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現邪教恐懼的亮眼出道作!--《屍生戀》

2020/5/6  
  
本站分類:創作

重現邪教恐懼的亮眼出道作!--《屍生戀》

「Roderasol(羅帝瑞索)──相傳為東南亞群島上某個不知名部落的復活邪術。人死後,靈魂不滅、世間徘徊。若能在死後第一個忌日來臨之前的24小時之內,在死亡地點附近鎖定目標、誅殺活人,收集來自七具不同屍體之頭顱、左手、右手、左腳、右腳、心臟,以及腸子,便能啟動逆轉生死的密術Roderasol,獲得來自冥域的重塑肉體以安置靈魂,再度回到人間……」
《邪降》的禁忌信仰X《國王遊戲》的校園殺戮X《天黑請閉眼》的峰迴路轉!恐怖小說創作新星時淵,以諮商心理師經驗挖掘人性幽暗、重現邪教恐懼的亮眼出道作!
「故事革命」創辦人小說界的李洛克──驚懼推薦!

隸屬於C高中「詭奇社」的幹部們,決定在進入大學後重新成立詭奇社,並以試膽大會當作承先啟後的活動。「「某個人」卻暗地盤算利用這個機會,來施行邪術「Roderasol」,為的是讓一年前在家政教室上吊的顏心愉老師「復活」。
在無處可逃的試膽活動中,不斷有人喪命、並被殘忍地肢解,部分屍塊被用來做為復活儀式的祭品。當沾滿血腥的儀式大功告成後,施術者終於見到了顏心愉「本人」,建立起跨越陰陽的「屍生戀」。
殊料,顏心愉說出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實……這是什麼祕密?某人為何要復活顏心愉?而詭異的「Roderasol」邪術,背後又隱藏著誰人的惡意呢?

立即訂購《屍生戀》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吊死在這

Roderasol
羅帝瑞索,相傳為東南亞群島上某個不知名部落的復活邪術。操作方式據信有兩種,皆已幾近失傳。在這個所謂科學的年代,只剩下一些懷抱著不知名動機的人們依然珍惜地細細讀著……
人死後,靈魂不滅、世間徘徊,總有希冀回到人間之企盼。若意念夠強烈,則願望可能實現。若能在死後第一個忌日來臨之前的24小時之內,在死亡地點附近鎖定目標、誅殺活人,收集來自七具不同屍體之頭顱、左手、右手、左腳、右腳、心臟,以及腸子,便能啟動逆轉生死的密術Roderasol,獲得來自冥域的重塑肉體以安置靈魂,再度回到人間……Roderasol一旦開始,就必定會完成,已被鎖定的對象就算離開了原地點,也無可遁逃,必將成為祭品……
想知道更多Roderasol的傳說嗎?想瞭解更多鮮為人知的詭奇知識嗎?歡迎加入詭奇社。等你喔!


