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個女生,如何歷時28天,全程步行600多公里。--《一個人的朝聖之路--28天徒步慢遊西班牙》

2015/11/12  
  
本站分類:創作

看一個女生,如何歷時28天,全程步行600多公里。--《一個人的朝聖之路--28天徒步慢遊西班牙》

從西班牙北部的潘普洛納起步,一路走到加利西亞自治區的首府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
在這條著名的「巡禮路」上,一個女生如何徒步行遍六百多公里,歷時28天完成這趟旅程?

聖地牙哥的德孔波斯特拉有聖雅各的遺骸,和羅馬、耶路撒冷並稱天主教三大朝聖地。然而通往這裡的路,並不好走。如同苦行般的壯遊,每天背著10多公斤的行囊,徒步20至30公里,有時甚至將近40公里。然而一路踩過千年古橋、寂靜曠野、傳統村落、熱鬧城市、豐饒的大地或貧瘠的荒野,這千般風景,足以填滿原本貧乏的想像,開放既有侷限的視野。每個人在這條路上,經驗或有不同,但都能依心而行,走出屬於自己的朝聖之路。
旅行,也可以不只是遊覽,而是一段沉澱下來與自己對話的好時光。

 

內容試閱

【這完全是場意志之戰】
  早晨出門時,看到眼前被濃霧籠罩的村莊恍若仙境,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麼是迷霧森林、什麼叫精靈世界。當旭日從霧裡露出時,那景象筆墨難以形容,就似在乘雲駕霧中,我漸漸地遠離了這山中傳奇。
  剛開始沿著山中小徑還有些上下起伏,來到Alto San Roque,隘口上豎立著一座三公尺高的朝聖者銅像:象徵一位男子正對抗著暴風雨前進,主要是要突顯加利西亞的惡劣天氣,不過今天天氣相當好,無法看到銅像欲展現的意義。
  過了隘口之後,幾乎都是下坡路且坡度極陡,不過就如同幾天前,倏忽地已置身群山之中,今天同樣如此,早上七點還在群山綠壑之中行走,結果中午時分回望,群山已不知何蹤,人已進入了Galicia的丘陵地。
  離開Biduedo這個村莊後,眼前視野一片開闊,站在這裡可以眺望Galicia的美麗丘陵和平原,但是從海拔一千兩百多公尺直降到六百多公尺的連續陡坡,超過五公里的路段,讓膝蓋有點吃不消,這次護膝似乎沒有發揮太大作用,近中午時分,在抵達Triacastela前,我的膝蓋終於再次發生劇烈的疼痛,這個地點距離之前經過的小農場已經有一段距離,四周完全沒有人煙。
  自己很清楚,在原地等待不到救援,只好自求多福,心裡也存在著僥倖,希望和上次一樣,可以突然自癒,但奇蹟並沒有出現。稍作休息之後,極其緩慢小心地做一些鬆弛筋肉的動作,漸漸地疼痛感減少許多,嘗試移動一些步伐,除下坡時仍感覺疼痛外,平地行走應該已經無礙。往後幾天,因為下坡都仍感覺疼痛,所以下坡的踩踏特別放慢、放輕,並且將重心放在雙手的登山杖上,以防加重膝蓋的負擔。如今想來,只能說自己相當幸運,最後並沒有造成真正的傷害,甚至在最後一天,膝蓋的疼痛又消失了,可以全身無痛無恙地走進聖地牙哥德孔波斯特拉。
  在綿延的山脈之中經歷了四天的上下起伏,雖是美景無敵,但體力也是無敵了。每座山的姿態各有千秋,都有著專屬的美麗,但凡登頂之後,幾經流連忘返,都必將下山。人生不也如此,就像登山一樣,停留山頂的時間,總是不會比下山的時間還長,毋須太過執著, 要懂得何時該放下,若下此山再登他山而已,才能得見更多的風景。
