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理智無法理解俄羅斯。--《俄羅斯公共外交與地緣政治--烏克蘭危機之下普京時代的再造》

2016/6/2  
  
本站分類:創作

用理智無法理解俄羅斯。--《俄羅斯公共外交與地緣政治--烏克蘭危機之下普京時代的再造》

這個屬於戰鬥民族的極端國家,如何塑造自己的定位──
文明或野蠻?自由或是專制?民主或獨裁?西化或本土?

普京──帶領俄羅斯走向國際強國之林的領導人,其意識形態及外交戰略如何影響一整個國家?

本書首先探討俄羅斯的「軟實力」與「公共外交」在國際環境的利害關係。為什麼普京會將傳統儀式的閱兵納為國家重要「軟實力」?所謂的「軟實力」又怎麼結合大外交,預防亞太衝突?其次分析克里米亞事件後,俄中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之發展。向來亦敵亦友的中俄,如何運用大時勢結合,讓兩國再度攜手走向大繁榮?作者進而將視野轉向俄羅斯內部──看普京運籌帷幄,將俄羅斯傳媒戰略目標與外宣系統 Russia Today 改組整合,再創普京時代!最終章則以全球視野俯瞰俄羅斯在歐洲與亞太整合過程中的角色,從烏克蘭危機談起,精闢分析俄羅斯與美國、歐盟、中國之間的情勢消長。

這個強大又冷峻的國家,就如同俄羅斯外交家丘特切夫的詩句:
用理智無法理解俄羅斯,以一般標準無法衡量她;
她有自身獨特的氣質──對於俄羅斯只能夠相信她。

 

內容試閱

跋/胡逢瑛

Умом Россию не понять,
用理智無法理解俄羅斯,
Аршином общим не измерить:
以一般標準無法衡量她:
У ней особенная стать―
她有自身獨特的氣質―
В Россию можно только верить.
深植俄羅斯只能夠相信她。

―Федор Тютчев(費多爾‧丘特切夫),1866

面對訊息萬變的大千世界,當前的俄羅斯竟又在世人的眼簾前再度成為了國際關係中的要角、國際媒體關注的首要對象和國際議事日程設定的參與者,這些均顯示了俄羅斯在普京總統的領導下成功捍衛了自身自二戰以來在世界體系當中的一極地位。為什麼恢復強國地位對俄羅斯那麼重要?對俄羅斯而言,那是蘇聯以犧牲兩千七百萬人的生命換來的慘痛代價,納粹法西斯是二戰的侵略者,而蘇聯卻是受害者與戰勝國,若俄國自己都不記取這段血的歷史傷痛,那麼國家的凝聚力將是難以為繼的!無獨有偶,自習近平上任之後,中國也以自身的經濟力量,開始轉變外交策略,積極參與國際事務,以期提升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
俄羅斯藉助公共外交所施展的「軟實力」則是在強化地緣政治關係當中優先發揮作用。這也是本書設想圍繞的主題,筆者希望在分析俄羅斯現勢的同時,指出「公共外交」和地緣政治互動的關聯性,認為普京時代的再造乃係於烏克蘭危機之後到敘利亞反恐進程當中所反映出的俄美博弈賽局以及俄羅斯的堅強意志力。
俄羅斯知識份子呼籲的團結心和意志力,從《伊戈爾遠征記》開始成為直諫執政者的核心思想,呼籲大公們團結如雷貫耳般地貫穿了俄羅斯的整部歷史。「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俄國人需以史為鑒,方能化險為夷。在歷史中,俄國人民那種堅忍不拔的毅力幫助了俄羅斯整個國家度過了無數災難,擊退了所有敵人,並且克服了一切難關。往事已矣、來者可追,俄羅斯民眾擺脫了杜斯妥也夫斯基或是高爾基筆下所描寫擔憂的無知者和可憐蟲的身分,現在是俄羅斯公民社會的主體,是國家保護的對象。兩個世紀以來,俄羅斯已創造了高度的文明,成為了世界知識水準之最、藝術文化之美的殿堂。文明或野蠻?自由或是專制?民主或獨裁?西化或本土?極端的方向總是困擾著俄羅斯。普京總統則強調俄羅斯是歐亞民族,認清身處歐亞板塊的民族融合才是屬於俄羅斯唯一的身分認同。所謂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普京恐怕是俄羅斯歷史長河當中唯一具有高民意的國家領導人。謎樣的俄羅斯怎麼不令人困惑、著迷?理解與相信俄羅斯是我唯一純粹的選擇。

