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真實的新詩評論,最赤裸的新詩現況!--《異語:現代詩與文學史論》

2016/12/31  
  
本站分類:創作

最真實的新詩評論,最赤裸的新詩現況!--《異語:現代詩與文學史論》

本書作者長期關注現代詩與文學史議題,無論身在學院內/外,皆持續以書寫展現介入之決心。其視野不自囿於臺灣一時一地,反欲與香港、菲律賓、馬來西亞等華文文學場域積極對話,思考殊途可以不必同歸的在地解答。
全書分為上下兩卷,分別命名為「文學史想像」和「現代詩異語」,既提出對臺灣新詩史書寫與敘述方式的主張,亦涉及框架、世代、跨界、選集、教學、影像、文學社團、數位文學之探討。涵蓋文學歷史回顧、現象剖析觀察、詩歌意見抒發,對余光中、洛夫、林燿德、羅智成、施穎洲、張堃等前輩與「七年級」作家之成績亦多所討論。這些探索還稱不上是發人所未能發、言人所未敢言,唯盼書中所錄種種異語,日後莫成無用囈語!

立即訂購《異語:現代詩與文學史論》

 

內容試閱

◆從政治詩到公民詩

  在這個詩學(Poetics)寂寥,政治(Politics)喧囂的年代, 《創世紀詩雜誌》於邁入六十一週年時推出政治詩專輯,編輯群可謂以編代寫,有話想說。徵集政治詩創作成果、檢視政治詩書寫良窳,走過一甲子的詩刊《創世紀》當然不是最早。它的小老弟《臺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第十二期(2011年3月)曾推出「百年阡陌‧國家詩輯」,以詩回應彼時「中華民國建國百年」風潮。莊仁傑於〈編序〉中指出:「每個人皆有屬於自己的時代,每個人都可建成自己的國家。那麼,一個人要如何看待自己的故事,又如何在這故事之中投射時代、印象國家?」在全國民怨沸騰、學運風起雲湧的2014年3月,《臺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復於第十八期標舉「刺政‧民怨詩」,主編蘇紹連親撰卷首詩〈人民的靈魂被政府的身體凌虐〉:「在我的透明裡看見遠方的風景。在我的/透明裡看見遠方的政府。在我的透明裡/看見遠方的憂懼。後來,我失去的透明/是一種靈魂」。詩論壇的主編欲借政治詩一抒鬱結之氣,其旨昭然若揭。
  其實上個世紀八○年代起,臺灣的政治詩便開始增加發表空間,連各式政論雜誌都屢現詩蹤。《陽光小集》第九期(1981 年6月)刊有〈不太高明的吶喊―看政論雜誌上的詩〉,文中雖不乏批評,但畢竟逐篇檢閱了詹澈、鄭炯明、趙天儀、廖莫白等人在「非詩刊」上的政治詩作品。勇於挑戰禁忌的《兩岸詩叢刊》,第一期(1986年12月)以「弱小民族詩貌」為欄位名,刊出譚石〈復國的工具―西班牙境內巴斯克人的詩與政治〉。譚石是王浩威的筆名,他所譯介之西班牙境內「弱小民族」政治詩作,對彼時臺灣知識份子與詩人、作家提供了無窮暗示。《兩岸詩叢刊》第二期(1986年12月)刊出徐嘉銘〈苦苓與劉克襄的政治詩之比較〉,更是等同把兩位直接劃入政治詩創作者之列― 不算其他文類創作,兩人迄今在現代詩上最明顯的成就,確實也是那批八○年代收穫的政治詩篇。
  臺灣詩刊願以專輯形式公開倡議「政治詩」者,當以關注現實、擁抱大眾的《陽光小集》為第一。一九八四年六月該刊第十三期企畫「政治詩專輯」,社論寫道:「現代詩壇出現了一些評論時政、反映現實的詩創作,由於其取材範疇蘊含濃厚的政治意味,姑且以『政治詩』名之」。該社並於高雄楠梓李昌憲家中召開「我看政治詩」座談會,邀得葉石濤等十一位作家與會(值得一提的是,儘管本土派一直對余光中頗有意見,但與會人士對他在《自立晚報》翻譯的土耳其詩選卻多所讚許。後者「表現手法的新與聯想的新」,甚至被莊金國拿來跟彼時臺灣政治詩的語言僵化跟淪為口號作為對照)。在這場座談會上,葉石濤認為以「對社會制度的抗議與控訴,對社會的不平,農漁勞工的淒苦」為出發點者,就是臺灣的政治詩。他還不忘提醒,「目前臺灣的政治詩和民眾脫離太遠」,詩跟小說皆然。林宗源則於會中指出,政治詩的廣、狹兩義應有分野,廣義的政治詩「寫社會上人類的行為」,狹義的政治詩則是「針對社會的制度或某種問題」的創作。該期《陽光小集》亦請彭瑞金撰寫〈詩也要進補〉,他直言:「生活即政治,除非離地生長,『詩』又怎能脫離政治呢?」我想這恐怕是對政治詩最寬廣的定義了―似乎頗為全面,但也等於什麼都沒講。
  政治詩究竟應該如何定義?孟樊在《臺灣當代新詩理論》第七章「政治詩學」與博士論文《後現代的認同政治》都嘗試直接或間接回答這個問題。孟樊對政治詩書寫及詩的政治批評(Political Criticism)之耙梳,雖然成功踏出了很大一步,但他恐怕也得承認:政治本身就極難「一言以蔽之」來下定義,遑論政治詩?基於所有論述總得要有個起點(以免陷入相對主義陷阱),吾輩倘若跳脫「政治即政府」、「政治詩是在寫與政府相關的詩」此一最狹義說法,我會建議採用「書寫權力施展或價值分配的詩」,作為當代政治詩的一種可能定義。
  既然當代政治詩旨在以詩叩問、挑戰、重建「權力與價值」(Power & Value)為旨趣,我們應該可以藉此召喚全新品種「公民詩」的誕生。公民詩理應屬當代政治詩的重要一環,它不單只滿足於替弱勢族群發言、抵抗或反對霸權強凌,而是有著更多的正向建構,尤其重視如何喚醒閱讀者的公民思維與自覺。公民詩應該能夠透過書寫,呈現當下臺灣社會在種族、性別、階級上的多樣與差異―譬如新住民及其第二代,便極有可能成為公民詩創作的新興力量。公民詩可以滔滔雄辯,可以深埋隱喻,當然它更可以脫離傳統寫實主義及其表現手法的桎梏,替當代政治詩創作開闢一條新的道路。

                                                  原刊於《創世紀詩雜誌》第185期(2015年12月)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