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勒台灣蘭花發展的歷程。--《王者的園丁--台灣蘭花達人劉黃崇德》

2016/6/27  
  
本站分類:創作

勾勒台灣蘭花發展的歷程。--《王者的園丁--台灣蘭花達人劉黃崇德》

● 看蘭花如何成為「台灣之光」 ● 看蘭界前輩們為「蘭花王國」而奮鬥的軌跡 ●
● 透過有蘭花達人劉黃崇德一甲子的見證,勾勒台灣蘭花發展的歷程 ●  

  古籍中所記載的蘭花,有「王者之香」的美譽,在一般人的印象中,也是高貴、優雅、脫俗的象徵。一個只有小學畢業的嘉義青年,如何積極向學、力爭上游,打造愛蘭園傳奇?如何在蘭花貿易市場中,占有一席之地?
  本書主人翁劉黃崇德,出身於嘉義鄉間的雲霄厝,他的大半生,除了從事蘭花事業、推廣蘭花發展不遺餘力,更對蘭花有著超乎常人的執著、熱愛、傻勁,且幾近癡迷忘我的境界。本書以劉黃崇德的人生故事為主線,搭配多幅老照片,以及第一手口述訪談史料,帶領讀者循著前輩們的奮鬥足跡,一起見證「台灣之光」──台灣蘭花事業的發展歷程。

立及訂購《王者的園丁--台灣蘭花達人劉黃崇德

 

內容試閱

§§ 獨立販子、空中飛人 §§

  在跑泰國線有點業績之後,不但改善了經濟,也遇上許多貴人,認識各國蘭友,於是乘勝追擊,夏威夷、美國本土加州、日本、大陸以及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越南等東南亞諸國,有花買的地方都有劉黃崇德的足跡,每個月出國3-4趟,人在國外的時間比家裡多,坐車(飛機)的時間比躺在床上久,一個獨立的蘭花販子就像空中飛人一樣,這樣子的生活方式持續了十幾年之久。劉黃崇德說:

******

  由於國內蘭友需求量大增,除了跑泰國之外,也跑夏威夷和美國本土加州之洛杉磯與舊金山,斯時我在蘭界已經小有名氣,也擁有國外蘭友的資訊,直接到其蘭園依其品項目錄看貨、訂貨、付現,除了有必要隨手提上飛機者之外,其餘的多數直接空運回台,俟報關行通知再去取貨,約3-4天可到,通常識途老馬的蘭友事先獲知貨品的品項時,經常在貨到當天直接在我家等候,惟恐被他人買走者大有人在,通常幾天內就可賣完,現場收到貨款大約10天後我又出門了,每月大約跑國外3-4趟,我這種以現金現場先行付款的交易方式,深受各蘭友的肯定與讚許,幾乎從未受騙,因為這些蘭友我事前做過信用調查,當然也被一位德國的花販子騙過一次,那次是我和他在夏威夷偶遇,臨時決定向他採購幾株品種,也依慣例用現金現場先行付款,卻沒有寄給我,還好只有數百美元,損失不大,基本上,有規模的蘭園會很有信用的寄貨,不會收了錢不出貨的。

  夏威夷線是因為認識了一位日裔業者Kodama(兒玉),他們夏威夷經營蘭園的也以日裔為多,所以我在夏威夷做生意很方便,有一位長者,是馬來西亞檳城一位朋友介紹的,他說要到夏威夷就要找他,我依照名片上的姓名地址與他聯繫,他親自到機場來接我,我也帶了伴手禮回禮。這是我第一次到夏威夷,是他幫我帶路的,他也是一位花販子,靠買賣蘭花吃飯的,他自己也有蘭園,但規模不大,帶我去其它蘭園購買,抽取一些報酬,他開著一部福斯廂型車,說已經開了40年了,我家裡後來也買了一部福斯廂型車,就是受到他的影響,他說雖是老爺車,還挺會跑的,有他帶路順便當翻譯,二人也談得來,所以採購工作頗為順暢,我也是依慣例,馬上選貨、馬上下訂、馬上付現,並要求盡速將貨品寄回台灣,就這樣每年跑10幾趟,大約跑了4、5年,利潤的話和泰國線差不多,因為利潤是根據成本自己加的,只要有好貨的話,台灣蘭友都很喜歡,由於泰國的品種有限,所以才會增加夏威夷線。

