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流暢真摯的筆調,描繪金門的土地風情。--《父親的遺物--陳長慶散文集》

2014/12/18  
  
本站分類:創作

以流暢真摯的筆調,描繪金門的土地風情。--《父親的遺物--陳長慶散文集》

本書以流暢真摯的筆調,描繪金門的土地風情。並收錄作者長期刊載在金門各報章雜誌的文章,不論是醫療體制的探討、關於鈕承澤執導電影《軍中樂園》的論述,還是對寫作的質問,都是以對金門的土地情懷為出發點,引領讀者重新認識,金門最真實的在地生活文化。

 

內容試閱

看海
今天,我們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早,妳不想重登浯鄉的太武山巔,亦不想到景緻悅人的山外溪畔漫步,更不想在家聆聽那些三姑六婆的八卦新聞。當妳忙完日常瑣事而無後顧之憂,當妳把自己妝扮得美美的感到心情極端快慰時,老哥哥決定陪妳看海去。
海,雖然對我們來說都不陌生,但我們心中的海,卻異於一般海洋,因為它沒有洶湧的波濤,亦無滔滔的巨浪,有的只是我們對大自然的熱愛,以及對海的嚮往。這或許是我們的共同處,也是能揚棄世俗的禁忌,忍受眾目睽睽的眼光,成為知己的主因。
我驅車迎妳於一個古樸的小村落,然卻不見古厝上的燕尾馬背,它原有的風采,早已被那街不成街,宅不像宅的建築物所取代。外來的人口亦已凌駕單一姓氏的人丁,讓這個聚落的風華,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褪盡。我站在高處憑弔和凝望,當目光停滯在村郊時,始發覺先人為我們開闢的那條寬闊的大道,早已長滿著野草藤蔓。而該走那一條小徑,該步上那一個山頭,始能讓我們尋找到先賢走過的足跡,方能讓我們佇立在他的塋前行禮膜拜!
妳已備好早點,那是一個蒸得熱騰騰的淡紫色饅頭;妳已泡好茶,那是一壺盈滿著友誼馨香的熱茶。而我何其有幸,能在這個旭日初昇的時刻,前來領受妳這份盛情。或許,在庸俗的人們看來,它只是一份廉價的早餐,然它卻是我人生歲月中,自認為最豐盛的珍羞佳餚,因為溶解在裡面的盡是無限的深情。因而,我的眼眶彷彿有無數春天的露珠在蠕動,蒼老的心也隨著滾落的露珠不停地在悸動,讓我感受到一份前所未有的幸福滋味。而那一聲﹁趁熱吃吧!﹂的輕柔聲,是鳥兒的清唱,不是夜鶯的低吟。即使它曾經是我長久以來的企盼,卻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今天始讓我感受到那份真、那份實、那份源於古中國傳統女性的美德。
我們經過綠葉扶疏的木棉道,走過落葉輕飄的楓香林,溫煦的秋陽已從木麻黃頂端緩緩地昇起,微風輕吹妳烏黑柔軟的髮絲,霎時,一股淡淡的髮香撲鼻而來,讓我沉醉在這個多采多姿的秋日清晨裡。然而,我卻只能感受到那份隨風飄來的馨香,其他的又能感應到什麼呢?即便我們生長在一個新世代,卻也必須遵守夫子口中的傳統道德,一旦背離傳統,一旦背叛道德,勢必會被這個充滿著假仁假義的社會所唾棄。
鹹鹹的海風吹在我們的臉龐,緊繃的神經彷彿在驟然間紓解了許多。我情不自禁地牽起妳的手,而妳的手,是一雙歷經歲月磨難過的厚實之手,即使沒有少女般的細嫩光滑,但我心中所感的,卻是一雙充滿著無窮希望的柔情小手。因此,我使出力氣,緊緊地把它握住,絕不讓它從我的手中消失,也不讓幸福從我們的指隙間溜走。然而,可能嗎?在傳統道德的使然下,它能讓我握到幾時,難道會像浪拍巨巖的水花,在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頓時,一份無名的失落感從我孤寂的心中衍生,讓我看不到未來的前景和希望,徒留滿地相思在人間。
