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高中校園,入夜後成了吸血鬼的狩獵場。--《緋色輓歌》

2017/4/24  
  
本站分類:創作

平凡高中校園,入夜後成了吸血鬼的狩獵場。--《緋色輓歌》

☆ 青春校園 X 吸血鬼 X 死神 X 正邪魔法大戰 ☆
☆ 青春系作者燈貓 X 繪師猫ビール,獨家附贈主角精美 ├ 手機桌布 ┤下載

美術教室被大肆破壞、學生離奇死亡……這些不尋常事件,究竟是策畫已久的陰謀?還是想要引出特定對象的圈套?

開學第一天,校園裡發生了學生離奇死亡的命案。
本來,任何生命終結都應該難逃死神的法眼,
但這一次,
就連死神卻無法嗅出死亡的氣息……

表面上是十七歲少女的林雅若,
實際上是歷經百年滄桑的殘酷死神。
原本只是普通高中生的吳羽芊,
在遇見美男子洛伊後,
不僅莫名被召喚出體內不為人知的神祕血統,
還因此成為祕密組織的一員,
被迫協助他們籌畫已久的「大計畫」!

立即訂購《緋色輓歌》

 

內容試閱

==01 轉學生==

  如果只是單純的因故未到校那倒還好,但要是真與性命扯上關係,那才是個嚴重的問題。
  因為,她並沒有在這所學校嗅到任何死亡的氣息。
  這裡,乾淨得連一點點血腥味都聞不到。
  「你們幾個在做什麼?還不快點回座位上坐好!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佈。」
  不知過了多久,走進教室的李老師突然大聲吆喝,一反平日溫和形象的她此刻鐵青的臉孔佈滿淚痕與憤怒,雅若當下直覺判斷自己心中隱藏的憂慮確實成真。
  「從現在開始,放學時間一過絕對嚴禁到校閒晃,要是誰敢來被我發現,我就記他一支大過!聽到了沒?」緊握的拳頭因氣憤而悄悄顫抖著,即便強忍住自己的情緒,在眼眶打轉的淚水終究還是不爭氣地從雙頰滾落。
  「就跟你們說放學後沒事不要再回到學校,但為什麼就是有人不聽?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不肯乖乖聽老師說的話?現在出事了,我們怎麼做也無法挽救啊……」
  她用雙手捂著自己的眼,不想讓大家看見她失態的模樣,但那哽咽的聲音還是出賣了她的心情。
  「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沒了,怎麼想都覺得很不甘心啊……」
  從很久以前她就對人承諾過,一旦她成為了老師,那她就不會在學生面前落淚,但如今聽到這麼一個令人痛徹心扉的消息,她又怎有辦法在學生面前故作堅強?
  一直以來,當老師的她總免不了對學生耳提面命,但真正有把她的話聽進去的又有多少?還記得當年她信誓旦旦地對人說自己一定有辦法保護自己的學生,但現在看來,這不過是她年少輕狂時所說過的一段荒唐話罷了。
  是的,她又再一次毀約了呢。
  原來,她根本不是當老師的那塊料。
  過沒多久,校長從外頭走了進來,扶著對方緩緩往校長室前進,準備進一步向她說明目前警方的處理狀況。
  後來雅若才知道,原來這名素未謀面的女同學昨晚已在學校的三樓連接走廊遇害,死因是全身的血液被吸食乾淨。
  當然,氣味被收拾得一點兒都沒有殘留。
  是極盡完美的手法。
  「喏,事情還真是棘手啊。」雅若不禁喃喃自語道。
  隨後,她的嘴角微微揚起。
  「沒有經過我的准許就擅自終結別人的性命,這能不能算是對死神的一種挑釁呢?」


==04 行動==

  「叮鈴……叮鈴……」
  晚風輕拂,掛在窗子旁的風鈴輕輕擺動規律的身姿,透明的音符構成簡單的旋律,為這清涼如水的夜增添幾分寧靜。
  羽芊斜坐在窗邊,雙眼凝睇窗外的月亮,銀白色的月光毫無保留的灑在她身上,那是一種不曾受到汙染、近乎於純潔的白。
  第一次,她覺得遠不可及的月牙彎朦朧得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然而這樣的月色,卻也是使她體內的血統出現混亂的不穩定因子。
  最近幾晚的夜,總覺得不是特別平靜。
  桌上擺了好幾份被攤開的報紙,斗大的標題紛紛寫著驚悚的文字,那並非當今媒體為了噱頭所下的標語,而是源自於人類內心深處的恐懼,縱使各家報導的內容不盡相同,但所有的問題通通把矛頭指向一個不可能的傳說──
  吸血鬼。
  
