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國民黨與共產黨兩黨黨性差異與對待文學、文人之態度差異。--《在文藝思想與文化政策中》

2016/6/24  
  
本站分類:創作

分析國民黨與共產黨兩黨黨性差異與對待文學、文人之態度差異。--《在文藝思想與文化政策中》

《在文藝思想與文化政策中》一書是徐訏根據長年累積的深厚文史哲涵養,延續前作《現代中國文學的課題》當中的筆法,提出自己對中國知識分子與中國文學的評論。本著涵蓋範圍從清末至一九五○年代,特別針對國民黨與共產黨等不同意識形態底下的諸多文人與文藝思想,給予精闢的褒貶評論。

立即訂購《在文藝思想與文化政策中》

 

內容試閱

人性文學與黨性文學

一九五○年列寧在〈黨的組織黨的文學〉一文說過這樣的話:
無可爭論的,文學事業不允許機械的平均、劃一、少數服從多數。無可爭論的,在這種事業裡無條件地必須保證個人的創造性,個人所愛好廣大領域―思想和幻想,形式和內容的廣大領域。

這裡很明顯,列寧的專政還是希望有點真正的「文學事業」的。而真正文學是無條件的需要個人的創造性的。中共對於列寧一切的話都引用到了,獨獨對於這句話,始終沒有人引用,一直到一九五三年十月,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會以後,大家才把它搬出來了。這原因,很簡單,即便是共產黨,也感到「文學事業」已經在「機械的平均、劃一」的統治下變成完全死僵了。

《人民日報》開始說出共產黨對於文藝領導的偏差:「……有的採用簡單的行政方式去領導。甚至不顧作家具體條件和創作意願,主觀地生硬地規定題目題材,作品式樣和創作時間,向他們『訂貨』,並且對作家的作品實行任意的修改和輕率的否決。」

他們開始認為「目前文學藝術界最迫切的任務,就是用一切辦法來鼓勵創作、幫助有創作才能的作家走上創作的崗位、使作家的創作活動和作品的發表(包括出版表演放映和展覽)得到必要的便利條件和親切的關懷、鼓勵作家和藝術家堅持不斷的創作和表演、使好的作品和表演能夠得到廣大群眾的欣賞和得到國家的鼓勵。……」

於是在自由世界中,就有人幻想中共感於「文學事業」的萎縮,會改變政策要求創作活動的自由了。但是,這只是一種幻想,因為在以黨為領導的文化政策是決無自由的。列寧雖是想在文學事業中保證個人的創造性,個人所愛好的廣大領域,但也只是一個幻想,文學事業在黨的領導下始終不能有「個人的創造性」的。且不說別的,這裡所說的「好的作品」是什麼標準呢?這些作品裡可以批評「共產黨」嗎?可以說「蘇聯是侵略」嗎?可以說「毛澤東是獨裁」嗎?可以說「共產黨是統治階級」嗎?決不可以的!為什麼呢?因為接下去他們就說:

在文學藝術團體中工作的黨員,必須嚴肅地服從黨的領導,必須和有些黨員文學藝術家脫離黨的領導、違反黨的紀律、在工作中缺乏黨性的惡劣傾向進行堅決的鬥爭。

很清楚的這裡的是「黨」,並不掩飾地用「人民」來代替了。請問在這個領導與堅決鬥爭的下面,列寧所幻想的無條件的「個人創造性」還可以存在嗎?

共產黨既不肯不要文藝,又要文藝服從黨的領導,那麼他要的文藝是什麼呢?據他們說:「我們把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作為我們整個文學藝術創作和批評的最高準則。」又說:「我們的現實主義,必須同時是革命的理想主義者。」(一九五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周揚在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會上的報告)這些話是很好聽的,但拆開來一看,請問不滿政府,不滿獨裁,不滿所處的現狀,是不是現實主義呢?請問不滿共產黨的特權,不滿共產黨高級幹部的優越,要求平等,是不是「社會主義」呢?請問對於統治階級有革命的意向有更高的理想推翻統治階級是不是革命的理想主義者呢?
而這正是共產黨所絕對不允許的。

周揚又說:「當前文藝創作最重要、最中心任務,表現新的人物和新的思想,同時反對人民的敵人,反對人民內部的一切落後的現象。」

這話自然很動聽,但是新的人物和新的思想是什麼呢?人民的敵人又是誰呢?人民內部的一切落後現象是什麼?

在國民黨統治大陸時,說新的人物是共產主義者,新的思想是共產主義,是很容易被人相信的。但是在中共統治了幾年以後,新的人物新的思想總已不是相信共產主義的人了,歷史是無情的,共產黨既然相信辯證法的發展,如今為什麼不相信由「正」而「反」呢?人民的敵人現在已經輪到你們自身了,人民內部的一切落後現象的因素就在你們的束縛與控制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