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歐華散文之三:丹陽旅情/麥勝梅

2016/7/4  
  
本站分類:旅遊

【歐華作協專欄】歐華散文之三:丹陽旅情/麥勝梅

先生應邀出差,定下的行程是先到丹陽、琛圳,再由琛圳到香港,這一去就是二十天,而我只是陪同先生的一個漫遊者,要我離家這麼長的時間,在我來說不是一個尋常的事。             

(一) 要遠行了

八月二十三日,預定了下午五點到機場的計程車,因為要遠行了。

為了安心出門,事前雖說過要提早打整行李和把屋裡屋外打掃乾淨,但是,往往事與願違,我還是會拖到最後一分鐘才處理冰箱最後餘下的食物,在出門前的一刻,還匆匆地給客廳的盆栽澆一次水。我不能指望兒子在我離家期間,好好地替我照料這些與我共處多年的植物,尤其就在我倦鳥回巢之時,很不願意見到它凋零的情景。

陽光從翠綠的枝葉間流瀉下來,閃爍著無數細碎金光,斑駁陸離。掛滿樹梢的金黃果實讓瘦弱枝椏不勝負荷,微風輕拂,散發一陣陣清香,院裡頓時就充滿了甜醉的氣息。

德國八月的天氣不冷不熱,是一年之中最溫和而晴朗的季節,想著此時中國正處在酷熱的氣溫,我連連吸了幾口清鮮的空氣,珍惜著在出門的一份清涼感。回頭再看滿枝椏的梨子和李子,我不免流露出無奈之感,想著不久之前不是已經摘下了不少果子,送給鄰居老太太們做水果蛋糕或果醬了嗎?現在看來樹上還是掛滿了果實呢!

每年,我都會借著送水果之理由去探望她們,她們都是獨居的老太太,雖然已屬耄耋之年但卻很健談,若和她們聊天,經常有聊不完的話題。

T太太是我30年前的中文課學生,她曾經在我教的成人中文課中上了兩年的課,以後我們一直保持聯繫,這是非常難得的友誼。幾天前,我特地帶了一些梨子登門造訪,見面時,她總是笑呵呵地熱烈歡迎我,除了寒暄問暖外,她總愛說一些關於她己逝世多年的先生、她孝順的孩子們和她優秀的孫子的瑣粹事。我發現我的“聆聽”是我們心靈一種最好的“交談”,告別後我總是期許自已以後要多抽點時間去探望她。

V太太住在我家附近,每天早晚必步行經過我家,她幾乎是風雨不阻的行蹤引起我的注意,在一次攀談中才知道,原來她心疼自已女兒,既是單親媽媽又要每天上班,所以義無反顧地替她女兒做家務照顧孫子。V太太為人正直、樂觀風趣,人緣甚佳,我很喜歡她。最近拜訪她時,才知道她今年得了早期的腸癌,經過開刀和化療後,情況還不錯,真是有驚無險。那天她接過我送來的棗子後,馬上動手洗乾淨,預備烤個棗子蛋糕給她孫子吃, 讓我好感動,她真是一位好祖母!

M先生和太太是我的舊鄰居,他們是早年從南斯拉夫來的移民家庭,夫婦兩人同在一間超市場工作,前幾年兩人才退休。當我提著一籃水果來到他們家串門子時,M太太見了我,表情木然地說:「失蹤了,生死未蔔….」,半響又說:「我先生己經一個多月沒回家了。 」

她的話讓我目瞪口張 ,嚇得我不知怎樣安慰她才好!可憐的M太太!是怎麼一回事呢?

