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如果距離也可以有意義

2021/1/13  
  
本站分類:藝文

【後記】如果距離也可以有意義

如果距離也可以有意義
——記《知識、技藝與身體美學:台灣當代原住民漢語文學析論》


 
 若有一日,我能回顧自己的人生,那麼拿到博士學位之後的這五年,或許是一段意義非凡又艱辛異常的時光。幾番重新校準自己的生活,在不同的想像與圖景中反覆刷洗暈染太過的疊影。當自己並不如預期走上一條學術專職路途時,那當中的徬徨與猶豫,那反覆自我詰難與叩問的銳利,總是一次又一次地,在無人關注的時刻剖析至最精細的幅度。我往往以為能夠一探究竟,究竟其中,卻是呼噓一聲的渺茫,彷彿宣告這存在即是虛無--關於學術、關於知識、關於才力及命定、熱情及努力。於是,我不免總在賦予價值,關於日常,關於人際社群,當然也關於一本間隔五年後出版的著作。
 
 第一次意識到研究台灣原住民文學,是在碩士論文的時候。當時我以〈台灣當代散文的空間意識及其書寫型態〉為題,理所當然應該要把原住民文學也納入討論。然而,一直覺得「應該」卻沒有「實際」去做的原因,一方面源於研究的能量能力有限,另一方面對於原住民文學到底要不要獨立標舉出來(或是納入全書各章各節)頗為猶豫。後來決定不納入討論,大概也是基於想要留待他日完成的想法吧。直到二○一○年碩論以《文本多維》出版時,我都還想著來日應當補一章原住民文學的研究進去才是。
 
 偶然地,就讀博士班期間,某一屆政大中文舉辦的「道南論衡」研討會送來兩篇份屬「現代文學」的論文,希望我能夠協助審閱。因時間有限,當時只留下了一篇討論夏曼‧藍波安的稿件。為了更有效地審閱那篇文章,我蒐齊了夏曼‧藍波安的著作,並且依次閱讀完畢。就在這仔細閱覽的過程中,彷彿張開了一雙新的眼睛——原來,我在博士班期間,特別迷戀於研讀哲學與美學的著作,從個人知識、身體美學、技藝哲學等,在在吸引我的目光。那些精細的理論辯證與闡釋,卻在夏曼‧藍波安的筆下,增添了豐滿的骨血肌理。我順此摘錄出相關的片段,並且加以彙整分析,一時之間匯集的筆記,已遠遠超過對原本該回饋審查意見的論文。
 
 由那次機緣寫下的審查筆記,從而到政大台文所修習孫大川教授「原住民漢語文學專題」課程,逐漸形成後來的課堂報告、研究計畫,之後更以〈台灣當代原住民漢語文學知識/姿勢與記憶/技藝的相互滲透〉博士論文之題,乃至終於形成了眼前的這一部著作。這些年來,我研讀教授原住民文學,其實常常有一個問題:這樣的文學,有多少人能讀到?誰會讀到?如何讓更多的人讀到?於是我利用在臺北大學代課與兼任的機會,講授原住民文學。縱使委匿於「大一國文」或「原住民文化與藝術」的課程名稱下,我卻不願意原住民文學只是課程中的一兩頁。我以專題的方式,堂堂皇皇,上滿整個學期,我想讓更多年輕的學生有機會接觸與理解原住民以及文學。
 
 但我也明白,這事也只能做到這裡而已。這十年來兼課的經驗豐富,卻也僅有這個機緣能夠沿順著體制內的舊課教授原住民文學。好幾次接連提案希望能夠正式通過一門課程在相關系所,卻屢遭回絕。我固然明白體制核心自有其種種考量與思索,但多一門課,多一個說法,難不成是有礙的嗎?
 
 同樣的疑惑,其實正也是當年我撰寫博士論文時的處境。我自知對於原住民文化與生活處境沒有切身的理解,然而正是這樣的遠隔,創造出了一種特殊的詮釋的距離。儘管我不無興奮與自得——尤其當我從一個外部的立場,援引不同的理論或思想重新解讀時——,但我也時時謹慎地自我提醒,這不是一種究竟或唯一的姿態,我很願意承認這只是一種外部觀點。
 
 無論是基於倫理、知性或情意,我們總是企慕真實而排斥表演,為了追求更真切的詮釋,我們不斷挪動自身的位置,靠近又靠近,為的是全副身心投入於客體的情境之中,相互融滲,甚至釋放了自身的疆域。學術訓練我們追求真知,也渴望真知。但所謂的真實會不會反而是另外一種迷障?這是步入中年之後逐漸而有的挖掘。說到底,在這樣的詮釋行動中,我一開始就保持了距離,站在外部觀看,直到如今這個位置都還是那麼地吸引我,致使我總是流連忘返。如果距離也可以有意義,那麼時隔五年之後再出版的論文,或許就是希望利用時歲的間隔,讓我對過去的思索有另一番省察後,替自己留下一點點回音。
 
 這一路來,非常感謝博士論文導教授孫大川老師。眾所周知,孫老師是台灣原住民文學研究的巨擘,但他所展現出來的學問與氣度遠不僅於此。老師才華橫溢、幽默睿智。在課堂上,機趣橫生的話鋒與吉光片羽的哲思,也都引人入勝,而且深刻地影響著我的學思。此番出版校對舊作,才赫然驚覺近年來我打算發展的學術議題,仍然淵源於老師的授課講詞。猶記當年博論如火如荼開展之際,每每於午憩時間到監察院向老師請益的情景。至今想起來,我們師徒二人的討論,竟頗有幾分名士之風雅。老師總領著我在大問題上商較研議,一旦共鳴,我便覺得安心。
 
 本書得以順利出版,特別感謝當年初試與口考的委員:林瑞明教授、浦忠成教授、浦忠勇教授、黃心雅教授、謝世忠教授。各位教授願意不吝於給予這樣不成熟的著作指正,也對於闇於人情世故的我予以許多的寬容,至今想起都銘感於內。前些年在成大遇到林瑞明老師,我向他提及博論出版後希望能夠呈送一本,言猶在耳,老師卻已仙去,人世無常,令人遺憾。也感謝孫大川老師與陳芷凡學姊慷慨賜序,為我行將枯槁的靈思,益添絕妙的風采。
 
 尤其重要的,感謝元華文創願意承接出版本書,於此艱困的圖書產業前景中,出版學術專著並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無論如何,終於能夠看到這本書的出版,這給予我的鼓勵與感動,真的不止一點點。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40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