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落蒂再一感動力作!--《風吹沙》

2016/11/16  
  
本站分類:創作

詩人落蒂再一感動力作!--《風吹沙》

詩是高貴心靈的產物,數十年來我的詩乃是紀錄我心靈波動變化的一條曲線。它像一條河流一樣,有時波濤洶湧;有時風平浪靜。不論多少詩人,用多少主義、流派、運動去吸引大眾的目光,我仍我行我素,讓詩的河流流向它該流的方向。有時如斷崖造成飛瀑;有時如多瑙河,只有些許微波。不論如何,它就是我的詩。

立即訂購《風吹沙》

 

內容試閱

◆山中的一盞燈
在濃霧中
在黃昏六七點時
是誰
總會在半山腰
掛上一盞燈
就是這一盞燈
讓迷失的遊子知道
位於山中的家
沒有把他遺忘

但是
有著這麼茂密森林的山谷
一盞燈
就能讓所有遊子回家嗎
山谷間
仍然再次升起一陣濃霧

那一盞燈
又在黃昏時亮起
而山路仍然寂寂
沒有人回到
這山中彎彎曲曲的小路
更沒有人回到


──《自由副刊》,二○一一年二月九日。

◆旅程
只有單調
只有寂寞
那一條灰濛濛的小路
延伸向空無

只有大雪紛飛
只有人車行過的泥濘
沒有電影情節
沒有繽紛的奇遇故事

沒有暫停的小站
沒有過夜的村落
只有風的吼叫
只有蒼茫的大地

走不快的是我的腳步
算不準的是何時到達終點
沒有一隻鳥飛過也
沒有一隻狗在逗留
延伸向未知
那一條灰濛濛的小路
只有寂寞
只有單調

──《秋水詩刊》,二○一二年一月。

◆旅日抒懷
大阪城雄偉的石牆四周圍著
外邊護城河水緩緩流著
戰國群雄每到此處
總會拉起戰馬長嘶
東征西討誰是永遠的勝利者
空中雲朵變來幻去找不到答案
即使後來的東條雄心萬丈
三本的海軍船堅砲利
而今安在 而今安在

我從南邊的小島遠遊至此
想到昔日有些人還是我的鄰居
自從他們被遣返北國
是否尚能聽到海島北投礁溪
藝妓為他們溫柔的調酒彈唱

──《台時副刊》,二○一四年一月六日。

◆登泰山有感
來一陣風吧
雖然四月還有些微寒
走在陡峭的石階上
望著光禿禿的山陵
還是有一種叫人冒汗的感覺

下一場雨吧
我不知道這裡乾旱多久了
貧瘠的石礫上
竟然有多種開花的樹
而且一球一球
多茂盛啊

給我一點不一樣的感覺吧
不知道當年
尼克森是否也來這裡
嚮往遠古皇帝封禪的感覺
拿破崙是否也想從威海上岸
希特勒也想到此享受榮光

來一陣炙熱的陽光吧
怎麼才冒熱汗
卻有一種千年的冷
由內心升起

一群面貌黝黑的朝山者
身上綁著一綑綑巨大的香燭
虔誠的臉上滿是
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後記:
二○一一年四月與文友遊山東,登泰山,突然百感交集,在旅程中多次書寫未能完稿,改改寫寫,完卷時已是十月底,是為記。

──《中華副刊》,二○一二年三月十五日。

◆一棵孤單的流蘇
突然了悟
思念竟然如此嚴酷
流蘇已在一夜之間
染了整頭白髮

那是一位痴情詩人
從荒徑野地走來
撐著一把
翠綠的洋傘
悄悄立在妳居住宮殿前

一整個嚴寒的長夜
宮門緊閉
花洋傘在夜風中
飛走了
瞬間
那綠色的髮也白了

一棵孤單的流蘇
白著頭
一直站在那裡
宮門
一直不開

──《中華副刊》,二○一一年二月十六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