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發亡國之痛、黍離之悲。--《張岱的明末生活記憶--《陶庵夢憶》與《西湖夢尋》合刊》

2015/1/21  
  
本站分類:創作

抒發亡國之痛、黍離之悲。--《張岱的明末生活記憶--《陶庵夢憶》與《西湖夢尋》合刊》

張岱的文筆,向以冷靜凝煉著稱,幾乎不動任何感情,而天地無言,似乎更具動人的力量。他抒發亡國之痛、黍離之悲,也就成了他《陶庵夢憶》、《西湖夢尋》兩夢的基調。
張岱著作中流傳最廣的首推《陶庵夢憶》,作於甲申之後,隱居初期。張岱以遺民身份來追憶亡國前之經歷見聞,從飲食、旅遊、古玩、戲劇、園林、技藝、花草、住所、名人等方面描繪,具現江南風物人情,其文史及藝術之價值極高。且善於用整飭凝煉的詩化語言抓住人物的本質特徵進行勾勒,顯現出簡潔乾淨,詩意濃郁的氛圍。
《西湖夢尋》是張岱的山水園林小品。除對西湖山水園林設色描繪外,又特別針對其中的掌故軼事,做了深刻的考究與敘寫,可算是一部西湖深度旅遊的書籍。《西湖夢尋》是張岱在魂牽夢繞的憶舊戀舊情結中,撫今追昔,抒發家國之痛的。

 

內容試閱

鍾山
鍾山上有雲氣,浮浮冉冉,紅紫間之,人言王氣,龍蛻藏焉。高皇帝與劉誠意、徐中山、湯東甌定寢穴,各誌其處,藏袖中。三人合,穴遂定。門左有孫權墓,請徙。太祖曰:﹁孫權亦是好漢子,留他守門。﹂及開藏,下為梁誌公和尚塔。真身不壞,指爪繞身數匝。軍士輂之不起。太祖親禮之,許以金棺銀槨,莊田三百六十奉香火,舁靈谷寺塔之。今寺僧數千人,日食一莊田焉。陵寢定,閉外羨,人不及知。所見者門三、饗殿一、寢殿一,後山蒼莽而已。壬午七月,朱兆宣簿太常,中元祭期,岱觀之。饗殿深穆,暖閣去殿三尺,黃龍幔幔之。列二交椅,褥以黃錦孔雀翎,織正面龍,甚華重。席地以氈,走其上必去舄輕趾。稍咳,內侍輒叱曰:﹁莫驚駕!﹂近閣下一座,稍前為碽妃,是成祖生母。成祖生,孝慈皇后妊為己子,事甚秘。再下東西列四十六席,或坐或否。祭品極簡陋。硃紅木簋、木壺、木酒罇甚粗樸。簋中肉止三片,粉一鋏,黍數粒,冬瓜湯一甌而已。暖閣上一几,陳銅爐一、小筯瓶二、杯棬二;下一大几,陳太牢一、少牢一而已。他祭或不同,岱所見如是。先祭一日,太常官屬開犧牲所中門,導以鼓樂旗幟,牛羊自出,龍袱蓋之。至宰割所,以四索縛牛蹄。太常官屬至,牛正面立,太常官屬朝牲揖,揖未起,而牛頭已入燖所。燖已,舁至饗殿。次日五鼓,魏國至主祀,太常官屬不隨班,侍立饗殿上。祀畢,牛羊已臭腐不堪聞矣。平常日進二饍,亦魏國陪祀,日必至云。
戊寅,岱寓鷲峯寺。有言孝陵上黑氣一股,沖入牛斗,百有餘日矣。岱夜起視,見之。自是流賊猖獗,處處告警。壬午,朱成國與王應華奉敕修陵,木枯三百年者盡出為薪,發根,隧其下數丈,識者為傷地脈、泄王氣,今果有甲申之變,則寸斬應華亦不足贖也。孝陵玉石二百八十二年,今歲清明,乃遂不得一盂麥飯,思之猿咽。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69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