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神話版《地獄列車》!令人期待的大混戰即將開打!--《封魂錄》

2017/4/24  
  
本站分類:創作

中國歷史神話版《地獄列車》!令人期待的大混戰即將開打!--《封魂錄》

四千年前的涿鹿之戰,上古凶神蚩尤戰敗,被黃帝與倉頡封印到「封魂錄」之中,從此不見天日。任誰也沒料到,四千年後,蚩尤的戰友風伯和雨師,趁機盜出封魂錄,在一陣慌亂之中,封魂錄意外掉落人間界,從天而降「撞上」在放學途中的女高中生嬴琦璇。

嬴琦璇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放出了蚩尤,意外解脫束縛的蚩尤,卻在嬴琦璇的威脅下半推半就承認她是主人,同時告訴嬴琦璇自己打算尋找傳說中的十四靈石向黃帝復仇,一場穿越時空的神人大戰即將展開……

立即訂購《封魂錄》

 

內容試閱

【第玖章‧不測】
  因為知道項羿是出了名的工於心計,在離開之前,嬴淵還是忍不住再三囑咐蚩尤和嬴琦璇, 遇到項羿時切勿被他牽著鼻子走,除了用力量壓制他,還須以智慧輔助,而蚩尤和嬴琦璇正好可以各司其職。直到蚩尤和嬴琦璇連連答應之後,嬴淵才放心和柳向風乘著鳳凰離開。
  「嗯……」嬴琦璇看著鳳凰消失在天際,「剩下的靈石應該都在項羿身上了。」
  蚩尤搖頭說道:「只是我們現在該去哪裡找他?」
  「要不要去玥昀之陣看看?」一隻蝴蝶像落花般停在蚩尤肩上,「那裡是通往天界的道路。」
  「莊周,你一定知道在哪。」嬴琦璇看著蝴蝶微笑,「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那我們啟程吧。」
  蝴蝶答話後翩翩落地—莊周變回人身,霣鵬從他的體內飛了出來。三人就乘著霣鵬直升高空,往北方飛去。
  三人在霣鵬背上聊著,過了約兩刻,他們看見地面有一大片黃澄澄的軍隊,正在追殺著一群看似敗逃的黑色軍隊。
  嬴琦璇一邊看著,一邊好奇地說道:「下面在發生大戰嗎?」
  「好像是。」莊周透過霣鵬的雙眼看著地面,「從旗幟上看來,分別是唐軍和秦軍。」
  「秦軍?指揮的主帥是誰?莊周,你看得到嗎?」
  「這還不簡單,找逃亡在最前方的人就知道了。」莊周搜尋一陣,「那看似主帥的人……雖然處於敗逃,仍然威嚴十足。他有著鷹勾一樣的鼻子,細長的眼睛帶著陰沉的目光,看起來城府頗深。所乘的戰車上的旗幟為『嬴』。」
  「『嬴』?會是嬴政親自掛帥嗎?蚩尤,我們下去救援秦軍!」
  「我覺得有點麻煩,但妳都這麼說了,就去救吧。」
  蚩尤應聲,抽出歧焱看了下莊周,而莊周也會意,立刻指使霣鵬快速下降,在距離地面不到兩公尺的時候,蚩尤便跳下去,對著唐軍大殺起來,歧焱發出的紅色波動一掃過去,馬上一排人頭落地亂滾;嬴琦璇也在霣鵬停留地面的時候,跳下霣鵬,雙手持著干將朝唐軍士卒展開戰鬥,唐軍士卒將嬴琦璇圍在核心,嬴琦璇使出苦練多年的劍法,只見干將如一道刺眼的白光迅速無比,傾刻間就倒下十幾個士卒,其他的士卒眼見無法抵擋干將的鋒利,無一人敢靠近嬴琦璇;莊周則是乘著霣鵬,在唐軍中橫衝直撞,撞得人仰馬翻。唐軍前鋒被嬴琦璇三人一攪亂,戰意全失,紛紛向中軍潰退。
  唐軍中軍卻發動一場箭雨,企圖壓住陣腳—將擅自撤退的唐軍一個個亂箭射死。而從後方趕抵的唐軍中軍,訓練有素地停了下來—步兵隊持盾半跪,排成一道堅固的人牆;弓兵隊將箭上弦,將目標鎖定在嬴琦璇三人身上;騎兵隊勒馬以待,右手持著長槍的動作整齊劃一。嬴琦璇和蚩尤仍持著武器防備,莊周則是召回了霣鵬。
