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啟》三部曲磅礡告終!--《天啟III:創始之體》

2020/7/17  
  
本站分類:創作

《天啟》三部曲磅礡告終!--《天啟III:創始之體》

華文小說界最具潛能的超級新秀江宗凡,拓展本土創作極限.科幻史詩《天啟》三部曲磅礡告終!
【中華文化永續發展基金會董事長及小說作家】上官鼎、【作家】伊格言、【香港科幻協會會長】李偉才、【長庚兒童醫學中心暨長庚大學小兒科教授】林思偕、【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作家】黃海、【臺大星艦學院科幻社】湯維中──感動推薦!
黑死瘟疫過後,迎來的不是希望的光芒,而是比地獄更深的絕望──
在瘟疫解除後,印法埃遭到重創,卻絲毫沒有阻礙他們接掌世界的野心,
江少白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擊退印法埃的內部逼宮、徹底扳倒美國政府,
瘟疫過後,人類文明再次亮起的希望之光,在短短幾個月內徹底熄滅!

在世界面臨空前恐慌的同時,倫納德和江少白同時接到了乙太世界所傳來的訊息!
太陽系內出現了疑似由高維智慧體所開啟通往乙太世界的「蟲洞」,乙太的訊息也由此而傳來,
江少白和倫納德,分別接收到兩大勢力的召喚。
千年前指使嬴政前往地球的統帥,乙太君王「泰非斯」,
一直以來對抗乙太勢力的「忠誠派」總司令「馬杜克」,
泰非斯搭建起史無前例的精神網路「提雅瑪特」,旨在掌控宇宙初始力量「創始之體」!
若是成功,宇宙所有生命的靈魂將在一夕間遭到泰非斯的奴役,
馬杜克企圖借用倫納德的力量,阻止泰非斯的陰謀得逞。

隨著倫納德愈來愈深入敵營,
卻逐漸發現乙太勢力之間的鬥爭遠遠不止是自己以為的那麼單純,
背後有著超乎自己想像的邪惡陰謀在醞釀。
在此同時,地球上卻仍因戰爭導致的仇恨,持續永無止盡的惡性鬥爭!
乙太統一宇宙的陰謀鋪天蓋地而來,
「天啟」過後,文明世界究竟會在烈焰中殞落滅亡,
抑或是在餘燼中浴火重生,邁入無數古老經典中所預示的「新天新地」?

立即訂購《天啟III:創始之體》

 

