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推理小說作家中的前輩葉桑,沉潛多年的推理傑作。--《午後的克布藍士街--葉威廉探案系列》

2016/11/14  
  
本站分類:創作

臺灣推理小說作家中的前輩葉桑,沉潛多年的推理傑作。--《午後的克布藍士街--葉威廉探案系列》

四十多歲的葉威廉,溫文儒雅、學識豐富,是葉氏翻譯社的老闆,懂得英、日、西、俄、德、法和中文等七國語言,擅長領域是醫藥、生化和毒物等相關方面翻譯,翻譯專業知識的積累,成為他科學辦案的基礎。

本書以作者筆下成名的葉威廉系列鐵三角組合:葉威廉、型男警官陳皓,以及雜誌主編劉宜雯為主角,描述三人如何突破一個個隱藏著複雜人性的犯案過程。本書特別收錄J雜誌主編劉宜雯個人的懸疑案件檔案,鬼靈精怪且不知放棄的劉宜雯,在重重疑點的包圍下,如何揭開這些飽含無奈的犯罪結局。

立即訂購《午後的克布藍士街--葉威廉探案系列》

 

內容試閱

【Case3 流向心靈深處的河】
  司機將車子停在一棟漆著藍白兩色的小木屋前,並告訴葉先生,目的地已經到了。葉先生一跨出車門,就看見兩個男人站在門口,其中一個是梅葉爾,正做著「歡迎光臨」的手勢。
葉先生發現地上都是嬌黃的落花,原來小木屋前種了好幾株相思木,在紫青的天空下,顯示出迷人的姿影。梅葉爾穿著輕鬆的T衫和牛仔褲,過來和葉先生擁抱一下,然後接走禮物,那是一瓶從機場的免稅商店購來的黑牌Johnny Walker。
  站在後面的男人看起來彷彿是義大利人,十分英俊,穿著白襯衫、白西裝褲,頸上繫了條紅領巾。雖然是華麗的外表,舉止之間也儘量表現出高等人的風範,可是對待葉先生卻十分傲慢和無禮。葉先生不想和他計較,於是裝著不懂西班牙文,只用德文和梅葉爾交談。
  「請你原諒賴摩斯,他還年輕不懂事。」梅葉爾打著圓場,賴摩斯就是那位「紳士」的大名。
  「難道你沒告訴他我要來嗎?」葉先生有些不安。
  「沒有,連女主人都不知道。」
  「天哪!虧你還是來自奧地利,這下可把我害慘了。」
  「千萬不要把自己想像成一個不受歡迎的不速之客。」梅葉爾請葉先生坐在靠近小几的沙發,角落的電視畫面出現一個瘦臉的男人,正在用心地「讀報」新聞。賴摩斯過去把聲量轉大,然後向廚房走去。
  葉先生試圖不把眼前所見的放在心上。他問梅葉爾:「女主人是你的朋友嗎?」
  「比朋友多一些深度,直接地說是沒有名分的夫妻。我知道台灣人比較保守,可是也不至於把你嚇到吧?」
  「對不起,我……」葉先生慌亂中,忘記了德文中最重要的陰性和陽性的用法,因而舌頭打結。
  「我瞭解。當我離開奧地利時,順便也把故鄉的婚姻結束。多年來,我永不休止地尋找生命的春天,直到半年前,我遇見了寇蒂絲……」
  寇蒂絲!那不是臨近加勒比海的一個美麗港灣的名字嗎?而另外還有「金錢」的意思。海港加上金錢。寇蒂絲究竟是位什麼樣的女人,竟能讓這名愛情塵封多年的男人,如此的神魂顛倒。
  不容葉先生胡思亂想,梅葉爾興致昂然地打開話匣子,說:「我能夠認識寇蒂絲,要歸功於賴摩斯。賴摩斯在德拉屠宰公司工作,負責運送冷凍牛肉給水壩工程的伙食團。由於能說一口相當不錯的英文,所以和外國技師很熟。雖然謠傳他是個拉皮條的,不過我們仍然滿喜歡和他來往,因為他的幫忙,我的獨身生活才有了樂趣。」
