。)放進砂鍋(故又稱砂鍋飯),放上配料,再加蓋以慢火去煲個十幾二十分鐘,再開蓋把甜醬油倒在飯面上。
  在香港,煲仔飯過去只在大排檔提供,如廟街。但現在茶餐廳、酒樓和港式快餐店均可見到,更發展出「百搭」煲仔飯,即顧客可自由點選兩三樣菜,做為煲仔飯的主菜。
  然而,對我而言,煲仔飯最美味的部分,不是砂鍋煲出來的飯或菜,而是整鍋吃完後,因為砂鍋內層沾黏米粒形成的焦層(被稱為「鍋巴」),咬起來薄脆清香,像是這頓煲仔飯,在以砂鍋為我保留了中間的美食後,留下的「最後的溫柔」。

  如今,父母們一個一個被時間的巨輪帶走了,他們生前為我演出過的情節、留下的風範和曾經為子女無怨無悔付出的氣度,如同那層香脆的鍋巴,在我被煲仔飯的主菜滋養完之後,成為「最後的溫柔」,化做最寶貴的資產,讓我更有信心,傳承給我的下一代,再一代又一代傳遞下去!

     --二○一七•四•十三,世界日報副刊

------------------------------------
【陽春麵】

「清湯一般的日子,我們/就在那裡面,相扶持/偶爾加點蔥花,淡淡的/慢慢的,滋潤了一生」

☉詩想
  小學時,我念的學校離家不到一公里,每天都是走路上下課,短短的路程中,會經過一家小麵店,一般而言,中午時,我們總是徒步回家吃午飯,吃完再走回學校繼續上課,但有時母親不想弄午餐,就給兩塊錢,去那家麵店買碗陽春麵解決。
  我最喜歡媽媽下達這樣的指令:「中午自己去買陽春麵。」那個年代的台灣民間,家裡一般不很富裕,儘管麵店的餐牌上還有其他口味的麵食,但媽媽只會給兩塊錢,也只能吃一碗最便宜的陽春麵。
  然而,畢竟小孩子嘛,玩心難改。對我而言,吃什麼麵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必再花時間走回家。由於陽春麵內容比較簡單,就是清湯掛麵,加幾粒蔥花,了不起老闆高興了,再加幾根肉條,十分鐘內可以解決,然後很快回學校,找同學玩兒去。
  我對陽春麵就這樣產生了莫名的好感,即便那些蔥花,隨著記憶也會在齒頰留香。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年代的台灣社會,也就像陽春麵一樣,純樸簡單,一個小小成就,就像灑在麵上的蔥花,已是人間美味,足以帶來欣喜:少棒隊打進威廉波特冠軍賽,可以全家半夜爬起來看電視轉播,贏了,好滿足、輸了,歎一口氣,早上起來,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當十大建設的藍圖公布,人們滿心喝采,美好的明天彷彿整裝待發……
  與牛肉麵、炸雞麵……這些一看就知麵上擺著什麼配料的麵食不同,「陽春麵」的詞是有來頭的,否則為何不叫湯麵就好(事實上,陽春麵的確又稱清湯麵、光麵,或白湯麵),非要用那麼典雅的詞,讓人想到陽春白雪。
  據《辭海》(中華書局版本)的解釋:「俗稱陰曆十月為小陽春,市井隱語,因以十為陽春;如云陽春麵,以初時每碗售錢十文,故名。」就是說,每碗賣十文,十就是十月,就是小陽春,所以就叫要價僅十文的麵為陽春麵。
  只是,或許因著陽春麵的配料簡單,現在似乎也多把「陽春」用來指涉沒有添加額外配件的最初,也是最原始的產品,例如,沒有先進科技配備,造型簡單的車(叫「陽春車」)、一支沒有花大錢買來大牌明星球員的職業球隊(叫「陽春球隊」)、沒有額外附加SD的智能手機(叫「陽春機型」)……
當然還有,屬於我們那個沒有太多野心,沒有物慾橫流、沒有聲色光影充滿……的年代……我們何妨叫它是「陽春年代」!

     --二○一六•十二•二十九,世界日報副刊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