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複選入圍作品。--《血紅梔子花》

2016/5/25  
  
本站分類:創作

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複選入圍作品。--《血紅梔子花》

媲美杜琪峰《毒戰》的凜冽警匪鬥智魅力,
繼陳浩基《13.67》後描繪動盪時代與悲愴命運的華文警察小說新高峰!

香港警隊女督察步如嫣的鄰居黃長德,在旺角與太子交界的一間聯誼會包廂裡中了二氧化碳毒身亡。由於案發現場沒有窗戶、門也反鎖住,看似酒後的不幸意外。但幾星期後黃長德之父黃潮順也在住所裡心臟病發死去,死時全身赤裸,現場又呈現門被雜物抵住堵死的密室狀態!步如嫣調查時發現這對惡名昭彰的父子曾輪流嫖玩同一位中國女子,但這位嫌疑犯卻在不久後捲入東莞爆炸案喪生,接著連黃長德之母順嫂亦因糖尿病發去世。短短時日黃氏一家的滅門慘劇,只是他們流年不利、倒楣透頂?還是有個神秘真兇在幕後精心策畫一連串膽大妄為的復仇詭計……?

香港新銳作家顧日凡,入圍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複選的長篇推理小說處女作堂堂登場!本作以土生土長的港人觀點,描述香港社會近年在政治變遷後的「後現代」城市風景、人民價值觀、犯罪型態。劇情亦融入貪、嗔、癡、慢、疑的豐沛人心業障,帶領讀者進入真實、動感、令人黯然慨嘆又無可自拔的東方明珠。

 

內容試閱

楔子
  梔子花,茜草科,花開時潔白繼而鵝黃,甜美芳香,凋謝後仍餘香裊裊,單瓣的花會結果,果成熟後不綻開,廣東人叫白嬋,日本人稱之為無口花或無語花,花語為我很幸福、帶來喜悅、洗練、優雅。


