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人活著為什麼?

2016/6/13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人活著為什麼?

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之際, 重讀余華的長篇小說《活著》。這部小說改編成電影,由張藝謀執導,葛優、鞏俐領銜主演。此片獲得1994年第47屆坎城電影節評審團大獎和最佳男演員獎。

小説中的主人徐福貴是民國時期的一個地主家的少爺,年輕時由於嗜賭放蕩,輸盡家財。父親被氣死後,福貴一家成為佃農,徐福貴不久也被國軍抓壯丁捲入國共內戰。隨著內戰、三反五反、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社會變革,他的人生和家庭也不斷經受著苦難,親人都先後離他而去,僅剩下年老的他以及一頭老牛相依為命。

小說語言樸素、簡潔而又生動,人物的動作、心理描寫十分細膩。比如福貴的兒子有慶在拿到學校跑步比賽第一名後,有慶的體育老師誇獎有慶將來必定能代表國家參加比賽,福貴心中不悅,開導有慶道:「你要認真讀書,跑步有什麼用?雞都能跑!」讀來既表現出了福貴作為一個農民對讀書的片面認識,也和他的身份相吻合,又能逗讀者一樂。又如有慶跑步比賽拿到第一名後得到了老師獎勵的一些糖果,他都揣回家裏。他先把糖果分成三份,自己一份,姐姐鳳霞一份,媽媽一份,後來又把糖果分成了四份,最後遲疑著又把糖果還原成了三份。小孩子那種好吃而又善良懂事的形象躍然紙上。

從福貴的身世來講,確實可以說是一部悲劇,然而從主人公及家人的那種「為了活著而活著」的堅毅樂觀的生活態度來看,又可以說是一部人生的勵志作品。拿福貴來說,本是富家的浪蕩公子,賭光家產一夜淪落後,並沒有從此沈淪頹廢,而是痛定思痛,強忍屈辱、卑躬屈膝從設局騙光他家產的龍二手中租賃了五畝田,開始了艱難的佃農生活,完成了從地主到農民、從浪蕩公子到家庭脊梁的轉變。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福貴能迅速完成這種轉變,實屬難得。當然,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將主人公身世寫得越慘,越能將勵志的主題刻畫得深入人心。

余華先給福貴及家人「安排」一段快樂美滿或者富有新希望的生活,然後又不失時機地將這種幸福或新希望碾碎。比如他的老婆被岳父接走後,不久又回到了他的身邊,還帶來了兒子有慶,他為此十分欣喜。正當他沈浸在家人團聚的喜慶中時,他的母親突然病了,他去城裏買藥時卻不幸遇到了國民黨軍隊,結果被反動軍隊抓走,過了兩年多活人搶食、死人成堆、槍林彈雨的非人的戰爭生活。正當他認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他卻被解放軍俘虜。解放軍優待俘虜,讓他回到了家,還分到了田地。但這種好日子沒能持續多久,由於國家經濟發展決策失誤,掀起了人民公社和大煉鋼鐵的浪潮。他們一家人又回到了難以忍受的饑餓之中,家珍也因為過度操勞得了軟骨病,之後他們家裏唯一的希望——已經十歲出頭的聰明可愛的兒子有慶竟因給難產的縣長夫人獻血過度而白白丟了性命。這種強烈的對比,讓讀者撕心裂肺。

在整部小說中,福貴及妻子家珍沒有被層出不窮的苦難所擊倒,所有的堅強、樂觀和操勞,我想都源於他們還有太多的牽掛,比如說養育孩子。那麼這種牽掛又源於什麼?源於責任。這種責任又源於什麼?當然是源於愛!愛,才是「活著」的真諦。因為愛,所以要活著,因為愛,所以要堅強。愛,也是我讀完《活著》後最大的收獲。

作者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當你感受到活著就是活著,非常簡單,當你拿起礦泉水喝的時候,你就是感受到活著,當你說話的時候你也是感受到你活著……活著的意義就是活著……」

余華「寫人對苦難的承受能力,對世界樂觀的態度。寫作過程讓我明白,人是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的,而不是為了活著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著。《活著》講述了一個人和他的命運的友情……還講述了一個人如何去承受巨大的苦難,就像中國一句成語:千鈞一髮。讓一根頭髮去承受三萬斤的重量,但是它沒有斷。」

 美國《明星論壇報》2003年10月12日:余華這部劃時代的家族悲劇《活著》,你只要讀到一半,就已經確信它是不朽之作了。換而言之,《活著》是一部經典。主人公福貴和他的家庭與西方讀者似乎相隔千裏,又仿佛近似鄰裏,最後甚至成了一家人。

人活著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活著必須愛神,為什麼?因為祂賜給我們生命。「我們是祂造的」(詩一OO3)。存留我們生命的人是仁慈的,上帝賜給我們生命,是最大的仁慈。祂給我們健康,就是使生命甘甜的佐料;也給我們食物,就是滋潤生命之燈的油。當我們在最危難的時期,仍有喜樂的心,這就是活著的意義;不管外在的狂風暴雨有多大,內心仍有歡樂的音樂(林後一4,帖前一6)。上帝已將祂的真理委託我們,就像主人將錢包委託僕人看管一樣。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屬靈的人握有節制的金韁繩;屬靈的人以食物為醫療衰弱本性的良藥,使他更健康;屬靈的人不將食物當作放縱肉體私欲的燃料,而作為盡本分的幫助。在作買賣上,惡人靠所斂取的不義之財而活著,借著詭詐的天平,他們愈偷斤減兩,他們的罪就愈重,他們索取的錢超過貨品真實的價值,不是八十元的貨要賣五十元,而是五元的貨要賣八十元,甚至是雙倍的價錢。

聖經格言:「我們願意人怎樣待我們,我們也要怎樣待人。」這就是活著,為什麼。

作者介紹
謝盛友(謝友),1958年出生於海南島文昌縣湖山鄉茶園村,中德雙語專欄作家,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班貝格民選市議員。德國班貝格大學新聞學碩士(1993),1993-1996在德國埃爾蘭根大學進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微言德國》、《人在德國》、《感受德國》、《老闆心得》、《故鄉明月》。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02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何必問    
何必問
這部是我在很小的時候還是我姐姐帶我去電影院看的咧,當時年紀小看不懂只覺得很恐怖,印象最深刻的就停留在男主角吃很多饅頭後喝水撐死那段。@@"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我只有在電視上看過預告,但是沒進電影院看,那時候還覺得這個電影名稱好奇怪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