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領讀者感受這些大師的呼喚,解密他們的獨特吸引力。--《美感典藏:近代藝術大師的致命吸引力》

2016/11/17  
  
本站分類:創作

引領讀者感受這些大師的呼喚,解密他們的獨特吸引力。--《美感典藏:近代藝術大師的致命吸引力》

近年來台灣的藝術發展,多著眼於台灣觀點的地方藝術史整理,以致於跨領域、跨文化而具國際觀的關鍵性人文基礎,略顯不足。
本書以專業藝評的觀點切入探討一些美學品味與收藏展示等較特殊的實例,列舉多名近代著名的藝術家或藝術畫作進行抽樣化又具啟發性的深入探討,包含:重新探討「全方位的藝術家」──達文西;〈蒙娜麗莎〉變奏作品分析;畢卡索的自畫像在肖像畫發展史上的地位;殘酷寫實的英國表現主義畫家──培根;維也納先鋒派領導者──克林姆對「新藝術」(Art Nouveau)的影響等,共收錄15篇文章,期望能為國內已逐漸升段的藝文社會,帶來一些美感啟示的另類思考,讓讀者透過文章的剖析,領略藝術所帶給我們的美好享受與喜悅。

立即訂購《美感典藏:近代藝術大師的致命吸引力》

 

內容試閱

【Chapter 3】克林姆的分離派及他的「愛與性」、「生與死」

  被公認為維也納先鋒派領導者的克林姆(Gustav Klimt, 1862-1918),乃是最能表現十九世紀末期浪漫、精緻而頹廢情調的畫家。克林姆的畫作多以情慾描摩為主題,然而透過其精心設計的構圖、貴族式的裝飾風格、美麗的鑲嵌式圖案,赤裸的情慾乃昇華成優雅的藝術,克林姆也因此成為雅痞的寵兒。但他廣受歡迎的最基本原因,恐怕是一種超越時代的末世紀氛圍在運作:從十九世紀末期的維也納,到現代的臺北。
  很少有藝術像古斯塔夫.克林姆的作品那樣,在國際所獲評價如此多樣而戲劇化。在其有生之年,雖然他曾是奧地利藝術圈的崇拜偶像,也同時在國際上享有奧地利最重要藝術家的榮耀,不過能真正瞭解他作品的人並不多。在他死後,他的名字曾一度被人們所遺忘,直到一九六○年代,世人又重新對他發生興趣,很快即興起了一股名副其實的克林姆熱潮,此熱潮迄今仍然未見消退。
  世紀末美術之都維也納誕生的大畫家克林姆,生活在燦爛的世紀末維也納藝術氛圍中,最能夠敏銳表現出一個時代的終結與另一個新世紀出現的胎動中流露出來的特殊氣象,創造出甜美、優雅、富麗而繁盛的繪畫之美。克林姆在美術史上,是維也納分離派大師。在他去世後將近九十多年的今日,他成為人氣最高的名畫家之一,繪畫作品受到高度讚美。克林姆一生都在描繪人間男女之愛、女性肖像以及嚮往自然生活的風景,〈吻〉是他最著名代表作之一,他的許多繪畫都刻畫沉醉於愛與女性祼體的情愛世界。
  古斯塔夫•克林姆是現代主義的代表。這位藝術家和他的同伴共同塑造了二十世紀初期,並且為維也納留下深刻的美學歷史記憶。維也納在十九和二十世紀間是奧匈帝國的宮廷城市,並和巴黎、倫敦和慕尼黑並列為歐洲的精神中心之一。維也納分離派畫家(Viennese Secessionist)以克林姆與席勒等人為主。重視藝術創作的「分離派」,從內容到形式的「實用性」與「合理性」,強調風格上發揚個性,盡力探索與現代生活的結合。創造出一種新的藝術式樣。「分離派」曾經廣泛地應用在繪畫、設計、建築、家具上,其中影響最深遠的就是「新藝術」(Art Nouveau)。最欣賞這些改變的是嬉皮、雅痞、新新人類……。

