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以色列的神祕面紗!--《在耶路撒冷醒來--30天暢遊以色列耶路撒冷、特拉維夫、加利利與鹽》

2017/4/5  
  
本站分類:創作

揭開以色列的神祕面紗!--《在耶路撒冷醒來--30天暢遊以色列耶路撒冷、特拉維夫、加利利與鹽》

「神給世界十分美麗,九分給了耶路撒冷!神給世界十分哀愁,九分给了耶路撒冷!」
「永恆之城」耶路撒冷,究竟藏有多少故事?

4個旅人,30天行旅紀實,從千年歷史的聖城耶路撒冷起步,走遍哭牆、聖殿山、大衛城、錫安山、橄欖山、客西馬尼園、苦路十四站、聖墓教堂與花園塚,參訪大屠殺紀念館、彈藥山六日戰爭紀念館、希伯來大學、聖經動物園/聖經植物園及以色列博物館,體驗安息日的文化、普珥節的嘉年華遊行、猶太人的節慶與假期;接著來到西方的濱海大城特拉維夫,觀覽蔚藍海景,漫遊古城雅法;向北直往加利利,造訪末日戰場米吉多、耶穌的故鄉拿撒勒、迦拿、黑門山、戈蘭高地、耶穌的第二家鄉迦百農、約旦河與他泊山;最後回到南方死海,經過耶穌的出生地伯利恆、鄰近紅海的伊拉特、內蓋夫沙漠、拉蒙谷國家公園、古卷發現地昆蘭和以色列的四行倉庫馬薩達。

在這裡,重新發現不一樣的以色列;在這裡,歷史將與你一同呼吸!

立即訂購《在耶路撒冷醒來--30天暢遊以色列耶路撒冷、特拉維夫、加利利與鹽》

 

內容試閱

【哭牆,和去哭牆的路】

  旅程的第四天,我們去了哭牆,也就是西牆。後來我們又去了幾次,看著牆邊的人,牆外的三月天,每次去每次有不同感受。
  哭牆其實並不會哭,哭的是那些來看牆的人。但是那一天我們沒有看見誰哭,如果有,那也是外來的觀光客喜極而泣,本地的猶太人反而不哭。他們只是禱告,吟唱,神情肅穆地為以色列求平安,仰望彌賽亞降臨。

★由雅法門往哭牆
  依舊在五點的鳥鳴聲中醒來。Tobias獨自跑去看牆,為我們探勘地形。回來以後不到七點,正好為大家做早餐。他邊做,我邊看著他拍下的照片發出驚嘆:清幽的街道,高聳的城牆,千年不變的滄桑感,百鳥飛集的晴空。
  下午三點,耶路撒冷的天空依舊藍得發亮。我們忙完了手邊的事,Tobias準備帶我們三個去哭牆。由西耶路撒冷市區一路往東,沿途經過獨立公園和Mamilla公墓,傲然佇立的城牆像是衛士,嚴嚴看守著雅法門。
  門旁的廣場上正好有兩三組藝人在表演,在欄杆旁打鼓的幾個黑人小孩,很快就吸引了我們的鎂光燈以及打賞的銅板。他們青春的鼓聲,和一箭之遙帶點幽怨的吹簫者居然天衣無縫你情我願,和鳴了一曲動人的樂章。
  「回來經過這裡,想和小孩們拍個照。」Tobias說。
  但是回程已經見不到小孩了,只剩下賣麵包的大叔,以及廣場上偷吃麵包的鴿子。很多事就是這樣,當下就做,不然就沒有了。
  從雅法門進去就是大衛塔,古老的牆壁長出一叢一叢的植物,生意盎然。
老城中的巷弄縱橫無數,通往哭牆的路也有許多組合。有的從哭牆廣場的西側安檢站上下階梯,有的從廣場北側的隧道通往穆斯林區。其中最快捷的路不需要穿過密密麻麻的城內街道,直接從城外搭公車進入糞廠門,就可以抵達廣場南側的安檢站。城內有一條路也走南邊,步行起來卻是又遠又苦,但這條路順著牆邊走,可以看見豁達悠然的景色。首先你得由大衛塔往南走,貫穿亞美尼亞人區直抵城南的錫安門,之後九十度折向東方進入猶太人區,沿著崎嶇的窄路爬坡上下,直到在糞廠門附近抵達目的地。
  走這條路,像是喝水誤吞了辣椒,嗆得你汗流不止。這段路不只叫你累,叫你氣喘吁吁,有時拱門下窄巷間汽車還會與人爭道,但城內牆外沿途美不勝收。某些牆段可以沿著階梯上去,只是一不小心掉下來,你就會滾落幾層樓高,砸到牆外公路一輛倒楣的汽車上。從城上望去,牆外長滿一叢叢的植物,底部都有滴管維持著水分。猶太人做事,總在不經意處感動你的心。
  HaTkuma Garden附近的城牆有一個學校,我們看到許多的家長接送小孩,特別的是還有做姊姊的來接弟妹們,正所謂小孩接小孩,實在可愛。
  「真的像人家講的,大的照顧小的。」Tobias說:「我看過一個故事,說是猶太媽媽跟外邦人的小孩說,你已經七歲了,可以幫媽媽做許多事賺錢了。」
猶太教育,就是鼓勵你,儘量讓你去試,讓你去做;不成功,再做就是。猶太人能在各領域做出傲人的成績來,或許也和這樣的文化有關。