  這是個凡事講求證據的時代,雖然在科學的洗禮下大家習慣將一些不合常理的現象努力作出有根據的說明,但依舊還是有不少人相信超自然的存在。
  最近這幾日全臺各地鬧得沸沸揚揚,接連發生好幾起詭異死亡的案件使得眾人個個繃緊神經,因為死者體內的的血液宛如蒸發般消失不見,死狀悽慘讓人不忍直視,誰也無法料到下一名受害者有沒有可能就是自己。
  照這個情形來看,羽芊推測組織已經開始行動了,而且規模甚至比她所想的還要大,可能臺灣各個縣市都有他們的成員在。既然如此,她今晚勢必得動身再次前往美術教室才行。
  美術教室猶如一張精心設計的網,在夜深人靜之時悄悄等著獵物自動上門,乍看之下雖然危險,但同時卻也可能潛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羽芊想賭的,是這種可能性。
  話說回來,那一天蕙琪到底想告訴她什麼呢?
  羽芊雙手環膝,手上拿的是上學期期末時蕙琪被沒收的手機。
  半個月前,她在操場作暖身運動時碰巧遇見正準備回家的美術老師,因為當時是放學時間,所以她本身也沒有想太多。只不過當美術老師與她四目相交後,對方直接提著手提包向她走來,接著開口詢問她是不是李蕙琪的同學。
  或許是因為對方沒收蕙琪手機時她也在場,所以才對她有點印象,羽芊二話不說馬上點頭回應。
  只見美術老師從手提包拿出一支手機遞給她,希望她能幫忙轉交給蕙琪,美術老師表示自己有好幾次到班上找人,可惜蕙琪似乎沒參加暑期輔導的樣子。
  最後,美術老師交代完羽芊要她提醒蕙琪下次別在上課時使用手機後,這才逕自離去。
  一開始羽芊並沒有起疑,但現在回想起來才發覺有些不對勁,蕙琪遇害的時間正好是在暑假,然而她並沒有參加暑輔,因此同學長時間沒遇見她也不奇怪,只是為何屍體是在開學日當天才被發現?暑假這段時間盈瑩不覺得有一陣子沒聯絡到對方很奇怪那就算了,怎麼連蕙琪的家人也置之不理呢?難道自己的女兒莫名失蹤他們都不在乎嗎?
  這一切,太不合常理了。
  羽芊按下蕙琪手機的開機鍵,過沒多久螢幕上馬上出現需要解鎖的畫面,她憑著腦中模糊的印象、手指輕輕觸碰螢幕,緊接著滑出一個特殊的圖形。
  那是隻蝴蝶,以極度簡單的線條所構成的圖案。
  以前蕙琪還在時,她總是喜歡在上課時偷偷拿出手機自拍,或者上網查看臉書動態,有時和盈瑩她們聊天時也會不由自主拿出手機來滑,或許是因為看慣了的緣故,知道蕙琪手機的密碼鎖已經是件不足為奇的小事了。

  輸入成功

  一下子,手機畫面馬上出現一個熟悉人兒,用極度俏皮的姿勢對鏡頭扮出一個鬼臉。
  雖然學校有明文規定除了撥打緊急電話外,在校期間一律禁止使用手機,但還是有不少學生充耳不聞,認為只要不讓教官看見就萬事妥當了。因為一般而言,除了級任導師有可能會做出沒收手機的強硬手段外,科任老師多半是好言相勸,或者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回想起那天仁美老師氣急敗壞的臉孔,說真的她也覺得老師的行徑真的太浮誇了,雖然在羽芊的認知中仁美老師處理事情時總是愛大驚小怪,但那天對方發現蕙琪拿出手機自拍時的反應實在有點誇張。
  那表情,就好像她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不經意被蕙琪發現了一樣。
  要不是因為大家都知道蕙琪喜歡自拍,外人一見到這樣的場面,大概會以為仁美老師之所以氣成這樣是因為蕙琪拿手機偷拍她打算惡搞圖片傳到網路上吧。
  找一天到蕙琪家去,將手機交給她的家人吧。羽芊滑著手機,心裡默默想著。
  突然,在手機介面隨便點來點去的羽芊不小心按到相機功能,畫面馬上轉變成一幅奇怪的圖片。
  怪了,這是什麼?
  羽芊的手指往螢幕左邊滑了一下,下一張出現的是蕙琪的自拍照,再下一張也是,下下一張也是,基本上相機所拍出來的照片幾乎都是蕙琪的自拍照,只有少數幾張是和羽芊及盈瑩兩人的合影。
  既然如此,那剛剛那張照片拍到的到底是什麼?
  羽芊將照片切換回原本的第一張,仔細端詳起照片來。
  那是一張極為模糊的相片,從右下角不甚清晰且被切一半的臉孔可以勉強辨別出是蕙琪的臉,只不過依照蕙琪的自拍技術實在不可能犯下這種致命的錯誤才對。
  她仔細觀察周遭景物,推測拍攝地點應該是在美術教室,也就是說它之所以會這麼模糊,是因為仁美老師衝過來沒收蕙琪的手機時,情急之下不小心按到快門的原因?
  ……等等,仁美老師真的是因為蕙琪在上課時使用手機才大發雷霆的嗎?
  羽芊趕緊拿出自己的手機和蕙琪的作比較,雖然她對3C產品一竅不通,但若只是比較觀察力,她有把握自己握有絕對的優勢。
  同樣都是智慧型手機,她發現蕙琪手機的拍攝孔其實是在手機正面,由於機身是黑色的,再加上使用時手指的擺放位置,若不靠近一點看,從當時美術老師的位置及角度來看任誰都有可能誤會蕙琪當時拍攝的對象是自己。
  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羽芊總覺得事情並沒有「拍照」這麼單純,一定還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才對。
  她不死心的繼續查看蕙琪的手機,打算從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最後,她在圖片庫中找到一個有加密的資料夾。
  這裡頭的東西,單純只是蕙琪不想讓別人看見的祕密,還是說與她想要找的線索有關?
  望著需要輸入密碼的空白欄,羽芊猶豫了一會兒後,鼓起勇氣輸入她心中忖度已久的答案。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