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北冰洋/打狐狸——【送給您冬天閱讀的兩篇文章,一篇像科普,一篇像小說!】

2018/12/16  
  
本站分類:創作

我眼中的北冰洋/打狐狸——【送給您冬天閱讀的兩篇文章,一篇像科普,一篇像小說!】

 

      現在是冬天了,很想推薦與冬天相關的文章。

      我細細思量了很久,覺得有兩篇文章在冬天閱讀很不錯。第一篇算是科普的,第二篇可以當作一個故事或者小說去閱讀,以便豐富您冬天的業餘生活!

北冰洋.jpg

我眼中的北冰洋

       在“四大洋”之中,性格最突出的可能就要數小弟北冰洋了。它居住的地方非常寒冷,海區的平均氣溫在零下20 ℃~零下40 ℃,因此那裡很少有人類生存。

      在這麼冷的天氣裡,可能只有北極熊最喜歡光顧了。這裡還是北極狐的家,北極狐很懶,常常會跟在強悍的北極熊後面,企圖分享殘羹剩飯。

      雖然北冰洋這個小弟太鐵面無私、沒有更豐富的表情,但是有一些魚類還很喜歡這片地方。這裡的雪魚長得又肥又壯,吸引了愛斯基摩人、因紐特人去捕捉它們。 這些人類在漫長的歲月裡過著原始的生活,後來才開始接受現在的文明。

      居住在熱帶的人到這裡生活是不習慣的,因為北冰洋實在是太冷了。沿岸還有連綿不斷的雪山,就在北冰洋裡面還有常年不化的冰川、冰蓋,其中還會漂流著冰山、浮冰。這裡簡直就是一個“冰”的世界!

      北冰洋太冷了,如果人能在這裡久居,活得壽命也會挺長,因為這裡的溫度低、新陳代謝也會減慢。

      本文選自本人20152月創作的個人作品之一《寫給中小學的自然現象》

 

 狐狸.jpg

打狐狸

      有經驗的獵人,一看足跡就知道狐狸的走向,什麼也難以逃脫他們明亮的眼睛。

      塞索伊奇早上出門,這時,剛下過頭一場雪,他遠遠地就看到田野裡有一行狐狸的腳印,整整齊齊、清清楚楚。他不慌不忙地走到足跡前,沉思地看著它。然後脫下一塊滑雪板,一條腿跪在滑雪板上,把一個手指頭彎了起來,伸進狐狸腳印的坑窪裡。他思量了一會,站起來,踩上滑雪板,順著足跡前行,眼睛並不時地看著那些足跡。那些足跡消失在了灌木叢裡,一會兒又從灌木叢裡鑽出來,後來他來到一個小樹林邊,並從容不迫地繞著小樹林滑了一圈。

      當他從樹林的另一頭出來時,就馬上加緊速度劃回村莊了。他不用撐竿的推助,他可以飛也似的在雪上滑行著。

      冬季的白晝很短,他光看腳印就花了兩個時辰。但是他下定決心,今天要捉住這只狐狸。

      他跑向了另一位獵人謝爾蓋的家。謝爾蓋的母親從小窗裡望見他,就走出來,站在門口,向他打招呼:“我兒子不在家,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

      塞索伊奇知道老太婆在搗鬼,笑著說:“我知道,他在安德列家。”

      塞索伊奇果然在安德列家找到了兩位年輕的獵人。他一進去,他倆就不說話了,顯然是顯得尷尬。謝爾蓋甚至從長凳上站了起來,想遮住身後的那一大捆纏著小紅旗的輪軸。

      “得了,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塞索伊奇說,“我知道,在昨天夜裡,星火集體農莊的一隻鵝被狐狸拖走了。這會狐狸躲在哪裡,誰也不知道。”

      兩個年輕的獵人張大了嘴巴。還在半個鐘頭以前,謝爾蓋就遇見了星火農莊的一個熟人,聽說昨天夜裡,他們那裡給狐狸拖走一隻鵝。謝爾蓋跑回來把這件事告訴了安德列,他們要在塞索伊奇得知這件事之前逮住狐狸,可是塞索伊奇先知道了。

      停頓了一會,安德列說:“是老婆子告訴你的吧?”

      塞索伊奇冷冷一笑說:“她們一輩子也難搞清楚這件事,是我從狐狸的腳印看出來的。告訴你們幾件事!這只狐狸個頭很大,是一隻老狐狸。它的腳印圓圓的,腳印很大,顯然是拖著鵝,走到灌木叢深處,把鵝吃掉了。我已經找到了那個地方,只是這頭狐狸狡猾,但它的皮毛很稠密,可賣不少錢啊!”

      謝爾蓋和安德列彼此交換了一個眼色。

      “這些都寫在腳印上面嗎?”

      “對啊,如果這是一隻瘦狐狸,它的皮毛就稀,就沒有光澤;而狡猾、吃得飽的老狐狸的皮毛就很密,顏色很深,很有光澤。它吃飽時走路輕輕,腳印一個接一個的,是整整齊齊的一行。我對你們說,像這樣的一張毛皮,在列寧格勒很搶手呢!”