★哭牆,一道淚流不止的牆
  好不容易抵達哭牆時,太陽已經沒那麼潑辣了。
  牆的東邊,金色的清真寺高高聳立著,那裡就是聖殿山,所羅門王以降各時期的聖殿都在那裡,但如今已被兩座清真寺取代;而牆的西邊這一邊,通過檢查站之後,能容納數萬人的廣場就在眼前。
  哭牆,正式的稱呼是西牆 (western wall),總長488米,但大部分隱藏在聖殿山和穆斯林區的建築裡,廣場上露出可見的部分長58米,高19米。
  當羅馬人在公元70年攻破耶路撒冷城時,也一併把聖殿摧毀,應驗了耶穌所預言的:「你看見這些偉大的建築麼?將來絕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的。」不但聖殿本身,連周邊結構也幾乎破壞殆盡,只有一面牆的基底勉強保留住,這牆就是西牆,由大希律王所建。西牆不屬聖殿本身,而是聖殿山擋土牆的西側殘餘,所以後人稱為西牆。雖然聖殿山才是聖的,但山上已經沒有殿,相關的建物只剩下這道殘牆,於是牆就成了第二神聖的地方,千百年來流離失所的猶太人來這裡必定哭,哭自己應了舊約的預言分散到世界各地,縱然家財萬貫,也總是遭人欺侮嗤笑,甚至凌辱殺害。
  結果,西牆也成了哭牆。猶太人哭的時候,才總算轉向他們的神。他們哭,才發現至少還有一道牆,至少還有一點希望。
  能挨著牆哭是幸福的,有一段時間他們不能哭。那是1948年至1967年約旦佔領時期,長達十九年之久猶太人被趕出老城,猶太人區被取消,於是千百年來的憑弔傳統也中斷了。那時還沒有大廣場,牆邊都是密密麻麻的民居。1967年以色列人攻下老城,三天內把居民移走,建築全都剷平,清出這一大片區域,而哭牆也得以重現光明。這一次,以色列讓所有人都能來牆邊憑弔和觀光。
  現在的哭牆人人可來,但有管制。以色列人把廣場前端用柵欄圍起來,分為男界女界,南邊四分之一是女界,北邊四分之三是男界。也就是說,男士們可以摸撫到四分之三的牆,女士們呢?只好委屈妳們了。
  進入男界,你得戴上猶太人的基帕小圓帽,出入口會免費提供。帶著小帽的Tobias和我,站在哭牆下開始發楞。
  牆,殘破而古老,卻有枝椏從牆內探出,有鳥雀在其上築巢。成群結隊的鴿子在天空飛翔,而牆下除了人,只有人影。鳥在這裡自顧自地生活,貓在附近閒晃,而人來憑弔,來禱告,把滿滿的思念和期望,化作小紙片塞滿底部的夾縫。在猶太傳說中,這裡是禱告最容易被聽見的地方。
  在西耶路撒冷街頭,穿著正統猶太服裝的宗教人士已經夠多了,而這裡好像鳥雀的巢穴一樣,一口氣群聚了幾百個戴黑帽穿黑衣的人,更為驚人。聽說他們每天早晚都會來這裡,伏在牆上閉眼禱告,也有好些人前後搖晃,還有人唱起悲苦的詩歌。年紀大的,有;年紀小的,也有。
  為甚麼那些人邊吟誦邊搖晃呢?因為他們每次讀到神的名字,就要點頭敬禮。你若仔細觀察,還會發現這些正統派走出廣場是倒退走的,以示敬意;他們不背東西只提塑膠袋,為了不讓肩上背負著重擔;他們也不會正眼理睬你,更不可能讓你正面拍照,因為他們心裡已經堆積了太多故事。尤其在安息日到牆邊來,切莫拍照,以免造成文化衝突。
  後來有人告訴我們,他們穿著黑衣,是為耶路撒冷哀弔;倘若有一天聖殿重建了,他們都要換上彩衣歡呼跳舞,不再穿黑衣了!