[前言:從西方學術核心―神學/法學/醫學/哲學談起]
  一九○○年的〈哲學〉,不合時宜;一九○一年的〈醫學〉,引起紛紛議論的騷動;一九○三年的〈法律〉,已經觸到極限,官方受不了了。一九○五年,克林姆把官方預支的酬勞全數退回,同時把〈哲學〉、〈法律〉、〈醫學〉這三幅畫收回……。
  神學、法學、醫學、哲學,是西方學術傳統裡的主軸核心,缺少其中一項人文的欽點,則不具備構成一所大學的條件。但是,歷史悠久的維也納大學,宴會廳裡天花板上的壁畫,卻缺了四個象徵這四門學科的基盤要項,一世紀以來,華麗的穹頂上繽紛的壁畫,卻有四角赤裸裸的水泥壁底。黑白、彩色極強烈地映照著,到底出了什麼事?一個歐洲最古老的大學,怎麼讓門面醜陋粗鄙?因為,克林姆把〈法律〉、〈醫學〉、〈哲學〉之繪收回了。
  一八九四年,那時維也納皇家官方委託克林姆,為古老的維也納大學,繪製三幅壁畫。大學部企望的是能呈現「光明戰勝黑暗」這主題的寓意。乍聞之下,十分理性,符合學術精神,但是敏銳的人,卻從中嗅到一股八股的味道。在此,我們預感到一個會分歧、對峙的結局,因為,克林姆不是那種按題作文的學生。太前衛、令人不安的〈哲學〉,在克林姆的尺寸,又超過了,這次,是〈醫學〉。
  克林姆的筆下全是女性的世界,老的、豔麗的、邪惡的、懷孕的、凋零的、冷漠的、詭異的、無辜的、陶醉的、嬉鬧的,無一不是刻畫著女性的永恆與嫵媚。這次主宰〈醫學〉的,又是一位女神。希臘神話中緒己雅(Hygieia,也是「衛生」一字之由來)和艾司可勒普(Askulap)兩人所生的女兒,發明了療緩、治癒疾病的學問,是醫學的典祖。她手上纏繞的那條毒蛇,將煉出苦口良藥,也是日後代表藥局的標誌。醫學女神居高臨下,流金華貴地望著來者,雙手側肩,撐起一片生老病死。她左上方的一位女子,豔醉地托著腮,沉醉於自己的顏容。對啊!醫藥,可以研煉成女人的美容品啊!
  和女子上方成強烈對比的,是頹廢的黑色與點點金黃。半透明、舞動的黑紗,是骷髏和女子共舞的旋律,在腐朽的前一刻,以黑紗包裹和死亡交纏著;而這,又和旁邊另一女子的長長黑髮,融成一體,閉眼的女子一副安詳沉醉,渾然不覺,但是面容卻已由淡淡的筆觸,透露出黑暗的死訊。生命的循序漸進,是彼此的不著痕跡,環環相扣,無奈,卻又極其自然。
  克林姆畫中的男性,一向屬於點綴角色,區區可數,就算出現,也幾乎都以背部面對觀視者,僅具道具襯托功能。這幅〈醫學〉裡,昂首的醫學女神旁,蜷縮著一個男人,仔細一看,克林姆竟還讓他皮開肉綻,悚然的露出節節脊椎骨。我們看到生與死之間,留下深深的痛楚鴻溝;而這鴻溝在畫裡,又劃分出生命的殞滅與演進過程。左邊,一個向後傾即將墜落的女子,僅以隻手戲謔、不安地和生界攀附著,它,攀存於綻放和逝去的那一刻。
  接下來,克林姆語不驚人死不休似的又畫了一幅〈法律〉。在這幅畫裡,男人的地位更低了,他是被審判者,不但如此,還被一隻章魚纏繞著。男人雙手反綁待審,低頭懺悔,肩胛骨甚至如蝙蝠似的,邪惡的突了出來,大章魚盡責、目帶馴光,一副守候發落般的,等著面前三位女性開口裁決。這三個分別象徵「法律」、「公平」、「真理」的女人,一語不發,畫,就凝結在這一片沉寂中。中間那位女子,以手托腮,面無表情,目光冷漠地盯著眼前的男人,好整以暇的模樣,讓冷峻的內心世界,透露出一股無言鏗鏘的力量:「嗯……該如是發落……」沉默的審判,其威力遠甚於喧鬧撻伐的力量。
  克林姆也受不了了,我們且看克林姆如是說:「夠了,受夠了,這種官方的審查尺度。我要自力救濟,我要甩開這一切可笑的、阻礙我工作的惱人不快,回歸自由。我拒絕接受任何一分官方資助。最主要的是,我要和官方這種對待藝術的態度作戰。這國家的每一項措施,都是『有違』藝術本意的。受到保護的,是那些虛偽、無力的藝術;至於真正的藝術家,則屢遭非難。」
  很熟悉的場景,不是嗎?藝術一旦遇上政治,就立即失色,變成黑白―甚至空白。但是,克林姆不知道,更大的災難,還在後頭。畫家收回著作權,和官方翻臉後,還好,維也納一熱中文化的資產家,樂於高價收購。一對極富裕的猶太實業家夫婦,買下克林姆的〈法律〉和〈哲學〉這兩幅畫。不過,當希特勒一九三八年來到維也納時,這些文化財,全數納入囊中,被放置到郊區的一座城堡內(Schloss Immendorf)。希特勒曾經是維也納美術學院的榜落者,對藝術的喜愛不下於對政治的狂熱,他四處蒐集藝術品。不過,有些畫在他眼裡,是屬於「墮落變質」藝術,比方說:克林姆這三幅〈哲學〉、〈法律〉、〈醫學〉。於是,一九四五年五月的一把火,結束了所有紛爭,克林姆對學術的詮釋,盡成餘灰。

