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區曼玲:生日禮物

2016/9/5  
  
本站分類:創作

【歐華作協專欄】區曼玲:生日禮物

恩娜天未亮便醒了。她需要的睡眠原本就不多,現在右腿被打上石膏,翻身困難不說,還隱隱作痛,就更不用期待好眠。

隔壁床上躺著一個約莫五歲的小男孩,額頭上紮著一個大包,手臂打著石膏,是鮮豔的橘色。昨天夜裡被送進來,咿咿啊啊地。恩娜聽見男孩的母親壓低嗓子跟護士說:「鄰居的野孩子一把將他從溜滑梯上推下來,還好他反應快,只跌斷手,運氣不好是會死人的!」

恩娜閉著眼裝睡。「小孩真麻煩,」她在心裡嘀咕。自己的腿傷嚴格說起來,也是一群吵鬧的孩子害的。他們對她指指點點,眼神和態度都擺明著:「妳在這兒幹嘛?」的嘲諷和疑問。恩娜不服氣:我沒有心臟病、高血壓,更沒有懷孕,你能擋我嗎?我是有點頭暈目眩沒錯,但是你們不也尖聲怪叫?沒比我好到哪去!

就在恩娜回頭瞪那群又推又擠的孩子當兒,突然重心不穩,摔個四腳朝天!

入院五天,沒有訪客、沒有慰問的電話。跟其他病人的滿床鮮花,來客絡繹不絕比起來,恩娜認為自己至少可以保持耳根清靜。她早就習慣一個人過日子,三五天不說一句話不是什麼大問題。討厭的是她沒帶書在身邊,病房裡的電視也不是她專用,拖著一個厚重的石膏腿,她實在沒興趣去和別人搶看節目。

那還能幹什麼呢?不就是整天對著天花板發呆、等護士進來量血壓、醫生過來巡房、十二點的午餐、五點半的晚餐。

哦!如果隔壁床男孩可以停一停手裡的電動玩具!那啾啾砰砰的聲響,惹得人心煩氣躁。這一代的孩子真是被電子產品蠱惑麻痺得不輕:電腦、手機、數位相機……連住院都還是個「低頭族」!還好自己生在這一波電子詛咒世代之前,沒有結婚、沒有孩子。

她倒不是討厭嬰兒身上的乳香,有時瞥見他們肥胖的笑臉露出兩顆小乳牙,倒也覺得挺可愛;甚至偶而幫他們換換臭氣沖天的尿布都沒關係。恩娜憎惡的,是那種不自由的感覺:被孩子綁手綁腳,不能自己決定一天時刻表的束縛。尤其,你能跟一兩歲的孩子議論什麼?他們不僅不可理喻,而且吵起來,總是他們贏,不是麼?

自由是最重要的;自由,是恩娜生活的指標、不容放棄的原則。「我不犯人、人不犯我」是多麼理想的境地!每次聽見女人因為丈夫、孩子得做許多妥協,恩娜就感到厭惡。

保持單身,她就不需要對誰讓步。何況,她哪裡需要別人的認同和許可呢?說得更明白:她哪裡需要任何人呢?這一路走來,她不都好好地?做自己愛做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婚姻?她認識夠多破碎關係下的怨偶,何苦去淌這一灘混水?結婚再離婚,吃飽了撐著嗎?

再說到養兒防老,騙誰呢?每天下午圍坐在廣場邊的咖啡屋裡吃水果蛋糕的孤獨老人裡,多是子孫成群之輩。怎麼沒看見他們含飴弄孫、兒女圍繞的場面?

還是自己選擇的生活最好。她清楚記得出事當天,她被周遭喧鬧吵雜的家庭圍繞,自己仰望天空,心想:不用聽「我尿急!我肚子餓!還要等多久?」等等等等的要求與抱怨,多自在!風和日麗、天清氣爽,真是個完美的生日!

若不是這該死的一跤!

恩娜正咬牙切齒之際,同鄉貝蒂牽著六歲的兒子尾隨護士進來。

「妳怎麼來了?!」恩娜超乎自己預料地喜出望外!

「我在超市遇到你房東,才知道你住院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貝蒂關心地問。

「摔了一跤,沒什麼大不了!」恩娜敲敲腿上的石膏,輕描淡寫帶過。

護士低頭記錄血壓,臉上露出不敢苟同的表情。「如果我是您,我會離雲霄飛車遠一點。」

「還好我不是你!」恩娜翻個白眼,在心裡回應。

「雲霄飛車?」貝蒂一頭霧水。「你跑哪去了?」

恩娜聳聳肩,若無其事地說:「去迪士尼樂園玩了一天。」

「一個人?!」

「犯法嗎?」

「……」

貝蒂兒子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他拉著媽媽的手,躲到身後興奮地說:

「恩娜七十八歲了都可以,下次生日我也要去!」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