●風起雲湧,俄羅斯再起

自烏克蘭危機爆發之後,其引發的克里米亞半島的地緣爭奪戰使俄羅斯成為了國際新聞版面的要角。當俄羅斯接受克里米亞公投入俄之後,西方開始進行經濟制裁,並在國際輿論和金融領域和俄羅斯開打了國際輿論戰。接著國際油價不斷下跌,再加上嚴重的盧布貶值導致了俄羅斯陷入經濟困難。然而,蘇聯解體之後經歷過兩次金融危機的俄羅斯卻仍能堅挺至今,樂觀來說,不但產業結構轉型順利,且內需市場蓬勃發展,本土物價低廉,民心穩定,對外出口穀物糧食、武器和能源都在持續成長當中。這裡的問題是:俄羅斯如何能夠抵擋美國的施壓?俄羅斯儼然成為了美國無法戰勝且平起平坐的最大對手,其國際地位的提升速度是令人驚訝的。那麼,帶領俄羅斯走向國際強國之林的領導人普京總統、其意識形態及其外交戰略則是本書研究的核心。特別是在普京上任之後的「轉向亞洲」政策,俄中關係在政治、軍事、經濟、科技、產業和文化……各種領域全方位不斷得到加強,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和中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正在整合成為一個大的歐亞經濟板塊;而上海合作組織和金磚國家都已經發展成為有區域影響力的國際組織和協調機制,這是以非西方國家為領導主體所組成的新興體,對於許多周邊國家且發展中國家而言都具有強大的吸磁效應。當世界體系正處於由單極轉為多極並存的階段,面對變化中的國際權力結構和全球政經秩序,俄羅斯與美國的國際霸權博弈鬥爭成為形成國際新社會的主角,此時中國則是亦步亦趨緊跟俄羅斯步伐,謹慎應對美國「亞洲再平衡」政策對中國崛起的衝擊。
2015年9月28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第70屆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令人印象深刻,直指西方國家培養恐怖主義干涉主權國家領土完整的虛偽性。他強調:「任何國家繞過聯合國安理會所採取的行動都是不合法的」。他認為:「伊斯蘭國本身並不是平白無故而生,它最初被當作反對某些不必要世俗政權的武器而培養起來的。」他表示:「在反對敘利亞和伊拉克的進攻基地建立起來以後,伊斯蘭國一直積極向其它地區擴張,他們的目標是統治伊斯蘭世界,但他們顯然並沒有僅僅局限於這些國家。局勢更加危險。」他強調:「在這種情況下高調談論國際恐怖主義威脅,同時又對於為恐怖主義融資的管道,包括販毒、非法倒賣石油、武器視而不見,或者試圖操縱極端團夥,利用他們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這很虛偽,也很不負責任。」普京說:「我們建議不要以野心,而應以共同的價值觀和利益行事。在國際法的基礎上聯合力量來解決我們面臨的新問題並組建真正的廣泛的國際反恐聯盟。」他還說:「就向反希特勒聯盟一樣,該聯盟能夠團結最不同的力量,準備果斷地抗擊納粹者那樣播種邪惡和仇視人類的人。因為伊斯蘭國不僅為他們帶來直接的威脅,還以血腥罪行玷污了偉大的世界宗教,即伊斯蘭教。」他還說:「烏克蘭發生嚴重地緣政治危機,外部曾挑唆發動武裝政變。最初這是繼續擴大北約的路線。但有人會問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讓後蘇聯空間國家進行選擇:『他們應該與西方還是東方在一起?』這種衝突邏輯遲早都會造成嚴重地緣政治危機。烏克蘭就發生了這種情況。在烏克蘭利用了占較大部分居民對現任政府的不滿並從外部挑唆發動武裝政變,最終內戰爆發。」普京最後強調:「只能在徹底、真誠執行2015年2月12日明斯克協定的情況下找到擺脫僵局的出路。」