  大家約定今天要走到Calvor,比自己原本設定的Triacastela多出約十五公里,是再一次長距離的挑戰。因為有先前的疼痛,所以午後一點,經過Triacastela時,內心稍為掙扎了一下,是否照原定計劃走到這裡即可,這個小鎮有朝聖之路上唯一的「朝聖監獄」,是指當人數眾多時,朝聖者們會在這裡的一間破舊學校體育館打地鋪,不過五月時的朝聖者還沒有多到必須住到那裡,所以無緣得見那種盛況。
  當心中還在猶豫是否停步之時,雙腳卻已不由自主地往前走,遇到的朝聖者知道我還要前進到Calvor時,都提醒我要加快腳步,因為從這裡開始,雖然會經過幾戶人家,但是都沒有庇護所和歇腳處,一聽之下,不敢稍作停留立刻出鎮。
  出鎮之後,左右各有朝聖指標,往左是走向Samos的替代路線,這條路線較遠,Samos有間建於西元五世紀的修道院,哥德式的迴廊和玫瑰花徑廣為流傳,是西方最古老的修道院之一,也是許多朝聖者必經瞻仰的地點,最後會在Sarria前與法蘭西之路會合。
  不過Samos並非我的重點,所以我選擇右邊的法蘭西之路,和公路並行一小段路,朝聖之路就再度走進林野之中,這片丘陵地的橡樹林相當茂密,其中有一段山坡極陡,路面坑洞積水難行,除了地面上的幾雙腳印之外,完全沒有人跡,只有偶而出現的黃色箭頭,讓我相信自己沒有走錯路,辛苦的越過這段山路,又再次和公路會合。然而公路並沒有比較好走,午後陽光照射下的柏油路面,熱氣迎面襲來,從León之後持續的低溫,在今天終於真切感受到回升的熱度,不過穿著雖可以輕便許多,只是當初添購的保暖衣物,卻讓背包的重量也沉了不少,還好我的背包已經調整到最佳狀態,和背部完全貼合,背
負起來並不覺沈重。
  順便要提一下,從OCebreiro下山之後,路途中仍會遇到集村聚落,但是獨立的農場也不時可見,但同樣都是滿地牛糞,牲畜的味道充斥鼻間,每經過農場只能選擇閉氣並快速通過,看見我一個人獨自行走,農場的主人多半沒有太大反應,可能是習以為常了,只以平淡的眼神目送,然後又開始他的工作。
  沿途欣賞著Galicia獨特的傳統建築:美麗而古老的石牆與石屋,是除了自然風景外的一大享受,但是,身體的疲累是無法忽略的,在抵達Calvor之前經過兩個小村莊,雖然沒有庇護所,但各有一間民宿,這時我的腦袋和雙腳似乎已經分開反應了,當腦袋出現停下休息的念頭時,雙腳仍毫不猶豫地往前走,就這樣一路糾結地走到Calvor的庇護所,而且在午後四點前抵達,竟然比昨天抵達OCebreiro的時間還早,十五公里花三個小時完成,好像太勉強了。
  Calvor的公立庇護所位置相當獨立,附近毫無人家,距離最近且惟二的餐館兼酒吧,都在前後各半公里之外,對已經走了三十七公里的雙腿是極大的痛苦考驗,當知道這裡沒有東西可吃時,José有問過是否再走五公里到Sarria(大部份朝聖者們會選擇住宿的地點)休息,可是我的雙腳已經無法再前進。大部份的朝聖者從OCebreiro下來之後,通常會在小鎮Triacastela停留,下一站則是Sarria這個大鎮,像我們這樣住在Calvor的人相對較少,所以今晚的庇護所只有十幾人而已,此行難得住到這麼清
淨的庇護所。
  距離庇護所最近的餐館,依平常狀況大概走十分鐘內可到,但是以目前大家的雙腳狀況,時間不僅要加倍而已,三個人身上都沒有多餘的糧食和飲水,所以只好穿著拖鞋、拖著步伐,緩緩前行,其實這樣的景象,已經在這條路上的所有休憩處見怪不怪了。這讓我想到第一天從潘普洛納出發前,自己還以為可以撐好幾天才會出現跛腳的情況,這是哪來的自信啊,沒想到當天休息時,就立刻加入穿著拖鞋跛行的行列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