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頤的詩作裡盈溢著春天、溫柔、光明、雨霧……--《春天人質》

2016/8/29  
  
本站分類:創作

劉曉頤的詩作裡盈溢著春天、溫柔、光明、雨霧……--《春天人質》

如果有一座隱密處守護恆久的春天,那裡必定是曉頤用詩句築起來的祕境。她的文字中常見色彩、氣味、溫度的細膩變化,以童話的眼光熟稔地處理黑暗與死亡的威脅。

──詩人 夏夏

  詩是縫隙之光。
  要有光,就有了光。即使還看不見。無妨,我們還是可以,在三輪車的粗鈍零件聲中,平靜的踩踏下去,不時朝寒凍的手心呵霧。就這麼踩踏下去,春天一定會到,別忘了,這是天然定理哪。

立即訂購《春天人質》

 

內容試閱

◆春天人質

春天未到
人們預先成為彼此手腕內側
流質的滴淚形胎記

背光描圖紙下的圓點
祕密盛放的流蘇回文
足以開到地老天荒的白苦橙

我們傾倒於交換各式顏色和聲音
黃色賦格,櫻草色噘唇哨
竊喜於可能即將被挾持

髮尾掃過幾粒甜屈奇餅味雀斑
交換指甲像交換眼淚

忘記為窗口那株渴紫藤澆水
可是它們
活得很好

傳說的末日列車
鳴笛響了
等了又等
遲遲未駛

隱身穿越天使的腹語
海的血緣,橋的絲絃
回到凜風中街頭藝人的手風琴張弛

──

春天以前
我們還是可以睡得很暖活得很好
像裂瓷的細膜遇到手

我們可以活得很好
包括一顆微不足道的香草籽
包括花粉,或灰燼

◆意志堅決的紅豆

末日前夕的
街頭擁抱
淡赭紅謎團是初生的鴿子粉
像一場場卑微的革命
進退失據的蜂巢
悲欣交集

只因眉眼撲朔
一瞥之下
一萬片鴉羽跌落
我們,到後邊去
看日月
好整以暇地淹沒
突然憶起前世說太多話
輕易許諾
沙面上寫太多字

橘紅色洪水傾覆的午睡醒來
發現末日未到
夕暮之前
我又變回意志堅決的紅豆

◆我不走了

華麗的叛變已經取得
煙火的許可證
夜船即將駛離我們沒握熱的
蒼涼的手勢
我只好求助併肩走過的森林小徑
交換記憶,借一場雨

暗下來的房間在雨中傾斜
如一隻獨角獸疲倦下來的姿勢
濺溼我手上的木棒針
三層楓褐
你知道,混線毛球是多愁善感的
像我交出沈思的眼睛
什麼我都能給,你和
悲哀的玻璃語言
包括你的貓和鮪魚罐頭

然後好整以暇
編織一條波希米亞風圍巾
用毛線敘事,佐以流蘇抒情的手感
是不是我們都像織物
比星星迷幻
卻比夜色易於挽留
只要織完以前,你能留住我
我就再也不走了
借來的雨,晴了再還吧

◆仍眷戀著太陽

北遷的眼神多風
多少次跌撞瘀痕在你畫布
如決定離開情人次晨
打包行李,不忘小火庖廚
愛終於細緻如初

再次你揮灑彩筆
前方懸疑而想望火車向南
約定偷渡候鳥
躑躅時輕壓受傷的手掌
信仰可能叢生於髮茨
隨你的憂患,你斑斑的未竟
毛細孔張開、畏潮
向光紛陳的欲望

是這樣了,夢中擁抱敵人
交換滄桑的吻
他千瘡百孔的身軀攀爬河流又
擰出虹,怨懟如耳語
斑駁而落
拎起光暈比肩散步
用形狀相同的指尖比劃流雲向度
醒來,發現未曾崩壞
盆地依然絮語
沿途麵包屑提防林鳥啄食
眼神曖昧裝不下情緒
或許說謊為了誠實
喧囂為了孤獨的濃度
經過落日
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是想笑

想飛的紙千羽鶴都向陽
如你因為心有所愛
不輕言深愛
你依然沈默作畫
在此城此身,在你的憂患

◆降臨妳晨間廚房

我駕紅色螺旋槳飛機
從水磨坊
到妳的晨間廚房來看妳
多麼像粉鴿飛進妳荷葉邊圍裙

小步舞曲切丁
和萵苣片一起夾烤三明治
融化的酪梨醬稠了手指
我的,到妳的,手指
鴿子般良善而靈巧的情慾
可愛,和煦
交頭接耳
都喝過 AM 9:30 的茴香酒
都在窗臺的迷你玫瑰、
棉線捲束的紙條間
嘗試復刻純白色風格的可能

榆樹芽說著一些耳語
妳殘留的睡意
亞麻褐偏綠
晨光第一道摺痕打在
印象派的瓦
妳是我到處存在的無辜的場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