●蘇聯解體的悲劇

是的,普京總統2015年聯大演講直指了世界衝突源於西方的衝突邏輯。俄羅斯把2016年的國家安全戰略設定在抵抗西方國家的最大安全挑戰,把美國與北約視為首要的安全威脅。梅德韋傑夫總理在出席2016年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指出,俄羅斯和西方正處於「新冷戰」。筆者認為,俄羅斯應是把共同解除伊朗核制裁、執行明斯克安全協議以解決烏克蘭戰爭危機、政治途徑解決敘利亞政權談判以及在聯合國架構下組成國際反恐聯盟視為消除「新冷戰」的起始點。涉及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美俄關係的改善和終止北約東擴成為美國下屆總統大選競選倡議反恐為先的關鍵要素,因為歐巴馬已經把美俄關係推到新冷戰的一個臨界點,現在明斯克停火協議和敘利亞停火協議都在進行,表示美俄雙邊關係正在往正常化的方向改善,新的敵人是恐怖份子、北韓或是中國?顯然亞太地區的安全未來是非常令人擔憂的目標。為何如此?從普京聯大的演講可以看出端倪,言明恐怖份子是被西方當作推翻敵對政權所培養起來的武器。當一幕幕「貧富差距」、「疾病災難」、「血腥暴力」、「流血衝突」……慘絕人寰的血淋淋景象印入眼簾之後,人們不禁要問:是什麼原因導致其發生?要如何去解決這些問題?此時此刻,陷入俄美關係低點的兩國非政府組織與外交部門,在公共外交和正式外交雙軌機制下正在積極磋商並尋求合作契機,預期這將會在聯合反恐和擴大雙邊經貿兩方面同時展開。
自蘇聯解體以來,各個加盟共和國獨立之後,突然兩千六百多萬的俄羅斯人成為了散落在前蘇聯土地上的外國人,包括克里米亞在內,這成為日後俄羅斯總統普京口中蘇聯解體之後的最大悲劇。要如何幫助這些人在當地生活或協助其返回俄羅斯?這成為了俄國迄今為止雙軌外交的首要工作。然而,在美國意識型態的作祟與媒體宣傳機器的喧染之下,俄羅斯與獨立國協(獨立國家聯合體)之間在地緣親近下的區域整合的自然進程卻成為美國口中所謂的蘇聯恢復帝國野心的證據。美國在喬治亞(格魯吉亞)和烏克蘭的軍事躁進行為,對俄羅斯而言,是侵犯俄羅斯的傳統勢力範圍,是導致這些地方陷入軍事衝突與民族分裂的罪魁禍首。儘管美國自身是民主自由和理想和平的象徵,但是對美國而言,顏色革命的成功才是其戰略設定的最重要結果。顏色革命這個反作用力已經在歐盟高度仰賴俄羅斯和環高加索暨中亞地區的能源之下產生,同時撞擊了俄歐雙邊的經濟。儘管西方經濟制裁已暫時中斷歐盟和俄羅斯的經濟整合速度,但是歐盟還能忍受多久美國在歐洲下指導棋?這可以說是,美國無視於歐盟的興起和俄羅斯崛起的趨勢已經成為現實的慣性,也是美國在蘇聯解體後的一種事不關己、卻指三道四的傲慢態度。美國的強大是不可否認的現實,然而,這仍是帝國主義的霸權特徵,在後現代主義者看來,強調自我發展和重視獨立性格的反霸權情緒仍是影響國際格局不可忽略的主觀要素,儘管無法撼動傳統國際關係中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的兩條路徑,但整合理論反映了建立國際合作機制和保護自身權力的現實狀態和必要基礎,以期滿足國際社會發展的各種客觀環境需求。
然而,要永遠把俄羅斯塑造成為三流國家的形象和現實並不實際。美國可以一直這樣睥睨下去這些比美國還要歷史悠久且資源豐富的大國嗎?不論縱觀歷史長河或是橫撇當前國際體系的權力重組,或從現實國際賽局的棋盤來看,答案已經非常明顯了,美國曾經試圖發展以「歷史終結論」來擺脫冷戰兩極體系,要繼續以單極主義掌控世界的雄心已經是無法維繫長久的了。由各個區域大國來負責該地區的多極體系已經形成,在單極和多極並存的狀態下,美國的外交試圖要維繫美國慣有的冷戰風格卻至今顯得既殘酷、又自私。其問題還是來自於美國在「九一一事件」之後所進行的阿富汗戰爭與伊拉克戰爭,並且由此所引發出來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真正暴露出來了美國內政的危機及其所編織出來侵略主權國家的反恐理由之虛偽性。令人遺憾的是,海珊至死在伊拉克都沒有被發現擁有核武。美國現已對中東國家石油的依賴大幅降低,但是其在歐洲、前蘇聯地區和中東的戰略進攻卻對世界產生了災難性的作用。
至此,人們開始質疑:難道世人只能在西方媒體壟斷人們形塑出來的意識形態下被操控?2015年,在敘利亞五十萬難民大量湧進歐盟國家之後,成為了歐洲自二戰以降最大的難民潮並且已造成自身巨大的國家安全危機之後,如何有效解決敘利亞問題才變成西方媒體眼中刻不容緩且無法迴避的焦點。事實上,自2011年敘利亞內戰至2015年以來,七百五十萬難民早已離開家園,二十二萬無辜民眾已經死於敘利亞內戰當中。美國堅持要敘利亞總統阿薩德下台的要求將會因俄羅斯堅持在聯合國架構下與當地政府軍合作反恐的呼籲下變得不切實際。然而,俄美在敘利亞問題上達成妥協是共同合作反恐的先決條件,這大大增加了歐盟的困境。德國總理梅克爾曾經表示敘利亞問題需要與俄羅斯合作才能解決。俄羅斯成為歐盟建立自主安全角色的最重要合作夥伴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現實。儘管,俄羅斯在捍衛自身國家權力以求國家發展的前提下並沒有侵犯到美國的利益,但是美國的慣用手法還是會繼續下去,俄羅斯除了捍衛自身以外,別無選擇。