[一、古斯塔夫•克林姆的生平]
克林姆生於鄰近維也納的鮑姆加登,在家中三子四女中排行老二。家裡的三個兒子在幼時都展現了藝術的天分。克林姆的父親恩斯特•克林姆是名來自波西米亞的黃金雕刻匠,妻子安娜•克林姆則夢想從事音樂相關工作,但一直沒有實現。克林姆小時候家境一直很貧困,當時職缺稀少,移民的經濟發展十分艱苦。
  一八七六年,克林姆獲得了前往維也納藝術工商學校(Kunstgewerbeschule)的獎學金,並在該校就讀至一八八三年,受訓成為一名建築學畫家。當時,他崇敬一流的歷史畫家漢斯•馬卡特。克林姆欣然接受了保守主義的訓練;他早期的作品可被歸類為學院派。一八七七年,他的兄弟恩斯特,跟隨其父的腳步,成為一位雕刻匠,亦進入該校就讀。兩兄弟與朋友法蘭茲•瑪茲曲一起工作,一八八○年,他們以團體「畫家集團」之名,受委託辦理了許多工,並幫助他們的老師為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創作壁畫。克林姆以創作室內壁畫與為戒指路上大型公共建築的天花板作畫,其中包括成功的系列「寓意與象徵」(Allegories and Emblems),展開了他的職業生涯。
  一八八○年,克林姆從皇帝弗朗茨•約瑟夫一世得到了黃金勳章,彰表他為維也納宮廷劇院的壁畫所做的貢獻。克林姆也成了慕尼克大學與維也納大學的榮譽會員。一八九二年,克林姆的父親與兄弟恩斯特皆逝世,克林姆必須承擔其父與兄家中的經濟責任。這次的悲劇也深深影響了克林姆的藝術理念,很快的克林姆便轉向開創了新的個人風格。一八九○年代早期,克林姆認識了艾蜜莉•芙洛格(Emilie Flöge),儘管他與其他女人糾纏不清,芙洛格仍成了克林姆終其一生的伴侶。他與芙洛格的關係是否只限於肉體仍是爭議不斷,但那時期的克林姆至少有了十四個小孩。