      塞索伊奇不說話了。謝爾蓋和安德列又相互看了一下,在一起嘀咕了一會。然後安德列說:“好吧,塞索伊奇,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你是來和我們合夥?我們沒意見,你瞧,我們也聽到了風聲,小旗子也準備好了。我們原想趕在你的前頭,現在看來,咱們還是合作吧!”

      塞索伊奇說:“第一次的圍攻由你們做,要是野獸逃跑了,甭想有第二次。這可是只不普通的狐狸,它不是我們本地的,只是路過這裡。要是它在開第一槍之後就溜之大吉了,找兩天也很難找到它。小旗子還是留在家裡吧,這只看到了人類的圍攻也不是一回了。”

       可這兩個年輕的獵人堅持要帶小旗子,並認為這樣會可靠些。塞索伊奇就說:“你們想帶就帶上吧!好了,該走了。”

      謝爾蓋和安德列便開始準備行裝,將兩個繞著小旗的輪軸搬到外面,拴在雪橇上。趁這一會兒的功夫,塞索伊奇回家了一趟,換了一身衣服,找來五個年輕的莊員,讓他們幫助圍獵。

      三個獵人都在自己的短大衣外面套上了灰色的長袍。

      他們出發了。在路上,塞索伊奇說:“我們是去打狐狸,不是打兔子,兔子有點稀裡糊塗的,狐狸可不一樣,它的鼻子比兔子的靈,眼睛比兔子的尖。只要被它看出一點破綻,它馬上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們很快就來到了狐狸藏著的那片小樹林,在這裡,他們分了工。圍獵的人站好了地方,謝爾蓋和安德列掛起小旗繞著林子走,塞索伊奇向另一邊走。

      還在分開之前,塞索伊奇說:“你們得小心點,要看看狐狸的腳印,要輕手輕腳的,那只狐狸可精明著呢,一旦有聲響,它就會採取行動。”

      過了一會兒,三個獵人在小樹林的那一邊會合了。

      塞索伊奇問謝爾蓋和安德列:“你們搞定了嗎?”

      “我們仔細瞧過了,沒有發現出林子的腳印。”

      “我也沒有看到。”

      離旗子一百五十步左右的地方,他們留了條通道。塞索伊奇囑咐兩位年輕的獵人,最好站在某個地方守候。然後,塞索伊奇踏上雪板,悄悄地滑回圍獵的人們那兒去。

      半個小時過後,圍獵開始了。六個人分散開,像一張網朝小樹林裡包抄過去,不時地還低聲呼應,並用木棒敲打著樹幹。塞索伊奇走在中間,以便讓他們保持隊形。

      林子裡顯得寂靜,被人碰過的樹枝落下一團團鬆軟的積雪。

      塞索伊奇等待著謝爾蓋和安德列的開槍,雖然謝爾蓋和安德列是他的老夥伴,可塞索伊奇還是放不下心來。那只公狐狸是罕見的,這個機會要是錯過了,以後就很難遇到。

      塞索伊奇來到了小樹林的中間,可還沒有聽到槍聲。

      “怎麼了呢?”塞索伊奇擔心地走過去,“狐狸早就該跑出來了!”

      現在塞索伊奇走到了樹林邊緣,安德列和謝爾蓋從雲杉背後走了出來。

      “看見狐狸了嗎?”塞索伊奇問。

      “沒有看見!”

      塞索伊奇便往回跑,他要檢查一下保衛線。幾分鐘後,他說:“喂,大家過來!”

      於是,大家都到那邊去了。

      “你們還會說看足跡呢,這是什麼?”

      “兔跡,”謝爾蓋和安德列異口同聲地回答說。

      “那兔子的腳印裡頭呢?兔子腳印裡頭是什麼呢?你們兩個傻蛋,我跟你們說過了,這可是狡猾的狐狸啊!”

       在兔子腳印的後面,可以看到其他野獸的腳印,比兔子的後腳印圓一些,短一些。

      謝爾蓋和安德列看了大半天,才看明白。

      “狐狸為了掩飾自己的腳印,常常踩著兔子的腳印走?你們是知道這一點的!你們看,它的腳印都踩在兔子的腳印上,你們兩個睜眼瞎,浪費了多少時間!”

      塞索伊奇把旗子留在了原地,自己順著腳印跑去了。其他的人都跟在他的後面。

      進了灌木叢,狐狸的腳印和兔子的腳印就分開了。狐狸的腳印清清楚楚的,它多麼狡猾啊!而眼看著白晝就要結束,太陽掛在了淡紫色的雲上。大家都垂頭喪氣,這一天的努力算是白費了,腳下的滑雪板也變得沉重起來。

      突然,塞索伊奇站住了,他指著前面的小林子,低聲地說:“狐狸在那裡!前面五公里都是田野,地面就像一張桌布,沒有灌木叢,也沒有溪穀,狐狸跑到那兒,對它是不利的。我敢擔保,它一定在那兒!”