●「保護俄羅斯」是普京唯一的道德標準

俄羅斯在2015年3月推出了《克里米亞―回家之路》的紀錄片,陳述了烏克蘭政變經過以及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如何尋求普京的救助出逃。紀錄片顯示,烏克蘭西部的班杰拉極端民族分子與納粹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從一戰到二戰期間,成為隱藏在蘇聯境內的恐怖隱患,在烏克蘭危機中對親俄民眾和烏克蘭內政部金雕特種部隊施行暴力手段,真難以置信美國為何要利用這些法西斯分子進行策反!儘管在2014年2月,烏克蘭當時的反對派在班杰拉分子的暴力推波助瀾之下,在基輔成功製造了政變,但卻把流血衝突留給了全體的烏克蘭人民。試問美國利用烏克蘭本身存在的親西和親俄的意識形態矛盾和政黨派系之間的權力鬥爭,這難道就是高唱自由人權與民主和平的美國所謂光明正大之所作所為?
回顧二次車臣戰爭對於俄羅斯國家安全和民族團結的傷害,車臣共和國是位於俄羅斯聯邦境內一個介於達吉斯坦共和國、印古什共和國、北奧塞梯共和國和卡巴爾-巴爾卡爾共和國之間聯邦主體下的內陸自治地區,至少從地緣的優先條件看來,八竿子打不上有獨立的先決條件,必須侵略達吉斯坦共和國才能打通裡海道路。如果要將國家民族不斷分裂為最小的分子作為國家單位似乎不切實際,那麼,就算俄羅斯倒退到斯拉夫(Славянский)民族這個所謂具有共同語言(слово)的族群,裡面還可以再細分為若干的原始族群,版圖縮小到第聶伯河到頓河之間的一小塊歐洲平原,那對於俄羅斯保護自己的國民有任何意義嗎?尊重民族平等與保存民族文化,包括鼓勵推行母語和俄語都是俄羅斯民族團結更重要的工作。當民族自決對上主權完整的難題出現時,戰爭都是最殘酷的手段。而以恐怖活動施行獨立的手段也無法為廣大的俄羅斯人民所接受,宗教衝突和民族分裂已經成為俄羅斯與許多地區國家的最大難題。俄羅斯為了自身主權領土的完整和國家安全卻成為美國眼中扼殺獨立這個神聖偉大事業的獨裁者?這種張冠李戴、移花接木的錯置手法,轉移了俄羅斯是這個國家聯邦主體的真正管理者的主權身分。執行民族自決和民族平等是蘇聯建立的基礎,儘管蘇聯解體了,俄羅斯仍然是個擁有一百多個民族的多民族國家,民族平等和民族融合是普京維護國家整體利益和崇尚歐亞主義精神的核心。
蘇聯解體之後,分裂南斯拉夫並且持續瓦解俄羅斯是西方整體的安全戰略目標。現在烏克蘭與敘利亞分裂態勢已定,俄羅斯不會容忍美國在俄羅斯境內發動顏色革命。從普京總統2015年聯大演講確實證明了美國衝突邏輯的一慣性。美國當初支持了車臣極端主義分子發動車臣戰爭,車臣極端分子侵入鄰近的達吉斯坦自治共和國希望打通裡海之路,以期擾亂俄羅斯南部通往裡海的石油管道,而車臣極端分子所謂的「獨立運動」事實上卻造成了整個高加索地區聯繫中東、中亞和南亞之間地帶成為國際恐怖主義匯流之地的「恐怖活動」。美國錯置把自身獨立運動的建國情感投放在這個完全屬於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聯邦境內的自治區上,這確實是擾亂意識形態的顛倒錯亂。