「他除了有一些小毛病外身體情況還不錯 ,那天他去看牙科醫生,之後還去了西藥房取藥,之後便蹤跡不明,我日夜都在等他回來,時時刻刻都在等待他給我一個電話呀!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等得我都快瘋了!」M太太說著說著,臉上由悲傷轉成激動。

據說員警來偵察過這個案件,可是沒找到任何可疑的線索或屍骸,電視臺記者也來採訪過,經過電視傳播後,員警也都沒找到什麼幫助破案的線索。

唉!可憐的M先生!……

不知怎麼回事,今年下的雨比往年來得多,造成很多水果變酸了。想到生吃酸梨子,雖不怎麼好吃,但能解渴。我順手挑了兩三個梨子,把它摘下來放在手袋裡,留在路上口渴時拿出來吃。

先生已經把行李放在門前,見到我在院子瞎忙,忍不住埋怨我起來:「到了這個時候,妳還在管這些事!」

「可惜呀!等到我們回來的時候,這些果子就爛掉了,不能吃了!」我還是那樣不疾不徐的樣子。

「院子裡,總有做不完的工作,我想我們也盡了力了。」他看我一眼,只好安慰我。

大行李只有二件,此外,各自背一個手提包,先生的包裝著是一個電腦,我的包卻是包羅萬象,眼鏡、藥物、化妝品、餅乾、錢包、和重要文件,應有盡有。先生老是笑我,似乎要把整個家當都裝入包內。

計程車準時到達了,一位原籍土耳其的司機替我們搬行李上車,上車後,他友善地問我們的,是回家鄉嗎?先生回答說:是的,是回家鄉度假去!土耳其司機先生問先生是回日本或中國?先生說:中國。

我抿嘴一笑,遐想著這個陌生的 “家鄉”,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城市。                     

(二) 丹陽:歷史古城、眼鏡之鄉

勤奮的德國人總是這麼說:『該起床的時候就起床,該解決的事情還是要解決!』;『退休後的生活沒有太多變化,只是到年尾沒有獎金罷了。』。

看來退而不休就是他們的口頭語。

先生從蔡氏光學公司退休不久,就像很多人一樣 “閒不住”。剛好中國丹陽市丹耀光學公司招攬光學專才,於是他順理成章地當起了技術顧問來…。

這是先生第二次到丹陽,而我卻是頭一次。這次能成行,真要感謝王洪總經理,讓我有機會能陪同先生走訪丹陽,見證了欣欣向榮的丹陽城市和丹耀光學公司。丹陽市位於長江三角洲、上海經濟圈走廊,今日的丹陽人們總是以這個新興的「眼鏡之鄉」為榮。

在我心目中,丹陽是一個悠久歷史的文化古城,特別的是那裡流淌著一條蜿蜒恢弘的大運河,想到那河水留下滔滔不絕的千年之情,帶來給我太多的遐思了。

自古以來,運河和長城是中國的重要地標,也是中國古代最偉大的工程。當年開鑿運河的隋煬帝楊廣也從我記憶中復蘇起來…。他是一個好大喜功驕奢淫逸的暴君,光在西元604至608年短短四年間,他就動用了近540多萬民力修建大運河、長城和洛陽城,促使過半的民工屍橫遍野、民不聊生的悲劇。

然而,運河悠悠蕩蕩的水,千年滾滾而來,孕育了沿河兩岸不少名城古鎮,到了千多年後的今日,隋煬帝的功過是非才得到學者們的重新評鑒。

隋煬帝大力興建運河的原意不僅為了享樂貪逸,而是利用水道從南方轉運糧食和便利他征服東北開闊國疆的宏志,加強中央對東方和南方的統治。它是世界上開鑿最早、線路最長的人工運河。日前大運河已成功入選《世界遺產名錄》,而大運河正巧貫穿丹陽市內,還直接連通了九曲河、簡瀆河、香草河、丹金溧漕河等人工河道,給這樸實的城市平添一份風雅。

接近傍晚,陽光收斂強烈的光線,城市顯得十分柔和,尤其剛下了一場雨,溫度只餘下廿五度左右。白蘭花已開過了,樹上結著手拳頭大的果子,空氣中微微地散發著清爽的氣息。

下了車,我抬頭一看,酒店門前的螢光板上打著「水中仙境,丹陽人家」八個字,十分吸睛。這是王總給我們訂的旅館,一個五星級的大酒店,裡面佈置高雅、時尚、卻又古香古色,充滿了東方色彩。         

