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用什麼心態面對「老老」生活。--《老來可喜【修訂版】》

2016/1/9  
  
本站分類:創作

該用什麼心態面對「老老」生活。--《老來可喜【修訂版】》

透過清新自然的筆觸,畢璞書寫近年來的老年生活,有感傷好友與親人一一離逝的篇章,亦有感懷過往時光匆匆的片段;有欣喜於悠然生活的可愛,更有面對因年齡漸增而逐漸退化的身體,該如何注意的經驗分享。
她以過來人的身分,訴說自己的故事給同樣或即將步入新的生活階段的讀者,該如何規劃與享受老年生活;也以長輩的身分,分享自己豐富的人生經驗使讀者拓展視野,處處可見溫暖動人的細膩之處。

全書收錄〈六十年來的家國〉、〈三種喜悅〉、〈影迷世家〉、〈此身雖在堪驚──兼懷故人〉、〈右手失靈的日子〉等數十篇散文。人生該怎麼「老來可喜」?希望讀過這本書之後,大家都會找到自己生活的「可喜之處」。

 

內容試閱

今之古人
那是一個非常悶熱的下午,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把陽台門和房間的門都打開,希望藉著空氣對流的作用可以引進涼風,可是就沒有,完全微風不生。我既怕冷氣,又怕電風扇的風,就拿起一把使用了多年、非常輕巧、也是家中唯一的不知是用什麼草編成的扇子輕輕地搖著,藉以驅走熱氣。反正我的雙手閒著也是閒著,也不會累。鄰房一個老太太剛好走過,看見我在搧扇子,就停下來站在門口,大驚小怪地叫了起來:「哎喲!現在居然還有人在用扇子,我倒是第一次看到。你為什麼不開冷氣?起碼電風扇也可以嘛!你哪裡弄來這種古早的玩意兒呀?我看現在市面上恐怕買不到了。」
「我就是怕冷氣和電風扇才不用的嘛!這把扇子可是我的寶貝兒,我真擔心一旦它壞了,那我怎麼辦?」我說。
「那就吹冷氣嘛!大家還不都是一樣?你可真是個怪人。」老太太撇撇嘴走開了。
「真是個怪人!」我是個怪人?在一切都電子化的現代,住在大都市的大廈裡,居然還使用幾十年前的草編扇子,的確是個不協調的現象,太不合時宜了,怪不得別人看不順眼。我,也許食古不化,也許太過保守,跟不上時代,所作所為,除了還使用扇子外,不合時宜的事多的是。譬如說:多年來女性流行穿長褲;而我,冬天為了禦寒,春秋為了隨俗,不得不也穿長褲外,夏天我總是穿傳統的及膝窄裙。在台灣的夏天,穿長褲我實在受不了,也就顧不了別人怪異的眼光了。長褲也許有許多好處,但我覺得,在正式的場合,還是裙子比較合適。有一次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一個兩岸兩位官夫人會面的鏡頭:兩位都穿著套裝,打扮得體;不同的是,一位穿長褲,一位穿裙子,相形之下,穿裙子的那位便顯得較為莊重高雅,略勝一籌。而我,夏天穿裙子完全是為了怕熱,別無他意,管它合不合時宜呢!
再說扇子,雖然它已落伍到沒有人再使用;但我認為它仍有好處,就是節約能源。當你在看電視或閱讀時,何不利用閒著的手輕搖扇子,招來習習涼風呢?更何況,要是大家都棄扇子而不用,那麼,夏夜裡就失去「輕羅小扇撲流螢」的情趣了。
使用扇子、穿裙子已夠落伍了,我還有一項落伍的習慣:寫信。我沒有手機,沒有電腦,與人聯絡除了電話以外,就靠寫信了。從前,每年聖誕節和新年,我都會收到很多賀卡,而現在往往只收到海外寄來的兩三張。故舊凋零是一個原因,大家都用電子郵件賀年賀節則是最主要的因素。而我,不但還要託兒孫們替我買賀年卡片,又要託他們替我郵寄,也被他們譏笑我落伍,跟不上時代。
我有兩個妹妹,都是不婚族,兩人相依為命,住在一起,和我一樣都是跟不上時代的老古董,沒有手機,沒有電腦,都住在香港的高級住宅區,這很難令人相信吧?多年來,我們都靠著書信聯絡,大約一個月一封。對我這個文字工作者而言,寫家信可說輕而易舉,無所不談,也是樂事一樁。但對兩個妹妹而言,那可不一定。五妹的視力不佳,執筆困難;七妹則比較好動,不耐久坐書桌前,也許把寫信視作苦差事。不過,無論如何,她們還是樂於與我這個老姊訴衷情,收到我的信,她們一定回覆,只是會拖延一陣而已。要是拖得稍久一點就會打電話來道歉。這一拖,我也忘了我寫的信內容,電話中的談話就有點雞同鴨講,牛頭不對馬嘴。說來說去,寫信還是最佳的聯絡方式,端看彼此是否勤快,是否來信立刻回覆而已。
說到這裡,我想起了兩位已故的文友兼同事──季薇和陳玉慶。他們同在《中國時報》地方報工作,交情深厚。後來季薇移民美國,多年來與陳玉慶一直書信來往不斷,而且每封信都編了號,聽說曾有一年三百多封的紀錄,那不是每日一封了嗎?有一年我到美國探望兒孫,因緣際會,跟季薇通了一次電話,回國不久就接到他的來信並附了一包小小的龍井茶葉,說是他浙江家鄉的特產,以後就經常來信。他愛好攝影,有時也會附一兩張照片或卡片什麼的,是一位很熱情的友人。陳玉慶(筆名亦玄)既是我兩度《公論報》和《中國時報》同事,又是丈夫的小同鄉,我們相識已五、六十年。這些年他因聽力退化,不方便使用電話,我們就開始互通書信。這幾年,他、季薇和我,經常互通魚雁,樂而不疲。不幸,他們兩人在兩、三年前相繼離世,除了兩個妹妹,我就沒有寫信的對象了。我老眼昏花,視力模糊,字跡大概不好認,但妹妹們都說我寫得清楚,那就自我安慰一下吧!
我這個沒有手機、沒有電腦的今之古人,到現在還用手寫稿,手寫信,穿不合時宜的裙子,用扇子搧風,在一般人眼中,的確是一個奇奇怪怪的老古董;但是,也許就因為沒有使用過那些新時代的產品,我一點也不覺得不方便,當然,這跟我很「宅」有關。我足不出戶,要手機何用?要電腦何用?用扇子搧涼雖很落伍,但它環保,值得提倡。穿裙子也許很落伍,這是個人問題,不值得討論。與親友保持書信往來更是好處多多:鍛鍊文筆、暢所欲言,看到對方筆跡,如見其人,其親切程度,絕不比電話遜色。
唐詩中有兩句:「古調雖自愛,今人多不彈。」扇子、裙子、書信……這些古調我相信已經沒有人喜愛,只有我這個不合時宜的今之古人依然抱殘守缺,樂而不疲,亦異事吧!

一○四年七月,《文訊》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