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起明末,下迄民國初年,事涉清代十朝掌故,內容龐雜。--《清宮秘史:十葉野聞》

2014/11/4  
  
本站分類:創作

上起明末,下迄民國初年,事涉清代十朝掌故,內容龐雜。--《清宮秘史:十葉野聞》

許指嚴是民國初年聲名顯赫的通俗作家,他寫小說,也寫掌故。范煙橋曾評價道:「許指嚴之死,掌故小說與之俱死。」時人有詩為證:「騰實飛聲紙價高,飫聞字字勝醇醪;人書俱死煙橋語,四字真堪為汝褒!」由此足見許指嚴掌故小說在民國文壇上的重要地位。
《十葉野聞》是許指嚴的掌故筆記力作,原書名:《清秘史十葉野聞》。
《十葉野聞》是許指嚴整理的史料筆記,上起明末,下迄民國初年,事涉清代十朝掌故,凡四十三則,一百卅八件事,內容龐雜。包括逸聞軼事、中外戰爭狀況、宮廷爭鬥陰謀、官場腐敗、朝廷醜聞等,揭露了清朝統治的種種黑幕,對慈禧太后的專權和奢侈、太監李蓮英的驕倨婪索、慶親王奕劻的賣官鬻爵及其他貪官酷吏的劣跡等等,冷嘲熱諷,躍然紙上。本書敘事生動,雖有小說家之言,但對中國近代史研究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內容試閱

清初宮庭瞀亂,貽譏千古,史臣因而深諱,不敢施一直筆者,惟睿親王多爾袞屍其咎也。多爾袞為清太宗母弟,行居九,世稱九王,或曰,貴時人稱九千歲是也。太宗既崩,福臨尚幼,遺命以皇母弟攝政,仿周成負扆故事。然某君秘記,則言太宗深惡多爾袞,遺命並未及彼。且相傳太宗暴斃,乃多爾袞賄內侍毒之。宮闈事秘,史無佐證,未敢斷也。要之,多爾袞樹黨自固,宮閫親近皆其心腹,故能傳受遺詔,大權獨攬,非其他伯叔兄弟所能及。先是,中原甫定,南方諸遺臣輒興兵倡義,宇內騷然不寧。福臨幼弱,未親政,多爾袞借軍機重要為名,出入宮禁,如履帷闥。博爾濟太后與多爾袞福晉本同姓姐妹,親密如家人。太宗初崩,太后原有垂簾之意,因祖訓所格,恐宗室中轉有挾此名義別生枝節,以搖動福臨之位置,於計殊不便。多爾袞夙見信於博爾太后,乃獻計,用攝政制,而許以內權讓後,一如太宗生時,且其利益有突過者,故博爾太后深喜之。又多爾袞貌英偉,長臂善射,儀表不凡,諂事博爾後無所不至。博爾後深信其可恃,故外內聯絡,情逾骨肉。或傳太宗未崩之先,多爾袞即通於後,特跡尚未著。至福臨即位,始典見然不諱。顧遵漢制,內則父子,外則君臣,天無二日,民無二王,故雖攝政,仍援君臣之義,不廢拜跪之禮。每入宮,或遇燕見,攝政王須北面而朝。博爾太后心惡之,下詔風諸臣議崇攝政王典禮,內三院首以皇叔九千歲之禮進。多爾袞冒昧不察,遽受其策。及行禮,諸臣一跪三叩首,而朝帝、後時,仍不免北面。一日,太后與多爾袞同遊海子,並輦而行,待衛前奏事,俱先帝、後而後及攝政。多爾袞偶有奏對,鴻臚贊禮者猶三呼跪拜如常儀,多爾袞心大不懌。翌日,使人謂太后曰:「予終不能與太后共用安樂,以予為職分所限,君臣安有敵體?方今心勞多病,請罷攝政職出宮,閉門思過,不復能望見太后顏色矣。」太后得奏,心大懊喪,乃立命內大臣某往攝政王府議下嫁事,且命內三院擬稱尊皇父大典。時明臣陳之遴為大學士,咋舌曰:「此禮亦可議乎?」滿人摭其言入告,太后大怒,命即論死以示威。會有救之者,謂下嫁大嘉禮,不宜用刑,乃降譴戌編管三姓城,於是無敢持異議者。時策書出內三院漢臣某手,或曰龔芝麓尚書。策引周旦姬文,浮華滿紙。自是群臣朝賀,咸先皇父攝政王,而後及帝。凡章表一切,咸稱皇父矣。福臨少長,心知其非,凡閱章奏有皇父字,輒廢閣不閱,或遣內侍送多爾袞處。顧福臨性沉默,好佛典,有怒輒隱忍不發。旋以多爾袞征討有大功,諸武臣咸聽命,四方未靖,恐投鼠傷器,且不欲傷太后心,乃有醇酒婦人之意,如漢惠帝故事,厚寵董妃,輒不視朝。及九王敗,始稍稍問政事。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