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陽:自學成才的“市場型”暢銷書作家

2015/11/9  
  
本站分類:藝文

子陽:自學成才的“市場型”暢銷書作家

在中國內地“85後”作家中,子陽可謂獨樹一幟,這個草根出身、自學成才作家,在新加坡、中國臺灣等地廣受讀者的歡迎,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本期《作文通訊·錦瑟》(以下簡稱《錦瑟》)將與讀者一起探尋子陽的成功之路。

 

一、初次寫作,就鎖定了“諾貝爾文學獎”

 

《錦瑟》:能否告訴我們,您是什麼時候開始對文學有興趣的呢?對您進行文學啟蒙的是老師還是父母?

子陽:確切地說,最開始對文學有真正的興趣,始於1998年,當時我11歲,已經打算寫一部小說,而且想通過這部作品摘取諾貝爾文學獎,說起來可能會有很多人笑話,但是,正是一個個這樣有點不切實際的理想,才促使我一步步走到現在。說真的,對我進行文學啟蒙的不是老師也不是父母,而是我自己的選擇。我生活在20世紀90年代中國的鄉村裡,一個幾乎沒有文化氛圍的地方,鄉村少年的文學啟蒙多半是自己。

 

《錦瑟》:一個作家的成長,大多數都是從文學刊物起步,您第一次發表文章是什麼時候,當時的情況如何?

子陽:我也算得上從刊物起步,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上大學的時候共創作了二千多首詩歌、幾部小說和若干篇散文,很多人肯定不敢相信,但這是真實的。要知道,我是學理工的,之所以當時那麼沒日沒夜地拼命,只是為了一個簡單的念頭:以後從事自己喜歡的職業。我清楚地記得,第一份稿費是深圳的一家報社寄給我的,當時我在大街上溜達,編輯打電話說某一篇文章發表了,問我要卡號給我打稿費,當時是60元人民幣。其實我在這之前投了大量的作品,都石沉大海了。

 

《錦瑟》:您出版第一部書是什麼時候?

子陽:現在市場上可以看到的我的第一部圖書便是中國臺灣城邦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推出的《原來,成功者是這樣想的》。不過,我第一部簽約的作品是《光陰小故事》,是和新加坡的一家公司簽的,過了幾年才得以面世。

 

《錦瑟》:在一些關於您的介紹中提到,您不是中文系畢業,因此您自稱是“自學成才”。能談談您是如何自學,又如何成才的嗎?

子陽:自學是一定的,因為我畢竟是從文化貧瘠的鄉村裡走來的,由於沒有背景,難免會處處遭冷遇。現在我也不認為我已經“成才”,這需要有一個過程,可能還要到二三十年後吧!這不是謙虛,只是我自己的清醒的認識。我曾經為了這個愛好不分晝夜地付出,我相信天道酬勤!這些年來,我大量閱讀各種書籍,為自己夯實基礎。尤其是在大學這幾年,我是學理工的,身上經常揣著五個以上的借書卡,我從同學那裡把他們的借書卡借了過來,一直放在自己的身上。我還記得,大學畢業時,一位同學上交借書卡,他說他的借書卡裡竟然被我借過八百多種圖書。這便是我自學的秘訣。

 

二、創作題材主要針對市場熱點

 

《錦瑟》:在您出版的圖書中,以市場暢銷書居多,題材多樣,您是如何把握這些您並不熟悉或者和您年齡和閱歷有一定差距的題材呢?

子陽:這便在於多讀書,讀的書多了,書中的東西便可以延伸自己的眼界和經驗,往往可以超越年齡和閱歷。在創作的時候,我會把自己想像成小朋友、四十歲或者五十歲的人,然後在那種心態下,就會真的可以寫出符合那個年齡層的讀者喜好的作品。讀我現在的作品,有的人說我已經兒孫滿堂了,有的人說我還在讀初中,我可以在同一個時期內寫出適合不同年齡段讀者閱讀的作品。這可能只是自己的一種訣竅吧!

 

《錦瑟》:這些題材中,您能談談您最擅長的是哪一類嗎?

子陽:目前來說是心理及勵志類的青少年讀物。不過,這可能只是暫時的,就像之前用幾年的時間寫文學作品,現在幾乎不寫了。為什麼呢?因為我也在適應社會與潮流,或者聽從自己內心的驅動。

 

《錦瑟》:在您的文學出版過程中,中國臺灣、香港,以及新加坡等地的出版部門對您的作品進行了包裝和推廣,這對於很多青年作家來說是一種幸運和榮耀,您是怎麼將作品推向這些市場的呢?

子陽:這可能是一種緣分,我的作品的特點是無拘無束,因而中國臺灣地區、新加坡等地的讀者更喜歡我的語言與風格,於是在那邊大受歡迎。

 

《錦瑟》:在和中國臺灣、香港等地出版社的溝通中,需要注意些什麼?能否談談您的出版經驗,供大家分享?

子陽:中國臺灣、香港等地的出版部門很守信用,很懂得尊重人,一旦答應作者的事情一般都會做到。在與出版社的溝通中要保持一種低姿態,即便他們有求於你。信譽、信任、尊重、責任這些很重要。

 

三、寫市場類作品會影響文學厚重性

 

《錦瑟》:在“80後”作家中,大多數人都局限于青春、勵志、愛情、玄幻等題材,少有年輕作家對古代歷史、社會現實進行深度挖掘,您認為這會不會影響文學的厚重性,或者從一定程度上影響著讀者的文學品味呢?

子陽:依我個人的看法,這會影響到文學的厚重性,不過這是無法改變的,畢竟生存是第一位的。我記得有一個寫詩歌的朋友,因為詩歌不太受歡迎,結果自己的生活貧困潦倒,只好改行做其他的了。市場類作品畢竟流於淺薄,肯定會影響讀者的文學品味,不過讀者也是分層次的,普通的讀者讀一讀這樣的作品就可以了;品味高的讀者自然會選擇厚重的作品去讀。

 

《錦瑟》:您有嘗試過純文學創作嗎?如果有,能談談具體情況嗎?

子陽:當然有了,學生時代進行的幾乎都是純文學創作,那時候不用為生存擔憂,可以無拘無束,所以創作了很多詩歌、散文及小說。但現在不同了,走上了社會,一個人在外漂泊、打拼,生存是第一位,已經很難再創作純文學作品。等將來物質生活豐富了,可能又會重新寫小說、散文。

 

《錦瑟》:在“80後”作家中,您最欣賞哪一位?您喜歡哪類的文學作品?對於正在試圖走向文壇的青少年作家,您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子陽:我很欽佩“80後”的很多作家,但最欣賞的一位還說不出來,只要是優秀的,無論他創作的是什麼作品,都是值得我欣賞與學習的。我想對比我小的同仁們說,要想成功推銷自己的作品,應該首先找到對口的出版社。然後,要用你的作品和人品贏得主編、社長的信任與尊重,這樣他們就會不斷地給你提供機會。

 

(原文刊登於天津市新蕾出版社主辦的刊物《作文通訊·錦瑟》2014年第5期第29~第32頁)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25  回應:3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小咖(子陽、佳樂)    
小咖(子陽、佳樂)
第一張圖是前幾天我這邊附近下雪時的情景,謝謝!
回應    0    0

小咖(子陽、佳樂)    
小咖(子陽、佳樂)
其實,原文雜誌社改動了不少地方,為了在大陸能順利發行,他們才那麼改動的!
回應    0    0
小咖(子陽、佳樂)    
小咖(子陽、佳樂)
無論如何,都要加油,↖(^ω^)↗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