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求還原真相,導正視聽。--《被扭曲的民國報人史--張季鸞、范長江們的筆下人生》

2015/12/10  
  
本站分類:創作

力求還原真相,導正視聽。--《被扭曲的民國報人史--張季鸞、范長江們的筆下人生》

創刊於清光緒二十八年的《大公報》,曾是聲譽卓著、膾炙人口的民間大報,但為何一度在中國消失蹤跡?而與之齊名的《文匯報》,又為何走上官方報紙之路?欲了解其歷史,就得從民國報人們說起。
然而關於報人的著述卻頗為不足,有故意諱言、無心失漏、甚至有意扭曲者。本書作者李偉以其從事報業的豐富經驗,從《大公報》、《文匯報》切入,介紹民初報人及重要事件,如曹聚仁創刊的四開小報《濤聲》及其精神;靠著一支筆一筆錢,就辦起新記《大公報》的報人三傑張季鸞、吳鼎昌、胡政之;趙敏恒被冠上外國間諜而關進大牢一案;張季鸞與蔣介石有特殊交往疑雲;楊剛之死等,力求還原真相,帶您重新認識這群民國報人們的真實人生!

 

內容試閱

《大公報》社長吳鼎昌其人其事

從曹聚仁的詩話說起
以「舊一代的文史學識」自許和自負的曹聚仁,曾對一位詩人的詩篇加以贊許。曹氏引證這位詩人的詩篇〈壬申(1932年)元旦三絕句〉曰:
「聽風聽雨又一年,河山破碎此身全,區區許國終無用,豈欲人稱管邴賢。
猶為餘夢未曾回,為問新詩幾度催,四十九年湖海氣,難禁春雪上頭來。
問舍求田意最高,百年上策亦徒勞,淵明剩有忘憂物,來日安排借醉逃。」

詩人還有〈六十生日戲筆〉四首曰:
「無病無憂六十年,每於意外得安全。舟車於役難停腳,霜雪相饒不上顛。
城市山林何暇擇,酒杯詩卷忍輕捐。承平便可休官去,出處依稀似樂天。
牂牁小住五年餘,偶作輕遊竟久居。得此閭閻同守望,相逢患難共唏噓。
弦歌未盛牛刀鈍,寶藏方興駑策疏。歲月無多江海沸,一生肯許幾踟躕。
故園一別不知還,極目千山復萬山。未易模糊尋往跡,何堪寂寞落人間。
席前酒食驚先饌,燈下妻兒諷退閒。欲掩龍鍾誇矍鑠,青春換得是癡頑。
一驚壯歲匆匆去,更惜餘年緩緩過。不輟耕耘酬帝力,詎容禪坐學頭陀。
江山佳麗恣遊釣,風雨猖狂任嘯歌。開夏初筵期盡醉,童心猶在任消磨。」

曹聚仁贊其詩「功力很深,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又引用詩人〈吟詩〉絕句「自道此中甘苦」。詩曰:「吟詩常欲去陳言,煩惱真如虱處褌。技到雕蟲還不易,從知世事漫輕論」。曹聚仁又稱這「和一般詩人的誇大狂絕不相同。」曹還提到詩人的其他著作《花溪閒談》正續編「議論平實,文辭典雅,竊心喜之。」
這一位詩人,說到寫詩其實只是他案牘勞形之後的餘事,該說他是銀行家、報人、政客,一生行藏都在這三方面。
用曹聚仁的話說,他也是「政學系的門簾」、「蔣氏的股肱」,中共把他列入首批戰犯名單,排名第十七。這是誰?他是《大公報》三巨頭之一的吳鼎昌。

