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的小人物追求奮鬥向上目標的決心與毅力。--《大煙袋--喬木短篇小說集》

2016/10/27  
  
本站分類:創作

大時代的小人物追求奮鬥向上目標的決心與毅力。--《大煙袋--喬木短篇小說集》

國軍文藝金像獎、中山文藝創作獎得主──喬木,最新力作!

「一個星期六的中午,李秀婉跟李秀雄姐弟,在做完各自的功課後,分別坐到兩部拉鏈拴加工機前,開始卡嚓卡嚓壓製拉鏈拴。這是一種簡單的廠外代工的工作,只要把拉鏈拴片往拉鏈扣的鎖孔裡一放,再用機器一壓,就完成一個。因此工資雖然十分低廉,壓製一斤成品不過幾塊錢……」
──〈芝蔴開門〉

本書為六篇短篇小說結合:大煙袋、芝蔴開門、水仙、蟒神廟、星星、情。文筆流暢樸實,真摯感人、語調傳神。故事的人物多為市井平民,寫出這些大時代的小人物追求奮鬥向上目標的決心與毅力,故事彷彿將每個人的人生、青春掙扎、希望與夢想完整呈現。

立及訂購《大煙袋--喬木短篇小說集》

 

內容試閱

【大煙袋】

長長的古道在荒原中蜿蜒的延伸著,一騎坐騎踏著古道向前急馳,馬蹄過處,揚起陣陣漫天的煙塵。落日正坎在西方那帶丘嶺的山坳口,金色的光芒從那兒一直照過這帶荒原,和遠處崗巒重疊的山峰。給荒原的黃昏,映襯出一片灝瀚而略帶淒冷的蒼涼。
在古道的另一端,正有一路商隊踏著夕陽,迤邐而行。由於那是一路由許多隻駱駝組成的商隊,所以現在的時刻,已是暮靄四合,牠們的步子仍像紳士一般,邁得緩慢而悠閒;清響的駝鈴,錚錚著響到遠處,又從遠處叮噹著傳了回來。走在駝隊前面的,是一位騎著一匹棗紅駒子的中年漢子,嘴上銜著一支有二尺多長的旱煙袋,有一搭無一搭的吸著。在煙袋桿子上,拴著一只繡著一條大金龍的煙袋荷包,菸裝得鼓鼓的。當他看到前面的來騎時。便回頭看看拖拉在古道上的駝隊,三三兩兩的,起碼有一二里長。他才猛一勒韁繩,取下嘴上的旱煙袋,敲著馬鞍把煙灰磕掉,重新裝上一鍋子。並且把戴在頭上那頂土耳其式的老山羊皮帽子,向上推了推,便露出一個寬寬的額頭,和一張方方的大臉。那一臉的絡腮鬍,又黑乎乎的順著兩頰往上爬,直伸到兩個耳根子,紮在腰間那根兩寸多寬皮帶上,兩邊各斜插著一支駁殼槍。
他就是這條古道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劉青雲,外號劉老大;只是這個外號被人叫久了,把他的本名也給掩住了。他把那袋煙,慢騰騰的點著火,口銜著白玉煙嘴子長長吸一口,煙鍋裡便冒起一道細細的青煙,在溟溟暮色中徐徐的向上飄升,接著融入灰暗的霧靄裡。這時對面的那匹馬,已經風一般捲到劉老大面前,馬上的人見了他,飛身從鞍上跳下來,站在路邊說:
「大哥,你到了?」
「老二,是你呀?我還以為是那路英雄好漢,來攔我劉老大的生意呢。」劉青雲用手理著那條拴煙荷包的絲帶子,烏木做的煙袋桿,油光水滑。不知是那一位巧手的大姑娘,給他做了一只能配上這支大煙袋的荷包兒。
「你真是說笑話,大哥。在這條大道上,提起你這支大煙袋,誰不禮讓三分。還敢來攔截我們的生意,那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活得不耐煩了。」
......

