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官方大部頭史料《鄧小平年譜》所凝鍊而成的一家之言。--《瞧,這個小個子:年譜中的鄧小平》

2016/12/7  
  
本站分類:創作

根據官方大部頭史料《鄧小平年譜》所凝鍊而成的一家之言。--《瞧,這個小個子:年譜中的鄧小平》

「我本人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我比較出名的是因為遭了幾次災,經歷了三下三上的歷史,就是三次被打倒,其他說不上什麼,沒有什麼突出的。」──鄧小平

鄧小平逝世至今已過了二十年,世人對鄧小平的重新認識卻才要開始。本書從中國官方所編撰的史料、近1500頁的《鄧小平年譜》中含英咀華,結合作者自身研究中外相關著作多年之心得,側寫與回顧鄧小平從1957年至1984年間、從反右鬥爭、文化大革命至改革開放的心路歷程,試圖呈現這位深刻影響中國現代走向的前領導人,在其政治生涯上充滿爭議的真實面貌。

立即訂購《瞧,這個小個子:年譜中的鄧小平》

 

內容試閱

【十三、強加於人,一定要寫出贊成你的意見嗎?】節錄

臺灣,始終是鄧小平思考的一個大問題。一月十二日上午,鄧小平會見日本客人時談及臺灣問題,「不管用什麼方式,臺灣總是要解放的,也許早一點,也許晚一點。我們跟美國人也是這樣講的,要抱住臺灣不放,那靠不住,抱不住。我們甚至告訴美國人,即使蔣介石那一堆人死反革命,反對祖國統一,臺灣還是要解放的。怎麼能夠設想,中國自己的領土會長期不回到祖國的懷抱裡來吧?祖國不實現統一行嗎?」

四月二十六日上午,鄧小平在會見日本沖繩縣知事時,談及臺灣問題,鄧小平也說,「我們從來就說得很清楚,臺灣一定要收復,至於什麼時候收復,用什麼方式收復,那要根據我們的具體情況來決定。我們希望能和平解決,能和平解決更好。如果不行,那就要考慮別的方式,叫做非和平方式。」

十月一日上午,國慶二十五周年這一天,鄧小平會見加拿大通訊社主席羅斯•芒羅一行。談及臺灣問題,鄧小平指出,「臺灣總是要回到祖國懷抱的。我們當然希望我們這一輩能解決這個問題,如果我們這一輩不能解決,我們下一輩總要解決。在國際上我們歷來反對『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謬論。尼克森總統到中國來訪問,中美發表了《上海公報》,裡面就有這條原則,就是承認只有一個中國。美國贊成這樣一個根本的立場,我們雙方才達成建立聯絡處的協議。聯合國也是在驅逐了蔣介石的代表之後,我們才進入的。至於用什麼方式實現統一,我們當然希望通過和平談判來解決這個問題。但如果和平方式不能解決怎麼辦?恐怕只有非和平方式,不能放棄非和平方式。至於什麼時候解決,我們沒有時間表,還要看。」在談到參加奧運會問題時,鄧小平說:「這不取決於我們。只要不取消蔣幫在奧運會的代表權,我們就不進去。如果今天早上九點驅逐蔣幫代表,十點我們就進去。那時就參加奧運會的全部活動。這是我們的一貫立場,參加亞運會也是這個立場。」眾所周知,後來臺灣是以中華臺北的名義留在奧運會,中國自一九八三年始參加了在美國洛杉磯的奧運會後,持續至今。鄧小平所會見的芒羅不知與在二○一三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艾麗絲•芒羅是否有什麼關係?是一個家族?艾麗絲•芒羅,也已經年過八旬了!

十月二日上午,鄧小平在會見臺灣同胞、華僑以及華裔外籍人士時也說了同樣意思的話。當有人問後臺灣的問題時,鄧小平說,「這個問題以後還要考慮,特別是要與臺灣人民商量。不過可以說,解放臺灣以後,不可能把大陸上的一套馬上搬進去。」這也許是鄧小平考慮解決臺灣問題使用「一國兩制」辦法的較早端倪?

十一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八日,鄧小平接待來訪的美國國務卿兼總統國家安全事助理季辛吉及夫人。三天之內,鄧小平與季辛吉共有七次會談,兩人話題廣泛,縱論天下大勢,國際形勢、美蘇戰略、武器協定、西歐、日本、中東、柬埔寨以及中美關係等。鄧小平與季辛吉談話,核心還是臺灣問題,鄧小平說,「從本質上講,美方這些方案不是『日本方式』。所謂『日本方式』,就是美國對臺灣廢約、撤軍、斷交。目前,這些方案實際上還是「一中一台」的方式,無非是一個倒聯絡處的方案。目前中美在北京和華盛頓互設聯絡處,臺灣同你們設有大使館,這本身說明,中美兩國關係正常化的條件尚不具備。反過來,倒聯絡處同樣不是解決正常化的途徑。不論怎樣解釋,人們一看就認為仍然是一中一台的變種。所以,這個方案,我們難以接受。另一個問題是解決臺灣問題的方式問題。在美與臺灣斷絕外交關係並廢除防禦條約後,臺灣問題應由中國人去解決。關於臺灣問題和中美關係正常化,我們有三個原則,不能有別的考慮:(一)堅持《上海公報》的原則,不能考慮「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或變相的「一中一台」。如我們所理解的倒聯絡處,實際上也是「一中一台」,中方不能考慮。(二)臺灣問題只能在中國人之間作為內政自己來解決。至於用什麼方式,和平的,還是非和平的,如何解決,那是中國人自己的事,是中國的內政問題。(三)作為一個原則問題,我們不能承認在解決這個問題的過程中,其他國家參與什麼保證,包括美國的保證。」

鄧小平與季辛吉還談及能源與糧食問題,「至於糧食問題,根本問題是,各國要注意糧食生產,不注意這一點,單靠美國和其他幾個國家的剩餘糧食能解決世界糧食嗎?不可能。鄧小平已經於一九九七年去世了,而季辛吉雖已年邁,但如今仍舊活躍在國際外交舞臺上,他的《論中國》等書仍舊高踞中國圖書排行榜,而就在二○一三年,他還到了中國,與諸多政要接觸。這位猶太人在一九七四年有如此耐心與鄧小平舉行了七次會談,也是在摸中國的底牌吧?他們當然想知道,即將到來的後毛時代的中國,會走向何方?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