       謝爾蓋和安德列兩眼一亮,馬上振作了起來,把槍從肩頭拿了下來。

      塞索伊奇吩咐三個圍獵的農民和安德列從右邊,另兩個和謝爾蓋從左邊,向小林子包抄。大家同時走進了小樹林。

      爾後,塞索伊奇悄悄溜進了林子中間。他知道,那兒有一小塊空地,老狐狸不會待在沒有遮掩的地方。但是,無論它走向哪個方向,都要經過這片空地。

      在空地的中央,有一棵高大的雲杉樹,在樹旁邊有一棵枯萎死掉的雲杉樹。

      塞索伊奇忽然奇想,想沿著倒下的雲杉爬上大樹。這樣,居高臨下,可以看清楚狐狸的走向。在空地的四周有一些低矮的雲杉,然後就是光禿禿的白樺和白楊。

      塞索伊奇放棄了這個念頭,他心想:趁他爬樹的工夫,狐狸早就跑掉了,而且從樹上開槍也不方便。

      塞索伊奇站在兩棵小雲杉之間的一個樹樁上,扳起雙筒槍的扳機,仔細地向四下裡張望。幾乎在這時從四面八方響起了趕圍人的呼應聲,塞索伊奇認為,狐狸一定在這兒,隨時它都會出現,可棕紅色的皮毛在樹幹之間一閃而過時,他還是打了個冷戰。那頭野獸竄到空地上去了,塞索伊奇準備開槍。但他愣住了,那不是狐狸,是一隻兔子。

      兔子驚慌失措地在雪地上坐了下來,聽到四面八方的人聲越來越近,它又逃走了。

      塞索伊奇又只好再集中注意力,守候著。忽然從後面傳來了一聲槍聲,他們把它打死了?打傷了?又從左邊傳來了一聲槍聲。塞索伊奇便放下槍,心想他們逮到了狐狸。

      幾分鐘後,圍獵的人來到了空地上,謝爾蓋和他們在一起,一臉窘態的樣子。

      “沒打中?”塞索伊奇問。

      “在灌木叢後頭,怎麼能打得中!”

      “唉!”

      這時安德列說:“沒讓它逃走啊!”說著,他把打死的兔子扔到塞索伊奇的腳下。塞索伊奇張開嘴巴,不知說什麼好。周圍的人都看著他們三個獵人。

      後來,塞索伊奇說:“好運氣!咱們回家吧!”

      “那麼,狐狸呢?”謝爾蓋問。

      “你看見狐狸了嗎?”塞索伊奇反問。

      “沒看見,我打的也是兔子。”

      塞索伊奇揮了揮手,說:“我看到狐狸被山雀抓走了。”

      當他們走出空地的時候,塞索伊奇走在了後面,他想趁微弱的光線停頓一下,就繞著小林子走了一圈。

      在雪地裡,明顯看得出兔子和狐狸的蹤跡。塞索伊奇蹲下身,仔細地看了看狐狸的腳印。

      不對,狐狸沒有走回頭路,狐狸也沒有這樣的習慣。

      出了這片空地,腳印就消失了,沒有兔子的,也沒有狐狸的。

      塞索伊奇坐到樹樁上,雙手捧著低下的腦袋,思量起來。終於,他有一個想法:也許這只狐狸在空地上打了個洞,躲到洞裡呢!

      但是,塞索伊奇此時抬起頭,天已經暗了下來。在黑夜裡,很難捉到狡猾的狐狸。

      塞索伊奇也只好回家了。

      野獸會給人難以猜透的謎,有些人就會在那些秘面前摸不著頭腦。塞索伊奇卻不是這樣的人,要知道,在我們這裡,狐狸是很出名的狡猾。

      第二天早上,塞索伊奇又來到了狐狸失蹤的空地上。現在能看到狐狸的腳印了,他便順著腳印走去,以便找到那個不明的洞穴。但是,狐狸的腳印把他領到空地中央來了,那些腳印通向傾倒的枯雲杉樹,順著樹幹上去,消失在雲杉枝葉之間。

      在那裡,離地面約有八米的高度,有一根寬寬的樹枝,上面沒有積雪,看來積雪是被睡在這裡的野獸給摩擦掉了。

      原來老狐狸昨天就躺在塞索伊奇的上頭,如果狐狸會笑的話,它一定會嘲笑塞索伊奇了。

      不過,這次事件之後,塞索伊奇就認為既然狐狸會上樹,那麼狐狸也會痛痛快快地笑了。

      本文選自本人20133月編譯的《森林報:冬之雪》。

冬之雪.jpg

 

Russia-Kaluga-winter-park-snow-bench-trees-sunrise_m.jpg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0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反手锁了梦魇    
反手锁了梦魇
一直很好奇,狐狸的叫聲是怎麼樣的
回應    0    0
小咖(子陽、佳樂)    
小咖(子陽、佳樂)
可以網上搜搜狐貍的視頻,找到它們叫聲的,具體聽聽,感悟感悟~~
回應    0    0