------

【蟒神廟】

三絃和二胡停了後,站在臺上賣唱那個大妞兒,也對臺下福了福,拖著條烏光水滑的大辮子,掀開藍布門簾走進後臺。臺上只撇下一個放在三腳架上的小鼓,和一張舊椅子。坐在一旁那個可以用腳踏著三絃,腿腕夾著二胡,兩手左右拉彈的瞎眼琴師,也暫時放下手裡的樂器,趁著空檔點起一桿旱煙來。
書院是一幢長方形的大房子,在三九天的氣候,只零星的坐著三五十個人。地凍得像冰塊,冷得人直跺腳,窗口上搭著厚厚的暖簾子,仍擋不住像箭頭般的寒風,颼啊,颼啊,直往人叢裡鑽。放在兩邊牆腳下的幾個大火盆,火焰漸漸熄下去,只剩一堆白灰灰。人們還是拼命往火盆圍遭擠,雙手伸到火盆上,烤取從灰燼上散出來的一點暖氣。沒有幾個人拍巴掌,頭頂上的煙氣結成一層霧。賣零食的小販在人叢中穿梭般來往,鞠躬哈腰的把花生、瓜子、山藥豆和糖球兒,硬往聽書人的手裡塞。大家嗑著瓜子,評頭論足的話也就更多了。
沈大龍偷偷拉我一把,說聲「走!」,便從旁邊那個側門溜出去,再向右一轉,就到了書院的後身。他把手在門上敲敲,門便吱呀一聲打開了。
「沈隊長啊,快進來坐吧。」
開門的人,就是剛才說「豬八戒高老莊招親」那段書詞的大妞兒。粉白的臉蛋兒,在燈光的映照下,白得像雪片一般,兩道彎彎的長眉毛,細溜溜的一直伸到鬢邊上。那個菱形的小嘴唇,猩紅猩紅的。
「好冷的天啊,凍得俺像個沒窩的兔子,只有往這裡鑽。」沈大龍一手拉著我,沒頭沒腦就鑽到門裡面。
房子裡空蕩蕩的,一邊廂放著一張白木大方桌,周遭兒放著幾張空椅子。一邊廂放著一個梳粧檯,上面鑲著個圓圓的大鏡子,檯面上零零星星擺了些胭脂粉兒的。地面上生著一個熊熊的大火爐,把屋子烤得像春天。
大妞兒關上門,轉回身來對沈大龍說:
「今晚你能來捧場,真給俺光彩。」
「俺今晚一來給你捧場,二來給你介紹個朋友。」
大妞兒飛紅了臉,瞪著大眼朝我身上轉了兩眼;她的樣子大概不到二十歲,嫩得像一顆剛剛熟透的鮮桃子。
......

------

【星星】

爬上山坡,我們疲憊的舉步都很艱難。經過一晝夜的奔走,總算脫離戰場。可是班上十二個弟兄,安全歸來的,只有我們六人。
山坡上,林木蒼郁,我們拖邐而行。一旦心理上有了安全感,渾身每一個節骨眼,都是酸的。依照命令的指示,我們應該在這裡遇到接應的部隊才是;等找到他們之後,才能好好弄頓飯吃,好好的睡一覺,然後再去找部隊。轉過一個小山腳,我們看到幾個戰士在一個突出部上構築工事;一個高個子軍官模樣的人,拿著一根手杖在旁邊指揮;從他們的服裝,我們辨出來是友軍。一時精神倍增,邁著大步走上去。
那軍官見到我們,便迎著走過來。他站到我們跟前時,我才看出他是一個少尉,手裡拿的是一根竹棍子。大概是工作熱了,軍帽推到後腦勺上,露出一個寬闊的楞角分明的前額。再順著臉顋陡直的切下來,到了嘴巴兩邊,才相對著緩緩斜進去,會合在下巴頦;形成一個方方正正的大臉。再加上那個大半公尺寬的肩膀和鼓起一個疙瘩一個疙瘩的粗手臂;靠得近了,使人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你們那裡來的?」
「剛從前線下來。」走在前面的王仲則說。
「你們這幾個人誰負責,出來跟我講話。」他揮動一下竹杖,好像要打人似的。
「我!」我趕上去說︰「我是班長。」
「我這個領章看到沒有?」他指指衣領上那條扁擔。
「看到了,少尉!」
「看到了為什麼不立正站好?」
「我們走的太累了,並且這是戰場。」
「沒有理由講!」他大聲吼著︰「站好!站好了再對我講話。你們要到什麼地方?」
「去找我們的部隊。」我趕緊立正站好,看他那個洶洶的氣勢,再不立正,竹杖一定會落到我的頭上了。我卻沒有膽怯,跟他開門見山的說︰「不過,少尉!我們得請你給我們一頓飯吃,我們已經一天沒有吃飯了。」
「吃飯沒有問題,但你們必須留在這裡。」
「我們留在這裡做什麼?」
「作戰!做什麼!還會叫你們在這裡吃飯。這裡馬上就要進入戰鬥,我們正好缺幾個人,你們可以補上。等戰鬥結束時,你們再去找部隊。」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