所幸俄羅斯政府經過十餘年的努力,已經將車臣首府格洛茲尼從戰爭廢墟打造成為現代化的都市,成為了全俄排名前幾位的舒適城市,並且阻擋了恐怖主義使其難以再輕易大量蔓延越過北高加索地區進入俄國境內。再從歐安組織的協調與明斯克決議所組成的烏克蘭問題聯絡小組的作用來看,俄羅斯、德國、法國協調基輔當局和烏東地區頓涅茨克、盧甘斯克之間進行停火衝突的進程已經步入了軌道。這也再次顯示了歐俄雙邊並不歡迎美國介入烏東衝突的解決進程,因為美國正是烏克蘭分裂的始作俑者。烏克蘭分裂使得北約東擴成為反恐任務下的極限,美國有可能加強「亞太再平衡」的軍事部署,包括針對北韓的薩德高空導彈防禦系統,及其對於中國和俄羅斯的安全威脅。中美在亞太地區的博弈將因為朝核問題、東海問題、兩岸問題以及南海問題成為潛在的引爆點。此時,俄中關係變得對中國特別關鍵。雙邊不但要避免腹背受敵,並且還要積極營造友好的氣氛,這包括俄羅斯發展遠東暨西伯利亞地區並且打造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打造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這使得俄中雙方不但需要有自己的經濟空間,還能彼此合作擴大經濟空間的涵蓋範圍,達到互惠互利的合作基礎與前景,若非如此,恐難因應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和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議(TTIP)。
不論對於崇尚美國主義和依賴美國經濟的任何國家民族而言,要反對美國霸權是絕無可能的。但是俄羅斯與美國經貿關係處於低盪,俄羅斯有其自身的文明傳統,是兼具擁有「硬實力」和「軟實力」的大國,是打敗拿破崙征服、不屈服於一戰後國際武裝力量和二戰期間納粹法西斯的堅毅國家。儘管我在九○年代留學期間,非常同情蘇聯解體下的窮苦民眾,理解蘇聯專制政權桎梏下渴望自由的願望,但是親身經歷了解體之後俄羅斯社會秩序的紊亂和貧窮落後,並多年身處恐怖爆炸的險境中,我才深深感受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看到俄羅斯的再次崛起,俄國民眾在現代化條件下改善生活,我贊同國家是唯一保護民眾生命安全的堡壘。而對於俄羅斯總統普京而言,「保護俄羅斯」並且捍衛國家權力是作為國家領導人唯一的道德標準。這使我想起俄羅斯外交家丘特切夫的詩句:「用理智無法理解俄羅斯,以一般標準無法衡量她:她有自身獨特的氣質―深植俄羅斯只能夠相信她。」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1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繼續想    
繼續想
他叫普京?普欽?蒲亭?普丁?還是普亭?如此重要人物,臺灣卻還沒有一個公認的統一的譯名,各行其譯。那我要叫他布丁,補丁也行,不叮也不錯。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