一帆風順:求學與出仕
「時來風送滕王閣」,吳鼎昌一生無論求學、出仕、事業都一帆風順、扶搖直上,極少有起伏。
吳鼎昌,字達詮,筆名前溪,1884年出生於四川華陽,原籍是浙江吳興。他的父親吳贊廷在四川綏定府入幕,為人佐政達17年,積有資財,退休後即在成都當寓公。這就使吳鼎昌在人生初始階段就具有極好的條件。
吳鼎昌少年時由名師授教,他又聰敏好學,15歲考中華陽縣秀才。再進成都客籍學堂讀書。因成績優異,取得四川官費留學日本。其時為1903年。他先進東京預備學堂,後畢業於東京高等商業學校。當時在日本留學的學生已達萬餘人,又值革命高漲期,一般學生都不安心於學,而他異於眾人,遠遊樂,勤讀書,雖曾參加孫中山的同盟會,但他極少參加政治活動,即使在課餘,也躲在宿舍練小楷,準備回國後考洋翰林。
回國後經廷試,考中翰林院檢討,如願以償成為洋翰林。然而翰林不過是閒職,吳鼎昌自然不滿足,幸而他的族伯山西藩台吳匡濤瞭解其心意,舉薦他去見東三省(遼、吉、黑)總督錫良。錫良雖接納,但並不重視,派他充任總督署下屬度支、交涉兩司的顧問,依然是閒職,稍後才讓他任本溪湖礦務局的總辦。這樣他才暫時在東北安身。
此後他還是不甘於在酷寒之地的東北安身立命,終改換門庭,改走大清銀行監督葉景葵的路子,內遷到北京,在葉景葵麾下任大清銀行總務局長,逐步取得葉的信任,外放到江西獨當一面任大凊銀行江西分行監督。正當他可稍展懷抱時,辛亥革命發生了,清王朝垮臺。吳逃出江西,回到上海。其時孫中山從海外歸來。儘管吳僅掛過同盟會的空名,這時卻以同盟會會員名義進謁孫中山,接談後為孫中山賞識,委派他參預大清銀行凊理處事務並兼籌備中國銀行事務正監督。
當然他不就此滿足,還不斷給當局上條陳、述政見,這為研究系的首腦梁士詒所賞識,梁為袁世凱總統府的秘書長,把他引薦給袁世凱。袁這人善識面相,相他「背後見腮」不予重用,只委他任參議。為此,吳自歎「吃了相貌的虧。」其實另有一個原因就是袁因他曾是同盟會會員。待到1916袁世凱搞洪憲帝制,才任吳為農商部次長,吳因職位不高,不到任。袁世凱隨帝制失敗而死去。1917張勳復辟,河南督軍張鎮芳附逆,復辟失敗,張鎮芳也垮臺。張鎮芳原是在北方頗有地位的鹽業銀行的創辦人,自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張與吳交誼不淺。張既垮臺恐影響他的銀行,請吳出來頂替他在銀行職務。事有湊巧,這時吳與安福系發生關係,段祺瑞任內閣總理,梁啟超任財政總長兼鹽務署督辦。吳本拜在梁啟超門下,遂令吳接收鹽業銀行,從此他實受鹽業銀行的總經理。
北洋軍閥時期政局多變,段祺瑞再度任總理,財政總長換了人,由曹汝霖接長,請吳任財政次長,他允諾但要求兼任天津造幣廠廠長。區區廠長,雖然名位不顯,但利益甚豐,梁啟超任財長時,曾任他兼造幣廠督辦,在這裡他挖到了第一桶金,這次再度接管造幣廠,先後共有七、八年之久,由此攫取大量財富。緣由是北洋政府時代流通的「袁大頭」(銀幣),即由天津造幣廠製造。每一元,名為含銀七錢二分,規定可以夾幾成銅(純銀不能敲響),從日本購銅又有回扣。只一來,一年就有額外收入一兩百萬元,宦囊就充盈起來。不僅如此,吳還得到一份非份之財。其時上海發生焚毀鴉片的大舞弊案,由財政部經辦。當時曹汝霖是兼任財政總長,部內所有事務,全由次長吳鼎昌處理。財政部從舞弊案中受賄八十萬元,由吳一人獨得。至此吳財富激增,他所掌控的鹽業銀行,遙居北方其他金城、中南、大陸三行之首,組成北方一財閥集團。這裡再插敘一點吳鼎昌的斂財手段,吳極善打麻將,牌友又都是政要人物,他每戰必贏。他在北戴河有一套別墅就是從梁財神(梁士詒)手裡打牌贏得的。
吳鼎昌雖蓄意斂財,同時也不放棄政途。1919南北議和,他成為北方代表,參與和議,秉承北方當局不和之意,使和議終失敗無成。可是暗中他把自己財團的勢力逐漸向南方擴展。

