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旅行所得,才是活的學問。--《民初旅行見聞--20位名人的旅行記》

2015/1/2  
  
本站分類:創作

惟有旅行所得,才是活的學問。--《民初旅行見聞--20位名人的旅行記》

我一生最大的得益之處,就是旅行。──《旅行雜誌》、中國旅行社創辦人 陳光甫
惟有旅行所得,才是活的學問。──商務印書館總經理 王雲五

本書乃根據趙君豪在《旅行雜誌》訪問的二十位名人採訪稿,並配上採訪照片及各名人之題字整理而成。訪問稿前之照片及簡介則為本書編者所加,俾讀者在閱讀時,能對受訪者先有所認識。
這二十位名人分別是──
馬相伯/蔡元培/葉恭綽/許世英/潘公展/沈怡/顧維鈞/蔣維喬/黃伯樵/王正廷/褚民誼/黃炎培/高鳳謙/李景樅/丁福保/淩鴻勛/王曉籟/陳光甫/吳開先/王雲五

 

內容試閱

二、蔡元培(孑民)先生訪問記

  今年旅行雜誌添闢了「旅行講座」一欄,重要目的,是訪問時賢,徵求對於旅行上的一般意見。在新年特大號中,我們已經訪問過年高德劭的馬相伯先生,這一期,我預先決定訪問蔡孑民先生。
  每次想起蔡先生,我便想到北平的西山;同時我每次回想北平的往日遊蹤,也一定想到蔡先生。
  這是民國十一年的夏天──離開現在十三年了──我出了學校的大門,便一直到北平去。那時候,北平的情形好極了,市面著實繁榮,人口也非常的多,可以說是北平的黃金時代。我每天都到中央公園去消閒,與致很好,一住便住下了兩個月。
  因為不想離開北平,便想找相當的工作去做。得到友人的介紹,便去訪問蔡孑民先生。那時候,蔡先生住在背陰胡同。我還記得蔡先生的住宅:是靜悄悄的,院中有很大的樹,──好像是槐樹──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面北的一間客廳裏。蔡先生那時候還是擔任大學校長,經過了幾次的晤談,蔡先生對於我的感想很好,預備叫我到大學裏去擔任一些工作。
  有一天,蔡先生到西山去了,恰巧有事,我們便約定在西山相晤。在一個夏天的早晨,我坐車到西直門,出了城,便僱著一匹驢子,一直趕到香山。沿途風景好極了,尤其是夏天的早晨,過了海淀,可以遠望萬壽山的峯巒,沿途的樹木,是非常茂美的。
  蔡先生住在香山甘露旅館對門,我在當日午後便去相晤了。那時候在座的我記得還有湯爾和先生。我們談了很久才歡然握別。我在香山遊覽了兩天,到第二天晚上進城。
  後來,很辜負蔡先生的好意,我在暑假中因為有另外的工作回南了。
  好像是民國十二年的秋天,蔡先生又到歐洲去。我們在上海又見面一次,我並且到輪埠去送別。
  以上是我和蔡先生的認識,這十幾年來,我因為生活的驅策,一天有十二小時以上工作,對於訪晤蔡先生的機會是少極了。但是,北平哪,西山哪,很多次數和蔡先生晤面,在腦筋中佔了不能磨滅的一頁。
  這一次要去訪問蔡先生,便先去了一封信。
  蔡先生很高興,第二天便有回信,約我去談談。
  在前天的早晨,我驅車到白利南路,進了國立中央研究院的大門,馳過了短短的馬路,車停在第一進房子前。我推進了門,坐在會客室裏等待著。
  蔡先生的精神,老是很好的,笑容可掬的我們握著手。
  「我們好多年不見了。」蔡先生笑著說。
  「是的。」我很欣然地答覆。
  於是我們便坐下來談話。
  「先生向來對於旅行的興趣如何?」在開始談話時,我便這樣的問。
  「很歡喜的,因為旅行,可以看到自然的美,還有各地許多特別的情形,能夠在旅行中知道的。」蔡先生很高興地說。
  「先生第一次出外旅行的情形怎樣?」
  「那時是到杭州去考試,我第一次出外旅行,當然是杭州了。從紹興到杭州,是坐一種櫓船,紹興人稱為烏篷船,總是夜裏動身上船,第二天早上到西興,過江就是杭州。在那個時候,新市場還是旗營,我們去遊西湖,是從湧金門外下船,現在大不相同了。」
  「先生不是去歐洲好幾回麼?對於歐洲的旅行,感想怎麼樣?」
  「是的,我去歐洲,先後五次。其中在德國躭擱的光陰最久,先後計算起來,共有五年。在法國,差不多先後也有三年。在歐洲,旅行是很方便的,以我個人的感想,尤其是在德國。在大戰以前,我們在德國往來很自由,不要護照,簡直和德國人一樣。那時是在歐洲大學聽講的,到了暑假,便去德國名勝的地方遊歷,有時到瑞士去,瑞士的山水,是足以使人流戀的,因為語言通,交通便,所以瑞士時常有我的足跡。」