內容試閱

1
台灣 台北 台北101/世貿中心
悶熱的氣氛籠罩著整座城市,空中烏雲密布,四周刮起陣陣濕熱的風,水氣漸漸在城市中瀰漫開來,應該過不多時就會下起午後雷陣雨。
這種變化無常的天氣對處於熱帶和亞熱帶交界地區的台灣而言十分常見,尤其是夏季。然而此刻,在厚重的烏雲所籠罩的這座城市,卻瀰漫著極度不尋常的氣息。此刻本應是上班尖峰,但整座城市卻是一片死寂,街道上幾乎沒有任何聲響。
在這樣燥熱卻又寧靜的氛圍下,宋英倫穿著隨行的便衣,獨自一人漫步在101大樓旁的街道上。
做為國家最高元首的宋英倫,平時身邊總是有眾多護衛。而在印法埃正式對世界宣戰、黑死絕病爆發之後,他的戒護更是提高到最高等級,且大多數時間他都待在花蓮的磐石軍事指揮基地內。不過當前陣子瘟疫疫情宣告解除後,他和政府團隊便遷回了台北,但也只能待在戒備森嚴的總統府內。整整三、四個多月都不能外出,幾乎要把他的精神給消磨殆盡。趁著難得空閒的日子,他好不容易在沒有隨扈貼身陪伴下,自己獨自外出散心。
作為首都台北市中心精華地段的信義區,不論何時皆人潮擁擠,即便到了晚上仍會是無數上班族、觀光客和學生們流連的地方。然而此刻,他走在101大樓旁巨大的陰影下,而整座城市卻寂靜的如鬼城。
一陣強風挾帶著濕重的水氣和沙土撲面而來,宋英倫不禁稍稍緩下腳步。他抬起頭將目光定睛在高聳入雲的101大樓尖端上,彷彿是第一次看清這棟象徵台北富庶繁榮的摩天大樓,而無數的回憶也在此時從腦海湧出……
從印法埃將病毒散播到世界各地、並向各國政府宣戰,至今已經過了一百多天了。這場戰爭歷時雖不長,卻足以讓全人類陷入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慌之中。這場災難空前浩大,短短數月之內,便有二十幾億的人口接連死亡,對世界的影響也不僅僅是「人口大幅減少」那麼簡單。人類花了兩千年多年建立起的社會制度完全崩潰、各地權力結構澈底瓦解、金融體系粉碎殆盡,不過這些都僅屬於外在事物的動盪。真正慘烈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信任,在這場大浩劫中被證明是何等的脆弱。而人類那比野獸更加黑暗惡劣的本性,也在這場大動亂中被毫無保留的披露出來。
人類文明在一夕間倒退了數百年,除了生活條件的低落外,當年世界大戰期間的大饑荒再次成了現今的噩夢,且更為慘烈。因為這次的災區不僅限於第三世界,連先進國家都難逃此劫。在許多大城市,不僅樹樹皮、葉子被扒下來食用,連老鼠也不放過。甚至死去的人,也被飢餓的群眾分食。各地的情況即並沒有因著瘟疫解除和印法埃勢力的退出而好轉,反倒因為失去了資源配給,且大批人群從集中營釋放出來,使得情況更加惡化。雖沒了黑死瘟疫,但許多疾病也因著極度惡劣的衛生條件而開始蔓延。
台灣作為印法埃的主基地之一,各方面的條件遠比其他國家來得好。在印法埃勢力縮減後,台灣也沒有被這股權力變化的動盪波及,但這僅僅是表面上的和平穩定而已。過去這段時間,台灣所有的資源都被印法埃拿去支援前線作戰,導致人民也過著相當困苦的生活—所有印法埃控制的區域皆是如此—在看不見的角落,染病的人們被印法埃像垃圾一樣扔在令人絕望的監獄和集中營等死,
由於宋英倫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避難中心,而國內的事務也全數交給印法埃掌管,外在發生的一切彷彿都與他無關。然而現今,無論他如何逃避漠視,也絲毫無法改變外頭所發生的一切,他心中的痛苦絲毫沒有減緩,反而隨著時間過去與日俱增。
宋英倫停下腳步。他至今依然堅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印法埃告訴他的那「更偉大的計畫」,他也相信將來乙太降臨時,這一切苦難都會過去。但是……看著眼前如廢墟般的城市,他心中不禁浮現一絲懷疑—
究竟,這麼做的意義是什麼?一場瘟疫和戰爭,不但讓整個地球破壞殆盡,人類文明更在一夕間倒退數百年。當初印法埃所承諾的新世界和嶄新聖潔文明的開端,如今卻連個影子都看不到。唯一見到的,只有毫無意義的爭鬥和血流成河的犧牲。
一陣巨大的雷響過後,一滴雨珠落在宋英倫的睫毛上,緊接著便是傾盆大雨。他瞇著眼仰望著傾瀉而下的雨水和厚重的烏雲,感受雨水將自己慢慢浸濕。他感覺心中的迷惘正如烏雲般籠罩在心頭揮之不去。這一切到底……
「總統先生!」
宋英倫被這突如其來的叫喊聲給拉回現實,他回過頭來,只見三輛黑色轎車停在身後,兩名原特勤—現在改為穿著印法埃制服—拿著雨傘快跑了過來。
「您的護衛官說找不到您,才發現原來您在這。」替他拿傘的特勤說道:「現在局勢還不穩定,長官交代您要更小心,所有行程都要和我們報備。等會兒回去後會替您準備換洗的衣物。」
宋英倫沒有回覆,只是默默地點了個頭,隨即跟著特勤走回車上。在車門關上的前一刻,他轉身看了一眼身後這空曠寂寥的城市。磅礡大雨中,所有的建築似乎籠罩著一層模糊不清的霧靄。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眼前這灰暗沈重的景象彷彿正預示著人類文明的殞落,以及那遙不可及的新世界夢想的消散。

