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好志怪傳奇的愛好者,不可不讀的經典作品。--《教你讀唐代傳奇--集異記》

2017/4/10  
  
本站分類:創作

喜好志怪傳奇的愛好者,不可不讀的經典作品。--《教你讀唐代傳奇--集異記》

唐代乃中國古典文學的輝煌時期,有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開創詩歌黃金盛世的唐詩;唐代詞人並開啟後世宋詞的蓬勃。而唐代傳奇則以文言文短篇小說的形式呈現,上承六朝志怪小說,始創於初唐,大盛於中唐,衰落於宋代,內容有愛情、志怪、俠義、歷史四類。
本書收錄薛用弱所著的《集異記》共八十二篇,包含:武則天與張昌宗遊玩雙陸的〈集翠裘〉與開元詩人王昌齡、高適和王渙之,落拓江湖,從而相遇的〈王渙之〉等。作者研究唐代傳奇有長達三十幾年之久,對唐代傳奇之解讀頗有新意,是研究中國古典文學者不可不讀的經典作品。

立即訂購《教你讀唐代傳奇--集異記》

 

內容試閱

【三十、李納❶】
  貞元初,平盧帥李納病篤,遣押衙王祐禱於岱嶽❷。祐齋戒而往。及嶽之西南,遙見山上有四五人,衣碧汗衫半臂。其餘三四人,雜色服飾,乃從者也。
  碧衣持彈弓彈古樹上山鳥,一發而中,鳥墮樹。從者爭掩捉。王祐見前到山下人, 盡下車卻蓋,向山齊拜。比祐欲到,路人皆止祐下車:「此三郎子七郎子也。」遂拜。
  碧衣人從者揮路人令上車。路人躊躇。碧衣人自揮手,又令人上持彈弓於殿西南, 以彈弓❸地俯視,如有所伺。見王祐,乃召之前曰:「何為來?」祐具以對。碧衣曰:「吾本使已來矣,何必更為此行。要見使者乎?」遂命一人曰:「引王祐見本使。」遂開西院門引入,見李納荷校滅耳❹,踞席坐於庭。王祐驚泣前伏,抱納左腳噬其膚。引者曰:「王祐可退卻。」引出。
  碧衣在殿階。謂祐曰:「要見新使邪?」又命一人從東來,形狀短闊,神彩可愛。碧衣曰:「此君新使也。」祐拜訖無言。
  祐似欠啑而遲者久之,忽無所見。惟蒼苔松柏,悄然嚴靜。乃薦奠而迴。
  見納,納呼入臥內問王祐。祐但以薦奠畢,擲樗蒲投具,得吉兆告納。納曰:「祐何不實言?何故噬吾足?」於是舉足。乃祐所噬足跡也。祐頓首具以實告。
  納曰:「適見新使為誰?」祐曰:「見則識,不知其名也。」納乃召三人出。至師古,曰:「此是也。」納遂授以後事。言畢而卒。王祐初見納荷校,問曰:「僕射何故如此?」納曰:「平生為臣之辜❺也,蓋不得已,今日復奚言也!」

[校 志]
一、 本文據《太平廣記》卷三○五與商務《舊小說》第五集校錄,予以分段,並加上標點符號。
二、 末句:「如何今日復言笑也?」《廣記》作「今日復奚言也。」較順。我們從廣記。

[註 釋]
❶李納―其父李正己為高麗人。李正己逐走侯希逸,為平盧節度使。四十九歲去世。納代父為平盧節度使。德宗興元初歸命。授檢校工部尚書、平盧帥、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封隴西郡王。死時才三十四歲,子師古嗣。
❷押衙―管理儀仗侍衛之官。岱嶽、泰山。
❸斵―斲俗字。砍也。音琢。
❹荷校滅耳―校、刑具。荷校、加刑具於頸。滅耳,把耳朵都給蓋住了。
❺為臣之辜也―作臣子的罪。因為他「不臣」!