  這時,唐軍自動從中間讓出一條道路,有兩人並轡而來。左方那人,身著戎裝,體型健壯魁梧,虎頭燕頷,從樣貌看來並非漢人;右方那人,穿著紫袍,中等身材,一副自傲的神情,讓人看了感到厭惡。
  「人人都說:祿山精兵,天下莫及。怎麼全軍被三個人給擋在這裡了?」紫袍男子向身邊的將領調侃說道。
  「我倒是聽說,再良好的馬鞭,也有打不到的地方。」安祿山冷冷地回答,「楊國忠,你別忘了我當初的大軍,可是讓唐朝受到重創。」
  「但此時各鎮節度使的心是向著陛下的。」楊國忠嘴角微揚,「你若有反意,只是自尋死路。」
  「哼,我雖胡人,也明白何謂前車之鑑。」
  「話倒是說得挺中聽的,不過此回作戰,目標是活捉嬴政,現在大軍被阻擋在這,嬴政想必也早就逃得無影無蹤了。」
  「沒錯,我要親自殺了那三個混帳。」安祿山跳下馬來,虎步走向嬴琦璇等人,「以洩我心頭之恨。」
  「你們聽到了嗎?」嬴琦璇轉頭看著蚩尤和莊周,「安祿山和楊國忠的對話說這場戰爭要活捉嬴政。」
  「所以妳非幫不可了。」蚩尤抓了抓頭髮,「不過安祿山看起來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小心,安祿山衝過來了!」莊周一邊提醒,一邊召出泱鯤向前衝去,準備撞倒他。
  「憑這也想擋我?」安祿山抽出腰際一把刀身鑲嵌一顆灰白色石頭的墨綠色戰刀,指著泱鯤。
  已經衝到安祿山面前的泱鯤,卻像被石化般停在原處,直到安祿山手中的戰刀一刀砍傷牠左鰭,泱鯤才彷彿被解開束縛一樣,忍痛迅速退回莊周的胸臆裡。
  「怎麼會?」莊周原先輕鬆的神色,嚴肅起來,「這是泱鯤……第一次受到傷害。」
  「邪刀『魄翳』,直指對方時,可以封鎖住七竅,也就是所有的知覺。」安祿山如打算嗜血的狼,「單挑,我還沒輸過。」
  「那我倒想領教看看!」蚩尤拿著歧焱衝向安祿山。
  「喂!等等……」嬴琦璇追了過去。
  安祿山放聲大笑:「送上門來的野兔,獵鷹不會坐視不管。」
  安祿山隨即以魄翳指著蚩尤,蚩尤立刻僵在原地,完全使不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安祿山奔向自己,就在魄翳朝蚩尤胸前砍去時,嬴琦璇及時趕到,用干將擋下攻擊,也趁勢借力使力,反將安祿山逼退幾步,而蚩尤也得以解脫。
  「妳這女人居然也會武藝。」安祿山一邊看著嬴琦璇,一邊拿著魄翳砍向她,「但是戰鬥不是兒戲!」
  「也讓我陪你玩玩吧。」蚩尤上前,以歧焱抵住魄翳的砍擊。
  「你就這麼不怕死嗎?」
  「還有我。」
  嬴琦璇說完便從旁斬來,安祿山閃到一邊,而蚩尤也緊接著出招,讓安祿山毫無反擊的機會,一連反覆五十幾個回合。安祿山漸漸支撐不住,在後面觀戰的楊國忠,見勢不妙,立刻催動大軍掩殺過來,頃刻間,唐軍震動整片大地,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莊周乘著霣鵬,救走嬴琦璇和蚩尤,飛到弓矢射不到的上空盤旋著。
  「謝謝,莊周。」嬴琦璇喘著氣,「安祿山太難對付了。」
  「問題在於那成千上萬的唐軍。」蚩尤流著汗分析著,「不然以我們互相掩護的打法,是能夠牽制住安祿山,進而打敗他的。」
  「你們有發現嗎?魄翳刀身上的石頭……」莊周補了一句。
  「無庸置疑,那是十四靈石。」蚩尤肯定地說,「非打倒安祿山不可。」
  「莊周,泱鯤的傷勢如何?」嬴琦璇說道。
  「泱鯤歇一會就好了。」莊周擺手。
  「現在有個最簡單的辦法。」蚩尤難得動腦,「莊周,等到泱鯤恢復,你再召出,琦璇,妳召出麒麟吧,然後莊周你就帶領泱鯤、霣鵬以及麒麟,去壓制住唐軍,我和琦璇去找安祿山對決。」
  「贊成。」嬴琦璇和莊周異口同聲。