第一章
  深圳,這個與香港一河二岸的城市,改革開放接近四十年的特區,中央政府傾盡人力物力將這個落後的小農村發展為一個高樓處處,道路四通八達,人煙稠密的現代城市,各省各地的民眾都擁到這裡謀發展,所謂人才薈萃,地方政府銳意發展高科技產業,又在前海開闢一個超特區的金融中心,規模一時無兩,劍指香港,有取而代之氣勢。
  時間十二點多,是白領、工人、學生下班放學吃中午飯的休息時間,人們不是到食店去吃午餐,而是不約而同擁向市中心的人民廣場看熱鬧。民眾議論紛紛地說:「趕快點,要佔個好的位置才能看得清楚,好像今次除了外地人被捕,香港人也拉了一大票。」
  「什麼?真的假的,以前香港人不是地位超然的嗎?」
  「香港人淪落了,要我們這些強國人自由行去消費才能剌激經濟,沒有我們,香港肯定陸沉,我們是他們的恩主。這次掃黃除污為了國際大學生運動會在下月初舉行,深圳政府嚴厲執行掃黃、掃毒,掃乞丐到二線外去,務求令深圳成為一個講文明,講禮貌,講道德,無精神污染的模範城市。」
「文明不是用口說就是,要看行為實踐,要看怎樣對待弱小社群和動物的態度,這是甘地說的。」
  「不要掉書包了,我們丟掉的東西別人當是寶,韓國學者考究說孔子是朝鮮人,還成功將端午節申請為世遺非物質文化遺產,他們要垃圾,由得他們去撿破爛好了。聽說其他縣市那些叫清河縣的地方爭著認做西門慶、潘金蓮的故鄉,為他們建像立祠,吸引遊客到來旅遊賺錢,這是發展才是硬道理,是鄧矮子說的。」
「這個主意實在太扯了嘛?」
「不要沒話找話說,儘說廢話。我們去看的是現代西門慶、潘金蓮,只要想到一次過看到各地來的美女,真是難得的盛會,是誰想出來的超酷點子?」   「是深圳公安局主持大局,你這色鬼要是這幾天一個不小心被拉著,今天就輪到你給人看,到時羞得你要找地洞鑽。」
  「我才不會,我爸是公安副局長,我怕誰,誰敢動我!」
  半圓形的人民廣場團團圍著好幾個圈人牆,全國各地許多電視台都派員到來採訪,香港的電視台也不甘後人來到深圳作現場直播做秀,畢竟這是一件復古的勾當,又是深圳公安打擊色情活動,強勢管治的明證,一個秀麗的女記者整理妝容預備出鏡,當副導演作出一個OK的手勢後,女記者對著鏡頭開腔:
  「我們是香港XX電視台在深圳人民廣場作現場直播,再過幾分鐘,深圳公安局將會押送百多名男女進場,這是一宗破天荒的大型行動,震驚中外,深圳公安局在飯店、卡拉OK及地下色情場所捕捉了多名疑是妓女、嫖客的男女在今天遊街示眾,任人觀看,據公安局稱這行動大大掃除了市內許多藏污納垢、引人墜落的犯罪色情場所,肅清了淫邪毒瘤,更將這些沒有廉恥,沉溺在淫慾享樂壞份子的真面目公諸於世,目的是為了警惕民眾行為要有操守,有道德,據深圳領導人的說法是黨要人民學習五講四美,八榮八恥的思想。看,公安正押著那些犯錯的男女魚貫入場。」 鏡頭焦點即時轉向人民廣場那頭,一批批男女混雜陸續到來,進場後公安、民警指揮他們在廣場中央排成一個矩陣面對群眾,那些男女被眾人目光如炬盯緊,肆無忌憚恥笑,感到羞愧,垂下頭來,公安民警見狀不時斥喝他們要抬高頭來,見有人戴口罩立刻粗暴將口罩拉扯下來,讓群眾看清楚臉孔,有一些女孩子受不了委屈哭了出來,公安仍是不放過她們,怒罵她們要昂首挺胸站好,女孩哭喪著臉任由人群對她們恣意評頭品足,議論紛紛,像回到從前清末民初時的舊社會犯人被群眾公審,只差未向他們擲東西羞辱他們。
  「現在是二十一世紀,竟然會發生這種古代封建社會將人民遊街示眾、羞辱別人的自尊,盡情踐踏人權的事情。」在香港福群社區福利中心做主管的楊慧晴看著電視直播說。
  「早在一九八八年,強國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聯合下達通知,要求對已判刑和未判刑罪犯、及所有違法人員一律不准遊街示眾。現在未審先判,到底這個國家的人有沒有法治精神的概念,應該說強國只有法律,沒有法治,更糟的是最終只有領導的看法才是決定性,根本就是人治社會,他們沒有進步過,思維仍在清朝封建時代,以為人民是臣民,不是國民,可以隨便任意狠狠地羞辱。」答話是她的女兒步如嫣。
步如嫣大學畢業後投考警察,最初的職位是見習督察,香港男女的機會均等,著重個人實力,步憑著才智和努力,三年後進陞為督察。今天返中班下午三點,家在附近,到社區中心跟媽媽一起過吃午飯才上班。
  「昨天我看深圳電視台時,他們已經大吹大擂說今天有這樣遊街示眾的活動,我還不大相信,今天看到原來他們是來真的,還指有很多不知自愛,爛嫖愛鬼混的香港人也被捕了,委實大開眼界啊。」一個圓臉的歐巴桑喊。
「真是大快人心,拉了小三、小四,為我們香港大婆吐一口烏氣。」