2
希臘 科林斯 科林斯地峽
夏夜的海風吹拂過海面,水面上倒映著星光點點,岸邊的草木隨風搖擺,不時發出的沙沙聲彷彿樹木間的低語。
此處本就沒有過多的開發,在瘟疫爆發後,大部分的居民陸續搬離。因此這裡幾乎沒有任何光害,萬里無雲的夜空中,可以清楚看到銀河橫越穹頂,點點星辰宛若碎金碧玉般在黑幕之上褶褶生輝。
在這樣寧靜的夜晚,倫納德.馬修斯獨自一人坐在海邊望著遼闊的星空。他微微揚起頭,感受著鹹鹹的海風吹拂過臉龐,彷彿七年前在花蓮的那個夜晚。眼前雖然沒有層疊蒼翠的山嶺,卻有著數不盡的岩石佇立在海面上,在星光和浪花的襯托下,宛如波濤上的點點珍珠。
倫納德閉上眼睛,他感覺自己的心智和海風化為一體,快速掠過大地,延伸到更遠的地方。在那裏,他感受到人群間流動的情感波動,緊張、快樂、困惑……諸般情緒混雜在一起。這顯示了在現今充滿不確定的局勢中,人心混亂的程度。倫納德臉上露出微笑,自從他在青海和印法埃的歸向者李柏文交過手,又於不久前和江少白展開激烈的精神力量交鋒後,他的精神感知能力便有了大幅的提升,即便是數公里外的微弱情緒波動都能被他察覺。
念及此處,倫納德不禁回想起在科林斯度過的這段日子。在印法埃對此處的軍事威脅解除後,他們便開始研究傑生星艦中留下的資訊,期望從中找出些有用的資料。但相當令人不解的是,傑生在戰後就無預警地消失了。一開始他們以為只是暫時的狀況,可是傑生至今都沒再出現過。雖然他和蕭璟一樣具備操縱星艦內部電腦的能力,卻始終無法見到這位在過去幫了他們無數次了老朋友。這帶給大家不小的打擊,因他們都高度期望著可以透過傑生的知識來化解眼前的重重危機。這樣的結果甚至讓不少人認為,蕭璟當初看到傑生的說法根本是捏造的。而後來他們為了將星艦挖掘到地面上,便再也沒有進入過星艦內部。
與之同時,沃克也不斷透過的情報單位,想知道江少白返回印法埃後發生了什麼事,卻始終沒有任何消息。印法埃忽然對外斷絕聯繫,這讓眾人感到相當憂心,但不管怎麼想,都猜不出印法埃的下一步。
倫納德嘆了口氣,印法埃行蹤不定也就罷了,但近來連蕭璟都似乎在刻意躲著自己,連談論事情也總心不在焉。今天和一干軍官就印法埃下一步可能的行動討論完後—他們的討論一如過往的沒有任何建設性的結果—他特意問蕭璟要不要一起去科林斯地峽岸邊散步,蕭璟含糊的說自己有事便快步離開。這讓他深感疑惑,但他為了尊重蕭璟的意願,並沒有利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探查蕭璟的心思。
他左手輕輕拂過地面,指尖卻感覺到冰冷的觸感。他低頭一看,是裝著游弘宇在分開前送給他的古老畫作的金屬圓筒。這段時間閒來無事,他常常把這幅畫作帶在身上。他拿起圓筒並旋開封口,小心翼翼的拿出裡面的畫布。
根據游弘宇的說法,這幅畫已經有一萬年以上的歷史,甚至早於嬴政到來地球以前。倫納德輕輕地展開泛黃的畫布,畫布觸感十分粗糙。此處星光微弱,雖讓人看不清,但他知道上面畫了什麼。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一片荒涼的土地上面對著一個形貌孱弱的幼童,那男人將綻放光芒的手伸向幼童,女人則在一旁靜靜的看著。最令人費解的是,根據游弘宇的說法,還有他自己和蕭璟的認證,上面所描繪的正是自己和蕭璟。
黑夜中倫納德愣愣的凝視著這幅畫。來到救贖派基地後,心中許多疑惑一直困擾著他。為什麼古老的畫作上會有自己和蕭璟的容顏?他想了各種的可能性,仍找不出合理的解釋。
倫納德也不禁想起遠在青藏高原上的游弘宇、陳珮瑄和他們率領的救贖派。他和蕭璟離開那裡時,救贖派基地正遭到印法埃突襲部隊攻擊。雖然游弘宇再三保證自有妙策,但見識過印法埃強大的實力後,他仍不禁感到憂心。他們至今都沒有打聽到游弘宇等人的下落,就算是劉秀澤也無法取得其他線索。