  電視的畫面換了一些農業紀錄片,由聯合水果公司提供。賴摩斯咬著香菸走出來,梅葉爾討好地將德語改成英語,說:「你看那些小巧的香蕉,土語叫做Chiguita Banana,好吃極了。」
  賴摩斯吐了一口煙,說:「寇蒂絲知道你的喜好,特別做了個香蕉餅。葉先生來自台灣,聽說台灣也產香蕉?」
  「不錯,有大有小,種類很多。」
  「香蕉使美國和宏都拉斯建立了親密的關係。由於大量的需求,我們的農業部也注重品種改良,如今已能利用較少的土地,生產更多的香蕉。你看電視所顯示出來的數據,六千八百公頃左右的蕉園,年產量已經可以達到四億多公斤。」
  葉先生看得懂,但是卻不說出來。賴摩斯又點燃一根香菸,屋內的空氣開始惡化。梅葉爾忽然歡呼一聲,原來是「女主人」現身了。她正是葉先生昨晚在珠寶店所見的那名女子,匆匆一瞥比不上近距離的凝視。不過,青春的容顏多多少少有著美神的眷顧。
  寇蒂絲不會說英文,眉目之間又透露出對東南亞民族的鄙夷,所以對葉先生也就愛理不理。餐桌上自然形成兩黨對立,這就苦了我們的主席─梅葉爾先生。
  晚餐除了方才賴摩斯所提到的香蕉餅之外,有淋著糖漿的牛肉,還有一大盤金黃燦爛的玉蜀黍。其中最合葉先生胃口的是以椰子汁調上佐料所做出的花椰菜湯。
  梅葉爾用德語向葉先生吐露心聲,說:「其實我也明白寇蒂絲不是個什麼好出身的女人,否則也不會和我這樣的老外同居。只是我很感激她對我的好,不管真心或是假意,總之,她讓我很快樂,彌補了我前一次婚姻所造成的傷痕。所以,我用她的名字買下了這棟房子,做為對我們愛情的紀念。」
  「我很感動,可是……」葉先生的眼光往那對打情罵俏的男女望去,暗示著梅葉爾。梅葉爾露出縱容的微笑,說:「這是他們的民族性,何況他們是親戚,不會亂來。」
既然對方都不介意,葉先生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只好默默地喝湯,耳際卻響起了散播病菌般的談話……
  「寇蒂絲,我最近手頭很緊,能不能再替我弄些錢?」
  「你這個黑心鬼,叫你不要賭,偏要賭。」
  「請妳不要露出兇惡的表情,他們正在注意,尤其是那個滿肚子壞水的台灣佬。」
葉先生驚恐地望著梅葉爾,他卻毫不知覺地在喝酒。一杯又一杯,臉像蒸熟的龍蝦般通紅起來。那對男女似乎也警覺到氣氛正在一點點地冷肅,於是正經起來。寇蒂絲目標轉向梅葉爾,而賴摩斯則和葉先生大談中美洲的政治危機。
  「目前的政治就像地理形態一樣。」
  「什麼意思?」
  賴摩斯又點燃一根菸,事不關己地說:「尼加拉瓜有考斯奎納火山,薩爾瓦多有康加瓜火山,我們宏都拉斯有聖米格爾火山。你該懂我的意思!」
  葉先生點頭,心想:「梅葉爾不也是生活在火山和火山之間。」
  「我醉了!我醉了!」梅葉爾突然嚷叫起來,把其他的人都嚇了一跳。
葉先生趕緊站起來,說:「你既然醉了,就快去休息。時候也不早,我該向大家說聲晚安。」
  「親愛的威廉,不要急著回飯店。多和摩斯聊一聊,說不定再過幾分鐘我就會醒過來。我希望你在我睡熟了之後再走,好不好?」
  「好!那你快去休息。」
  望著寇蒂絲扶著梅葉爾離開餐廳,賴摩斯搖身一變,成為男主人,客氣地請葉先生到客廳。葉先生在原先的沙發坐下來,賴摩斯卻選擇在角落,旁邊的馬尾藻被燈光投射在木壁上,形成一幕猙獰的圖案。