平生三大願
吳鼎昌曾對人說:「我平生有三大願:一是辦一張報紙,二是辦一個儲蓄會,抵制外國人辦的儲蓄會,三是辦一個國際性的大旅社,接待來華外國客人。」
他為實現這心願,費盡心血,終於一一完成。
先說第一件。1926年秋,王郅隆辦的天津《大公報》因周轉不靈而關門。原在該報任總編的胡政之,在北京尚有國聞通信社和《國聞週報》,暇時仍常來天津。吳與胡是留日時同學。這時還有留日同學張季鸞暫時賦閒於天津。一日,吳、胡、張三人恰相會在已關張的《大公報》舊址前。吳既早有宿願要辦一張報。此時靈機一動,提議由他出資,三人盤下這報接辦下去,得胡張兩人認同。吳鼎昌鑒於已往一般報紙所以壽命不長,都由於資金短缺亂拉政治關係,拿津貼,政局一變就無法存在。他不蹈此覆轍,自已也積有財富,計畫由他一次拿出伍萬元,不收任何外股。他自任社長,胡政之任總經理,張季鸞任總編輯。胡、張月薪三百元,不再兼任何外職。吳自已分文不取。此後吳等三人均信守約定,專心致志辦報,都恪守「報紙要有政治意識而不參加實際政治,當營業做」的辦報方針,與「不黨、不私、不賣、不盲」的四大原則。吳鼎昌全部放手。據徐鑄成稱,吳每日都到報社轉一圈,只是專注外匯結價,白報紙行情漲落,因他負責購買報紙,間或寫寫社評,交張季鸞修改發表。其他均不插手。這樣一來,經銳意經營,一年後即扭虧為盈,十年後,擴展成津、滬、渝、港四館,發行達20萬份,此後20多年中,成為中國最有影響力的民間報,得過美國密蘇里新聞獎。
再說,第二、第三兩件事或先或後於辦報前成功。1922年,吳鼎昌,發起由他控制北方財團,鹽業、金城、中南、大陸四家銀行在上海辦起了四行倉庫與四行儲蓄會。四行倉庫雄踞在蘇州河畔,抗戰初期上海淪為孤島,曾是「八百壯士」誓死守衛對抗日寇的聖地。而辦四行儲蓄會是蓄意和外人辦的萬國儲蓄會、中法儲蓄會對抗,不僅遂其所願,還辦得很成功。存款最多時逾一億元,把外人所辦儲蓄會的業務全都擠垮。他又以儲蓄會的資金就在毗鄰儲蓄會的咫尺之處上海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跑馬廳(今人民公園)對面,建造了當時遠東最高的國際飯店,也是設施和服務最好的飯店,蓋過當時在上海外國人開辦的華懋飯店。
吳鼎昌這三件事都辦成而又很成功。日後,徐鑄成有這樣的評價:「平心而論,吳氏的三點理想,不管他個人動機如何,結果都大大有益於國家、民族,這也可說是『動機、效果統一論』之不合事理、不切實際的一個有力證據。」