酒店緊靠分洪河道而建,聚集了在水一方的靈氣。

王總對我說,萬善公園就在附近,只要走五分鐘的路就到,這裡是乾隆六下江南時下塌過的城霞閣舊址,七層高的萬善古塔是典型明清時期建築物,登上高塔可以俯瞰丹陽市全景。可惜萬善公園現在正大整修中,遊客不宜隨意進入工地觀賞。

巡視四周,發現酒店正對面是一排新建築物,吸引我的不是大超市場,而是一座很耐看的銀白鳳凰塑像,仔細咀嚼了一番,才能悟出它要表達“丹鳳朝陽”, 丹陽的城名不是由此意境引申而來的嗎?我覺得這塑像很有意思。

「水中仙」酒店的房間看來寬敞又乾淨,王總送我們入房時,也查視一下房間,因為他聽到公司職員孫小姐說之前來過,認為先前的房間不夠好,所以要求酒店換這個房間,她還提了一籃香甜的水果親自送到房間來。王總和孫小姐的細心和熱情款待讓我們得到「賓至如歸」的感覺。

次日早上,袁師傅駕車來接我們到公司,車子走入平坦的滬寧高速公路,映入眼簾的有綠林、80年後建的房子和工廠,隱約地呈現出新興的工貿大鎮。不久,我們已到達了訪仙鎮竇莊村的丹耀光學公司。

訪仙鎮離丹陽市區約12公里。說它是人傑地靈也許不過份。

訪仙鎮裡的蕭家村,原來是南朝齊高帝蕭道成、梁武帝蕭衍的故里。「齊梁文化」對很多文化關懷者來說,一點不陌生。人們發現在丹陽市境內有齊梁帝王十多處陵墓,根據“落葉歸根”的傳統習俗,齊梁皇帝死後大都歸葬丹陽。

而名不經傳的竇家廟村,也因南宋理學家竇文卿的後人所建竇莊廟,而成為家喻戶曉。

初聞「訪仙」鎮裡這名字,便知道一定有故事可聽了。果然真的有這麼的傳說:話說呂洞賓經常帶著一對仙鳥鷓鴣出遊四海尋訪神仙。一日,路過小鎮博望橋,鷓鴣忽發出奇異的聲音,然後往天空飛去。呂洞賓順之望去,見一仙者立於雲端,不由喜不自勝地說:「所訪神仙在此巧遇矣。」, 他隨之也騰空飛去與仙者相會。呂洞賓遇得神仙之故事便流傳起來。

博望橋始建于宋景定年間,為一座橫跨老九曲河的石拱橋,後來因為呂洞賓遇得神仙之故事,更名為訪仙橋,而訪仙鎮的名稱是由訪仙橋而來的。

就在這充滿傳說故事的小鎮裡,隱藏了一家從事光學元件生產和銷售的企業。

在王洪總經理的陪同下,我們參觀公司的生產廠房和管理大樓。王總經理告訴我們,公司創於1975年,自1992年起由他接手管理。因業務發展的需要,機械增多了,生產廠房也增多了,去年剛建好一棟有淨化室的生產廠房,面積共有 8000 m²,還有新建的停車場和供給員工小息時運動的場地。

公司規模的急速壯大,正充分地嶄露了創業者的堅強意志。

先生能在此出一分力,是一種緣份。即使像我,原來對光學一無所知的,與訪仙鎮、丹耀光學公司原來無關的,卻也隨著先生站在寬大的廠房裡東張西望,和丹陽結上了一份深厚的感情,這都是緣呀!