  嬴琦璇三人乘著霣鵬,在唐軍上空盤旋,而安祿山也沒有退兵的跡象,似乎打定主意等他們下來。過了一會,莊周認為泱鯤已經痊癒,便召了出來,同時指使霣鵬降落。嚴陣以待的唐軍見狀,警戒的姿態更加確實,只要安祿山一聲令下,強弓硬弩搭好的箭,就會一齊射向霣鵬。
  但安祿山並未下任何指示,只是冷酷地注視著霣鵬降落在唐軍前方。蚩尤先跳下霣鵬,然後扶著嬴琦璇下來,莊周仍然待在霣鵬背上,一旁的泱鯤鬥志十分高昂。
  這時,嬴琦璇拿出麒麟的召喚石,按照嬴淵的指示,向上一丟,麒麟就現身於嬴琦璇身旁,威風凜凜。
  「看起來,你們是陰陽家?」安祿山臉色一沉,他深知唐軍無法抵抗這三隻異獸,就算這支部隊是他本人嚴格訓練出來殺人絲毫不眨眼的精兵,軍心也早已大大動搖,隨時都會不戰而退。
  敏銳的嬴琦璇,馬上以此威脅對方,高聲說道:「怎麼?害怕了嗎?交出魄翳,我可以讓麒麟不攻擊你們。」
  「麒、麟……?」楊國忠聞言,不禁膽寒起來,立刻勒馬轉右,向身邊的安祿山懇求,「安祿山,快、快點!把武器交出,他們要什麼給他們便是。」
  「好吧。」安祿山看著嬴琦璇,手裡的魄翳從右手換到左手,然後看也不看就朝左邊—楊國忠所在的位置奮力擲去,那魄翳已是極為鋒利的刀刃,加上安祿山手勁發狠,用意即在取人性命,楊國忠大驚,想要閃避哪來得及,立刻被魄翳射穿前胸,墜馬而亡。
  「你幹嘛要殺他?」蚩尤拿著歧焱,護在嬴琦璇之前。
  「誰喜歡飛蟲在耳旁揮之不去?」安祿山也不下馬,只見他手勢一招,魄翳就從地上慢慢飛起,回到他的右手,「想要得到魄翳,就打倒我吧。」
  「如你所願。」
  蚩尤應聲,和嬴琦璇衝向安祿山。而莊周也指揮霣鵬和泱鯤,跟著麒麟對蜂擁前來護主的唐軍展開衝殺。只見霣鵬雙翅一振,冷風寥戾捲起,風勢激烈地吹向左方的唐軍;泱鯤大口一張, 海水奔瀉而出,水勢洶湧地沖亂右方的唐軍;麒麟更是如入無人之境,在唐軍中央四散蒼翠的光芒,凡被照射到的唐軍,盡皆當場倒地不起。安祿山正和蚩尤及嬴琦璇惡鬥半晌,餘光瞧見唐軍潰不成軍,想到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卻無法指望唐軍前來支援自己,怒氣攻心,持刀對嬴琦璇猛砍過去。
  嬴琦璇雖會劍法,此刻卻因為魄翳的關係而無法挺劍防禦,僵在原地,所幸蚩尤馬上以歧焱來擋,登時火光迸濺,嬴琦璇這才得以脫身,隨即把干將劍鋒一轉,直刺安祿山右脅。
  安祿山見狀,自知不妙,想要收刀抵禦,但蚩尤用歧焱死命地壓制住魄翳,安祿山只得棄刀,身子向後轉身閃避,才免於嬴琦璇的攻擊。蚩尤眼見魄翳落地,心中大喜,連忙伸手要撿, 卻忘了安祿山能以手勢引刀,安祿山右手一揚,魄翳隨即回到右手。