[語 譯]
  唐貞元初年,平盧節度使李納病重,派遣叫王祐的押衙官到泰山(岱嶽)祈禱拜神。王祐沐浴齋戒之後前往。
  到了泰山西南,遙遙看見山上有四五人,穿著碧色汗衫背心。其餘三四人,雜色,乃是隨從。
  一位碧衣人持彈弓彈古樹上的一只山鳥,一發而中。鳥從樹上掉下。隨從爭相捕捉。王祐看到比他早到的人,全都下車卻蓋,向山上的碧衣人拜倒。王祐將到,路人都要他停車,下地跪拜。對他說:「這是三郎子和七郎子!」王祐也隨大家下拜。
  碧衣人的隨從揮手要他們上車。路人正猶豫,碧衣人乃親自揮手,又令人持彈弓在神殿西南以彈弓敲地俯視,似乎有所見。見了王祐,乃命他上前。問:「為何事而來?」王祐告以為李帥祈禱而來。
  碧衣人說:「他自己都來了,何必你多此一舉。要見他嗎?」
  遂命令一人,領王祐從西院門進入。只見李納帶了刑具,連耳朵都被刑具包住了。蹲坐在庭中。王祐大為驚慌,趴在地下哭。抱著李納的左腳,咬他的皮膚。
  引導的人說:「王祐可離開了。」引王祐出門。
  碧衣人在殿階。他對王祐說:「要見新節度使嗎?」命一人從東邊過來。其人形狀矮胖,神氣可愛。碧衣人說:「這是你們的新節度使。」王祐拜見,卻沒說話。
  王祐好像打呵欠、打噴嚏(「啑」,疑是「嚏」之誤植),遲遲久之,忽然發現一切人物都不見了,只有蒼苔和松樹柏樹,一片寂靜。於是祭祀了一番便回轉。
  見到了李納。李納把王祐叫到臥室,訊問他。王祐只說:「祭奠已完,擲子,得了好采。」李納說:「你為何不說實話?你為什麼咬我的腳?」他把腳舉起來給王祐看,上面還有被咬的痕跡。
  王祐乃叩頭據實報告。
  李納問:「剛才見到的新節度使是誰?」王祐說:「看到了,一定認識,卻不知道他的名字。」
  李納叫出三人,一人是李師古。王祐指著李師古說:「是他。」
  李納遂交代師古後事。交代完,便死了。
  王祐初見李納戴著刑具,問李納:「僕射(當係李納有加僕射銜)為何戴刑具?」李納說:「是我平生為臣不忠的罪過,實在不得已!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


【五十三、集翠裘】
  則天時,南海郡獻集翠裘,珍麗異常。張昌宗侍側,則天因以賜之,遂命披裘供奉雙陸❶。
宰相狄梁公仁傑,時入奏事,則天令舁❷座。因命梁公與昌宗雙陸。梁公拜恩就局。
  則天曰:「卿二人賭何物?」梁公對曰:「爭先三籌,賭昌宗所衣毛裘。」則天謂曰:「卿以何物為對?」梁公指所衣紫絁袍❸曰:「臣以此敵。」則天笑曰:「卿未知此裘價逾千金,卿之所指,為不等矣。」梁公起曰:「臣此袍乃大臣朝見奏對之衣,昌宗所衣,乃嬖倖寵遇之服。對臣此袍,臣猶怏怏❹。」
  則天業已處分,遂依其說。而昌宗心赧神沮❺,氣勢索寞。累局連北。梁公對御就褫其裘❻,拜恩而出。至光範門,遂付家奴衣之,促馬而去。

[校 志]
一、 本文據《太平廣記》卷四○五、商務《舊小說》第五集與世界《集異記》校錄,予以分段,並加注標點符號。
二、 狄梁公以宰相的紫絁袍賭六郎張昌宗的集翠裘,賭贏後當武則天面褫其裘,出至光範門,即付家奴衣之。這種氣勢,羨煞一般文人。是以,這一個故事,流傳至廣至久,不但在文人間傳誦,而且寫成戲曲搬演,流傳不衰。

[註 釋]
❶雙陸―古博戲名。《名義考》云:「雙陸古謂之十二碁,又謂之六博。」內容如何,怎樣玩法,似已失傳。
❷則天令舁―舁、音余。抬。舉。則天令抬個座位給狄仁傑。
❸紫絁袍―絁、音施。粗紬。絲織品。唐時宰相為三品官,服紫袍。
❹怏怏―心不滿足。
❺心赧神沮―赧、本為羞怯而面赤之意,引申為「心怯」。神沮、神氣沮喪。換句話說:昌宗被仁傑的氣勢壓得透不過氣來。不免「氣勢索莫」。索莫、枯寂無生氣。
❻對御就褫其裘―對著皇帝(則天自稱帝)奪去其裘,褫、奪衣。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