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詩人寫作,論詩史進程,觀詩體表象,察詩心意涵。--《詩心與詩史》

2015/12/24  
  
本站分類:創作

談詩人寫作,論詩史進程,觀詩體表象,察詩心意涵。--《詩心與詩史》

談詩人寫作,論詩史進程,觀詩體表象,察詩心意涵

余光中遷居至高雄西子灣後,詩風是否轉變?
從席慕蓉的詩作中,反映出什麼樣的詩觀?
洛夫如何古詩新鑄,重新詮釋唐詩並且據此再創作?
香港詩人溫健騮在《苦綠集》中的心境有何轉折?
渡也的詩史竟與情史交融?
「詩社」對台灣新詩的發展產生什麼影響?

【特別收錄】台灣詩學季刊社專題前言20餘篇,篇篇顯露對台灣詩壇的關切之情。
李瑞騰教授長年觀察現代詩,探究各種可能!

 

內容試閱

余光中的高雄情——以詩為例
1985年9月,余光中結束十一年又兩個月的香港時期,返台定居高雄,迄今又已十三年矣。西子灣歲月長,余光中的詩集再增三冊:《夢與地理》(1990,洪範)、《安石榴》(1996,洪範)、《五行無阻》(1998,九歌),第三集甫出版(10月),所收作品是1991到1994年間所作,三、四年來的創作量依舊,應該可以再出一集。
根據以往的經驗,遷移是余光中詩風轉變的最主要原因,當年從台灣去美國,從美國回台灣,從台灣去香港,甚至於其間短暫的異動,都可以看到其中的變貌,然而有變有不變,當個人的生命史牽連起詩的發展歷程,當個人的詩史對應著時代的變遷,空間的轉換,我們需要的是一種觀察的角度,一種有效試探詩心、解讀詩境的方法,那就是「在地性」。
我們完全可以理解,臨海樓居從吐露港遷來西子灣,香港遠去,高雄浮現眼前,從參與香港文化活動、寫香港之所聞見,到道地成為高雄人,理所當然和港都有所互動,俯仰其間,在那裡作詩,也就自然寫起高雄來了。
這就是余光中的「在地性」,當年在台北住廈門街,那條細細長長的巷子一入詩便語近情遙了,香港更不必說,「十年打一個香港結/用長長的海岸做絲線/左盤右轉/編成了縈迴的港灣/……」(《夢與地理.香港結》》),現在當然還不必寫〈高雄結〉,但到高雄才三個月時,余光中就迫不及待寫下重要的〈夢與地理〉,「這四方紅樓的文學院」是立足點,一個真實的存在,相對於那些遠去的廈門、台北或香港,「海」實實在在的在眼前,這裡是西子灣,是高雄,於是便有了〈讓春天從高雄出發〉。
「讓春天從高雄登陸/讓海峽用每一陣潮水/讓潮水用每一陣浪花/向長長的堤岸呼喚/太陽回來了,從南回歸線/春天回來了,從南中國海/讓春天從高雄登陸/這轟動南部的消息/讓木棉花的火把/用越野賽跑的速度/一路向北方傳達/讓春天從高雄出發」
做為高雄「木棉花文藝季」的主題歌,此詩之作具實用性是不必說的了,而就詩論詩,它表達了地理的真實;在高雄與海洋之間找到一些聯繫,將南部與北方相對起來。而更重要的是字裡行間傳達出深切期望的訊息,「海」的寬闊、「春天」的生機、「木棉花」的燦爛,組合成高雄的整體形象,至於那由南向北的動向,簡直就是一種企圖了。
這一定是愛之深了,既如此,當耳聞目見時弊,就不免要責之切了,寫完〈讓春天從高雄出發〉的下個月,他向象徵著空氣汙染的「煙囪」提出了控訴,寫成〈控訴一枝煙囪〉,將「煙囪」比喻成流氓、煙客,南部原本「明媚的青空」、「純潔的風景」,甚至於「朝霞」、「晚雲」等,都受到了汙染、破壞,余光中傾全力描述公害,宛如討伐環境破壞者的一篇檄文。
有正面的歌頌,有反面的批判,愛高雄的余光中,連高雄港的一聲氣笛聲都能「觸動」他「腔膛的共鳴」(〈高雄港的氣笛〉);在港城停電的夜晚,他「獨聽著壽山的夜雨」(〈停電夜〉),余光中就地取材,在聞見之際思感著高雄這樣一個複雜的城市,他以詩參與了這個城市的思考,為它「許願」:「讓所有的鳥都恢復自由/回到透明的天空/不再怕有毒的雲霧/和野蠻的煙囪」
這首詩就叫做〈許願〉,是為第二屆高雄「木棉花文藝季」寫的詩,像這樣的四行總共六節,充滿企盼。呼應著〈控訴一枝煙囪〉,余光中的高雄情愈來愈清楚飽滿了。
而比較起〈高雄港的氣笛〉那種「沉痛的音調」,《安石榴》集中的〈雨,落在高雄的港上〉輕快、愉悅多了,他說這雨是「冷雨」,「帶來了一點點秋意/帶來安慰的催眠曲/把幾乎中暑的高雄/輕輕地拍打/慢慢地搖撼/哄入了清涼的夢鄉」,真的就像是催眠曲一般,連續八句「睡吧」,是余光中對高雄港慈愛的呼喚。
詩寫在秋分前夕,詠的是秋雨,《五行無阻》中則有〈初夏的一日〉,季節雖已逼近端午,但全無暑意,「初夏在肌膚上/滑溜溜好像初秋」,是心靜自然涼吧,余光中自己在後記裡也說這詩是寫高雄港城的靜觀自得,同樣的寫作情況還有〈海是鄰居〉,這「海」已不是初離香港落腳高雄時〈海劫〉、〈望海〉之「海」了,這時他與海為鄰,那「深邃」、「神祕」的海,「庫藏」的是「無盡珍奇」。
此外還有〈西子灣的黃昏〉,寫落日、晚霞、星光、燈塔,以及船和海,余光中用想像力組合的西灣黃昏,充滿生機和動感。
高雄中山大學製作了一個做為贈品的瓷杯,一邊是西子灣夕照,一邊刻上余光中另一首〈西灣黃昏〉的手跡,只有十行(前首十八行),錄下以供讀者欣賞:「溫柔的黃昏啊唯美的黃昏/當所有的眼睛都向西凝神/看落日在海葬之前/用滿天壯麗的霞光/像男高音為歌劇收場/對我們這世界說再見/即使防波堤伸得再長/也挽留不了滿海的餘光/更無法叫住孤獨的貨船/莫在這蒼茫的時刻出港」我珍藏著這個杯子,也珍藏著余光中的高雄心情。

1998年9月 台北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4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