  蚩尤撲了個空,暗暗自責不應該伸手撿刀,而是趁勢追擊,先殺了安祿山再說,這下反中了安祿山的金蟬脫殼。
  「我安祿山沙場縱橫馳騁,沒有一次像方才那麼凶險。」安祿山滿臉冷汗,「你們為何想要得到魄翳?」
  蚩尤見安祿山發問,心想也許可以交涉,犯不著和他拼命,同時也靈光一閃,於是便解釋道:「不是要刀本身,我們要的是鑲嵌於上的石頭。」
  安祿山喘了口氣,答道:「石頭?這石頭是魄翳奇異力量的來源,給了你,魄翳就與一般刀別無兩樣。」
  「既然如此,我們來做交換。」蚩尤揮了揮歧焱,「我這把刀,力量可是比魄翳還強上百倍,只是還沒讓你見識罷了。」
  「你要我如何相信?」
  「你看好了。」
蚩尤語畢,舉起歧焱一揮,一道紅色波動就從安祿山左邊掠過,將十幾個殺開血路,欲來幫助安祿山的唐軍士兵盡數殺死。
  「果然驚人,我這條命算是撿回來的。不過你別耍花樣,要換刀,你先把刀扔到我腳邊。」
  「這有什麼難的。」蚩尤笑道。
  嬴琦璇連忙叫道:「喂!你在做什麼!」
  但蚩尤只是使了個眼色,示意嬴琦璇只管安心,然後把歧焱扔到安祿山腳邊。安祿山見蚩尤沒有使詐,也二話不說,把魄翳扔到蚩尤腳邊,伸手去撿歧焱,誰知一碰到歧焱,立刻被高溫燙得縮回了手,心知中計,打算引回魄翳,卻見蚩尤早就將靈石拆下,魄翳再也不聽自己使喚了。
  「你竟敢……戲弄我!」安祿山暴跳如雷,連奔幾個箭步,雙拳朝著蚩尤身上打去,蚩尤閃到一邊,安祿山雙拳擊在地上,竟砸出兩個人頭般大的窟窿。
  蚩尤一驚,沒想到安祿山有如此蠻力,馬上拿著魄翳朝安祿山左肩砍去,安祿山也不迴避, 讓魄翳砍進自己左肩,忍住傷痛,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了蚩尤的右腕。這時安祿山卻感到後心一陣沁寒,原來嬴琦璇趁此空隙,以干將從後刺入了安祿山體內,正中心窩。安祿山大叫一聲,鬆開抓住蚩尤右腕的手,倒在地上口吐鮮血不止,沒多久就化為塵土,隨風無蹤。
  「看來你們也剛打完。」莊周乘著霣鵬,帶著麒麟回來,「唐軍已經被我趕走了。」
  「終於贏了。」蚩尤鬆了一口氣,先是撿回歧焱,然後把灰白色的靈石交給嬴琦璇。
  嬴琦璇把干將收入劍鞘,接過靈石,放進包包裡,說道:「這樣靈石還剩下五顆,也許都在項羿手上……我們繼續前往玥昀之陣吧。」
  蚩尤點頭:「走吧,這是唯一的路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4  累計人次:8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