2012/10/12
「大家明天都會到嗎?」電話那頭傳來平淡的聲調,像是一邊看著自己修剪過後的指甲一邊說似的。背景的流行音樂顯得有些突兀。
「沒問題,我都聯絡過了。我跟大家說明天試膽大會沒到的,後天的慶功宴就只能出錢,不能吃。附帶說明,這是社長的規定。」
「喔,鄭騰志,不錯嘛!狐假虎威是吧。」
「哎喲,李悅希大小姐,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高中到現在大一咧。憑我們的交情,而且身為副社長為了好辦事,借用一下社長的名號也是理所―」
「夠了,像個男人。」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依然平淡,卻有不容插嘴的銳利,「少在那邊廢話。就這樣,明天晚上十一點見。」
電話那頭不由分說地掛斷了。
「一、二……七、八、九,全部九個人。」
男生宿舍裡,騰志此時只穿著一條鮮紅色四角褲,不以為意地將手機擱在桌上,光著上身坐在書桌前,將那張標題為「Roderasol」的社團文宣翻到背面,統計明天試膽大會的出席狀況。
高中時代的「詭奇社」,由悅希擔任社長,他則是副社長。高三的時候,因為學校的社團風氣本來就不盛,而且大家都忙著升學考試,漸漸地,辛苦維持了幾年的社團也就曲終人散了。沒想到當初的社團幹部們全都考上了同一所大學,上個月中聚餐的時候,不知道是誰提出了在大學重新成立詭奇社的想法,大家齊聲附和,還提議要舉辦試膽大會來揭開序幕。經過一個月的討論之後,日期訂在明天。
「悅希打給你喔?」承紀看著電腦螢幕,手沒離開滑鼠、頭也不回地說。
「對啊,問明天出席的狀況。育華咧?」騰志搔著自己的光頭問。
「去買宵夜了,大概快要―」
「說人人到。」伴隨著夾腳拖啪搭啪搭的聲音,門外進來的正是育華,「這麼想我啊?喂,承紀,我說你啊,在寢室裡面還穿得正經八百的,不會太緊繃嗎?你看看騰志,就一條四角褲,多瀟灑。」
騰志整個人靠在椅背上,拍了一下肚皮以示贊同。
承紀轉過身來,若有其事地將眼鏡扶正,「邪惡總是在隱微之處萌生,不可不慎啊。身為一個君子,即使在外人看不見時,也―」
「幹!哪來那麼多廢話?吃宵夜啦。」育華把東西全擺到桌上,「嗯?信燁他們三個咧?」
騰志挑了眉毛,「去夜唱了,聽說是跟音樂系的抽鑰匙聯誼喔。每個應該都能吹又能彈吧,嘿嘿……」
「少在那邊靠夭,垃圾話少講一點。吃東西啦。」育華把燒餅夾蛋和豆漿遞給騰志,「承紀,你再滿口君子嘛,講一堆四維八德的屁話,現在那螢幕上是啥?騎兵步兵滿場跑?SOD東京熱?吃香腸配豆漿啦,拿去。」
承紀神色自若地接過宵夜,「食、色,性也。」
騰志邊抓肚皮邊說:「對啦對啦,先食完再去性啦。教學長大人,我們是要重新成立詭奇社,不是AV研究社好嗎?對了,你們兩個,明天試膽大會不要落跑啊,悅希會發火的。」
「知道啦,高中同班到現在,還不瞭她的個性嗎?」育華拉了椅子好讓三個人坐得近一些。
「騰志,明天試膽大會,那個地點……」承紀欲言又止,推了推眼鏡。
「怎樣?怕了?」
「誰說我怕了?我是在替育華擔心。」
育華趕忙嚥下食物,急著說:「喂,搞清楚,我是相信有鬼,不是怕鬼,OK?」
「好好好,不傷你男子氣概,你慢慢吃。」承紀轉頭對騰志說:「上次你說那個地點是誰決定的啊?」
「就那個男人婆黃琳芬啊,她以前在社團的時候是活動長,決定這個也是剛好而已。」
育華此時突然插嘴:「欸,你們覺得她是不是同性戀?理平頭、沒胸部。又在右手臂上搞個蜘蛛刺青。」
騰志低頭撥掉肚皮上的餅屑和芝麻,「她是不是同性戀又怎樣?又沒犯到你。」
「反正我就是討厭同性戀……一想到我就認不住……」育華癟嘴,「好啦隨便啦,我的偏見、偏見。話說回來,那邊以前死過人耶,才來教書沒多久就上吊的那個家政老師啊,還掛名當了一陣子我們的社團指導老師。」
「就是這樣才刺激啊。」承紀將衛生紙對折之後擦了嘴,「不過,事件發生的那棟教室大樓不是已經被管制,不能進去了嗎?之前不是還聽人家說,那邊本來就是要拆除的舊教室,發生那件事情之後,學校想更快處理掉,可是拆除工程卻一直不順利。」
騰志說:「嗯,就這麼巧,黃琳芬她老爸是搞營建的,正好負責這次的拆除和重建,所以校方給了她們家那棟教室的鐵門鑰匙,可以自由進出。黃琳芬說因為拆除不順利,工程暫時停止了,所以她就提議把那邊當成試膽大會的地點。」
承紀說:「還記得我們以前當社團幹部的時候,都有鑰匙可以隨時進出那棟教室,但是自從發生那件事情之後,鑰匙就被收回,教室也封鎖起來了。嗯……那其他幹部都會去嗎?」
「會啊,每個人都說OK啊。」騰志把名單從豆漿底下抽出來,一個不成形的圓印在上面。「兩個美宣長,陳婷筠和余蘋溱―」
「陳婷筠!」育華又突然插嘴,「騰志,你不是喜歡她很久了嗎?高中的時候一直不表白,現在緣份又來了。明天剛好啊,好好保護人家嘿,不要太急躁,小心欲速則不達喔。」