  Tobias問我:「實際看了哭牆,感慨萬千吧?」
  我說:「還好,其實我是來看人的。」
  畢竟這牆,只剩底部是大希律王修築的,中間那部分修築於奧米亞王朝,頂部的小石頭則修築於奧圖曼帝國以後,都和當年的是非無關了。
  我看著牆上的鳥雀,請Tobias仰臉拍下巢穴;他感性地說,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神阿,在你的兩座壇那裡,連麻雀也找著房屋,燕子也為自己找著菢雛之窩。我說,是的,這也正是我心裡所想的。
  兩人走入男界西邊的巨大洞穴,入口上方的岩石又棲息著一隻肥大的灰藍鴿子,而洞內站著跪著一些猶太人,黑衣畢挺,自顧自地祈禱或讀書。這個入口便是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據說是七世紀的阿拉伯人蓋的。六日戰爭後,以色列人開始整理哭牆,於是拱門也露了出來。現在裡頭當作圖書館和祈禱室,並且放了一個聖約櫃,可以容納超過一百部經卷。
  就讓你們好好禱告吧!我們退了出去,牆邊一群猶太孩子正在唱歌,說不上是為黑夜哀傷還是盼望黎明,讓人癡癡地佇立聆聽。這時牆的另一邊,女界那裡突然冒出一顆頭,一個老太太站在椅子上,興味盎然地看著孩子的歌唱。過不多時,女界又冒出一隻手和一架攝影機,想要錄下歌唱的珍貴畫面。啊,那不正是我們的同伴Belinda?
  辛苦了。
  我們還了小帽,退到圍欄外等候姊妹,正好碰上一隊女兵圍成一圈,不遠處有旗正飄飄的以色列國旗。她們看上去是菜鳥,有的還駝背,全然不像街上那些英姿煥發的女兵。但當長官要她們回話時,女孩們一呼百諾;當猶太拉比為她們講解歷史時,她們大氣也不敢吭,滿懷敬畏地聽著。
  在敵人環伺中,以色列的孩子從小就學習對同伴負責任,熱愛自己的國族,尊重權柄,卻又不失去自我的發展空間,所以他們強得一塌糊塗是有道理的,如果能親身來感受一下,你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看完女兵,在著名的洗手臺用金壺洗手後,我們四人順利會合,只見一個可愛的孩子不住回頭看著我們,似乎連小學都還沒有上,卻和爸爸哥哥一樣留著長長的鬢角,像是出生以來未曾修剪。Belinda大呼好可愛,因為這孩子直盯著她笑。
  那麼,該回去了。
  從廣場邊的階梯走上去,不久便隱身於迷宮般的街弄。一個肥胖的大媽坐在路旁討錢喊著,一舍客勒,一舍客勒,另外兩名戴帽子的男士客氣地問候我們,希望我們賞一點錢;而在他們身旁的一座小園裡,兩個年輕人自得其樂地彈著吉他,唱著歌曲,絲毫不理會人來人往的遊客。
  這就是我們所看見的哭牆,以及周圍的景致。猶太人還會哭下去,直到他們的彌賽亞來臨,而基督徒認為,他們已經知道彌賽亞是誰,並且很快就要回來。但願到那一天,所有的人都不必再哭!
  歸程,日已薄暮,我們為了這一天的平安順利,感謝神的憐憫。
  下一次,我們還會過來,看看哭牆後面的聖殿山。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