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歐華詩篇之六:朱文輝

2016/6/13  
  
本站分類:創作

【歐華作協專欄】歐華詩篇之六:朱文輝

朱文輝,筆名余心樂、迷途醉客、字海語夫等,1948年出生於臺灣台東,1975年起旅居瑞士,曾任歐洲華文作家協會秘書長及會長,現退休歸隱於蘇黎世鄉野潛心以中德文創作與譯書。

對詩歌的體驗:知識分子,讀書人,寫字人,統稱為士;思維行止發自性靈,有分有寸,故其言語有韻有律,結合天地萬物,穿遊其中,詩接了納我,我也服膺於詩。

 

春到人間 

之一

醒了
抖抖一身的凜冽
滿懷欣喜觀賞
大地好聲音的擂台大賽
飛禽走獸的各路歌喉
山林河澗的配樂伴奏
讓我不知如何評分
一路悠揚起伏的韻律
伴著我
墜入五顏六色的
眼花撩亂

之二

那些吱吱喳喳的興奮
讓黑夜知趣退下
高亢的雄音
嘹亮準時
在遠處的角落開唱
撩撥大地整部機器
啟動的韻律

不願跟太陽清風鮮綠打交道
寧願膩在四壁的陰處
讓手機的智慧指導你當秀才
虛境裡的騰雲駕霧
把開心的你牢牢宅住
不在意那外頭的生氣勃勃
正與萬物共舞得渾然忘我

不知世間還有多少隻懶蟲
勤奮當個窩宅一族
興高采烈踏扁春這個靈物
還說
幹嘛浪費生命
春!妳大可宅了
我從臉書貼給你全世界的賞櫻圖
要不從微信推特也可以
好麼? 

【春到人間,窗外的鳥兒吱喳通報,公雞們忙著司晨。生生的活氣,回來了。可是,現代人寧可放春牛吃草,把自己宅在室裡尋他們自己的歡。懂得惜春的咱們這些老頭輩,只好慨歎行樂需及春,懶了便是春下的蟲蟲讓人變蠢。】

 

寂行 

踽踽千山
行行履印
歲月
細數悠悠的落痕

 

獄門

站在門內
我往門外放眼
天地沒有萎縮
歷史還是一樣的顏面
生命的里程
卻已標出它的極限

我這門外漢
不經意往門內張看
意想領略裡面的世界
體驗教懂了我感歎
罪罰或命運
不過是
一個念
的隨勢翻轉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