承紀又正經八百地補了一句:「尤其人家那麼嬌小,大概才150吧,你這個180的大胖子可別把人家壓壞了。」
「幹,你們兩個不要給我講出去喔。」騰志偏頭歎了一口長氣,「我開口穩死的啦,她才不可能答應。」
承紀說:「不要這麼悲觀好不好。不講怎麼知道?」
「別光只會講我,你自己咧?不是一直在講說悅稀有多正?從高二講到現在,那你到底什麼時候要行動?」
「講到這個我就不爽。高二那時候,才選完幹部,那個林新晟就巴著悅希不放,三不五時就藉口說要討論社團的事情來我們班上找悅希,沒瞎的人都看得出來他對悅稀有意思,瞎了的人也聞得出來。結果咧?這傢伙竟然同時跟吳曉愉在搞曖昧,他們兩個公關長湊在一起還真剛好,過了個暑假升上高三就公開交往了,簡直沒把悅希當一回事。」
騰志說:「別氣別氣,每次一講到這個你就會喪失理智。悅希自己都沒有意見了,你在這邊英雄主義作祟又何必呢?這麼慷慨激昂,怎麼不去說給她知道?」
承紀才要回應,育華又見縫插針地搶先開口:「悅希那時候根本沒心情想這個吧。雖然他們高二是有點曖昧啦,可是升高三那個暑假的時候……悅希的爸媽突然間過世了,她也就整個暑假不見人影。開學沒多久……這算被甩嗎?好像也不太像……」
承紀還是忿忿不平:「總之林新晟和吳曉愉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啦。」
「喔,對了。」育華試圖轉變話題,「悅希其實一直都挺神祕的,以前高中的時候根本不太跟其他人來往,除非社團有事,不然都是一放學就不見人影了。騰志,你跟她不是比較熟嗎?有沒有聽她說過什麼啊?」
「也還好啦。雖然除了社團事務之外,我和她同時都是奧林匹亞競賽的選手,不過我們的領域不一樣,不會一起訓練。社團的事情之外也不太會講什麼私事,她真的很低調。」話才說完,騰志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從意識深處的抽屜裡拉出什麼極為罕見的資料似的,「只有一次,我在走廊上看到她在跟余蘋溱說話,不知道說了什麼,不過講完之後,她們兩個安靜擁抱了一陣子。她有看到我在那邊,後來主動跟我說那是因為……唉,也不是什麼祕密,大家後來也都知道啦。」
承紀說:「你是說悅希的爸媽遇到空難,飛機駕駛正好是余蘋溱她爸的那件事嗎?」
「嗯。」騰志點頭。
承紀說:「你們看看,她不只人美,心地也美。自己都遇到這種事情了,還能主動去關心同樣遭遇喪親之痛的朋友。」
「那你怎麼不去關心她?」騰志一句直接的回應就滅了承紀的熱情言論,接著自顧自地說:「如果要說有誰一路陪著悅希走過來,那一定非黃琳芬莫屬了。高三第一次段考之後,她幾乎每節下課都來找悅希聊天,社團的事情也處處幫忙,一直到今天。有她在,我這個副社長都快閒置了。」
「說到高三倒是讓我想起來……」育華說:「高三剛開學那時候,我們本來的社團老師不待了,結果那個新來的家政老師也不知道是自願還是被指派的,掛名來當我們的社團指導老師。沒想到才沒多久就自殺了……喂,說真的,你們覺不覺得……吳曉愉長得很像那個家政老師啊?」
育華再次的岔開話題讓所有人霎時安靜了下來,空氣的流動似乎也漸漸變慢了……
碰!寢室房門突然打開,三個人都嚇了一大跳。進來的人是信燁。
「幹!是要嚇死誰啦!」騰志拿著衛生紙擦拭潑灑到桌面上的豆漿。
信燁說:「抱歉抱歉,急著上來拿安全帽,開門的時候沒注意,手滑沒抓好門把。」
「還以為你們抽完鑰匙出發了咧。」育華說:「你抽到的對象是玩什麼樂器的?」
「吹薩克斯風的。」
「喔,吹的啊……」育華的眼神轉向門口:「看起來不太像啊。」
承紀、騰志、信燁三人都默默地望向門口,那裡空無一人。
「哈哈,騙你們的啦。那裡沒人啦。」
「不要嚇人好不好。」騰志說:「你要是真的看到什麼也不要講出來,我不想知道。」
「好啦,不跟你們聊了,我要出發了。趕時間趕時間,掰掰。」信燁拿著安全帽離開了。
「騎慢一點,煞車按兇一點啊。」育華說。
「椅墊有沒有記得打蠟啊?」騰志補上一句。
「對了!」承紀的兩眼盯著虛空中的一點,嚥下一口唾沫,「我想到一件事情……」
「什麼?」騰志催促,「快講啦,不要在那邊搞神祕。」
承紀的眼神緩緩地轉向兩人,「你們記得那個家政老師是什麼時候死的嗎?」
「這個……」騰志眉頭深鎖,試圖擠出一些記憶,「第一次期中考……好像是十月吧?我記得她那時候到我們那間學校沒多久就上吊了。」
「我想起來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了。」一旁的育華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後天星期日……是她的忌日。」
窗外的烏雲隱身在黑夜之中,悶悶的雷聲聽起來就像是誰正用著沒人聽得懂的不祥咒語在竊竊私語似的……