  「看,大家快來看,那個高高大大、粗粗壯壯的男子看上去好像順嫂的老公黃潮順,他也被人捉了啊,順嫂不是常常自誇看得她老公很緊嗎?他絕對不敢去偷腥嗎?」另一個歐巴桑說。
  「丈夫,丈夫,一丈之內才是你老公,你稍一分神,他就會被另一女人勾去,尤其那些大陸女人,年輕貌美手段高明又不知廉恥多的是,今次看順嫂怎樣下台。」一個瘦巴巴的歐巴桑態度不屑。
  「妳聽她胡扯,是順叔將她整治得如小媳婦,她只會在我們跟前吹牛放屁。不過等會見到她,不要提起這件事,要不然她會即時嘰哩呱啦把妳罵過夠本。」圓臉歐巴桑好心提醒其他人。
  忽然間門外傳來一陣嘩啦嘩啦的大媽吆喝聲,跟著好像有人靜悄悄地答話,一眾歐巴桑豎起耳朵來聽,這一次是來得更響的罵人聲,歐巴桑們聽到這嚇人的嗓音立刻迅速無比四散到各個活動小組去。
  一個中年女子沉重移進來,身量不高,體形橫向發展,給人一座活動小山的感覺,蒼白的臉堆滿了肉快要將雙眼淹沒,仍然瞟出二道精光到處亂竄窺探,不時露出銳利懷疑的眼神,扁塌鼻,嘴巴暗黑沒有菱角,上唇彎如弦月,比下唇大一倍,合起來像一只翻倒的小舟,身旁站著一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是順嫂的兒子,名字叫黃長德,身型高瘦單薄,長相普通五官像順嫂,差別是上唇薄下唇厚,口裡叼著煙,深綠的長袖衛衣,石磨藍的牛仔褲有點髒,左手將寶藍色的外套勾在左邊膊頭上,步履輕佻,顧盼自豪,故作英俊瀟灑的姿態。
  「媽,我已經跟你說不要參加這些廣東超值團,香港這邊的旅行社將我們賣給深圳的旅行社,深圳那邊又將我們判賣給那些導遊,導遊將我們買下只是帶我們去購物,沒有景點遊覽,強迫我們購物賺取回佣,最要命全團都是阿公阿婆,沒有一個索女。」黃長德說。
  「阿德,我也知道,一百九十九元二天遊,住四星級酒店,專車接送,早、午、晚共四餐料理,比起在香港到「大家樂」吃快餐還要划算,只要我們打定主意不買任何東西,我們是賺到了,不料遇上了那個潑婦。哎呀,陳太、李太、張太、你們也在這裡,讓我告訴你們我在大陸的慘痛經歷,如何奮力惡鬥潑婦導遊阿珍。」順嫂說罷,硬拉著剛才那幾個歐巴桑說話。
「那能這樣撿便宜?」
  「順嫂,今次又有什麼奇遇?」圓臉的陳太好奇地問她。
  「唉!我們剛從大陸旅行回來,真是一肚子氣。」順嫂說完停下來等著別人追問。
  「發生了什麼事情?」瘦巴巴的張太問。
  順嫂即時顯得神氣回答:「我們上了賊船,吃過午飯後,惡女阿珍將我們送到茶葉店買東西,那些茶葉雖然貴,我不是買不起啊,就是怕是有農藥嘛,吃壞肚皮,跟著一家接一家去購物,完全沒有景點旅遊,我的兒子走出店吸煙透透氣,也被她兇悍地趕回店裡,最後回到車上被她教訓了一頓,我也不記得她說過什麼惡毒的說話,不過阿德將惡女阿珍責罵我們的過程用手機拍下來。囝囝,放那條片段給伯母看。」
  黃長德從外套取出iPhone,調校後遞給那幾個歐巴桑,她們湊在一起看,畫面出現一個高瘦的中年女人,頭髮攏向後,左右二邊翹起好像一雙尖角,細長眼睛,眼尾微微向上斜吊,嘴唇尖而突出,像只烏鴉隨時飛來偷啄獵物一樣,黑著臉指手畫腳說:『你們是我曾經帶過的團之中最吝嗇的一團,為什麼你們不購物!上天很公平,這世界怎可能有免費午餐?我們不是做慈善,你們要吃飯,我也要吃飯,你們吃我、住我、用我的,這一輩子不還,下一輩子也要還,人要臉,樹要皮,在家窮無所謂,出來就不要這個樣子,對不對?如果在下一間店你們還是不多點購物,今晚沒有飯吃,我會把房門全部鎖起來,沒需要去住嘛,消費不夠,對不對?』」
  「真是太霸道了,後來怎樣?」陳太問。
  「之後她送我們到一間本地的工藝品店,那些商品實在太貴了,經看不經用,團友們看的多,買的少,最後大家走出店外,發覺不見了那個貪心潑婦導遊阿珍,連那輛旅遊車也失踪了,惡女阿珍將我們遺棄了,大家慌了起來不知如何是好,幸好還我的囝囝英明神武,他問了其他人香港旅行社的電話,跟著打電話去交涉,起初香港那邊旅行社不肯認賬,後來我們恐嚇要到香港旅遊發展局投訴,他們才答應安排另一輛旅遊車送我們到常平市一間的飯店,飯店費自付,真的很小家。住了一晚,今早我們一行人回來到香港旅行社理論,幾經波折終於每人退回一百元,唉,還不夠昨晚的住宿費,我發誓以後也不參加這間旅行社。」
  「媽,這些糗事,不要再說嘞,囉嗦下去只會丟人現眼。」黃長德說,瞥見步如嫣從辦公室走出來,快速上前耍帥,用左手按在門框上,單腳站立的姿態如性格明星,攔住步如嫣的去路,步不想在他的胳肢窩下走過,停下來狠狠地罵了句:「請你讓開!」