閣揆的第一步
吳鼎昌深知「輿論造勢」的作用,手中既掌握了《大公報》這樣的輿論工具又有《國聞週報》與國聞社的互為呼應(國聞週報與國聞社,雖原屬胡政之,但受吳經濟支助,倆人又屬好友),更加上張季鸞向蔣介石的推薦,順理成章進入蔣的「備忘錄。」
1931「九一八」事變爆發,民族危機空前嚴重,吳鼎昌審時度勢,立即抓住「停止內戰、救亡圖存」這樣緊扣人心的大題目,於1932年5月在上海策動商界與金融業四個團體(全國商聯、上海商會、銀行公會、錢業公會),發動建立「廢止內戰大同盟」,大同盟的十條章程即為吳鼎昌所起草,以「安內對外」的口號,迎合蔣介石的「攘外必須安內」方針,發表通電,吳列名其中。吳鼎昌一邊又在上海、天津幾個大學發表演講,鼓吹「先安內後攘外」,這就使蔣介石大為滿意。當時,蔣為了點綴需要,網羅各界名流,組成一個「國防設計委員會」。金融界由錢昌照給蔣擬了個三人名單,即吳鼎昌、徐新六、張嘉璈,蔣對吳早有印象,當然被圈中。這年夏天,蔣把吳召到廬山,連續談了一個星期,大為賞識。這時吳已半個腳跨進了蔣政府的門檻。
吳鼎昌並不以此滿足,又進一步大造聲勢。1935年,日本侵華勢力更見囂張,佔領東北四省後,更想染指關內,進而佔領全中國。民族危機空前嚴重。吳鼎昌抓住時機,在同年10月,糾合平津滬漢金融工商界首腦人物,組織「赴日經濟考察團」,去日本促「中日經濟提攜」。吳任團長,一行34人,團員有陳光甫、俞佐庭、周作民、黃文植、劉鴻生、徐新六、唐壽民、錢永銘、宋漢章、鄒敏初、鍾鍔、胡筠庵、黃江泉、南經庸、祝士剛等。吳鼎昌儼然成了當時金融工商界領袖。在日本活動一番後,待他回國,12月,雙腳就邁進了蔣政府的門庭,成了「名流內閣」的一員。
1935年12月,蔣介石親自兼任行政院院長,對原行政院班底進行改組,組織所謂「名流內閣」。任蔣作賓為內政部長,何應欽為軍政部長、張嘉璈為鐵道部部長、張群為外交部長、吳鼎昌出任實業部長,蔣介石組建這樣一個班子,一般認為,蔣可能考慮到這五人都曾留學日本,與日本方面有因緣,熟悉日本情況,可利用這五人關係,直接與日本交涉,調整中日關係,延緩中日日趨緊張的情勢。至於用吳鼎昌更多一層,是用吳所長,善於辦金融辦實業。
吳鼎昌從一名銀行家、報人一躍而為內閣高官實業部長。雖然在任不過足足兩年(1935年12月上任,1937年12月卸任)他根據自己的優勢,倒也做了一些實際的工作。上任之初,即強調「為政不在多言,只須埋頭苦幹。」根據當時中國經濟發展遇到困境,提出:「獎勵生產,發展貿易」,針對中國向以農立國,而農業生產衰落的情勢,特別強調要增加農業生產,諸如改良種子、加強病蟲害防治,增養牲畜,發展農場等。還大力推動農村合作事業,吳親赴江西、湖南、湖北、安徽等地視察農村合作事業的推進。
吳鼎昌在實業部長任上,很重要的一項工作是推動國民經濟經濟建設運動。所謂國民經濟建設運動,是實業部牽頭的由民營第二、第三產業帶動第一產業的現代化運動,也是城市領導農村的一個經濟運動。得到蔣介石的支持。蔣親臨並主持國民經濟建設運動委員會的成立大會,提出「國民經濟建設運動與新生活運動二者相表裡,故必須相輔而行」。蔣還規定在南京設置總會,親任會長。當時《大公報》(1936.6.5)就發社論指出「願中央與地方切實進行,勿陷入名不符實之弊」,「生產製造乃救窮之唯一手段。」然而最終結果還是流於形式,是吳的一大敗筆。
所幸吳在兩年實業部長任上,當時中國沒有大的自然災害,可說是風調雨順,農業連年豐收,物價穩定,法幣穩值、信用度高。當時政局,除殘餘紅軍在陜北尚有武裝割據外,其餘反中央力量都已芟盡,形成前所末有的大統一,因而當1937抗戰爆發時,中國有力量抵抗日本,並堅持抗戰達八年之久,最終贏來勝利。該說吳鼎昌是稱職的。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6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