  「我一直想去美國。」賴摩斯突然冒出一句。
  「你說什麼?」葉先生微微一愕,臉從電視螢幕上轉向他。
  「我想去美國,那裡是冒險的天堂。難道你不想去嗎?」
  「一點也不,我不喜歡美國。」
  「你是個偽君子,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比得上美國,沒有人不喜歡美國,除非他是白癡。」
  葉先生不想辯解,雙手投降地說:「算我是白癡。」
  「你們兩個不要扯著喉嚨講話,好嗎?」寇蒂絲再度出現,兩手插著腰,方才綰的髻有些亂,髮絲在臉的兩側飄來飄去,使人想到冶豔的妖精。
  「梅葉爾睡著了嗎?」賴摩斯問。
  「他是個很難入眠的人,可能只是合上眼而已。」
  「我想告辭了。」葉先生欠起身來。
  寇蒂絲沒什麼表情地說:「剛才梅葉爾交代我,為你叫了輛計程車,再過一小時就會來。」
  「真不好意思,但是我……」
  「隨你,腳長在你的身上。」寇蒂絲賭氣似地說,然後用力地坐下來,把沙發弄出很大的聲響。
  賴摩斯用西班牙語問她,說:「他知道了什麼嗎?」
  「沒有,只是擔心那個台灣佬的安全。」
  「有這個台灣佬在這裡礙手礙腳,要不要把計劃改變?」
  寇蒂絲斜眼睨了一下葉先生,彷彿有所顧忌,只是搖了搖頭。葉先生把這一切看在眼裡,決定要耗下去,瞧瞧他們到底耍些什麼花樣。
  三十分鐘過去了。
  葉先生想要去方便一下,忽然聽到梅葉爾痛苦的呻吟。寇蒂絲第一個衝進去,另外兩個人也跟進。
  「我的心臟病發作了,快把藥拿給我吃。」
  葉先生冷眼旁觀,寇蒂絲從床頭櫃取出一只玻璃瓶,而賴摩斯也插手幫忙地端來杯清水。梅葉爾雙手撫住胸口,痛苦地扭動身體。
  當寇蒂絲倒出一粒藥丸,欲放入葉梅爾的口中時,葉先生不知道想到什麼,假裝頭暈地撞了寇蒂絲的手臂。於是本來要放入葉梅爾口中的藥丸,便失手落在地上。
  「你這個搗蛋鬼!」寇蒂絲氣得跳腳。
  「等一下再罵,救人要緊。」賴摩斯督促她再取一粒,兩個人都表現出真情流露,使葉先生有點信心動搖。
  梅葉爾雙眼睜開,虛弱地笑著說:「謝謝你們,我好多了。」說完,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喉結上下地起伏。
  「那是什麼神丹妙藥,藥效如此神速?」葉先生內心猜疑,不過還是為梅葉爾能逃過一劫而高興。
  梅葉爾伸手握住葉先生的手,有氣無力地說:「不久前我就發生了類似的狀況,醫生開了處方,寇蒂絲替我買了成藥……啊!」
  「你怎麼了?」葉先生感覺到對方的手溫急速地冰冷。
  「你要替我做主,殺了那對狗男女……」
  「梅葉爾,你冷靜一下,我去叫救護車。」
  「不要,我快死了!」梅葉爾痛苦地掙札,經過幾陣強烈抽搐之後,他終於平靜下來。
  「他不必要再忍受人間的疾苦了!」葉先生用極為流利而優美的西班牙語,對著面如土色的一雙男女發布消息。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7  累計人次:23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