我們怡悅地躑躅在這個沙白水清的海城裡,那浮出水面的鐵鏽物,是國共對峙時遺留下來的軌條砦。戰爭雖已遠離這個島嶼,但隨著駐軍的裁撤,街景已是一片蕭條。在剛享受到自由的喜悅後,馬上又必須面臨另一個現實的民生問題,善良的島民何辜啊!今天,我們偷得浮生半日閒,必須把平日加諸於我們身上的瑣事拋開,始能讓我們緊繃的神經放鬆,好好享受大自然賜予我們的這份饗宴。
妳以一對深情明亮的目光凝視著我,而後誠摯地笑笑,從妳滿佈喜悅的臉龐看來,裡面似乎隱藏著一份不欲人知的幸福感。於是,妳輕捏了我一下手,是提醒我把握現在,別輕率地讓幸福溜走?還是我們的兩顆心已融合在一起,有待歲月來考驗?抑或是我們的未來已被烏雲所遮掩,永遠見不到陽光、也永遠沒有了希望?可是我始終不認為如此,我一直相信老天爺會賜福於一對在凡間歷經身心雙重苦難的有情人,並會以各種方式來彌補、來成全兩位此生未曾真正得到精神撫慰的心靈伴侶。
我們踩著潔白柔和的細沙默默地走著,而此時,我豈敢多言來破壞這個難得的意境,或許,這就是所謂無聲勝有聲的浪漫時刻吧!但願我們心中的感受一樣。而妳突然走向微波盪漾的海水處,紅著眼眶對我說,如果我們的美夢難圓,湛藍的大海將是我們最美麗的溫床,我們將長眠在這張幸福的溫床上,永不甦醒。我能理解妳對這段感情的認真和執著,我們從艱辛苦楚的農耕歲月一路走來,有青年人的熱血,亦有老年人的純真,彼此間只有誠心的相待,未曾貪圖對方什麼,唯一的是難容於這個現實的社會。妳曾經說這種見不得陽光的感情真教人心酸,為何不做一個切割,以免自尋苦惱。但是能嗎?短短一段時光的相處,遠勝多年歲月,從屢次蒙受老天爺的垂愛,讓我們突破那一道道圍繞在我們週遭的藩籬,把這份得來不易的情誼,提昇到我們生命中的最高境界,讓我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悅,讓我們體會到友情的真義以及生命的存在價值。因此,我們相處時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珍貴的、都是值得我們珍惜的!
我們涉水步上一塊大礁石,撿螺拾蛤並非是我們來此的目的,徜徉在大自然的懷抱裡,才是我們的原始初衷。悅耳的濤聲時起時落,濺起的水花輕吻妳烏黑飄逸的髮際,反射出一道怡人的光芒。妳把頭斜靠在我的肩上,一股熟女的體香快速地掠過我的嗅覺,讓我在驟然間如飲醇酒,而後快速地醉倒在妳溫馨柔情的懷抱裡。而我們只能到此,不能再越雷池一步,我們必須受到傳統道德的牽絆,也必須受到社會最高標準的檢驗。因此,只能輕輕拍拍妳溫柔厚實的手,只能輕輕撫撫妳被水花滋潤過的髮絲,且容我把那份難以用語言表明的深情,隱藏在我孤寂的心房裡吧!而何時始能把妳迎回我蟄居的窩巢,何日始能讓我們的美夢成真,且讓我們以一顆誠摯之心共同來等待,因為等待是美的,美得如妳那顆善良之心,美得如大自然的行雲流水。誰教我們生不逢時、相識恨晚;誰教我們兩情相悅、心中有愛而無恨!
潮水已退盡,對岸的漁舟帆影盡在眼簾,我們的心湖並沒有像那洶湧的波濤起伏不定,即使我擁有一顆赤誠之心,即使妳是我心中的唯一,我們依然得懾服於道學家眼中那道有色的光芒。倘若我們意氣用事、一意孤行,勢必身敗名裂。即使能在這個小小的島嶼避過一時,豈能逃過永遠,而那些無辜的受害者更是情何以堪啊!我們用心血、用智慧換取而來的那份聲名,勢必也將付諸水流。