倫納德看著大海,眼下雖然印法埃的威脅退去,但種種潛在的威脅和謎團就如同水面下的波濤般暗潮洶湧。父親沃克明日就要啟程前往美國會見蓋亞聯盟的領導團,這次會面除了要報告擊退印法埃軍隊的過程以及星艦挖掘的事宜外,最重要的是為了揭發雙木永萱和其正在領導的「普紐瑪計畫」的陰謀。為此他已經寄了好幾份統合了由情報部分析處提供資訊的報告給總部,但始終沒有收到任何回音,這讓沃克等人感到相當憂慮。雙木永萱的聲望此時在蓋亞聯盟正如日中天,沒人曉得這趟美國行會遇到什麼意外。
在這諸多的煩惱和挑戰中,最讓他擔心的還是蕭璟。他記得游弘宇曾說過,要利用江少白的過去來對付他,而蕭璟很可能是這場和江少白對抗的行動中最關鍵的角色。在親眼見到江少白聽到蕭璟聲音後所表現出動搖,讓倫納德更確信這個說法。但每當念及此處總讓他感到有些不悅,儘管他嘴上不承認,但面對這個讓蕭璟心智搖擺不定的惡魔,的確讓他感到一絲嫉妒。
倫納德回頭看著被拆除殆盡的伊斯米亞神廟,那裡現在是軍隊駐紮地,也是附近唯一有光的地區。那裡有一個閃爍的銀色光點,遠看像是一顆耀眼的星星,而那個正是傑生的星艦。
在擊退印法埃的軍隊後,盟軍便加緊步調,希望把那艘星艦從地底搬到地面上。由於星艦體積龐大,又深及地底一公里,盟軍花了三個星期,終於在今天早晨完成。而游弘宇是在擊敗印法埃一個月前就告知他們蕭璟只剩下三個月壽命的事,如今已經過了快要兩個月,也就是說,蕭璟只剩下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這讓倫納德心急不已,他盡力找來了能替蕭璟看診的所有醫師,但他們連蕭璟身體的問題出在哪都找不出來,更別說是治療方法了。他甚至違反規定私自進入傑生的星艦,看能否找出治療方法,卻仍一無所獲。為了不讓蕭璟憂心,在她面前總是裝出一副樂觀自信的樣子,然而在心底深處他知道,自己和七年前初次登上贏政星艦時的心境一樣,對未知充滿恐懼和不安。他能做的只有不停地為她禱告,卻依舊無法阻止時間無情的流動。
他看著夜空的銀河,只覺得宇宙是如此浩瀚壯闊,在這廣大無垠的世界中,自己是何等的渺小而微不足道,又怎能奢求上天會垂聽自己的煩惱?如何能解決得了這一個又一個碩大的難題?
一陣微弱的精神波動傳來,他知道有人正往自己的方向靠近,也知道對方是誰。靜靜等待了三十秒,聽見了煞車聲,他回頭一看,被刺眼的車頭燈照得眯起了眼睛。隨著引擎的熄火聲,安潔莉娜跳下車子走了過來,她的一頭金髮在燈光下顯格格外明亮。
「終於找到你了。」安潔莉娜走到倫德身前,語氣有些無奈,「你幹嘛把無線電關閉?害我們都聯絡不到你。」
「抱歉,因為想要安靜一下……那麼莉娜,妳找我有什麼事嗎?」
「沃克今晚就要出發,他離開前想見你一面,蕭璟也在等你。」安潔莉娜挑起眉毛看向倫納德,「怎麼,她怎麼沒和你一起?」
「她說有點累,我也需要思考一些事情。」
「你們最近感覺有點疏離,該不會是吵架了吧?」安潔莉娜似笑非笑的看著倫納德,「這樣你讓我幫的忙要怎麼辦啊?」
倫納德聞言不禁滿臉發紅,好在這裡光線不足,安潔莉娜也沒有注意到。但他們沒有跟其他人提過蕭璟重病的事,如今他也不知該如何開口。「這些事以後再說吧,我爸爸不是有重要的事要找我們?」
「也是,沃克再一小時就要離開了,趕快走吧。」安潔莉娜轉身往車輛走去。
倫納德瞥了身後平靜的海面最後一眼,不曉得為什麼,他有種預感,這份平靜很快就要破碎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2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