伴隨雷鳴,夜裡的雨點降落在各種物體上,發出紊亂的節奏聲響……
素雅潔淨的套房裡,加大的單人床緊靠在象牙白的牆邊。一對情侶並坐在床沿,兩人之間沒有一點間隙。激情熱吻伴隨著濃重的喘息,男生的雙手忘我地在女孩身上游移,漸漸往那裙內的禁忌探去……
「唔,不可以……」女孩推開了男孩熾熱的手。
「唉。」像是洩了氣的皮球,男孩雙手搓揉著自己的臉頰,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回到現實。
「可以……再給我一點時間做心理準備嗎?」女孩低著頭說。
「嗯,對不起。」男孩說:「妳今天那個來,讓我又差點失控了……」
女孩雙手輕輕地握著男孩的手,「不要生氣好嗎?」
「我沒有生氣。」淡淡一句,男孩只是輕輕搖頭。
「嗯……」女孩低頭看著握住的手,「雖然跟你說過,上了大學之後就可以的,但是我還是……唉,如果是你以前那個女朋友的話,也許會比較順利吧……」
「不要提她!」男孩倏然將手抽回、怒吼出聲:「她不是什麼女朋友!」
女孩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一時之間只能無言地看著男孩。凝滯的空氣就這樣在兩人之間停留。
女孩小聲地問:「對不起,我說錯什麼了嗎?」
「沒有,我只是不想再提到她而已。不是說過了嗎?那都已經是以前的事情了。」
「嗯,不要提她。那……跟以前一樣用手和嘴巴幫你好嗎?」女孩的雙手移向了男孩的褲頭。
「今天不想了。」男孩把手一撥,斷然揮開女孩的邀請。
說完,男孩起身去了浴室,捧起激沖的冷水不斷地潑在自己臉上,好讓自己在各方面都冷靜下來。關掉水龍頭、深呼吸了幾口氣之後,男孩調整好自己的笑容,離開浴室。
女孩依然坐在床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男孩走過去輕輕抱著女孩,但女孩卻沒有相應的回應。
男孩輕聲地問:「寶貝,在想什麼?」
「明天的活動,一定要去嗎?」
「是啊,已經答應其他人了啊。」
「可是……」女孩低頭看著自己不斷搓揉的雙手,好像要搓出什麼字句似的。
「會害怕啊?」
女孩點了點頭。
「我知道,畢竟以前那個老―」
「噓!」女孩摀住了男孩的嘴,「新晟,我拜託你不要講出來。」
新晟輕輕地移開了曉愉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好,我不說。寶貝,不要擔心好嗎?我會陪著妳,保護妳的。」
曉愉抿著嘴唇,這才點了點頭,偎進新晟的懷中。

