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頌大自然的抒情小品。--《春花與春樹》

2015/1/1  
  
本站分類:創作

歌頌大自然的抒情小品。--《春花與春樹》

收錄

抒情‧詠物/歌頌大自然的抒情小品。
我見‧我思/憂國傷時的心聲。
談文‧論藝/對文學藝術的淺論。
親情‧懷舊‧記遊/對家庭生活的描述。

對文學始終有著一份執著的感情,期望將來有朝一日能結出甜美的佳果。

 

內容試閱

春花與春樹

報歲蘭
在所有早春的花朶中,報歲蘭恐怕是最早的一種了。報歲蘭又是花之君子中的君子,因為它最守信,每年到了農曆除夕左右,一定綻開了黃褐色的花朶,告訴人們春天就要來臨。我家陽臺上的一盆報歲蘭已經有十四五年的高齡。我剛從花販手中買回來時,它是種在一個比茶杯大不了多少的小盆裡的,歲月遞邅,幾年之後,小盒無法容納,便移植到大盆裡,可是從來不曾開過花,也不知道它會開花。直至六年前遷到現在的公寓後,它才首次在春節前夕出乎我意外地抽出四根一尺多高,亭亭玉立的花枝。這種花雖不艷麗,但是很耐看,也很有韻味,不流凡俗,正像一個才華內歛、氣質嫻雅的女子。最令我詫異的是,它長出四枝花時,我家剛好是四口之家;第二年,我家添了一個小孫女,它便長出五枝來,而其中又有一枝比較矮小,彷彿代表了我的小孫女,真是有趣。
今年,霪雨不絕,我家的報歲蘭不知是否受了雨水太多的影響,居然失信了,到了春節,遲遲還不見開花。然而,就在初四或初五,它竟然像變魔術似地突然冒出九枝花來。九枝,比過去的五枝幾乎多了一倍,我家今年雖然也添了一個小孫子,九枝花豈不是太茂盛一點了嗎?習俗相沿,在春節裡,人們都是根據家中所種花舟開得多少來預卜這一年的運氣好壞的。謝謝你,九枝風韻超凡的報歲蘭,但願今年真的國運昌隆,家家戶戶都平安納福。

杜鵑花
杜鵑花也是另外一種早春的花朶,它有時甚至比報歲蘭開得更早,在臘月裡便已綻放在枝頭。
老實說,杜鵑花並不艷麗,它的色澤有點庸俗,也沒有香味;然而,它卻以氣勢取勝。當它如火如荼地怒放在郊原、庭院、公園、路旁、安全島上,那一大片耀眼的紫紅、嫣紅、粉紅、雪白,「眾多就是美」,在綠葉的陪襯下,在其他的春花還沒綻放時,雖然不是國色天香,倒也有著「眾芳搖落獨喧妍,占盡風情向小園」之概哩!
比起一些色香俱全、形態嬌美的花朶,杜鵑花無疑地只能算是略帶泥土氣息的村姑,難登大雅之堂。可不是,又幾曾看過有人把杜鵑花供養在花瓶中,成者把它作為插花的花材的?然而,杜鵑花的粗生粗長,隨處可種,不須細心呵護,這種大眾化的天賦,卻正是它最難能可貴之處啊!
杜鵑花是生長在南國的花卉,以它隨和的性格,以及燦爛奪目、多姿多采的外貌,要是種滿在臺北市大街小巷的兩旁,在春天裡,必定滿城萬花如錦,為我們贏得了「杜鵑城」的美名時對觀光大約多少有點幫助吧?

楓樹
提起楓樹,一般人總會聯想到秋天豔紅的霜葉;但是,要是你細心去觀察,一年四季之中,楓樹都有各自不同的風貌,也各有其迷人之處。當然,秋天裡它的綠葉轉變成鵝黃、橘黃、朱紅、赭褐……,五色繽紛,滿樹如同織錦,是它一年中最美麗的時候;然而,春天裡枝頭嫩葉初茁,夏天裡的濃蔭如蓋,也自有動人心處。
我喜愛嬰兒以及所有的小動物,連帶的也喜愛一切穉嫩的東西。可不是,植物的新芽嫩葉,正是它們的嬰兒呀!寶島秋天的楓葉雖然很少變紅,但是,春天裡楓樹枝頭綴滿了一簇簇淡紅色、柔軟的、細嫩的新葉,還夾雜著微黃、碧翠的剛成長的綠葉時,那種嬌嫩的美,又豈在深秋時酡顏如醉的霜葉之下?
在春天裡,我常常徜徉在馬路旁的楓樹下,抬頭仰望枝頭嫩綠的細葉,想像那是乳嬰頭上的柔絲成者是小鷄小鴨身上的茸毛,憐愛之情不禁油然而生。有時馳車經過、遠遠望見長著一樹淺碧、疏密有致的楓樹,就會忍不住頻頻回首。

木棉
木棉,這種代表了我家鄉的樹木,在一年之中,總是呈現出三種不同的型態。
盛夏裡,它是一棵普普通通、跟其他的行道樹沒有甚麼分別、綠葉成蔭的喬木;深秋以後,在冬季和早春裡,樹葉漸漸枯黃掉落,最後只剩下光禿禿的枝椏。說也奇怪,在炎夏時被葉子遮蓋著顯得平平無奇的木棉樹,這時反而變得剛勁挺拔,那看似簡單卻是屈曲有致的枝粗,簡直就是力與美的結合,襯托著寒冬裡暗的天空,自有一種荒涼的、詭異的美感。
仲春以後,木棉樹光禿的枯枝上漸漸長出一朶朶鵝黃色、花瓣厚如絲絨的花朶;隨著天氣的日漸暖和,花朶又由鵝黃變成橘紅,等到它們由橘紅變成朱紅時,碗大的繁花已開滿枝頭,那種意氣風發的英姿,自是與眾不同,怪不得有人稱它為英雄花。
在木棉樹三種不同的風貌中,我最愛的當然是它的花時。暮春時分,如果我經過仁愛路、羅斯福路或者復興南路,遠望那一樹一樹像在校頭燃點著無數小火把的紅棉,就會貪婪地飽餐一番秀色,徘徊不能遽去。
民國七十二年《中華副刊》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