  「先生旅行歐洲,最歡喜那幾個地方呢?」
  「第一當然推瑞士了。瑞士的確可愛,自然風景很好,設備很方便,瑞士的人又很和平。瑞士的人,對有色人種,並不注意,一樣看待,一樣親愛,所以到端士去遊歷,總覺得很舒服。除了瑞士以外,還有法國南方及意大利邊境一帶像麗士,蒙脫利愛,一直往南去,我都非常歡喜。因為這些地方都是向陽的,海水是青天,所謂碧海青天,的確不錯。在這許多地方去旅行,身心都感覺到非常愉快。還有一點,我覺到越是冷的地方越是清潔,如荷蘭以北的丹麥,瑞典,挪威這幾個國家,氣候愈冷,他們愈注意清潔;至於氣候熱的地方,就大不相同了,甚至於愈熱愈差,對於清潔,比較冷的地方,就相去得遠了。」
  說到此處,先生又長談下去:
  「我在旅行的時候,除遊覽名勝而外,對於有美術館的城市,格外注意,如德國的München ──這個地名在英文好像讀 Munick,──意大利的 Rome,Florence,還有法國的巴黎,在每一個有美術館的地方,我總是很細心地去看的。總括的說,我向來旅行,很注意三點:第一是看一種不同的自然美;第二研究古代的建築;第三,是注意博物院的美術品。」
  我又問:「先生,在中國,歡喜些什麼地方呢?」
  「很慚愧在中國走路並沒有在外國那樣的多。」先生謙虛的說。
  先生又繼續告訴我:「可是我很愛西湖,富春江真可愛,我還流戀北平的西山,現在看看太湖。西湖有許多地方可以比瑞士。但是拿瑞士比西湖,西湖是太小了。如果要比瑞士的話,應該拿西湖的全部,連太湖,天台,雁蕩這許多地方合起來,才可以和瑞士比較。」
  「旅行是奢侈的,是要舒適的,關於坐火車,坐輪船,住旅館,總要求其華美罷!先生對於這一點,有什麼見教?」我很猶疑地問。
  先生笑了,繼續說道:
  「假使經濟寬裕的話,當然囉,不妨這樣辦。依我的意見,就是舟車和旅館不舒適,我相信旅行所得到的快樂,也可以抵償的。」
  「北平現在不是辦遊覽區麼?先生的意見如何?」
  「那是很好的。北平遊覽的去處有兩種:一種是郊外的風景,一種是城裏的古代建築,還有許多美術品,假使交通和旅館辦得好一點,一定可以吸引許多遊客的。」
  「招致外國遊客,對於中國的認識,當然清楚一些;但是,可以提高中國在國際的地位麼?」
  「提高國際地位麼?我的看法,不是這樣。但是,總可以引起一點好感覺,不過不十分大。」
  「先生對於中國的避暑區認為哪一個地方頂好?」
  「還是青島好。廬山我去過的,廬山是不錯,但是那裏有山,沒有海;在山上看鄱陽湖,太渺小了。北戴河我也曾去過,可是北戴河有了海,又沒有雄偉的山,總覺得不十分好。青島的好處,是有山有海。青島又是一個都市,有山水的樂趣,又有都市的方便,這是其他避暑的地方不能比較的。另外,青島還有大學,到圖書館去參考,也是很方便的。」
  「關於遊記這一類的書,先生大概看得很多的,但是印象最深的,內容最切於實用的,是哪幾種呢?」
  「是的,遊記一類的書,……我想《水經注》雖不是遊記,但是可以看;書中有許多地方可以增進旅行的智識。另外要算徐霞客的遊記了。不過霞客的遊記,實際上可以供我們參考,並不是一種文藝的作品。」
  「先生最近還想到外國去遊歷一趟麼?」
  「是的,還想去一趟。」先生很高興地說。
  先生又繼續告訴我:「我雖然到歐洲去了五次,但是有兩次是固定的,住在一個地方,遊歷的機會很少。有一年是專誠出國去遊覽的,走的地方很不少,但是西班牙,葡萄牙,及巴爾幹半島,還不會去過,我想終久要彌此缺憾的。」
  「先生到過美洲麼?」
  「哦,美洲去過兩次,黃石公園 Yellow Stone Park 和尼加拉大瀑布 Niagra Falls 都去看過,各國都有不同的自然美。」
  談話至此,我要問的話差不多完了,於是乎請蔡先生撮了兩個影,便是登在這裏的照片。
  在握別的時候,先生又問:「《旅行雜誌》出版了好多年?」
  「今年是第九年了。」
  先生笑道:「好的,希望你發揚光大下去。」
  我們互相握手著,便歡然道別。
  
  ※
  
  我出了房子,日光是普照著,國立中央研究院是向陽的,我便悠然想到法國麗士的碧海青天。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