厚重的雙層窗簾隔絕了窗外的雷雨雜音,精緻的梳妝台、獨立的換衣間,馨香微飄的寬廣房間裡透露著一股高貴孤傲的公主氣息,令人聯想到居高臨下的貓瞳神采。
李悅希側著頭,用手上毛巾壓著濕淋淋的長捲髮尾,白皙修長的雙腿光滑透亮,悠哉悠哉地擱在眼前小矮凳上,劃出性感誘人的曲線。房裡的42吋電漿電視播著SNSD的Top secret,悅希跟著哼起音樂,左手腕上的星形胎記似乎也隨著脈搏而舞動起來。她想著明天的試膽大會,希望順利進行。
房外傳來謹慎有禮的敲門聲,長久默契下的規律兩聲,不多不少,連時間間隔都令人感到穩重。
是幫傭鳳姨。
「小姐,晚餐準備好了。」鳳姨在門外說著,像是在喚著心愛的女兒。
悅希起身去開門,「謝謝妳,鳳姨。」
「那,我今天先回去了。小姐再見。」
「對了,鳳姨。」悅希叫住她。
「小姐還有什麼事嗎?」
「先前妳跟我提過離職的事情,我這陣子想過了,OK。妳就做到今天吧,薪水我會匯進妳的戶頭。回去好好照顧妳先生吧。」
「真的嗎?」鳳姨說著,握起了悅希的手,「謝謝小姐,這幾年來受您照顧了。」
「別這麼說。」悅希也回以微笑,「我才是麻煩妳很多。」
「那小姐以後的生活起居……」
「別擔心。」悅希說:「我都已經是大學生了,成年啦。老爸老媽留了這麼一大棟房子和一堆錢,有什麼我搞不定的?放心。」
「那……」鳳姨轉頭看向大廳,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有所顧忌的樣子。
「那個東西我會處理的。」悅希翻了個白眼,「既然我現在都這樣跟妳這樣說了,就代表我已經把所有的一切都仔細考慮過了,妳不用擔心。好歹那也是爸媽留下來的東西。」
「嗯,好吧。那……小姐,再見了。日後有機會再來看您。」
「嗯,再見。」
關上房門,悅希獨自站在房內整面的書牆前,上頭有她自己的書,還有父母親遺留下來的書。父母親是相當喜歡文字的人,因此從世界各地帶回了各種千奇百怪的書,有裝模作樣的盒裝燙金精裝版福爾摩斯全集,也有做成文庫本方便攜帶的宮部美幸推理全集,不管是有中文翻譯對照或是只有看不懂的原文,總之推理類別的書籍壓倒性地多,不過也有像是「外星人來過地球?」這一類屬於超自然主題的書。書的數量足夠讓悅希在任何閒來沒事的時候用來打發時間。
悅希並沒有看書的欲望,她只是站在那裡發呆,想著明天的聚會。社團的大家總是會讓她回想起高中時期的種種、從人生低潮走過來的辛苦。奇妙的緣份將他們這些幹部又聚集在一起。一個月前的聚餐,大家起鬨要重新成立詭奇社,在大學裡好好地玩一玩。明天的試膽大會就像是一種承先啟後的儀式。
「雖然我總是愛耍孤僻,但是能有你們當我的幹部、當我的朋友,這樣支持我、陪著我,真的很幸福……謝謝你們」。悅希對著書牆說。

2012/10/13
昨夜下起的大雨在天亮之前就停了,不過一直還沒有放晴的跡象。風中的濕氣讓這山中的秋天顯得有點偏寒了。
詭奇社一行九人集合在C高中的專科教室大樓前,這裡是他們九個人的母校。幾個月前,他們才從這裡畢業,因緣際會地又進入了離這裡不遠的同一所大學,即使分散在不同的科系,「詭奇社」卻又將他們號召起來、聚集在一起。
被孤立在田徑場旁、待拆除的大樓四周滿是建物殘骸,像是剛剛才有誰因為受到驚嚇逃跑而留下的凌亂現場一般。窗櫺上,殘破的玻璃反射出立在柏油路上的街燈光芒,不時閃爍的慘白亮光就像喪失信心的中年男子一樣,令人心生厭煩。一座鞦韆極不搭調地被安置在田徑場的邊緣,若是有人盯著看的話,似乎就會無風自擺起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4  累計人次:120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