[二、維也納分離派時期]
一八九七年,克林姆等人創辦了維也納分離派(Vienna Secession),克林姆並擔任了該派的期刊《聖春》(Ver Sacrum)的總裁。克林姆待在分離派一直到一九○八年。維也納分離派的目標是提供年輕的非傳統創作者一個發表的平臺,替維也納帶來外國畫家的優秀作品,並自行發行雜誌來展示團員的作品。分離派聲明沒有任何宣言,也不主動鼓勵任何顯著的風格,自然主義、寫實主義與象徵主義和平共存。政府支援他們的目標,並給予公有土地的租約以建立展覽廳。分離派的象徵是雅典娜,代表著智慧、技藝、戰爭的希臘女神―克林姆於一八九八年畫了他的版本。
  一八九四年,克林姆受託創作三幅畫來裝飾維也納大學大廳的天花板。完成於世紀之交時,克林姆的三幅畫:〈哲學〉、〈醫學〉與〈法學〉,其激進的主題與取材遭到排山倒海般的批判,被評為「色情」。克林姆捨棄了傳統的寓言與象徵手法,而使用了更公然表達性欲的新穎表達方式,因此招來了更多紛擾。公眾的抗議從四面八方而來―政治、美學與宗教。因此,克林姆的三幅畫並沒有被放上大廳的天花板。這是克林姆所接受的最後一個公眾任務。一九四五年五月,克林姆的三幅畫被黨衛隊銷毀。他的〈真相〉(Nuda Verita, 1899)解釋了他更進一步動搖傳統的企圖。毫無掩飾的裸體紅髮女人手握著真理之鏡,上方引用了席勒風格的字體,寫著:「如果你不能以你的成就與藝術滿足所有人,那麼滿足少數人吧。滿足全部便壞。」
  一九○二年,克林姆為第十四屆維也納分離派展覽完成了〈貝多芬橫飾帶〉,展覽主題是對作曲家的褒揚,以一座不朽、色彩斑斕、馬克斯•克林格爾所制的雕塑為號召。橫飾帶只為展覽而作,克林姆以亮眼顏料將之直接畫上牆壁。展覽結束後,畫作被保留了,但直到一九八六年前才開始公開展出。
  此時期的克林姆並不因公眾任務而局限自己。一八九○年代末期開始,他與芙洛格一家在阿特爾湖岸共度了一年一度的暑假,並在當地畫了許多風景畫。這些作品構成了除了圖形之外,唯一讓克林姆認真投入的風格。正式而言,風景畫是以相同的精製圖樣為特徵,強調結構、有象徵意義的碎片。克林姆成功的使阿特爾湖的作品的深處扁平成為單一平面,人們相信克林姆以透過望遠鏡觀察景色的方式,創作了這些畫作。

[三、巔峰:金色時期與成功]
  克林姆的「金色時期」為他帶來了正面評價與成功,並被認為是克林姆的巔峰時期。克林姆此時期的作品常使用金箔,奪目的金色可於〈帕拉斯•雅典娜〉(1898)與〈茱蒂絲一號〉(1901)首次見到,金色時期最著名的作品則是〈艾蒂兒畫像一號〉(1907)與〈吻〉(1907-1908)。克林姆很少旅行,但皆以其美麗馬賽克鑲崁工藝聞名的威尼斯與拉文納,則很有可能是克林姆得到金色與拜占庭式畫風的靈感的旅行地點。
  一九○四年,克林姆與其他藝術家於奢華的史托克列宮,富裕比利時企業家的住家進行合作,其亦是新藝術時代最堂皇的建築物之一。克林姆負責餐廳的部分,貢獻了包括〈實現〉與〈期望〉等他最傑出的裝飾作品,他曾為此公開表示:「大概是我裝飾作品發展的巔峰了。」一九○七年至一九○九年間,克林姆畫了五幅關於社會女性受包裹於軟毛中的油畫。他對女裝的喜愛,在許多芙洛格展示她所設計的服裝的照片中表露無遺。
  於家中工作與放鬆的同時,克林姆通常穿著涼鞋與長外袍,並不著內衣。他的簡單生活稍像是隱居,獻身於藝術、家庭與分離主義運動之外的小事,且避免咖啡社交或與其他藝術家的交際。克林姆的聲譽常吸引許多支持者到家門來。他作畫的步驟總是經過深思熟慮,有時小心仔細,需要漫長的時間持續作畫。儘管克林姆對性十分活躍,他對風流韻事仍保持謹慎,並避免醜聞。
  克林姆曾寫過一些關於他所見事物與作畫手法的事。他常寫明信片給芙洛格,但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克林姆在一個被稱為「對沒有自畫像的注解」的珍罕書寫紀錄寫道:「我從來沒畫過自畫像。我對把自己當作繪畫主題,比畫其他人更缺乏興趣,而女人優先重要……。我沒什麼特別的。我是一個日復一日、日以繼夜地畫著的畫家……任何想更瞭解我的人……應該謹慎的看看我的畫。」
  奧地利維也納分離派(Vienna Secession)的領袖人物,著名畫家。他強調個人的審美趣味、情緒的表現和想像的創造,他的作品中既有象徵主義繪畫內容上的哲理性,同時又具有東方的裝飾趣味。他注重空間的比例分割和線的表現力,注重形式主義的設計風格。他那非對稱的構圖、裝飾圖案化的造型、重彩與線描的風格、金碧輝煌的基調、象徵中潛在的神祕主義色彩、強烈的平面感和富麗璀璨的裝飾效果,使畫面彌漫著強烈的個性氣質,對繪畫藝術和招貼設計產生了巨大而又深遠的影響。克林姆的作品提升了招貼的藝術品味和價值,同時也使他名揚四海。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4  累計人次:10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