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讀 《制服少女的留言:深夜12點的電台奇蹟2》

2016/8/4  
  
本站分類:藝文

試讀 《制服少女的留言:深夜12點的電台奇蹟2》

究竟是開頭比較重要,還是結尾重要?這是充滿著爭議的問題,就我看是見仁見智,因人而異的事。在參加文藝營的期間,我也不斷地在想如何「開頭」開始這篇試讀心得,左思右想,仍舊想不出一點適合「這本」的起頭,因此我想,也許這也是一種方式吧。

 

深夜十二點,在一片漆黑的錄音棚中,天花板發出微微藍光,緊接著傳來機器震動的聲音,一隻A4大小的傳真紙悠然飄下──這是《午夜☆廣播帖》特有的靈異傳真。

 

死後的世界是個甚麼樣子,而已逝的人們又是甚麼樣子,這是不管宗教信仰又或者是哲學等等,都不斷思索、不斷在探討的。「生與死」的話題,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詮釋方式,有些人將自身的生死經驗訴說出來;有些人則是透過媒體傳遞出來;也有人運用故事的流傳,虛實交雜,將自己的理念付諸於此。

 

在這個《午夜☆廣播帖》裡,有個與眾不同談論話題──靈異傳真。信者恆信之,而主持這個節目的DJ──鴨川優與山野佳澄,對於他們而言,這一張張的傳真都是可貴的邂逅。為什麼呢?雖然說生人與幽靈都能傳訊進《午夜☆廣播帖》裡,但能收聽節目的幽靈,想必都是與節目頻率相合的吧。這也促成了機緣的可貴。

 

對於還沒讀過第一集的讀者們而言,直接看第二集會不會有些不妥呢。我想,這不至於。因為本身也還沒看過第一集,也只是有看過簡介程度而已。在閱讀上不會構成太大困難,反而因此有了好奇的衝動想看一看第一集的內容。

 

對於題材《午夜☆廣播帖》是個能收到靈異傳真,我覺得是件蠻有趣的構思,也讓我對深夜時刻的題材有了額外的想像。

 

在午夜時刻的辦公大樓,少了日間人們的嘈雜聲響,顯得格外冷清。

走道上,唯一亮著的日光燈一閃一鑠的,不知道為什麼,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氛圍。而在盡頭,便是無止盡的漆黑。一位剛來到這間新公司的女菜鳥,迷迷糊糊的出現在公司的這個樓層,就連平時少根筋的她也能發現此時的氣氛怪的詭異,深怕會有「什麼」突然冒出驚嚇到她。

就在此時,那盞日光燈就像是無法承受電壓般,「啪」的一聲,應聲熄滅。她大吃一驚,而身體不自覺的冷顫著,就像尋找救生圈般,她四處張望希望能找到一根救命稻草,為她解決此時的困境。

心急的她當看到類似手電筒的光束,發了狂似的,努力催促著自己有些癱軟的雙腳向光源前進。雖然有想過直接發出聲,請人過來找自己,但是她卻過度驚嚇而有些發不出聲來,支字片語硬生生的卡在喉嚨間。當她拖著身子接近光源時,她才發現這股異樣感是從何而出。

眼前的黑暗就像要吞噬住她般,讓其他該有的光源都像是本該就不存在,僅留下眼前的燈光。她不斷思索著,這個時間,除了她還會有誰在這裡,是警衛嗎。也許是,警衛或保全配帶著手電筒是非常合理的。

但是從剛剛到現在,她多少會產生碰撞的聲響,然而眼前的光源卻絲毫沒有動靜,就彷彿像,對,就像是固定在某處,所投射的光源一樣,直直的照向某方。

在念頭從腦海一閃而過的同時,那詭異的光束向在回應她般,開始有了動靜。她嚇的全身汗毛都起了疙瘩,拔腿往回跑。拚命似的在樓層間狂奔,當她稍微停下腳步喘口氣時,這才發現她已不知不覺的來到電梯間。

依她過往看過的鬼故事經驗而言,這電梯肯定有鬼,絕對不能搭。她望向一旁的逃生門,隨即用盡全力推開,門後是讓她感到安心的「正常」景色。此時已經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些許的光源足以讓她辨別四周的景物,逃生用的指示燈亮著熟悉的綠光。就在她稍微喘了口氣的片刻,處在神經緊繃狀態的她,敏銳的聽見逃生門後的聲響。

是誰?有點遲疑的緩緩退後,一手緊抓著樓梯上的握把,一手緊握著身上的衣服。為的很簡單,便是在一發現情況不對時,能夠迅速脫身而做的準備罷了。

厚重的逃生門被輕易推開了,無聲無息,就算是年輕力壯的成年男子,要這樣悄悄地不發出聲響是不可能的。理當看到門被推開就該立即逃開的她,雙腳卻遲遲沒有展開行動,也許是好奇心作祟吧。她有那麼一點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在追著她。

門被整個推開了。

然而,門後卻沒有「什麼」,只有一片深層的黑壟罩著門內。

有時想像力太豐富,總會造成自己嚇自己的下場。越看越覺得那裡會冒出個什麼似的,未知所帶來的壓力伴隨著一望無際的黑,讓人有種被黑洞吞噬的錯覺。冷汗直冒的她,當她找回行動力,一回頭向下跑的同時,毫無心理準備的撞見眼前蒼白的臉孔。

「呀啊啊啊──」驚叫聲在樓梯間不斷迴盪,她在昏倒前,隱約的還聽到有個蒼老的聲音冷冷地質問她,「想逃?」

 

當然,這本書完全沒有過度驚悚的內容,以上純屬虛構。

這次故事的中心主題環繞在電台地下室的亡靈──亞莉莎身上,作者藉由前面一連串看似不相干的事件最終引導出,能化解亞莉莎身上怨恨的契機。

 

「沒有一個人是不重要的,彼此的人生都是環環相扣的,就算自己沒有察覺到,但在未來的某一天,你們彼此間都會相遇到,可能是過客、可能因此變成重要的他人。」對於作者的故事,我有著這樣的體悟。

 

有誰能夠知道站在對街向自己招手的女孩,其實早已不存在人間。

有誰能夠知道單相思的自己,這份暗戀也能有個感人的結局,縱使已是陰陽兩隔。

有誰能知道當初被自己拋棄的城鎮,如今人們都仰慕、支持著自己。

又有誰能知道自己的夢想,究竟是否能實現。

最後又有誰能夠知道總是在星期三出現的古井戶先生,他心中又掛念著什麼。

 

看似不起眼的事件,其中又存在著什麼關係領導著故事走向,愈來愈深入的劇情,緩緩推移著,將被迷霧壟罩的真相,一一的揭露出來。

蓮池陽一這位二十幾年前意外身亡的電台導播,在他成為幽靈後的這些年來,不斷扶持著後輩們的精進,然而,在他失去存在的憑依後,他又會如何呢?

愈發懸疑又有種可能會是悲傷情節走向的故事,在作者筆下會是什麼樣的呈現方式,這個就只能留給後續分解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