  黃長德沒了面子,不情不願移開了手,突然將手跌在步如嫣的右肩膀上,步嚇了一驚,及時向後跳回辦公室去,怒不可遏用冷冰冰的聲音表示:「請你自重,我嚴正告訴你,我跟你不是很熟絡。不要隨便毛手毛腳,我是警察,隨時可以告你襲警;我是女生,告你非禮。」
  「見到妳真高興,要是妳肯穿上漂亮的碎花裙子,配上妳優美的長腿,那樣的風采是一級棒,真的令人神往。幹嘛說話這樣兇,人家可是妳的老相識。」黃長德吃了步如嫣的豆腐,還露出調侃的表情等著步如嫣的反應。
如嫣氣極了出不了聲,黃繼續耍無賴地說下去:「不理啋也罵二句啊,索女。」
如嫣黑著臉忍著氣毫不理會他,快閃回到辦公室,用力把門嘭的一聲關上,黃長德踼到鐵板,訕訕地走開。這時電視要播放新聞簡報,那些歐巴桑聽到前奏音樂立即對順嫂說告辭,交頭接耳忽忽結伴離去,順嫂不明沒有留意電視播放新聞,還喃喃地自言自語:「這些三八吃錯了什麼藥,怎麼突然像見鬼一樣?」
  抬頭一看見到楊慧晴母女走出來,大喊:「楊姑娘,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們走得那樣匆忙?」
  「我也不知道,妳們不是在聊得起勁嗎?想是她們趕著去買菜做飯。」楊皺眉頭回答像是說這些事為什麼要問我。
  「是啊,剛才還談得好好的嘛。現在才一點多,街市還沒有開門,哪有這樣早去買菜?她們是不是有事瞞我?」
  楊慧晴微笑沒有回答。
  「老媽,不要管她們吧,要不然妳的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就會變得嚴重,雙腿發脹,我累得要命要回家睡覺,今晚約了人會玩得很晚,快點走吧。」黃長德很不高興硬要拉著順嫂回家去。
  「臭小子,你不要整天胡說八道咀咒我,我很著緊我的糖尿病,每次都準時吃藥,藥丸也隨身帶著。」順嫂一邊走一邊絮絮不休地叨唸。
  二人離去後,母女倆同時鬆了一口氣。楊慧晴問起女兒:
  「妳對黃長德的態度很惡劣啊,說到底也是一起長大的鄰居。」
  「我才不要這樣的鄰居,他是個孬種,大我們幾歲,從小總是欺負我們,稍大一點,對我們女孩子毛手毛腳,滿腦子是色情的歪念頭,我們都不喜歡他,見到他會遠遠避開他。現在他生活得像個小混混,不務正業,說自己是保險代理,其實是到處騙女孩子,聽說他在曾騙得一個外國回來的熟女留學生很慘啊。」
  「妳是從哪裡知道?」
  「在這裡啊!那些歐巴桑每天都在嚼舌根瞎扯,我也是無意中聽到的,妳這個社區中心是交換東家長西家短的地方,也是醜聞是非的集散地。」
  「閉起妳的烏鴉口,妳當我這裡是什麼地方。妳是警察,凡事是要講證據,這種口耳相傳的小道消息,很容易以訛傳訛。」
  「總之我是看透黃長德的為人,他絕對不是我的朋友。」步如嫣對媽媽的責備毫不在意,意態堅決。
  這時楊慧晴的手機響起來,拿起來一看,面無表情。步如嫣好奇詢問:「是誰打來?」
  「是周先生!他傳了一個短訊給我。」楊說,將手機遞給步如嫣。
  步拿過來看,短訊是半闕詞,上面寫著:
  『昨夜西風殘月,夢乍醒,無處覓,天涯暗斷腸,枉相思。』
  「周先生竟然這樣好文采,寫詞送給妳,向妳訴衷曲為妳相思為妳斷腸耶。」 「有些男人只會長大不會長老,永遠是大孩子,周先生就是這樣的人。他是從網上得知有一個網站將宋詞出現的熱門詞句編成號碼,只要隨意按下數字,便會聯成一首似模似樣的詞句,於是付錢下載下來,亂按一些傳給心儀的女子。」
  「妳也承認妳是他心儀的女子,他肯花心思討妳歡心,表示對妳有情,老爸走了也有十年了。按現在的說法,妳只是屬於超級剩女那一欄,不過,還有很多機會喔,周先生是妳的老朋友?小時候從未見過他,這幾年突然露面黏在妳身邊追求妳,難道妳沒有感覺?沒有心動過?」
  楊慧晴聽到這話,表情複雜古怪,很快地接話:
  「妳真是比我還要開明,趕著為老媽做媒,我只是打個比喻,不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到時妳不要躲在一旁哭就好了。」
「媽,妳真的要嫁人?那我怎麼辦?」步如嫣一臉認真。
「真是受不了你,別人的女兒總是聰明伶俐,說一懂二,妳就大愚若智,整天裝可愛在演戲,我不跟妳胡扯了,討論到此為止。妳不是說今天有一個軍裝警員轉到妳部門向妳報到嗎?還不趕快上班。」
  「還有時間,我們再聊一會嘛。」如嫣把手伸進楊慧晴的臂彎。
  「好了,但是不準再說到周先生。妳有沒有交往的男朋友?」楊慧晴拗不過她。
  「我才不會浪費精力在男生上,我要為我的事業打拚,我不跟妳說,我上班去。」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