儘管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是上蒼賜予子民的美意,我們是否該靜候祂的安排,還是要繼續等待,但願無情的歲月,能給我們一個完美的答案。而縱使如此,歲月卻不饒人,我已垂垂老矣,還有幾個春夏秋冬可等待,還能在這個美麗與醜陋、愛與恨交織的人間遊戲多久?我的心彷彿是大海裡的一株水草,時浮時沉,而後隨波逐流,流向遠方,流向古老,流向西方的極樂世界。屆時,想重返人間來相會,已是不能與不可能……。
金色的秋陽已高掛在田浦城的頂端,散發出萬丈的金色光芒。倘若我們沒有來到這個海域,焉能領略到大海的雄偉,怎能讓我們的心胸感到開朗。而此時,距離漲潮的時刻已不遠,我們還能在這裡枯坐多久?還能有多少時間可供我們消磨?我重新握緊妳的手,彷彿握住無窮的希望,而妳雙眼凝視的,並非是我蒼蒼白髮,亦非我臉上深深的溝渠,而是無垠的蒼穹和湛藍的大海。儘管我不能理解妳此時心中所思、腦裡所想,然卻感染到妳那份落寞的淒然況味。是否因我們的美夢難圓,讓妳沒有向我傾訴衷曲的意願?還是這份見不得陽光的情誼讓妳心生疲累?或者是我尚未進入到妳那盈滿著春情的內心世界?這似乎只是我自己的揣測而已。倘若有一天我們的兩顆心真能相印在一起,所有的顧慮勢必都會化成繚繞的雲煙,屆時,我們將幻化成一對蛺蝶,雙雙飛舞在人間,永遠不分離。
當微微的海風吹亂妳飄逸的髮絲,當柔和的水花潤濕妳美麗的臉龐,很快地又到了漲潮的時刻。我輕輕地拉起妳的手,雙雙並肩佇立在礁石上,聽那浪拍岩石的巨響,看那飛舞翻滾的浪花。而潮水已淹過我們的腳面,正持續不斷地上漲中,倘若不快速地走離的話,勢必會被巨浪捲走。到時,我們的屍體不知將漂往何處,是近海?還是遠洋?抑或是被魚類吞噬?果真如此的話,明年此時將是我們的忌日。而我們的子孫是否會為我們拈上一炷清香、燒些金銀紙錢,還是會詛咒我們是各自家族的叛徒、死有餘辜!面對這段自認為富有浪漫氣息、找到心靈伴侶的畸戀,是否還有繼續走下去的勇氣?我們情不自禁地感嘆造化弄人。
我們緩緩地步下礁石,涉水走回沙灘,秋陽已掠過另一塊礁岩的上空,正不停地往西邊游移。當我們踏著沉重的腳步往來時路迴轉時,也是我們即將分離的時刻。而人生最感愁腸的事莫過於生離死別,彼此的內心,已感受到這份即將離別的悽楚況味。來時怡悅的心情,隨即被一股迷惘的低氣壓籠罩著。妳微微地轉過頭,含情脈脈地看著我,復輕輕地捏捏我的手,而後哽咽地說:﹁什麼時候再陪我來看海?﹂我一時不知該如何來回答妳這個簡單的問題,只感到心中有一陣悵然的痛楚,整顆心已緊緊地糾結在一起。而我捫心自問:何時能陪妳來看海?何日還能攜手重臨這個沙白水清的海域?是明天,或是明年,抑或是來生……。
原載二○○八年元月《金門文藝》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 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4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劉世芬    
劉世芬
6年前,我在厦门与金门之间的海面,眺望金门……
回應    1    0
路西    
路西
金門是個很舒服的地方,我今年六月才去參加城隍大拜拜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