Danyang  bridge ak.jpg          

(三) 丹陽天地石刻園

先生怕我感到無聊,王總認真對我說:「要不是妳提醒我,還真忘了丹陽是個文化古城,我一時想不起城內還有什麼古跡可以看的..。」他想了一會,接著說:「看古跡,恐怕只有到石刻園那兒,也許會找到一點蛛絲馬跡吧!」    

我正思索怎樣去時,王總的話已傳入耳中:「就這樣吧,我們那三位師傅總有一位可以抽空帶妳去看石刻園的!」,我聽了有一點不好意思。原來不僅如此,孫丹女士還當充導遊,每天抽空陪我到處遊覽。

袁師傅是資深的司機,在丹耀公司工作已有二十多年,他是地道的丹陽人,他和公司多數的職工一樣都說地方方言,喜歡聽吳曲,原來丹陽方言有一個特徵,越往東往南,越接近典型的吳語。袁師傅對丹陽的大街小巷瞭若指掌,只要你說出一個景點,他馬上帶你到那裡。所以說要到鳳凰湖畔的天地石刻園去,難不到他。

天地石刻園有南北兩個入口處,南門前豎立了兩排壯觀的鳳儀丹陽柱,柱高十米,柱身雕著仙人駕鳳圖,充滿古意。石刻園很大, 它的建築面積占1.5萬平方米之廣,共有一大廳和七個主題展館,其中一館便是展示南朝陵墓天祿、麒麟和辟邪等石刻。

我們常聽說過麒麟,卻不知還有天祿和辟邪。要分辨這些置於墓前的石獸好像不難,只要記著天祿頂部雕飾有雙角,麒麟為獨角,兩者皆是傳說中的神獸,而頂部無角的是辟邪,顧名思義,它是為辟除邪惡而設。在南朝陵墓石刻中,天祿與麒麟被置放在帝陵前,作為“守護”墓主之用;而辟邪僅用於諸侯王墓。

來到天地石刻園時,才發現我們到了北門入口處,想著從哪兒入口都是一樣參觀,便買了票走入園內後,沿著瑚邊走,只見石獸碑碣林立於戶外,更有各種不同形狀花雕石柱或石鼓,身置於這麼一大片的藝術品中,我邊看邊猛拍照片,有點措手不及的感覺。

一座石雕景觀牆,描繪了百年來的建築裝飾藝術,從東漢的模制花空心磚到明清時代的花窗,或花卉動物或人物詩句, 林林總總,目不暇給。

Danyang Museum bk.jpg

讓人看了踟躕不前的,還有會說故事的明清時期的「古井欄圈」。井口看來很小,故欄圈直徑也不過卅公分。據考古學家稱,西周古聚落遺址城頭山村,有古井數十餘口,供村民提水。相傳南北朝時期的齊高帝蕭道成梁武帝蕭衍,在少年時代曾經在此山放過牛,在他倆先後稱帝的年頭,這數十余口井先後冒出“龍氣”。

凝視聳立在石雕龜趺上的石碑時,我想起了法國考古學家兼作家維克多·謝閣蘭。 1909那年,他首次來到中國,在北京遊覽了北京城、天壇和先農壇, 還參觀了清西陵和明十三陵,謝閣蘭對旅途中隨處都可見到石碑這件事,一直讚歎不已。三年後,他在北京出版了他的詩集《碑》。

石刻園的經幢、優美漢字、細膩的雕像和生動的石獸雕塑,觸目皆是,經過了千年風吹雨淋的侵蝕,仍然風韻猶存。雄渾拙樸的獅、虎、羊石刻,神采奕奕的駿馬石刻..,安靜地,屹立於一片草地上。

若謝閣蘭到此一遊, 面對眼前這些經典的文物,他會有何感想呢?該是欣喜若狂吧。

                                                     

作者介紹
麥勝梅,歐華作協祕書長。著有散文集《千山萬水話德國》,旅遊文集《帶你走遊德國 人文驚豔之旅》。參予編輯工作有:《文學遊》、《在歐洲天空下》、《迤邐文林二十年》、《歐洲綠生話》等歐華作協書叢編輯工作。主編有《歐洲華文作家文選》,(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出版,2004年);《歐洲不再是傳說》,(秀威出版社,2010年)。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