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20世紀西方哲學、美學整體進程的必備專著!--《英美分析美學史論》

2016/12/9  
  
本站分類:創作

研究20世紀西方哲學、美學整體進程的必備專著!--《英美分析美學史論》

「分析美學」是20世紀後半葉以後在英美及歐洲諸國唯一佔據主流位置的重要美學流派,其核心地位迄今仍難以撼動,同時它也是20世紀歷時較長的美學思潮之一。「分析美學」秉承了20世紀新哲學的「分析」視角,與擁有一定歷史深度的「大陸」視角是相對的,即在面對美學問題時採取「語言分析」的方法,力圖將美學理論問題當作語言問題來加以解決。

本書在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文獻基礎上,對西方美學界的重要美學流派進行了深入的研究。上編「分析美學思想史」,係對維特根斯坦、比爾茲利、沃爾海姆、古德曼、丹托和迪基的美學思想進行了詳盡述評,各章之末並著重在對於該美學家思想的評判和批駁;下編「分析美學問題史」則主要聚焦於藝術定義、審美經驗、美學概念與文化解釋的問題,涉及到從維茨到列文森、從迪弗到卡羅爾、從西伯利到馬戈利斯等幾個系列美學家們的思想,每個問題之後都試圖超越分析美學而提出作者的觀點,並由此尋求新的美學生長點。

立即訂購《英美分析美學史論》

 

內容試閱

導言 分析美學:界定,分期與特質

「分析美學」(Analytic aesthetics or Analytical aesthetics),或者更準確地說,「語言分析美學」,是20世紀後半葉以後在英美及歐洲諸國唯一佔據主流位置的重要美學流派,其核心地位迄今仍難以撼動,同時它也是20世紀歷時較長的美學思潮之一。「分析美學」秉承了20世紀新哲學的「分析」視角,與擁有一定歷史深度的(「哲學傳統」意義上的而非地理學意義上的)「大陸」視角是相對的,即在面對美學問題時採取「語言分析」的方法,力圖將美學理論問題當作語言問題來加以解決。當然,從血統論的角度來看,「分析美學」主要承繼的是「盎格魯-撒克遜」的思想傳統,取得主要美學成就的是英美美學家,但歐洲的諸國(如德國、義大利、西班牙、瑞典、法國等)的美學家們也接受了這一傳統,這對於「分析美學」在歐洲的普及與發展亦是功不可沒的。
一、「語言分析」之於分析美學
從「方法論」的角度觀之,當代美國著名分析哲學家丹托(Arthur C. Danto, 1924-2013)就明確地的認定:「嚴格地說,分析哲學(analytical philosophy)並不是一種哲學,而只是一套用於解決哲學問題的工具。可以推想,如果沒有哲學問題,這些工具根本就不存在」;「分析哲學史就是一段發現哲學分析的工具的歷史」。在一定意義上,將「分析哲學」視為直面「語言」和「邏輯」問題的方法論,似乎並不為過,由此來看,將分析哲學的主流分為「邏輯分析哲學」(Logical Analytical Philosophy)與「語言分析哲學」(Language Analytical Philosophy)兩個主幹還是有道理的。
「分析美學」則主要屬於後者(但也受到了前者的橫向影響),它的核心貢獻就在於從「語言分析」的角度來解決美學問題,從而內在豐富了語言哲學分析的內涵,並以由此視角出發的「感性學」之建構,構成了與「邏輯分析哲學」相對峙的另一極。這也為脫胎於分析哲學的「分析美學」翻過身來對於分析哲學做出自己的貢獻,提供了最基礎意義上的「合法性」(當然,邏輯分析的方法在「分析美學」那裡還是在被適度地借用著,但是就總體而言,「分析美學」更多地以「語言分析」而非「邏輯分析」作為其本質性的規定)。
然而,「分析哲學」與「語言哲學」(philosophy of language)並不是同一的,只有少數分析哲學家如邁克爾‧達米特(Micheal Dummett, 1925-2011)傾向於認為分析哲學就誕生於「語言的轉向」(the linguistic turn)之時,但更多的論者還是認定「語言哲學」是同「藝術哲學」(art philosophy)一樣的研究領域或哲學分支學科(而分析哲學則更被視為一種方法),因而二者不可混淆。然而,分析哲學的「語言分析」方法卻被包括藝術哲學在內的諸多學科所承繼了下來,這種方法論原則可以表現在:「第一,通過對語言的一種哲學說明,可以獲得對思想的一種哲學說明;第二,只有這樣才獲得的一種綜合的說明」。用當代英國分析哲學家彼得‧哈克(Peter Michael Stephan Hacker, 1939-)更具有邏輯力量的說法便是:

其一,哲學的目的就在於思想結構的分析(the analysis of the structure of thought)。
其二,思想的研究絕對不同於思維的研究(the study of thinking)。
其三,分析思想的唯一適宜的方法就在於分析語言(analysis of language)。

------

第一章  維特根斯坦:作為「語言分析」的美學

從整個20世紀來看,「分析美學」的最重要的開拓者,毋庸置疑就是該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數理邏輯學家、分析哲學的創始者路德維希•維特根斯坦(1889-1951)。無論從對於分析哲學還是「分析美學」的巨大影響來看,如果只選一位思想先驅者的話,絕大多數的論者都會將選票投給他。所以,談論「分析美學」還是得從維特根斯坦開始。因為,他的思想就像一個容量巨大的水庫,前輩的思想流到他那裡彙集起來,得以沉澱和轉化,後來的許多思想又要走這個水庫裡面汩汩流出。這種歷史地位,竟然有點接近於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觀點,但是你卻絕對繞不過他的思想。
如果再擴大到整個20世紀的哲學史和美學史,選兩位思想先驅的話,另一位入選者可能非馬丁‧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 1889-1976)莫屬,但是千萬不要忘記,維特根斯坦的前面還站著弗雷格,而海德格爾的前面則站著胡塞爾(Edmund Husserl, 1859-1938),這兩位的貢獻則更具有「原創性」。不過,維特根斯坦與海德格爾的確分別攀上了「分析傳統」與「大陸傳統」這兩座哲學巔峰。但是,如果從學術思想被延續的「生命力」角度來看,似乎維特根斯坦對當代歐美學界多數學者而言的啟示可能更大些,他激勵著更多的學者們在「向前走」,而對於海德格爾來說似乎「海德格爾專家」愈來愈多(他們更多是「往回看」的),而難以像維特根斯坦那樣後來者從其身上獲得如此豐富的啟迪,這是因為:
維特根斯坦的著作涉及從美學到數學這樣一些範圍廣闊的論題,而對這些論題的研究又是非常深刻,非常有洞察力的,因此,在分析哲學家看來,他的著作仍然是一個獲得思想和啟示的源泉,而且在未來的許多年裡可能仍然是這樣。
事實的確如此,美學與數學,可以被看作是「審美」與「科學」的兩極,在這個廣泛的領域之內,維特根斯坦目光所及總能提出嶄新的洞見。所以,在對於維特根斯坦的美學思想進行研究的過程當中,我們不僅涉及到了他本人專論作為傳統學科的美學這個部分,而且,更關注到了他對於「分析美學」的持續的重要影響,這種啟示作用可謂無窮。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