  當時有一種機票,是新加坡航空的一年期票,在曼谷購買起程,飛新加坡、台北、東京、檀香山、洛杉磯或舊金山,返回時亦然,再返回曼谷,每一個點都可以停留做生意,每一個城市通常過1、2夜就走人,所以我身上擁有好幾組機票,以便彈性調整行程,當然,我必須先買台北到曼谷的來回機票,以便使用新加坡航空的這種機票,有一次機票即將到期,我就到曼谷的新加坡航空服務中心要求延期,果真獲准延後3個月;會選擇新加坡航空還有其它因素,例如它的規模是世界五大之一、失誤率低、航線普及,但航程就是一定要經過新加坡,好在新加坡有姪女淑景在那兒,可稍作休息,每一個點都是直接到蘭園,點選貨品付帳就隨即往下一站出發,甚至有時候到曼谷買貨,事先和業者約在飯店見面,現場口頭訂貨付款,連貨都沒看,就搭隔天一早的班機回台灣了,忙碌之狀可見一斑。

  至於加州線是在夏威夷認識的,有些則是夏威夷業者介紹的,也有在美國的美國蘭花協會(AOS)雜誌上看到的,當時我已加入美國蘭花協會會員,雜誌上有蘭園的廣告訊息,依此訊息用書信取得連繫,英文書信是請一位鄰居幫忙的,那是一位外省太太,他英文很好,將我的中文草稿很快就翻成英文,用書信和對方約好見面時間與購貨需求,再直接到他們的蘭園看貨購買,加州的蘭園業主也是日裔居多,多少會一些日語,所以加州也是搭配泰國、夏威夷一起跑的,至於新加坡的蘭園很少,印尼雅加達也跑過,但它們的蘭花水準不高,雖然原生種很多,但銷路不好,所以我很少跑,泰國的蘭花產業化比台灣早,所以才有比較多的交配種可找。

  我是在泰國認識了日本花販子,因此開啟了日本線。生意做很大的泰國kasem,被日商賒帳,為了追回這些款項,他要求我陪他去日本,也是我初次到日本,一路陪他去拜訪他的日本客戶,順便收帳,我則一路擔任他的翻譯,但旅費我自己出的,此時台灣尚未開放觀光,我是「靠」別人的公司以業務名義出國的,這次的經驗讓我了解到日本蘭界的市場概況,自此我就決定要跑日本線,而逐漸放棄了泰國線。

  跑大陸線起因於我事先得知東京巨蛋要舉辦國際蘭展(1989年,民國78年),而且規模會很盛大,所以我思考有何商機,租個攤位,但我當時只作買賣,自己沒有生產線,要賣啥是好?在六四天安門事件那年的暑假,有一機會跟旅行團到大陸旅遊,知道大陸當時改革開放不久,工資和物價還很低,畫家的畫很便宜,所以就決定委請他們專門畫蘭花的畫家作畫,再拿到巨蛋賣,在了解赴大陸的出國手續之後,我就單槍匹馬到北京各地尋找畫家作畫,總共跑了8趟。
歐洲線也有意要開發,但評估過後,覺得自己語言能力有限,同時也不想將業務擴展得太大,過於辛苦,而且跑日本已經非常順利,有賺就好,夠吃即可。(以上7段訪談稿,20150228a)

******

  一個獨立的蘭花販子,擁有專業的眼光、信用的商譽和流利的日語、簡易的英語,就這樣當起了「空中飛人」,遊走在蘭業先進國家,不但在國內闖出名號,也是國外許多蘭園的常客,交到許多蘭友,並且成為摯友或貴人,這在當時的台灣蘭界恐怕是第一大忙人,似乎尚無人能出其右。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8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台灣的蘭花超級有名的,連英國女王都知道,很期待這本書!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